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请君入瓮/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妃大惊失色,立刻否决道:“不可!哪有人会更改自己的及笄之日,我不同意!”

云涵又如何想让步至此,可是云曦却是逼得她不得不这般来做!

“母妃,初六是先帝诞辰,即便先帝已经逝世多年,可若是此事被有心之人提起,父皇为了尽孝,一定会将女儿的及笄之礼从简!再则……”

云涵的脸上浮了一抹阴狠,顿了顿复又说道:“云曦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居然一边破坏我的及笄之礼,一边却想着自己出风头!”

“云曦不是只想去出宫礼佛吗?有什么风头可出?”韩妃不解,再如何出风头,也轮不到云曦啊!

“母妃,云曦可是那无的放矢之人?前几日我见她的丫鬟便从佛光寺拿回了什么东西,甚是神秘,定与她初五出宫礼佛有关!”

韩妃几次在云曦的手上吃亏,心里也难免泛起了嘀咕,“涵儿这般说来,我也深觉如此,看来这个小贱人又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云涵的脸色也不好看,想必云曦也是知道她想在及笄之礼上翻身,才这般的不遗余力,还好让她提前发觉!

“既然初六是先帝的诞辰,我便主动与父皇去说,既能得到父皇的疼爱怜惜,也会让众人对我更加的尊敬。

至于云曦,不论她想去做什么,我都一定不会让她得逞!”

云涵志在必得的笑着,韩妃的心里却还是有些不悦,好好的及笄之礼都让云曦给破坏了!

“涵儿,母妃去找钦天监的人来问问,看看初五那日可是一个吉日,及笄之日是女子的大日子,万不可马虎!”

云涵乖顺的点头笑着,轻声开口道:“母妃放心,初五定是个好日子,女儿在哪日及笄,哪日便是吉日!”

看着韩妃有些茫然的模样,云涵笑意更浓,抬手斟了两杯茶,“母妃觉得,云曦及笄之时那百鸟朝贺可还精彩……”

韩妃闻后了然一笑,母女两人以茶代酒,浅笑对饮……

……

御书房中,夏帝看着云曦颇为头疼,只想快点打发云曦离开,“好,既然玄宏大师说初五是个大吉的日子,那你便去吧,可初六你可回得来?

初六是你二妹的及笄日,你身为长姐不可缺席!”

夏帝怀疑的打量着云曦,担心云曦是因为不想参加云涵的及笄礼才借故离开。

“父皇放心,礼佛仪式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只是云曦既然身负夏国命脉,自是更应虔诚礼佛,所以不得不亲自前往,以求上苍庇佑夏国!

儿臣会连夜赶回,绝不会错过二妹的及笄之礼!”

夏帝闻后才眉头稍动,欣慰的点了点头,“你有这份心便好!”

云曦正要离开,云涵却是突然也来了上书房,云曦柳眉一颤,云涵却是宛然一笑,如白莲绽放。

夏帝看见云涵,便觉得心情轻松,自然而然的露出了慈爱的笑意。

“既是二妹妹来找了父皇,那儿臣便先离开了……”

“大皇姐,涵儿也没有什么秘密,不用背着皇姐的,涵儿倒是希望皇姐能等上涵儿一会儿呢!”

云曦蹙了蹙眉,没有拒绝。

云涵抬头看着夏帝,笑容清幽,声音轻灵,“父皇,儿臣来是有一事相求!”

“你说!”夏帝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云涵,眼里都是宠爱之情。

“父皇,儿臣想起初六是先帝的诞辰……”

云曦诧异的看了云涵一眼,云涵微微颔首,嘴边的笑意越发的浓烈,“所以儿臣斗胆请父皇同意让儿臣将及笄之日提前至下月初五……”

“涵儿,你……”

夏帝有些动容,这件事他都几乎已经忘记了,若不是云涵提醒,他还真是记不起!

若是那些大臣借此生事,免不了又是好一番麻烦,结果云涵却是主动为他解忧,这样的女儿,他如何不疼!

