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扶君师父/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看着手中的桃花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司辰这真挚的情谊,她该如何来还?

她这样的人,又如何值得被人这般看重?

不知叹了多少的气,窗子忽的被一阵风吹开,卷进了屋内几片飘零的落英。

云曦发呆的时候,手中的发簪却是忽的被人夺走,“桃花?真是俗气!”

云曦抬头一看,竟是戴着鬼刹面具的扶君!

云曦慌忙的将窗子和门尽数合上,宫里本就是非多,他怎么还竟是给她惹麻烦,“你怎么回事,居然在白日就跑进了我的寝殿?”

冷凌澈眉眼一扬,语气轻快,带着一丝调笑,“公主的意思是,我晚上来才好?”

云曦脸一红,每次扶君来都是晚上,虽然她不喜,可是毕竟不会被人撞见,如今他这般正大光明的迈进屋内,若是让人发现,又是一个大麻烦!

“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云曦要恼羞成怒的样子,冷凌澈只扬了扬嘴角,没有再继续调笑,而是看着手中粉色的桃花簪,语气莫测的开口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家室,这是定情信物?”

“还我!”云曦伸手欲抢,这是司辰给她的,等司辰凯旋而归,她还要完璧归赵。

“很重要?”冷凌澈的语气冷了一分,殿内温度骤降,好似不是炎炎夏日,而是寂寥的寒冬之际。

云曦点头,伸手讨要,冷凌澈眼底的温润迅速退却,笼罩了一层莫名的色彩,双眸好似凝结成冰的寒潭。

“你会答应和司辰的婚事?”

云曦本就不喜欢冷凌澈这种难以揣测的感觉,更是不喜欢他人介入她的生活,“你的确对本宫有恩,可是这不代表你可以插手本宫的私事!”

他冷笑出声,淡声道:“你竟是对我已经生疏到要自称”本宫“的地步了吗?”

云曦不喜欢被他那幽深的眸子所视,似乎在他那双墨眸之下,她的所有都无所遁形。

“那你把发簪还我,那是别人的东西,我要完好的还给他!”想到自己亏欠了此人颇多,云曦罕见的做了让步。

冷凌澈眉尾一扬,未加为难的就还给了云曦,云曦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人还挺讲道理的!

云曦不知为何,好似扶君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云曦一向不会多理琐事,便也并未开口询问。

冷凌澈自然的坐在屋内,甚至还拿起了桌案上的书卷,漫不经心的翻阅起来。

云曦深知他的性子,便也不开口赶他,虽然她不喜欢扶君,却还是信的过他的人品,任由他赖在屋内。

两人皆是手持书卷,静默的坐着,彼此无声无息。

冷凌澈微微将书下移,云曦的身影清晰可现,她的脸很小,很瘦,下巴尖尖的,精致却又清瘦的让人怜惜。

她的侧脸很美,嫣红的嘴唇,金线描绘的杏眸,还有额间那抹红梅印记,都让她美得绝色倾城,一颦一笑,足以颠覆一切。

可是冷凌澈还是觉得,那夜,她卸去了这威严尊贵的妆容,一身素色衣衫,长发披散,毫无珠翠的她却是更美。

那样的她宛若碎雪凝露,纯净无暇,无须故作坚强,无须用满身华贵掩饰自己。

“阿姐……”

云泽的声音突然传来,云曦手中的书“啪”的合上,惊恐的将冷凌澈推至窗边,急切的说道:“你快跳窗子走,不能让人发现你在我的殿里!”

面具下的绝色面容露出了一抹坏笑,却是满眼宠溺,他只轻笑了一声,便淡声说道:“外面都是禁卫军,此时出去可不妙……”

云曦来不及怀疑,直接将冷凌澈推入了内室,瞪着一双杏眸厉声说道:“不许出来!”

