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千亿宠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续几天失眠,加上情绪不稳定,夏朝露终于病倒了。在她的印象中,她已经有两三年都没生过病,但这次却是真的扛不住了。

高烧到39度,整个人昏昏沉沉,完全睁不开眼睛。她昏睡的时候,偶尔能够听到身边有人说话,可那些声音忽远忽近,她完全也不知道究竟说话的人是谁?

睡梦中,夏朝露好像回到小时候,她还在父母面前撒娇,身边有妹妹和弟弟的陪伴。阳光、春天、满院子的欢笑声。只是画面一转,那些美好的人,瞬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暖阳和欢笑,转眼都被悲伤和眼泪取代。

陷入睡梦中的夏朝露依旧跟着那时候的自己哭哭笑笑,她想要挣脱阴霾清醒过来,但脑袋实在太过昏沉,无论她怎么用力,还是不能睁开眼睛。

等夏朝露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她睁开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思绪还有些迟钝。屋子里没有消毒水的味道,窗外的天色黑沉,她微微侧目就看到守在床边的保姆阿姨,“呀,夏小姐醒了!”

阿姨一声惊呼,紧接着站起身跑向外面,“厉先生,夏小姐醒了。”

楼梯间很快传来脚步声,夏朝露转了转眼珠,只觉得眼皮又变的沉重。厉俊几步跑到床边,弯腰盯着床上的人,“露露,你好点了吗?”

男人的声音尽在耳边,夏朝露轻轻合上眼睛,似乎不愿意醒过来。如果可以,她情愿这是一场梦,哪怕是噩梦,只要她醒来一切就都还是好好的。

可惜,这终究不是梦。

床上的人又把眼睛闭上,厉俊伸手在她额头摸了摸,高温已经褪下。看样子,夏朝露整个人很疲倦,脸色苍白毫无力气,他终于长长松口气,将被子给她掖好。

烧了三天两夜,体力消耗确实巨大,厉俊没有多说什么,只吩咐阿姨好好照顾夏朝露,然后便离开卧室。

翌日早上,夏朝露完全是被饿醒的。她睁开眼睛眨了眨,混沌的大脑终于有了一丝清明。窗外的阳光刺眼,她伸手在眼前挡了下,双手撑着床垫缓缓起身。

卧室门关着,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夏朝露刚要掀开被子下床,忽然听到从楼下传来的吵闹声。

“妈,你能不能别管我的事情?”

“你是我儿子,我怎么可能不管?!”

“小俊,妈妈早就说过,不让你和夏朝露在一起,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话?按照你的条件,还有咱们家如今的地位,想要找个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妈,我喜欢露露!”

“胡说八道!我是你妈,只要我还活着,选儿媳妇儿这种事情就要听我的安排。厉俊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听话,我就让人把你绑回家……”

楼下的说话声渐渐远去,随着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彻底隔绝掉那些声音。夏朝露抿了抿唇,心情倒是没有什么起伏。她见过厉太太,自然也很清楚厉太太对于她的不喜欢和嫌弃。只是令她有些意外的是,厉太太怎么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

发烧以后的身体还有些虚弱,夏朝露听到楼下彻底安静后,才起身走进浴室,快速洗了个热水澡。汗津津的身体清洗过后,人也舒服很多,她重新换套衣服,便下了楼。

楼下的客厅中空空荡荡,果然一个人都没有。夏朝露拢紧披肩,直接走向餐厅。

“夏小姐,厉先生说他有事要去处理一下。”保姆阿姨是个中国人,看到夏朝露下楼,立刻上前解释。

“我饿了。”

“好,我马上准备吃的东西。”

阿姨转身走进厨房,开始加热食物。夏朝露坐在餐桌前,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的阳光落在她的侧脸,衬的她皮肤更加透明。

喝了碗粥,夏朝露手脚终于有些力气。她很快又回到卧室,继续把自己丢进大床中,闭上眼睛睡觉。虽说她已经退烧,但人还是蔫蔫的,没有力气。

一觉睡到傍晚,直到阿姨上来叫她吃饭,她才醒过来。

晚餐桌上,只有夏朝露一个人。她刚刚拿起筷子,阿姨就举着电话过来,“厉先生的电话。”

夏朝露犹豫了下,然后才把电话接过,“喂。”

她开口的声音有些沙哑,电话那端的男人沉了沉,继而问道:“还发烧吗?”

