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夺权/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可能,我明明是将你锁在了屋内……”

芬儿说过之后,连忙捂上了嘴巴,众人却是已经听得一清二楚。

“你说什么?你为何要将长公主锁在屋内,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做的?”司辰厉声问道,眉宇间现了战场杀伐之气,看的芬儿不由得心惊肉跳。

芬儿下意识的看向了韩贵妃,韩贵妃眉目一眯,阴森的警告着芬儿。

夏帝神色恼怒,这一连的变故已经让他十分不耐了,“你个贱婢,若是你不从实招来,朕这就先割了你的舌头!”

芬儿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哆哆嗦嗦的开口道:“奴婢……”

芬儿才刚刚开口,便突然双目睁圆,嘴里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来,在众人的错愕之下砰然倒地!

芬儿倒下,背后还插着柄没入了体内的匕首,匕首的手柄呈漆黑色,上面没有一点其他的图纹。

夏帝被吓得不轻,连忙高呼“护驾”,御林军连忙围了上来,将这偏殿里三层外三底层的围了起来。

云曦一直在看着韩贵妃的表情,她也十分的震惊,显然这并不是她安排的!

云曦的脑海里浮现了一抹人影,这漆黑如墨的刀柄倒是与那扶君的衣裳别无二致,一样的简单,却是气势凌人。

若是那扶君做的,云曦倒是不觉吃惊,若是这芬儿真的吐露了实情,她也难免会有些麻烦。

就算是韩贵妃落了个陷害长公主的罪名,那这韩青儿的事情也难免会牵扯到她,最后也许便是两败俱伤。

可是这芬儿刚刚说出了一些引人遐想的话便死了,效果倒是要好上许多!

“有刺客,护驾!”宋公公尖着嗓子挡在了夏帝的身前,一脸的大义凛然。

司辰与一众禁卫军追了出去,搜查了一圈却是一无所踪。

韩贵妃脸色有些发白,云曦见此轻轻的勾起了嘴角,抬起头,一双眉目泪光盈盈,看的司辰只觉得心如刀绞。

“父皇,看来今日这事情是冲着儿臣来的,却是不想连累了韩小姐。

父皇,若是那时儿臣没有去贤妃娘娘处,只怕现在儿臣就要以死明志了……”

夏帝眉头一跳,国公夫人立刻抱着云曦,心疼的说道:“我可怜的云曦丫头啊,到底是什么人想用这般的手段来害你啊!

早知如此,外祖母就该把你带到国公府去,没想到这宫里竟然这般的危险,我可怜的云曦丫头啊……”

国公夫人的话狠狠的打了夏帝一个巴掌,云曦在宫里都能被人设计,可想他的后宫里是有多乱,是有多么容不得这个女儿!

国公夫人这么一说,众人也都心思清明,这后宫里有动机有能力这么做的,也就只有韩贵妃一人了!

丽妃转了转眼睛,抹着眼泪说道:“陛下,远淮这个孩子往日里虽是有些顽皮,却是也从来没有做过欺男霸女的事情。

今日他不仅大醉,更是弄断了手腕,定是有人栽赃陷害啊……”

众人心中清明,若是俞远淮真的想强占了韩青儿,也不至于弄断手臂,想来也是被人绑来的……

韩贵妃察觉到了众人那打量的眼神,她知道现在所有人都在怀疑她,可是这芬儿死了,虽说没有攀咬她,却是也死的不明不白,倒是让她更是有口难辩。

“陛下……”

夏帝的眼里闪现一抹嫌恶,眼中划过了冰冷的光,“韩贵妃……”

韩贵妃抬头看着夏帝,泪光盈盈,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夏帝移开眼神,冷声说道:“贵妃治宫不严,竟是在致使宫内发生了此等恶劣之事!即日起夺其治宫之权,全权交由丽妃代理……”

国公夫人听闻一恼,韩贵妃明明是要陷害云曦,这般大的罪名竟是也能大事化小?

国公夫人欲上前理论,却是被云曦拉住,云曦轻轻的摇了摇头,夏帝终究还是舍不得韩贵妃的,能夺了她的治宫之权已然很好了!

丽妃喜不自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是能平白得到这般的幸事,连忙躬身谢恩,还抬起头颇为得意的看着韩贵妃。

自从上官皇后故去,韩贵妃便一直代理六宫,如今一朝被夺,不但没有一丝的感念,反而还有些怨怒的看着夏帝,“陛下,您为何要这般对待臣妾,难道就因为那贱婢的一句话?”

“够了!贵妃难道是想让朕彻查此事吗?”夏帝声音一扬,威严凌厉。

韩贵妃不可置信的看着夏帝,这是这么多年来夏帝第一次这么失望恼怒的看着她,全然没有了往日温存的模样。

云曦看着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韩贵妃,墨眸中冷光一闪,这么多年来韩贵妃真是过得太安逸了,竟是以为自己在父皇心中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吗?

云曦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帝王最是无情,不论曾经投入了多少柔情,只要你有所忤逆,最后都是一样会被厌弃……

而韩贵妃从母后那里夺走的东西,她都会一点一点的抢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