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公子怒/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泽一听是宁婉华,便直接起身进了内殿,不想与那些女人多费口舌。

云曦坐在主位,素手捧盏,小口啜茶,宁婉华迈进曦华宫中,不似之前那般的春风得意,甚至十分的小心翼翼。

云曦抬眸望去,宁婉华的肚子微微隆起,人却是较之以往要更加的消瘦了,想必是最近的日子过得颇为不顺。

“长公主殿下……”宁婉华有些局促的看着云曦,轻轻开口唤道。

“婉华请坐!”云曦只淡淡回应,并不热络。

宁婉华坐在云曦身边,却是如坐针毡,浑身都难受的很,她偷偷的打量着云曦,心里却是追悔莫及。

当初云曦向她抛来了橄榄枝,她却是觉得云曦别有所图,甚至还帮腔陷害过云泽。

如今太后和丽妃回来了,自己的日子本就不好过,好歹能仗着肚子见夏帝几面,可最近钦天监却是说她命犯皇星,会有损陛下龙体,最近都不得再见陛下!

宫中美人众多,若是自己无法见到陛下,时间一长定会被人彻底遗忘,所以今日她才会舍下脸面来求云曦。

云曦听闻了宁婉华的来意,柳眉轻挑,却是笑道:“本宫倒是不知宁婉华是何意了?父皇的心思岂是本宫一个公主能够左右的,况且本宫一向不得父皇宠爱,宁婉华还真是求错了人!”

“长公主,嫔妾知道公主智谋无双,心思良善,所以嫔妾才求助于您!

以前是嫔妾不识好歹,可是嫔妾从未与长公主作对,还请长公主再帮衬嫔妾一二!”宁婉华急切的说道,仿若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是吗?”云曦语气微扬,疏冷至极。

宁婉华心中一顿,只想着云曦果然是因为云泽的事情在记恨自己,遂眼泪汪汪的开口说道:“长公主,学堂一事嫔妾也是受人蒙蔽啊,事后嫔妾也是夜不能寐……”

“婉华有孕在身,还是不要哭泣的好……”

宁婉华心中一喜,以为云曦是原谅了自己,却是只听云曦开口说道:“宁婉华可知道为何宫人十分的畏惧本宫,便是八皇子见到本宫也会变得十分的乖巧?”

宁婉华摇头,她进宫的时间不算长,很多事都尚未听闻。

云曦放下茶盏,浅绿色的嫩芽浮在水面,茶色青碧,微微荡漾。

“那时本宫刚满十二岁,太子也不过六岁,有个受了父皇宠爱的宫女竟是生了逆反的心思,居然想要谋害太子,于是……”

夏风荡过,有些闷热,却是卷进了一缕花香,沁人心脾,可是宁婉华却是因为云曦之后的话而冷汗直流。

“于是,本宫便在那御花园中,在众人的面前,命人砍断了她的手脚,那也是一个夏季,空气也是这般的闷热,鲜血流了满地,好似遍地落英……

从那日起,本宫在这夏宫中便是众人避之唯恐不及,而云兴刚好路过,甚至被吓得生了一场大病。

那宫女的长相,本宫已经记得不大真切了,却是唯独记得那年的花开的最盛,特别是那红色的芍药,真是鲜艳如血……”

“呕!”宁婉华只觉得自己的胃里一阵翻腾,终是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她想不到一个十二岁的少女竟是会这般的心狠手辣!

云曦只淡漠的看着宁婉华,幽幽开口道:“太子便是本宫的命,本宫不会容忍任何人伤害太子,宁婉华若是无事便回去休息吧,本宫乏了……”

宁婉华脸色惨白,几欲逃命一般的离开了曦华宫,云泽从内殿走出来,笑道:“还是阿姐有办法,几句话就赶走了她!”

安华却是不解,“公主之前不是想要拉拢宁婉华吗?”

“我那时的确是想用她制衡一下韩妃,却是没想到宁婉华竟是个不知安分的!

如今韩贵妃被贬,她更是没有什么价值了,况且宁婉华就是个贪婪成性的人,养不熟的!