“不烧了。”夏朝露目光平静的回答。

“露露,我这边有点事需要处理,估计今天不能回去了。”

“厉俊,你应该听你妈妈的话,跟她回家。”

“露露……”

啪!

不等对面的人再说,夏朝露就把电话掐断。随后她脸色如常的拿起筷子,一点点将面前的食物吃完。

第二天早上,夏朝露很早就起了床。修养一天一夜后,她匮乏的身体终于又恢复活力,洗过澡后,她动作麻利的换好衣服,拎着包下了楼。

忽然很想吃饺子,而包饺子大概是夏朝露做的最好吃的食物。她刚刚穿上大衣,就看到阿姨神色紧张的跑过来。

“夏小姐,你要出去吗?”

“嗯。”夏朝露应了声。

阿姨脸色变了变,道:“厉先生说过,不让您出去。”

闻言,夏朝露神情倏然阴沉下来,“他没有这个权利。”

话落,夏朝露换上鞋子,拿起皮包就要出门。

“夏小姐,夏小姐!”

阿姨自然阻挡不住,夏朝露快步走出别墅大门后,眼角余光看到阿姨拿起手机,急急忙忙将电话打出去。

这套别墅地处市中心,不远就有个大型超市。夏朝露刚走进超市大门,包里的手机就响起来。她看眼号码,脸色愠怒的将电话接通,“厉俊,你想干什么?监禁我?”

“露露,别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只是关心你。”电话那端的男人,说话声很小,显然他此时的处境也不怎么好。

夏朝露蓦然笑了笑,道:“何必呢?你明明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露露。”厉俊的声音迟疑了下,然后才重新响起,“我可以说服我妈,一定可以。”

他们之间,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厉太太的问题?夏朝露无奈的撇撇嘴,真心不想再继续同他说下去。

“你在哪里?”

“超市。”

“那好,我让司机去接你。”

啪!

夏朝露冷着脸把电话挂断,她已经选好了学校,再过几天就可以走了。眼前的货架前有面粉,她把手机放起来,推了辆购物车来到货架前。

面粉品牌众多,她逐一看过后,选了袋适合包饺子的。这家华人超市中国人不少,边上有对情侣也在选面粉,似乎也要包饺子。

那个女孩子将挑好的面粉放到购物车,笑眯眯看向身边的男子,“哎呀,我想起来了,我不会擀皮,只会包怎么办?”

男子听到女朋友的话,低头在她嘴角亲了下,小声回答:“笨蛋,我会擀皮,你忘记了么?”

“哦,对对。”女孩子脸色绯红的抱住身边的男子,两个人窃窃私语说着什么,渐渐走向远处。

夏朝露定定站在货架前,眼神不受控制的望向那两人。当年她也不会擀皮,但还非要闹着包饺子,最后没办法,只能逼的顾以宁学会了擀饺子皮这项技术。

如果再过十年,或者二十年,顾以宁会不会也这样带着妻儿逛超市?

而她呢?

十年后,或者二十年后,她会不会挽着其他人?

不——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现片刻,夏朝露眼前倏然腾起一片水雾,眼泪不可抑制的滚出眼眶。不,不可以,他们不能够变成那个样子!

周围不少人推着购物车经过,大家见到有个黑头发的中国女孩子站在货架前哭的很伤心,纷纷投去关心的目光,还有人直接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须臾,包里的手机再度响起来,夏朝露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行为吸引了很多人。她伸手擦了擦眼睛,朝大家歉意的点点头,随后走到边上将手机拿出来。

电话是司机打来的,说是厉俊吩咐要来接她。夏朝露没说两句就把电话挂断,只是手机还没来得及收回,再次有电话进来。

“喂。”

“请问,您是夏朝露小姐吗?”

