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公子心计/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定国公今日心情颇好,与云曦嘱咐了几句,便抬步离开。

看着韩丞相一脸灰败的样子,定国公自是要好生的安慰几句。

像韩丞相和定国公这种人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即便此时韩丞相心里恨得要死,面上却不露分毫。

“国公府今日的确是占了便宜,可是我们丞相府可不是输给了国公府,而是输给了长公主!”

“我们国公府的后人自是不会差!”定国公扬唇笑笑,眼中锋芒毕露。

韩丞相却是闻后一笑,有些嘲讽的看着定国公,意味深长的说道:“好用之人才能做你们国公府的后人吧……”

“你什么意思?”定国公脸色一冷,眉目间竟是现了杀气。

“便是字面上的意思!长公主的确是才智过人,只可惜她不是我丞相府中的人。

长公主若是个男子,许是最适合这储君之位,不过即便不是,在太子心中也只认长公主一人,长公主以后也定是会权倾朝野……”

韩丞相说完竟是心情大好,抬步上了马车扬长而去,而定国公却是脸色阴郁的沉寂半晌,反倒是像了输家。

……

出了殿内,云泽一直紧紧的握着云曦的手,他狠狠的用力,仿佛自己一松手,云曦就会消失一般。

云曦被云泽握的有些疼,却是什么都没说,“泽儿……”

“阿姐,今日的事情你是不是早有准备,你明知道有危险,却还是将计就计了是不是?”

云泽第一次这般恼怒的与云曦说话,他的眼中没有之前的依赖,有的只是责备与懊恼。

云曦想说些骗他的话,却是不知如何开口,“泽儿,阿姐没事……”

“没事?阿姐,泽儿只有你了,泽儿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阿姐好好的活着,永远陪着泽儿!

母后丢下了泽儿,难道阿姐也要吗?若是我的所有都是阿姐用命换回来的,那我便是连自己都不要了!”

云泽嘶声喊着,没有人知道当他看到那满地的尸体时,他是有多么的害怕,若是阿姐有个三长两短,他也绝不独活!

“泽儿,我……”

“云曦!”司辰担忧的望着这姐弟两人,不知道他们在因为什么而争吵。

云泽听到司辰的声音,便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云曦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泽儿生起气来竟是这般的难哄。

“云曦,你还好吧?”司辰轻声开口,怜惜的望着云曦。

“司辰,今日谢谢你……”

“云曦,这么多年,你一直是这么过来的吗?”司辰经常领兵出征,在长安的时间颇少。

他每次回来也不过是见云曦几面,却从未听她抱怨过一句,他一直以为云曦是长公主,身后又有国公府,应是没有人敢为难才对,却是不想只这寿宴一日,便有无数的阴谋诡计在针对着她。

云曦并不在意的淡淡应道:“习惯了,便也不觉得难过了……”

风吹动了云曦额前的碎发,那双美丽的杏眸中淡然无波,明明是这般悲惨的话语,可是从云曦的嘴里说出来,却是那般的轻描淡写,反而让司辰的心狠狠的疼了起来。

司辰突然紧紧的握住了云曦的手,云曦一怔,想要抽回,却是被司辰大力的握在了手心。

“云曦,我们成婚吧,从此以后我来护你,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司辰真挚的望着云曦,目光深沉,这句话从他归回长安时便想与云曦说,却是一直都没能说出口。

司辰的个子很高,身材更是健硕,仿佛能把云曦完全笼在怀里一般。

司辰的相貌虽是不及冷凌澈那般的温润俊美,眉目间却是有着独一无二的飒飒英姿。

剑眉高耸,面如刀削,轮廓深邃,英气逼人,司辰的身上有一个种阳光般的感觉,干净温暖,没有一丝的阴暗,可是云曦却是淡淡的收回了双手,抿了抿嘴角。

“司辰,对不起,我不能与你成婚……”

“为什么?可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若是我有什么地方你不喜欢,我可以改啊!