冷凌澈轻声一笑,这笑虽是极快极轻,却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还有那从双眸中溢出的满满疼爱。

冷凌澈打量了一下云曦的内室,前两日他都是深夜来的,并未看的真切。

殿内紫色水晶为帘,所有的摆设都是华贵非常,的确是很符合长公主的气质。

可是细细看来,她的锦被是嫩粉色的,上面还绣着两朵黄色的迎春花,铜镜下嵌着一圈粉色的水晶石,即便云曦往日里都会打扮的端庄华贵,可是首饰匣子里却还是会放着各种娇俏的珠花。

冷凌澈那纤长的手指缓缓划过铜镜,眼中泛起了一抹怜惜,无论她如何的逞强,她的内心终究不过只是一个柔软的小女孩……

冷凌澈听到了云曦姐弟的谈话,原来云泽竟是很舍不得司辰,担心司辰会遇到危险。

冷凌澈冷冷垂眸,心中冷叹,才不过几日竟是就被司辰收买了,真是不成器……

“阿姐,司辰将军走了,谁来教我骑射啊?我觉得长安城中的人都及不上司辰将军!”

云曦正是开口劝慰着云泽,内室的门却是被倏地打开,在云泽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冷凌澈缓步走出,坦然随意,没有一丝的不自在。

云泽清醒过来,立刻挡在了云曦身前,开口说道:“阿姐你快跑,我来挡着这个刺客!”

“凭你?”

云泽虽是看不清眼前男子的面容,可是他感觉自己似乎被眼前的男人轻视了,云泽握紧了小拳头,不等云曦拦着就冲了上去。

冷凌澈轻而易举的避开,只冷淡一笑,蔑然说道:“功夫是谁教的,还真是差劲!”

“你!不准你侮辱司辰将军!”云泽的小脸气的通红,双拳攥紧,狠狠的盯着冷凌澈。

冷凌澈拿起桌上的茶盏,随手将杯倾斜,可是杯中的水却是并未洒落地上,反是凝结成冰,与那茶杯被冻在了一起,仿若一件冰雕。

“这种功夫,你可想学?”

云泽茫然的看着那凝结成冰的茶杯,用力的点着头。

云曦却是开口打断道:“你身份不明,如何能做皇子们的师父?”

“我何时说过我要做他们的师父?”

云曦:“……”

冷凌澈的眼里坠了一丝笑意,轻声说道:“我只教太子殿下一人!”

“扶君,你到底有何图谋?”云曦微眯眼眸,打量着冷凌澈,一双杏眸中满是探查。

冷凌澈知道云曦的心性,她不怕他有所图,却是害怕不知他所图为何!

“我有一件大事要做,以后自是需要太子殿下相助!”看着云曦似乎想要说什么,冷凌澈复又说道:“此事不会涉及夏国的朝政,更不会让太子殿下有任何的危险。”

因为他的图谋不过云曦一人罢了!

未等云曦答应,云泽却是双眼泛光的看着冷凌澈,一脸的期冀,若是他也学会了这等武艺,以后谁还能欺负了阿姐?

“扶……”

云泽刚要开口,却是被冷凌澈立刻打断,他可不想听第二人这般唤他,“你若是愿意,就唤我一声师父吧!”

“师父!”

云泽没有半点的犹疑,脆生生的喊道,云曦看着云泽一脸喜不自禁的样子,心中有些无奈,却是又无法拒绝。

“你若是想要好好的学习武艺,每日亥时,我便在这曦华宫中教你习武。”

“为何要在曦华宫中,去我的锦泽宫不是更方便吗?”

“你是太子,盯着锦泽宫的人太多,不若这里方便,而且这样你阿姐也会更放心。”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

“哦!”云泽乖巧的点点头,从善如流的答应着。

云曦有些无奈,泽儿怎么这般的听他话,除了她之外,泽儿便只信服冷凌澈,如今竟是又多了一个扶君!

云泽内心一阵狂喜,只希望自己尽快的练成这等功夫。

半晌之后,云泽却是突然开口,茫然问道:“师父,你为何会在我阿姐的内殿?”

云曦:“……”

冷凌澈幽幽的勾起了嘴角,声音深沉,却甚是好听,“我们在商量一些大人间的事情,你不懂……”

------题外话------

心疼小冷一分钟,为了接近小曦儿,还要故意把自己弄得好像有所图谋,追妻之路还真是漫长啊……

再心疼云泽一分钟,人家都要把你姐拐跑了,你个小傻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