对方的声音很陌生,夏朝露眨了眨眼,问道:“我是,你是哪里?”

“夏小姐,飞往云江市的航班即将起飞,您需要尽快到机场办理登记手续。”

“……”

挂断电话,夏朝露还有些发懵。她什么时候订的机票?

滑开手机屏幕,她点开信息那栏,逐一的翻看上去。前几天她发烧,基本没怎么动过手机,很多信息她看都没看,直接关掉。如今一点点找回去,她才发现,那些未读的消息中果然有一条订票信息。

深吸口气,夏朝露按捺住心底的起伏情绪,让自己慢慢回想。那天晚上她哭的声嘶力竭,生无可恋的时候点开了订票系统。后面她发了烧,烧的迷迷糊糊的完全不记得了,原来那天晚上,她真的定了回去的机票,而且还是今天的航班。

因为再过十几个小时,就是顾以宁要登记的时间了。

想到此,夏朝露不禁叹口气。原来在她的潜意识里,其实早已经为自己做好了决定,果断而坚决。

滴滴滴。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是司机打来的电话。夏朝露低头看眼腕表,几乎只有一秒钟的踌躇,随后转过身,大步朝着超市的另外一个出口跑去。

赶去机场的路上,夏朝露的手机一直再响。她看着厉俊的号码不断闪烁,终于还是把电话接通。

“露露,你在哪里?司机怎么没有在超市接到你?”

“厉俊。”

夏朝露站在登机口前,忽然挽唇笑了笑,“以前我觉得,我们或许还能做朋友。可是现在我要说,我们以后连朋友也不要做了。”

电话那端传来广播声,厉俊握着手机的五指紧了紧,“露露,你要去哪里?”

“拜拜。”

迅速挂断电话,夏朝露拎着皮包,飞奔向登机口。

十二个小时以后,飞机降落在云江市机场。夏朝露裹紧身上的大衣,神情稍显疲惫的跟着人流往外走。唯一不同的是,身边的人都是大包小包,推着好几个行李箱,只有她身边一件行李都没有,穿着还十分单薄。

靠!

走出机场大厅,夏朝露顿时倒吸口气。她不过才离开一个月而已,怎么云江市的温度就低成这个样子,简直能够把她冻成狗。

此刻站在熟悉的地方,夏朝露心中既感慨又复杂。她风风火火赶回来,却在距离他越来越近的时候,又有些胆怯。

如今她这样跑回来,见到他的第一面要说什么?再有一个小时,顾以宁就要和别人领证,她这次还要怎么样去抢婚?

“唔。”夏朝露烦躁的挠挠头,觉得她头脑一热的那些冲动,此时都被云江市的寒风给吹散了。

怎么办?想来想去,她只能拿出手机,准备给季笙歌打电话。

只可惜,电话号码还没拨出去,就有穿着黑色西装的两个男人上前。

“夏小姐。”

面前映入两张陌生的面孔,夏朝露眨了眨眼,“你们认识我?可我不认识你们。”

其中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开口问道:“你的证件都带齐全了吗?”

“啊?”夏朝露懵了下,而后本能的点头。

自从家里发生变故,她带着妹妹和弟弟离开后,夏朝露就养成个习惯。只要她出门,就会把家里的所有证件随身携带,这样她才会觉得有种安全感。

见她点头,两名保镖对视一眼后,立刻上前按住她的肩膀,将她带走。

“喂!你们是谁啊?”

“我不认识你们,放开我,放开!”

