第三百零三章真可惜/蛮荒娇妻远古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能在地上为所欲为,只能转站兽人看不见的地下,而只说将附近的最后一条倒霉鬼虫都给玩死了的老二提议着,老大也觉得该让这人将他们丢远些,可是他们不能变身就算变了也说不清楚,而他们自己的这种语言,就是自家爸妈都听不懂,更别说别人,别人更是听不懂,所以没办法的他只能安慰弟弟。

“呀呀呀····”

‘能出去就够了,总比天天爬在暖烘烘的小空间里强’

老二:“哎···呀呀”

‘好可惜啊’

哥们三一通依依呀呀终于将事情给敲定了,在他们都不在吭声时,小丫头开口了。

老四:“呀呀喂·····”

‘哥哥们真是太聪明了,不过,这人这么坏,想将咱们扔掉,要不我们就作弄一下他’

老大:“呀呀······”

‘这可不行,妈妈不许我们用哪个的’

老四:“呀呀····”

‘那就算了’

好似很可惜的,不能作弄人,小丫头还很可惜的叹息。

而一阵依依呀呀,兄妹四人就这么决定了,老妈不让他们出去玩,那么他们就让这鬼鬼祟祟的人仍一扔,那么他们就能一路玩着回来。

只是,孩子就是孩子,想法都很简单,都以为这兽人鬼鬼祟祟的在附近转悠是找地方仍他们,于是就都很欢喜的等着。

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一个对于星,记恨很久的人,是不可能将他们仍得这么近的。而兽人心里想着星在不久的将来,在没了这些连身都可能变不了的小幼崽后,对他的各种羡慕嫉妒恨那是一个心情好,因此在见兽皮袋里的小家伙们挣扎时心里的满足感更甚。不止如此,心头还升起一股子期盼,就想看着他们将兽皮袋给弄破,然后他在来将他们一只一只捆扎实了就这么栓着,连兽皮袋都不给他们。

谁知,这样小东西也就是蹦跶了那么几下就只是呀呀叫唤。

心里变态的兽人都有些失望,又提溜了几把,将里头的小幼崽给挤成一团后,不无失望的他一个晃身回到自己的行李边,然后拽起一根兽皮绳将兽皮袋给扎紧,在然后变了身就将兽皮袋叼着往背上甩。

最后就起飞。

而他飞的反向正是黑雾山深处。

一直不停往里飞着兽人初时还没什么感觉,只觉得雪一样的大,天气是一样的冷冽。

心了不禁歪歪,巫师就是大惊小怪,这里跟外头不就是多了些热水,就这点热水跟雾气就够他一在警告兽人不能来。

他怕是想将这里的这么多猎物留给星。

心头,对于巫师上一次出了黑雾山的各种说法都嘘之以鼻的兽人,根本就不信这里会有什么漂浮着的动物。不然他也不会往这里来。

可是,前一会还觉得巫师说的都是假的,吓唬兽人无非就是想将这个猎物很多的地方留给星。后一会就觉得不对劲。可是这不对劲有看不出来是哪里。

于是想将这些小家伙一次性解决绝不给他们留下活路的兽人强压下这丝心底升起的异样,坚持往里飞。

在飞离落脚处两个小时后,在雪小了很多后,在伴随着雪花的还有丝丝冰雨水后。在发现森林里各种动物的吼叫低鸣不断,再在告诉他这里的动物比草原的都还多后。

这奇怪的在雪季下着的雨,这些比草原上还多的猎物,让他不想起巫师回部落时说的话都难。

听着一声声从未听过的动物叫声,兽人心里幕的一阵发毛。哪怕内心在坚强,在发现这里是真的有些奇怪后,他连下都不刚往下的,身子一晃就将背上的兽皮袋给晃了下去,看着落入树冠一路往下掉的兽皮袋,他身子一转往回飞。

只是飞着飞着,雪又大起来,森林里的动物叫声也没那么多后,他提起的心放松了下来。

于是,开始想他那万无一失的方法。

他,早就想好了,待会回去只要抓几只野猪故意将落脚地弄得一团乱,特别的星的那个大架子,一定要将它推倒,那样那里头烧着的沥青就会掉出来,就会将里头的兽皮给烧了,就会将他留下的气味掩盖,然后,他在装作受伤的躺在远点的地方,在晚上他们回来发现落脚地一片狼藉顺着他的闻道找到他时,就会发现他奄奄一息的。

到时候,他会说自己在跟野猪群搏斗受了伤。然后,拖着伤来找被野猪叼走的星的小幼崽,谁知,到了那里他却昏过去了。如此,星就是想怪他都怪不了。

兽人想找他麻烦也找不了,至于那个雌性口里的威胁他可从来就没怕过,只要巫师向着他,星想将他家排除是很难的。

就算巫师当时同意了,他也会去找巫师,若是巫师还不将交换改变,那么他就纠结跟他们一样还住山洞的兽人发起抵抗。

他就不信了,一个兽人巫师能舍弃,一家兽人巫师也能舍弃,那么几家呢。

他倒是要瞧瞧巫师你将他们舍弃吗?

如意算盘早就打好的兽人,在将几个孩子丢掉后,在发现环境又是他所熟悉的后,那是一个开心了得,于是,心里设想着星发现孩子没了时的种种的兽人,有些晃神。

正飞着的翼虎,本来该是全神贯注注意着周围的,可是这会太高兴,于是就有些放松有些松懈,而这黑雾山雾气本来就大,不注意还真看不了多远。

于是就在一快血淋淋的死尸轻轻飘起,无声无息的拦了他去路时他都没发现,直到一头撞了上去。

就迎面撞上了一团软肉,翼虎一声闷哼。

“嗯·····”闷哼一声,翼虎直直撞进了一团血肉里。

而这一撞因为兽人飞行的速度不慢,所以一下子撞上后,兽人便顶着不明物体飞出了段距离,在他刹住脚时才将脸从软肉团里解救出来,只是这脸一离开覆盖物眼睛就有了用处,鼻子在眼睛看见这血淋淋的长肉团时也通知脑中神经。

是蛇。

是蛇的味道。

鼻子吸取到的空气全是蛇的血腥味,而问道的味道还不够在眼角看见这团血肉时他才知道什么叫震慑心灵的画面。

阻挡他去路的,是条大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