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敲打/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茹本是以为会像往日一样,云曦很快就会把她请进去,可是没想到今日等了一个时辰,却还是没有消息!

上官茹有些恼火,每次她来,云曦都得把她请进去,今日竟是敢让她等这么长时间?

上官茹想甩袖离开,可是却是转念一想,云曦今日这般疏离自己,难道真的是因为她察觉到什么了?

想到此处,上官茹反而静下了心思,今日无论如何都要见到云曦,探一探她的口风!

上官茹就这样在宫门口等了近两个时辰,直到耐心已无,正欲起身回府,宫门却是突然打开,说是长公主请她进去。

上官茹狠狠的甩了一下手帕,大步迈进了宫内。

此时的曦华宫内,安华在屋内摆了一个冰盆,正用扇子轻轻的扇动着。

屋内的风凉爽而又清香,因为那些冰块的上面都摆满了新鲜的花朵,整个宫内都清香怡人,凉爽舒适。

云曦正半倚在榻上,小口的啜着茶,上官茹等了近两个时辰,就算是待在马车里,也觉得身上黏腻腻的,此时看着云曦这般的享受,顿时便更是气恼起来!

“云曦表姐很会享受呢,倒是让妹妹好等!”

云曦抬眸看了上官茹一眼,轻笑出声,“三表妹又不打招呼就来了,正巧本宫今日去了贤妃娘娘处,小宫女们找不到本宫,便只能劳烦表妹多等片刻了……”

上官茹阴阳怪气的道:“云曦表姐事情忙,我自是比不了的!”

“这倒是,宫里的日子看起来轻松,实则比你府里的生活要忙碌许多呢!”

云曦轻声说道,话里的意思就是,她每日忙的很,哪里是上官茹想见就见的!

上官茹气的直咬牙,直接坐在了云曦身侧,看着那一盆满是鲜花的寒冰,冷笑开口道:“表姐到底是公主,就是比我们会享受!”

云曦今日却是仿佛听不出上官茹的话外之意,只露出了略略苦恼的表情,开口说道:“你们都只看到本宫的风光,这背后的艰辛你们却是不知啊……”

云曦斜睨了上官茹一眼,扬唇一笑,开口说道:“这有人的地方就有算计,便像是那日宫宴……”

上官茹心中一顿,警惕的打量着云曦,却是只见云曦缓缓起身,那双墨色的眼睛似乎是一下子就看进了她的心里。

上官茹避开眼神,尴尬的笑了两声,伸手拨弄着茶杯,开口说道:“表姐是在说平怀侯世子一事吧,那日的确是吓人,还好表姐幸运……”

“不是幸运!”云曦冷声说道,上官茹诧然抬眸,正对上那双清冷的墨眸。

“表姐的意思是……”

云曦却是没有为她解惑,而是开口问道:“三表妹,若是有人给本宫下药,意欲谋害本宫,那该是什么罪名呢?”

上官茹的喉咙动了动,有些紧张的看着云曦,却是听云曦继续开口说道:“若那人是本宫的表亲,本宫又该如何来做呢?”

上官茹脸色一白,看来云曦定是知道了她的作为,她拧了拧帕子,调整了气息,开口说道:“表姐这是什么意思,表亲?难道表姐是在怀疑国公府?

表姐若是这般说,可定是要伤了祖父他们的心,祖父他们这么多年可是一直在帮衬表姐啊……”

听着上官茹搬出了国公府,云曦淡笑着收回了视线,上官茹以为云曦是忌惮了,心下稍稳。

“上官茹,本宫不是怀疑,而是确定!”画着金线的眼尾微微上扬,眉目间是皇室那不可违逆的威严。

“上官茹,你是不是一直以为本宫只在依靠国公府求生?”

上官茹没有说话,而是一副当然了的模样。

云曦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意,居高临下的看着上官茹,“上官茹,你要记得,从来都不是本宫仰人鼻息!本宫并不是一无所有,本宫还有一个弟弟,而他,是当今太子!

上官茹,你可以随意与祖父他们去说,可是你觉得国公府除了支持本宫,可还有其他的选择?

丞相府和六部尚书府哪个是逊于国公府的存在?若是国公府想一世荣耀,唯一的选择便是帮助泽儿登上皇位,否则,父皇退位之际,便是国公府灭门之时!”

云曦的声音冷厉威严,每个字眼都如刀子一般狠狠的插在了上官茹的心上。

云曦微微逼近,那一双眼中满是嘲讽与不屑,“当然,你也可以说服祖父去扶持三皇子,只是不知到底是有血缘的外孙好,还是旁人更亲近!”

上官茹小脸惨白,云曦这一番话让她之前所有的优越感荡然无存,原来并不是云曦要依靠国公府,而是国公府没有其他的选择!

而云曦是太子的姐姐,无论如何她都只会越加的尊贵!

云曦缓缓起身,伸手拂了一下裙摆的褶皱,“所以……上官茹,那是第一次,本宫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否则……本宫保证,你只会比韩青儿更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