“救命啊——”

女人的尖叫声,吸引很多人侧目。只可惜那两名黑衣保镖身材高大,面容冷冽,一股生人勿进的架势。而且他们离开的速度太快,有人想要拿出手机帮忙报警,但号码还没拨通,那边的人影已经消失。

上午十点,民政局。

黑色轿车缓缓停在路边,顾以宁西装革履的身影出现后,顿时吸引了大批记者们上前围堵参访。

今天顾家二少爷来民政局领证,这个消息沸沸扬扬传了多日,大家都在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希望能够来个现场直播。

虽然直播不太可能,但可以采访到第一手资料也是好的。

面对众人围堵的记者们,顾以宁面容平静的点点头,随后在助理的跟随下,大步走进民政局大门。

二楼,办理大厅中。董妙妙特别选了套白色套装,这样搭配红色背景比较显眼醒目。她看到出现的男人时,立刻欣喜的站起身,“以宁,你来了。”

“嗯。”顾以宁淡淡应声。

不多时候,有穿着西装的助理上来,态度恭敬地走到顾以宁面前,并且拿出个本子递过来,“二少,这是老爷子吩咐我送来的。”

顾以宁挑了挑眉,看眼递来的户口本,伸手接了过来。

助理拎着公文包站在边上,顾以宁好看的剑眉蹙了蹙,“怎么?你还在站在这里,全程看着我办结婚手续?”

“呃……”助理面色一僵,看到顾以宁不悦的皱眉,只能识相的拎着公文包,走下楼梯,去一楼大厅候着。

董妙妙含笑上前,伸手挽住顾以宁的手臂后,笑道:“我们进去拍照吧。”

“等等。”

男人瞥眼身边的董妙妙,转而将手臂抽回来,“拍照的人还没到。”

“嗯?”董妙妙茫然的眨了眨眼,“我在这里啊。”

顾以宁敛下眉,“不是你。”

“……”

一路从机场被带到民政局,夏朝露整个人都处于震惊中。直到她被带上二楼大厅,见到坐在椅子里的那对男女,混沌的大脑才回过神来。

顾以宁上半身的白色衬衫没有系领带,简单的款式穿在他身上,仿佛又回到那年校园中傲娇寡淡的男子。

而坐在他边上的董妙妙,同样穿着白色套装,精心打扮过得妆容清丽美好,一看就是准新娘的模样。

夏朝露只觉得心尖狠狠揪了下,她知道顾以宁小气,可这样把她绑过来,让她亲眼目睹他们领证的全过程,这也太虐她了啊?!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仰起头问道:“顾以宁,你能不能听我说句话?”

“不能!”

夏朝露心底咯噔一下,眼见对面的男人站起身,她想都没有想便本能的跑上前,一把抱住他的腰,“顾以宁,你不能结婚!”

脸颊贴上男人宽厚的脊背,夏朝露觉得她所有的防备与心结,一瞬间都分崩离析。她咬牙用双臂环抱住他的腰身,屏住呼吸开了口,“我是因为不能生孩子才离开你的我没有和厉俊在一起我不想离开你所以我跑回来了……”

一口气把所有的话说完,夏朝露有些无语伦次,她说的话好像都没有逻辑感,完全是想到哪句就说哪句。

登记办理大厅,此时鸦雀无声,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人敢往多看,也没人敢议论。

董妙妙坐在椅子里,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半响,就在夏朝露双臂酸麻的那刻,前方的男人才慢慢转过身。他俯下脸,伸手挑起夏朝露的下巴,目光与她相对,“夏朝露,如果孩子和我之间,你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

“选你!”

她的回答没有半点犹豫。

顾以宁好看的剑眉蹙了蹙,望向她的眼神更加深沉,“同样的答案,难道你不知道我的选择吗?”

“我……”夏朝露一下子红了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开口道:“我知道你也会选我,可我担心……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呢?”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

“……”

夏朝露此刻的心情,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定定望向面前的男人,只见他勾了勾唇,“如果怕我后悔,那你就要好好想一想,未来几十年要怎么哄我开心,知道吗?”

“顾以宁……”

男人弯腰拿起椅子里袋子,打开后取出件女士白衬衫,递到她的面前,“去把这件衣服换上,人家还等着我们拍照呢。”

夏朝露怔了怔,红唇微张,“可你今天不是要和……”

她张了张嘴,偏头看眼坐在椅子里,脸色发白的董妙妙,瞬间明白过来。

“顾以宁!”

夏朝露气的大叫一声,原来这男人故意的啊!