我知道,我出征习惯了,比不上长安城中的公子们温柔体贴,可是这些我都可以改的……”

“司辰!”云曦打断了司辰的话,她从未觉得司辰不好,甚至若是非要来说,她也只觉得是自己配不上司辰。

她是一个活在阴暗中的人,她隐忍蛰伏,百般算计,其实本质上她与韩贵妃没有什么不同,不过都是玩弄阴诡之术。

可是司辰不一样,他是少年将军,他从出生起便活在阳光之下,他不该被她卷进这泥潭之中。

“司辰,你很好,你更不需要为我改变什么。可是,这夏宫里才是我的归宿,我不能离开!”

“可是因为太子?”司辰眼中的光黯淡了下来,却仍是深深的望着云曦。

“不是泽儿的问题,是我自己……

司辰,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你娶了我便是娶了一个麻烦,我不想连累任何人,更不想伤害你和静姨。

所以,司辰,我们退……”

司辰的瞳孔微缩,却是立刻出言打断了云曦的话,“云曦,我知道今日是我唐突了!

没事,我们的婚事是皇后和母亲两人定下的,若是你现在没有准备好,我可以等的!”

“司辰……”云曦还是想将话说明,她不想成亲,不论是为了他们,还是因为她自己!

或许是因为她对情爱本就不存有希望,或许只是因为她对司辰无意,总之这场婚事她都无法接受。

她曾经与沈静歌说过许多次,可是沈静歌都不同意退婚一事,只因为她担心其他人会因为退婚而轻视自己,欺辱自己。

可是如今她已经及笄,此事却是不能再拖,她不想误了司辰的人生。

司辰却是近乎慌张的说道:“云曦,今日你受了惊吓,先好好休息,我改日再来看你!”

司辰第一次做了逃兵,第一次觉得害怕,他不想听到云曦说出那“退婚”二字,所以他只能仓皇逃开。

看着司辰那慌张的模样,云曦只微微蹙眉,今日却是没有心情再理会此事,便抬步回了曦华宫。

云曦刚刚迈进曦华宫,安华就连忙跑了过来,“公主,太子殿下一直在里面等着您呢!”

云曦连忙迈进了殿内,却是见到云泽正呆呆的坐在窗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安华几人躬身离开,云曦轻叹一声,走到了云泽的身边,轻轻开口道:“泽儿……”

云泽没有转身,仍是有些呆滞的看着窗外,喃喃开口道:“阿姐,泽儿真是个拖累,是不是?”

云曦心中一痛,嘴唇有些轻颤,云泽转过身,俊秀的容颜上覆了一层寒色,“母后是因为泽儿去世的,泽儿不想害的阿姐也如母后一般……”

“泽儿,今日是阿姐不对,以后阿姐绝不会再以身犯险了!

泽儿,你是我的弟弟,你不是拖累,阿姐能够坚持至今,都是因为有你,不是你拖累了阿姐,而是阿姐需要你啊!”

云曦抱着云泽的肩膀,泪眼朦胧的说道,云泽的眼中也闪着粼粼的波光,却是抿着嘴,没有松动神色。

“阿姐,你放心,泽儿一定会做好这个太子,以后就换泽儿来保护阿姐,谁再敢欺负阿姐,泽儿一定会杀了他们!”

云泽的双眼泛起了血色,竟是露出了暴戾的神色。

云曦见此只觉的心里难受,她只希望泽儿能够一生顺遂平安,做一个当世明君,而不是变成她这般心狠手辣之人!

可是,终究还是她做错了……

……

质子府中,玄宫无声入屋,“主子,司辰与长公主提了婚事。”

冷凌澈正在修剪花枝,手腕一颤,竟是将一整枝花全部剪落。

玄宫见此连忙说道:“但是长公主已然拒绝,似乎还提出了退婚一事……”

冷凌澈的嘴角倏然扬起,纤长洁白的指尖划过娇嫩的花朵,优雅轻缓,“最近夏国的边境太过安宁了一些,身为将军便该保家卫国,而不是儿女情长,玄宫,你说呢?”

玄宫将头深深埋下,一语不发,看来主子是要有所行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