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心思各异/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是为司辰接风洗尘的欢喜宫宴,却是因为一个小插曲而坏了众人的兴致。

俞远淮和韩青儿还是大醉不醒,两家只得先把他们弄了回去,再做商量。

杨柳被气得想回娘家,最后还是被丽妃好一番安抚,方才作罢。

国公夫人和大夫人坐着同一辆马车,国公夫人不知叹了多少口气,大夫人见此连忙安慰道:“母亲不要忧心了,长公主聪慧,是不会有事的!”

“云曦就算再聪明,也敌不过那宫里的群狼啊!云曦丫头懂事,从来都不诉苦,可是慕清去的早,她怎么会过得太平啊!”国公夫人悲叹道,眼中怜惜不已。

国公夫人想了想说道:“看来我应早些与司家商讨一下云曦和司辰的婚事,让云曦尽快与司辰成亲,这样云曦也能过得轻松点!”

大夫人眸光一闪,却是不动声色的转了转眼睛,开口道:“可是长公主放不下太子殿下啊……”

一提到云泽,国公夫人的眼里不但没有一点的疼爱,反而神色复杂,“难道云曦还要一辈子守着他?他拖死了慕清,难道还要拖死云曦不成!”

大夫人连忙轻抚着国公夫人的后背,柔声安慰道:“母亲可千万不要动怒,不要气坏了身子啊!”

国公夫人也知道自己有些言辞过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略显苍老疲惫,“我失去了慕清,不能再失去云曦了……”

大夫人一边轻声安抚,一便却是若有所思的垂下了眸子……

司府的马车里,司老太太和沈静歌同样在讨论云曦,“我就是不喜欢这个长公主,她就是一个灾星,好端端的就会牵扯出这么多的事情!”

“母亲,长公主是个好孩子,不过是宫里的那些人容不得她罢了!”

司老太太怒其不争的看着沈静歌,恼怒的说道:“宫里的人容不下她,她嫁了人就能容下她了?没的娶回一个灾星,祸及全家!”

“母亲,您怎么能这么说呢!云曦是身份尊贵的长公主,这种婚事别人家还艳羡不来的,再说当初母亲也是愿意的啊!”

司老太太被堵的够呛,瞪了沈静歌一眼说道:“当初婚事定下时皇后还在,如今可大不一样了!”

沈静歌最看不得司老太太这势力的模样,却还是只得耐着性子说道:“就算皇后不在了,可是国公府还在,太子还在,云曦的身份是不会变的!”

司老太太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喜欢那个长公主,可是事情可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

毕竟皇后去了,这血缘就差了一层,而且韩丞相的势力可一点不比国公府差,你别看韩贵妃今日受了罚,想要复宠还是很轻松的!

而且你别忘了,长安城还有一个六部尚书府,那可是当今太后的娘家,若是他日丽妃诞下一个皇子,你真以为事情会那么简单吗?”

沈静歌说不过司老太太,只开口说道:“这婚事到底如何,一切都听辰儿的就是,辰儿是个有主意的,他的事情我们做不得主!”

司老太太瞥了沈静歌一眼,冷哼一声,“辰儿懂什么,还不是你说什么,他听什么!

依我看,那国公府的三小姐就挺好,人美性子柔顺,而且即便退了与云曦的婚事,也不会得罪国公府,简直是两全其美……”

看着司老太太想的这般的远,沈静歌唯有气恼,索性不再接词,反正辰儿是心仪云曦的,看来她要尽快的定下两个孩子的婚事了!

……

锦泽宫内,云曦给云泽涂了些药膏,云泽脸上的红晕淡淡退去,呼吸也平稳了不少。

“桑葚,今日还要多谢贤妃娘娘相助,明日本宫再前去叨扰!”云曦感激的说道,她今日本也只是想着去试一试,却是没想到贤妃竟是真的会帮她!

毕竟她当时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借口,而没有什么比一向不涉党争的贤妃更有说服力了!

“公主不要客气,娘娘还特意嘱咐奴婢,让奴婢转告公主无须多心,能帮助公主,娘娘心里也很欣慰。”

送走了桑葚,乐华突然跪在了地上,红着眼睛,任由安华她们如何拉扯都不肯起身。

“乐华,你起来吧!这件事怪不得你们,是我草率了,以后谨慎些就是!”

“是啊,乐华,今日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失责,是我们四个还是磨砺的不够,以后我们更尽心的保护公主就好!”

安华直到现在心里还是难以平静,若是今日公主没有得以逃脱,她们就是以死赎罪也挽回不了!

喜华和宁华相视一眼,也点了点头,云曦亲自搀扶起了乐华,拉着她们几个的手说道:“你们跟了我这么多年,从没有过过一日安稳的生活,是我对不起你们,你们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宁华,从今日起你便跟在太子的身边,她们这次用的是酒,若是下一次用的是毒……”

“公主,若是奴婢留在了太子身边,那您怎么办啊?”宁华担忧的看着云曦,不想离开她左右。

“她们最想除掉的只是泽儿,对付我她们还不敢用杀招!”

云曦眸色清寒,今日上官茹竟是也敢对她出手,想必二舅母定是知情的,就连国公府如今都可不信,她更要先行保证泽儿的安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