“去不去拍照?不去换人了啊。”

“……”

董妙妙脸色苍白的坐在椅子里,眼睁睁看着对面那两人秀恩爱,差点就要气吐血。偏偏她身后站着两名保镖,硬是不让她离开。

须臾,夏朝露换好衣服回来。顾以宁牵过她的手握在掌心,经过董妙妙身边时,脚步微顿,“董小姐,今天就请你在这里,为我们当个见证,以前的事情我们一笔勾销。”

听到他的话,董妙妙脸色刷的一变。顾以宁口中那句以前的事情,顿时令她紧张的低下头。是吧,既然顾以宁今天能够安排这场戏,那就说明他已经知道她曾经用过的小手段。

眼见前方那两人牵手走远,董妙妙紧紧咬着下唇,红了眼睛。呵呵,到头来,她所有的努力,换来的不过是个笑话。

二十分钟后,夏朝露看着眼前两本醒目的结婚证,整个人还没缓过神来。顾以宁将结婚证握在手中,带着她下了楼。

原本等在楼下的助理,见到同顾以宁一起下楼的人后,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顾以宁几步上前,将户口本丢给那个男人,“你可以给爷爷打电话了。”

“二少,您,您……”

助理彻底傻了眼,眼见顾以宁带着身边的女人离开,只能面如死灰的拿出手机,把电话拨出去。

可这会儿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大厅门外,有很多记者们举着拍摄设备,正在等待一对领完结婚证的新人出来。夏朝露往前的步子忽然停住,她一把抓住身边男人的胳膊,脸色愠怒的开口,“出去之前,我有个问题问你。”

“什么?”顾以宁偏过头,眼神温柔的望着怀里的人。

夏朝露想想刚才的憋屈,不禁仰起脸,“如果我今天不回来,你准备怎么办?”

虽说顾以宁很聪明,但也不是百分百能猜中吧。如果她今天没有回来,难道他真的要和董妙妙结婚?

想到这里,夏朝露脸色沉了沉。

沉吟片刻,男人低头从口袋里拿出张机票,摊开后递给她看,“如果你不回来,那我就去找你呗。”

还能怎么办?这是一场早就注定结果的问答,他从很早前就认定了她,那么今生,他的选择都不会变。

“顾以宁……”夏朝露瞬间红了眼睛。对不起顾以宁,这次她又跑了,不过好在她又跑了回来。

“夏朝露,我爱你。”

顾以宁冷峻的眉眼动了动,指尖落在她的眼角轻抚“比你想象的,比我自己想象的,都要爱你。”

自从遇见顾以宁,夏朝露就知道他是个不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他们相识这么久,她都没有听到过顾以宁的情话,哪怕在最亲密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说过爱。

原本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听到他说爱。却不想,他的甜言蜜语竟然来的这么毫无防备,这样让她丢盔卸甲。

“唔。”夏朝露哭的无法抑制,大滴大滴的眼泪不断掉落。这种时候,她不应该哭,至少应该回答一句,我也爱你。

可她说不出来,她只要看着他的眼睛,眼前就全是泪水。

素来沉稳寡淡的顾家二少爷,此时的心情也很复杂。尤其当他张开双臂将夏朝露拥在怀里时,那种失而复得的惊喜感,却令他后怕。

须臾,顾以宁伸手抹掉怀里的人眼泪,语气温柔的开口,“露露,我们要出去了,你准备好了吗?”

夏朝露抹了把脸,沉声点头,“准备好了。”

男人满意的笑了笑,随后握紧她的手,将前方那扇大门推开。

咔嚓咔嚓——

无数的闪光灯射来,当所有人看清楚站在顾以宁身边的女子时,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惊讶声。

“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夏小姐,而是顾太太。”顾以宁轻揽着怀里的人,站在高高的台阶前,面对众人宣布。

“天哪!”

“怎么会换人了?”

“艾玛,这消息肯定爆了!”

众人回过神后,纷纷举着话筒冲上前。夏朝露迎着刺眼的灯光弯起唇,整个人都陶醉在顾太太那三个字中。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大抵如此。

------题外话------

我是亲妈,对不对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