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七 回娘家记(七)/毒嫡至上:太子,你必须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痛!

南灵沁只有这一种感觉,她很清醒,可就是睁不开眼睛,只觉得有一股清凉的风自远处吹来,抚过她的脸,如同一双温柔慈爱的手,却让她无法感受周围环境。

她担心宇文曜更担心孩子,第一反应是想抚摸肚子,可是全身也是软绵绵的无力,不像是被中招下蒶,因为她甚至连体内的云术都无法周转。

“放心吧,孩子不会有事。”耳边忽然想起一道温和慈祥的声音,如梦似幻,南灵沁刚想开口,就听不远处传来声音。

“她在哪里?”

“你说什么?”

“想死吗,杀了你,我一样能找到他。”

“不,不是我。”

是宇文曜的声音,还有薛凝霜,好远,又好你很近。

他们,在争执,为她?

“宇文……公子,请你想信我,我真的没有把南灵沁藏起来。”

“你身上有她的气息。”宇文曜斩金截铁,字字杀气。

薛凝霜步步后退,眼神里带着惶恐,“我真的没有,先前她说你不见了,要找你,结果却昏迷了,我把她扶上榻还给她把过脉,她只是急火攻心而引起不适,我出去给她找药回来时她就不见了。”

薛凝霜说到最后也是急得不行,两道黑眉都紧皱在一起,“我的人也不见了呀,一万精英呢,无声无息就没了,说不定是南灵沁表里不一,明里说着给我条生路,可是背地里却把那些人带走了,毕竟……毕竟当初我的这些力量不也是有宇文公子你帮忙的吗。”

“砰……”

几乎在薛凝霜话音刚落,宇文曜广袖一挥,薛凝霜顿时飞出老远,落在地上震得胸膛好像都要裂开,颤抖着好半天爬不起来。

“你记住,我从没有帮过你,你能有这一万人马,只是机缘巧合,所以,不要去肖想你不该想的,沁儿若是有个什么闪失,哪怕只是折损一根头发,我也定叫你生不如死,永堕地狱。”

“你,你为何就不相信我……”

南灵沁听着那极其清晰的对话声,心绪复杂。

也就是说,宇文曜到底还是帮过薛凝霜,才叫她如此强大。

“唉!”

忽然之间,南灵沁好像听到身旁一声叹息,温和慈祥,是方才耳边那道声音。

“……”赵云溪当然是说不了话的,只能盯着四下一片黑暗,动着眼珠子。

那声音又近至耳边,“不要挣扎用力,慢慢看着就好。”

“死到临头还要狡辩,那便留你不得。”

而此时,宇文曜声音薄凉,下一瞬,掌化为爪,数道劲气直接薛凝霜面门而去。

薛凝霜只能眼看着,瞳孔放大而毫无招架之力。

“砰。”

只听一声巨响,地面分开,头顶赫然月光倾泻,眼清目明。南灵沁只见光影掠过,身体腾飞,再睁眼时,她已经躺在了宇文曜的怀里。

一切发生快得不过电光火石之间,对面,不远处,预料中的疼痛未至,本来以为死路一条的薛凝霜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定神看着眼前一切,不远处,地面破裂出一个洞,而失踪的南灵沁此时就在宇文曜的怀里。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为什么在地下?”雪凝霜分外吃疑,然而没人理她。

宇文曜只盯着怀里的南灵沁,眼神一寸寸在她身上扫过,直到确认她完好无事,气息平稳,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神色放松,“幸好。”

“算你聪明。”南灵沁星眸明亮,微微一笑,“你找到我的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

“必须的。”

对面,薛凝霜看着二人,似乎有些明白又好像更加疑惑。

二人却同是沉默下来,目光凝视空气之中。

月光错落,洒在这处青草茂盛的山峰,凭添了一股子无法揣测的神秘感。

“呵呵呵,果然是天纵奇才,如此隐蔽毫无破绽,竟然都被识破了?”

突然,空气中想起一道笑声,苍老却又中气十足,陡然落耳便能叫人心生警慑。

然后一身影忽然落地,七十左右的老者,银发白脸,玄色宽袍,眸光紧锁,一入眼便是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丫头,你就认定了这个男人了?”

老者的视线落在南灵沁身上,温柔和蔼一笑,声音也与先前耳边声音一致。

南灵沁对上老者的那异常明迒的目光,示意宇文曜放她下来。

就在方才宇文曜找到她那一刻,她已经可以动了,且全身通体流畅舒爽。

宇文曜放下她,南灵沁这才走上前,对了老者恭敬一礼,“灵沁见过外公。”

轻声细语,老者抚着长过一指的胡须哈哈一笑,“我这孙女儿更聪明,竟知道是我。”

南灵沁一脸低眉顺眼的笑意,“能将一万人马悄无声息毫无痕迹的带走,且还能引开宇文曜后又把我带走,还控制我体内云术,我想,普天之下也只有外公您了。”

老者盯着赵云溪,一脸可心的笑,“你和你娘长得不太像,还比她更果断,但是……你们挑男人的眼光都太差。”

这话可就是直接在伤害宇文曜了。

“外公,我和宇文曜经历生死方才在一起实属不易,我们不想再遇到任何坎坷了。”赵云长叹一口气实话实说了。

“他姓宇文。”云尚夫直言不讳,四字扎心。

“外公不是说在云族入口等我们?”赵云溪想转移话题,然而……

“所以你就如此的相信这小子一定能找到你?”

老者豁然抬手指着宇文曜,眼神骤凉。

空气都忽而压抑。

南灵沁当然知道,因为她娘曾经死于宇文皇族之手,她的外公外祖母定然不会轻易接受宇文曜,所以这也是此行她最担心的事情,害怕他们不会救她肚子里的孩子。

当日因为救宇文曜,她让孩子吸收太多灵术,她极怕反噬而让孩子物极必反……

“因为他爱我,在意我,我自当相信他,也请外公相信他。”南灵沁掷地有声表决心。

“哈哈哈……”云尚夫大笑几声,无奈摇头,视线落在宇文曜身上,“你小子早就看出来了,故意的?”

宇文曜闻言,凤眸一敛,立马谨礼颔首,对着老者恭敬不已,“如不对着薛凝霜出手,想来外公也不会松懈以至于那一瞬间让我感受到沁儿的气息找到她。”

“呵呵!”云尚夫看着宇文曜的眼神忽而幽深起来。

明知道是想让他错手杀了薛家这个丫头,让沁儿看到他是非不分冲动易怒的蠢样,他却不说,如此委婉转句,倒是变相在给他留面子了。

“前后不过瞬移的功夫,你能找到她并带出她,是有几分本事。”云尚夫转身,“跟我来吧。”

赵云溪看着这个外公,实在搞不懂他要做什么,也只能和宇文曜一起跟了上去。

薛凝霜静立一瞬,也跟了上去。

暗处,树旁一道身影一闪,也跟了上去。

------题外话------

这个回娘家,有点远哈~嘻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