她若是安分守己,我不会随意动她,若是她再起什么歪心思,我也绝不留她!”

宁婉华一路奔出曦华宫,只觉得眼前都是那满身鲜血的宫女,宁婉华撑在了一棵树干上,不停的干呕起来。

四公主云婕正是在宫里闲逛,却是看见宁婉华干呕不停,心下好奇,便走了过去。

宁婉华脸色惨白,看见云婕也只漫不经心的请安,说了两句话便请辞离开了。

云婕的宫女瞥了宁婉华一眼,不忿的说道:“一个小小的婉华居然敢对公主这般的冷淡,真是不识好歹!”

云婕艳丽的如同一株红色的芍药花,美艳如斯,轻笑说道:“谁让人家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呢,就是不知道本宫这次会多一个弟弟还是妹妹了!”

“想生也要看看她有没有这个福气!”

云婕眯着眼睛看着宁婉华的背影,媚然一笑,眼中冷光闪过,摇摆若柳的离开了。

云婕去了杨太后的懿祥宫,杨太后正在和丽妃说些什么,云婕只静静的坐在一边吃着水果。

杨太后看了丽妃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你可有消息了?”

“哪里会那么快!”丽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也颇为担忧的说道。

云婕出生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身孕,这些年不知吃了多少的补药,可是结果却还是一样让人失望!

“你选的那些个美人也没有一个怀上的?”

“太后不是说还是从自己肚皮里出来的才好嘛,那些女人哪里配怀上孩子!”丽妃小声的嘟囔道。

杨太后用力的将杯盏置在桌上,瞪着丽妃说道:“哀家是说过这些话,可是哀家没让你对那些女人做手脚!

你的手里越是早些握着龙子,便越是有利,哪怕是别人的也是一样,大不了你日后有了孩子,再行除掉就是!”

丽妃虽是心有不甘,却是也只得听着,一旁吃着水果的云婕却是突然眸色一亮,开口笑道:“祖母,若是说皇子,宫里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

杨太后长眉微蹙,却是忽的了然一笑,赞赏的看着云婕,“哀家真是老了,竟是都没有想到!还是婕儿聪慧,一语道破!”

“姑母指的可是那宁婉华,可是谁知道她生出来的是男是女啊!”丽妃不屑的撇嘴道。

杨太后双眼明亮,嘴角挂着藐视一切的笑意,“只要哀家喜欢,宁婉华这一胎就一定会生下个皇子!”

……

这日,夏宫中的宫人纷纷驻足回眸,一众小宫女都纷纷掩唇轻笑,脸颊微红。

只见司辰手捧着一大束各式的鲜花,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宫中。

司辰一身蓝衣,潇潇洒洒,朗朗清举,满身的将门之气更是衬得他面朗如星。

司辰一直踱着步,正巧看到云曦和云茉的身影,司辰嘴角一扬,两步便行至了云曦的身边,将手中的花束塞入了云曦的手里,红着脸说道:“这是给你的……”

云曦微愣,刚回过神来,司辰却是早就不见了踪影,云茉站在一旁抿嘴笑着,“司辰将军真是温柔体贴,竟是还知道给皇姐送花……”

云曦尴尬笑笑,没有解释,她和司辰的事自是不能与别人来说。

两人转身去了别处,却是没见到不远处那一道垂云般的身影,冷凌澈默然转身,衣摆荡过,拂落了满地花瓣。

“边境的事准备的如何了?”冷凌澈冷然开口,声音虽轻,却是足以被玄宫二人听闻。

“回主子,已经差不多了!”

“差不多?我不喜欢这个回答,三日之后,司辰若还会出现在宫中,你们便回楚国吧!”

冷凌澈手持一本书卷,翩然转身,月白的衣袖仿若一道倾泻而下的月光,却是透着入骨的冷寒。

玄宫两人都浑身一颤,主子平日里最是温润不过,却是言出必行,若是他们还没有完成此事,定会被赶出夏国!

两人相视一眼,却是立刻起身,这司辰绝不能留!

------题外话------

你们是不是觉得小冷生气的样子都那么的美,最了解你们这些偏心的啦,吼吼吼o(n_n)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