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夜探/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质子府中,冷凌澈坐在桌案前捧着书卷,桌上的烛火轻微的跳动着。

玄羽瞥了一眼冷凌澈,在屋里急得直转圈,“我说主子,你要趁热打铁有所行动啊,怎么每日都是看书,你也不能和书过一辈子啊!”

冷凌澈仍是面无表情,纹丝未动,只淡然的翻阅着书页,玄羽急得不行,自言自语的说道:“主子,那日你被那二公主纠缠,长公主可是还派人保护了您呢!

我想啊,一定是长公主觉得您姿容太盛,担心您被人占了便宜!”

“派人保护我?”冷凌澈放下了书卷,少见的抬眸看向了玄羽。

“是啊,就是长公主身边那个冷冰冰的小哑巴!也不知道武功如何,竟是还来保护主子,真是好笑……”

玄羽开始喋喋不休起来,冷凌澈却是眼中荡起了一抹笑意,橘色的火光仿若跃进了他墨色的眼中,漆黑的瞳孔泛着鎏金的光彩。

“主子,你去哪啊,玄羽保护您!”玄羽见冷凌澈竟是起身欲走,连忙抬步跟上。

“玄宫!处理掉!”冷凌澈淡漠的开口,融进了夜色中。

玄宫倏然出现,站在了玄羽面前,玄羽掐着腰,怒色道:“你干嘛,我告诉你,我要去保护主子,你别拦着我!”

“主子让我处理掉你!而且,你也不必说的那么好听,我看你分明是要去听墙脚!”

“呦呵!老宫,你今日嘴巴很利嘛,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拳头如何!”

两人互视一眼,便施展轻功打了起来,两人打的是不可开交,从房檐到树梢,他们两人倒是尽兴,却是吓坏了南国的质子荣宁。

荣宁本是觉得夜色正好,诗兴大发,本是想赋诗几首,却是没想到看到了两个黑影刷刷闪过,只大喊一声“有鬼”,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两人见此才堪堪收手,却是谁也不服谁,互瞪了一夜。

此时云曦刚刚沐浴过,正披散着头发侧倚在床榻上。

云曦的手里捧着的是一本兵法,她知道各国的战事难以平息,迟早会硝烟四起。

她只想着,若是那时云泽当上了皇帝,自己总是不能什么都不懂,也要学些东西帮衬他。

“公主,夜深了,早些睡吧,明日再看吧!”安华催促道。

云曦“嗯”了一声,却是仍然未动,安华见此摇了摇头,便合门而出。

云曦斜倚在床榻上,长发垂落,散于胸前,只身穿着一件月黄色的纱裙,露出了一双小巧精致的莲足,每个脚趾都圆润可爱,仿若是剥了皮的葡萄,白皙晶莹。

云曦听到了脚步声,没有抬头,只开口说道:“我这便睡了,你先回房休息吧!”

脚步声停下,云曦手中的书被倏然抽走,云曦蹙眉抬头,却是下意识的要尖叫出声,却是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覆在了嘴上。

手下的两片薄唇柔嫩细滑,这奇异的触感让冷凌澈眸色愈暖。

“若是不想招惹麻烦,你还是安静些的好……”

云曦点点头,冷凌澈见此便松开了手,翻阅着手中的兵书。

“扶君?”

“嗯,是我……”冷凌澈的笑意深了几分。

“你今日来找我,可是想好了需要让我做的事?”

冷凌澈合上了手中的兵书,轻轻的摇了摇头。

云曦复又蹙眉,若是他无事找她,今日又是来做什么?

“正是因为我想不到该让你如何回报,所以才想来见见你,顺便想一想……”

云曦:“……”

“你兴趣倒是广泛,竟是还喜欢兵法?”

云曦看了看他手中的兵书,淡声开口:“随意看看,称不上喜欢!”

云曦说完才注意到自己竟是穿的如此轻薄,脸色顿时一红,有些手忙脚乱的穿起了衣裙鞋袜。

他手捧着书卷,只含笑看着,眼里闪着促狭的光。

他随意坐在一处,并没有看向云曦,倒是让云曦自然了许多。

云曦简单的穿上了衣裙,便坐在了冷凌澈的对面,思虑着该如何开口。

“你可是为了太子才看的兵书?”

他突然开口问道,她随即一怔,他果然厉害,什么都能猜得出来!

见她未语,他眸色稍暗,“你无须这般逼迫自己,他是个男子,终是要独立的……”

云曦不喜欢他的态度,只夺回了兵书,有些冷淡的开口说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旁人无关!”

这“旁人”二字倒是让他心中微痛,两人皆是陷入了沉默。

半晌,他轻叹出声,似是无奈无力,“若是你喜欢看,也总要看上一些有用的,这本不过是纸上谈兵,可笑的很,改日我会给你选些好的!”

她刚想拒绝,他却是缓缓起身,明明是一席黑袍,却是淡却了黑夜的幽深。

“云曦……”

他竟是这般自然熟稔的唤她的名字,不轻佻,不轻浮,那云曦二字竟是被他念出了一分迷醉之意。

趁着她怔愣的瞬间,他眼坠笑意,启唇轻喃,“云曦,以后我来护你周全,可好?”

云曦怔然的看着冷凌澈,却是倏然笑了,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想不到你竟是个会开玩笑的,你我萍水相逢,你为何要护我?”

冷凌澈只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似呢喃似倾诉,自言自语般的轻声说道:“就算是一个玩笑吧……”

冷凌澈眼神深沉的望着云曦,嘴角笑意微抿,无论你是否喜欢,都终会有这么一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