云涵微微侧脸,看着云曦尽力隐藏却还是有些震惊的表情,心中更是得意。

“大皇姐,您是涵儿的长姐,初五就还要劳烦长姐为涵儿戴冠了!”

“这……初五那日,我有事要出宫……”

“皇姐是嫌弃涵儿吗?还是仍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

皇姐,涵儿真的是丢了香囊,真的没有想要伤害皇姐的心思,涵儿要如何做才能让皇姐相信?”

云涵泪光盈盈的看着云曦,长睫微颤,珠光盈目,便是云曦也不得不承认,云涵此时的模样极美,极其惹人怜爱。

夏帝见此更是心疼不已,云涵为了尽孝,已是受了委屈,他如何还会舍得让云涵伤心。

“云曦,初五那日你就不要去了,等涵儿及笄之后,你们姐妹一起去佛光寺,上苍慈悲,自然不会怪罪!”

“可是……”云曦还想说什么,夏帝却是已然没了兴致,只挥了挥手,让两人退下。

云曦沉了口气,只扫了云涵一眼,便抬步离开。

云涵却是两步追至了云曦的身边,巧笑嫣然的说道:“大皇姐可觉得意外?”

云曦驻足,神色不愉,却仍是淡然清冷的说道:“二妹倒是大义,竟是舍得委屈自己!”

云涵用手帕挡住了粉唇,眼角的笑意深浓,轻声说道:“涵儿不觉得委屈,这样也可免得被有心之人算计,对吗?”

云涵说完,便笑着翩然离开,不去看双眼结冰的云曦,却是没注意在她离开后,云曦眼中那嘲讽的笑意。

云曦轻扬嘴角,脸上哪还有刚才的阴郁,云曦的笑容虽不灿烂,却是如那白芙蓉一般,雍容却又纯净。

云涵,这次可是你自己主动要求的,事后可不要怪我啊……

次日上朝,一些御史上奏,只言下月初六是先帝诞辰,不宜大肆举办宫宴,还请夏帝将二公主的及笄之礼一切从简,以示对先帝的尊敬。

夏帝却是冷哼一声,这些老东西果然来找麻烦了,还好涵儿懂事!

“二公主昨日便与朕说了此事,并且主动提及要将及笄之礼提前一日!”

夏帝语落,众人皆是一惊,定国公有些微怔,云涵此举分明是知道了他们的意图,可他们联合御史台一事颇为严密,如何会被外人知晓?

定国公看了韩丞相一眼,韩丞相老眼一眯,摸了摸胡子,笑着说道:“二公主真是孝顺大义,堪称夏国一众女子的表率啊!”

众人立刻随着奉承,夏帝心情大好,心里对云涵更是满意,下定决心一定要为云涵办一场最为盛大的及笄之礼!

曦华宫中,云曦正在悠然自得的啜茶,喜华一路跑进殿内,有些气喘的说道:“公主,如今外面都在传二公主的美名,说她恭敬孝顺,晓得大义,是夏国女子的表率呢!

只怕过不了多久,这个长安城都会知道二公主的事迹!”

云曦闻后浅笑,伸手为喜华倒了一杯茶,“瞧你累的,我还以为出了多大的事情呢!”

喜华接过茶杯,一口饮尽,摸了摸嘴笑着说道:“公主,二公主这架势可是想盖过您的名声呢,您就不急?”

“她是我妹妹,她的名声越好,我自是越加开心!”

喜华笑盈盈的凑了上去,眼神熠熠的看着云曦,“公主,这次事情这么顺利,都是因为喜华的演技好,才让二公主跑去佛光寺探查的!”

“好,这次给你记个大功,等你嫁人,我给你多一份嫁妆可好?”

“公主,您这不是为难安华姐吗!她那么小气,您这可是在惩罚她啊!”

一旁的安华闻后一怒,“你这小妮子,居然还拐着弯骂我,看我今日怎么教训你!”

看着她们打闹,云曦也心情大好,没想到事情会进展的这般的顺利,看来初五那日必定会热闹非常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