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及笄之日/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五,大吉之日,也是夏国二公云涵的及笄之日!

夏宫中彩幔环绕,各色鲜花铺满了宫中的主路,整个宫内都萦绕着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

夏帝为了弥补云涵所受的委屈,将整个皇宫都布置的如梦幻似幻,比起之云曦及笄还要盛大。

众人都不由得感叹夏帝对云涵的重视,即便长公主命格尊贵,天命所生,可是夏帝最疼爱的还是这二公主!

更何况二公主又识得大体,如今朝野之上皆是对二公主赞不绝口,甚是还有人将二公主称为夏国第一贵女,堪称所有女子的表率!

四公主云婕今日的脸色不是很好,她没想到夏帝会这般的重视云涵,即便她之前犯了错,如今对她还是别样的宠爱。

可是云婕还是沉住了气,并没有失态,她若是露出了嫉恨的样子,出丑的也只能是她,反而会衬得云涵更加的瞩目。

杨柳看着被围在众人之间的韩家姐妹,脸色狰狞,韩青儿不过是一个世子侧妃,照理说哪里有资格参加宫宴,却是因着丞相府的关系,堂而皇之的跟进了宫中!

韩青儿已挽上了妇人发髻,愈发的娇艳妩媚,她察觉到了杨柳的视线,朝着杨柳翻了一个白眼,讽刺的笑着。

杨柳见此大怒,起身便要冲过去,却是被云婕拉住,“表姐切不要与她计较,不过一个妾室,回了平怀侯府还不是表姐说的算!”

杨柳坐了下来,却还是恼怒不已,若是寻常女子,她早就弄死了,偏偏是韩青儿,她不好明着下手,暗中几次交锋,都无疾而终!

俞远淮是个只喜欢美人,却是不理事的,她也指不上俞远淮,她们两人每日在府里斗得鸡犬不宁,许久都没过上安稳的日子了!

“丞相府出来的都是贱人,韩妃给人做妾,搅乱夏宫纲常,这韩青儿也是一样!”

杨柳只顾着自己泄愤,却是没看到云婕变了的脸色,“表姐,这是宫里,还请慎言!”

杨柳一怔,连忙解释道:“云婕,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只顾着骂韩妃,却是忘了其实丽妃也一样是个妾室!

云婕没有计较,只是提醒道:“我们是自家人,表姐不必挂在心上,可是今日表姐切不可失态,否则也只会让丞相府得意!”

“你放心吧,韩青儿那个狐媚子敢勾引世子,我早晚会弄死她!”杨柳愤恨的看着韩青儿,一个妾室居然也妄想着和她平起平坐,丞相府嫡女又如何,还不是一个暖床的工具!

韩素儿今日的心情也是大好,因着之前国公府的事情她已好久不曾出门,她的兄长死了,父亲被贬,就连姑母和云涵都受到了波及。

那时很多贵女对她的态度虽说不上恶劣,却是也冷淡的很,可如今还不是一样要乖乖的围在她们身边!

“二公主今日的及笄之礼可真是盛大,我看好像比长公主的还要盛大呢!”

“这是自然,陛下最喜欢的就是我们二公主,若不是二公主出生晚些,二公主才是最为尊贵的呢!”韩青儿仰头说道,具有荣焉。

杨柳忍不住讽刺笑道:“这话说的还真是有趣,二公主就算出生的再早,也不是皇后娘娘生的,哪里就尊贵了!”

韩青儿语凝,的确,云涵只是一个庶女,自然及不上云曦。

看着杨柳嘲讽的眼神,韩青儿恼怒不已,她知道杨柳是在嘲笑她只是一个妾室,以后生的也只能是个庶子庶女!

杨柳远远的看见一行人,嘴角一扬,高声说道:“长公主不仅身份尊贵,更是端庄绝美,哪里是什么人都能比的!”

韩青儿在平怀侯府中与杨柳争强好胜惯了,立刻回击道:“那又如何,皇后娘娘已经不在了,二公主的生母却是最得宠的韩妃娘娘,若不是云曦占个命格,凭什么与二公主相比!”

“就凭我定国公府!”

这中气十足,威严凌人的声音,让韩青儿身上一颤。

众人闻声望去,纷纷起身,只见是国公夫人和大夫人缓步而来,身后还跟着上官茹和上官灵。

韩青儿看着国公夫人那欲吃人的眼神,便不由得抖了抖身子,向后退去。

国公府夫人却是不肯让,“刚才是谁在说云曦坏话?”

韩青儿想向后退,杨柳却是推了韩青儿一把,将韩青儿推上了前去。

韩青儿踉跄了一下,立刻大怒道:“谁推的我?”

韩青儿喊过之后,却是只见国公夫人那双眼像鹰目一般的盯着自己,“是你在背后议论云曦?”

韩青儿下意识的想要摇头,可是众人都在看着她,她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一时倒是骑虎难下!

丞相府的刘氏想出来说两句话,国公夫人却是理都不理,只看着平怀侯夫人说道:“不过就是一个妾室,居然也能入宫赴宴,还是趁早打发回家的好!”

平怀侯夫人也难做的很,自从韩青儿入了侯府,六部尚书府对他们颇有微词,丞相府他们也不好太过得罪。

国公夫人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平怀夫人,自古都是贪多嚼不烂啊……”

平怀侯夫人心中陡然一惊,她越是想要平衡双方,最后却越是会什么也得不到,六部尚书府最近对侯府关系这般的冷淡,想必也是在逼自己做一个抉择!

看着杨柳望过来的眼神,平怀侯夫人下定了决心,不管怎么说,杨柳都是明媒正娶的嫡妻,至少比韩青儿要好上许多。

更何况平怀侯府也是先与六部尚书府结的盟,若是就此得罪了太后,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国公夫人说的对,是我一时心软,让一个妾室扰了大家的雅兴,我这便把她赶回去!”

平怀侯夫人权衡利弊之后,立刻做出了选择,刘氏气红了脸,韩青儿也尖声说道:“凭什么赶我回去,我是丞相府的嫡女,本就有资格入宫!”

“可你如今只是我平怀侯府的妾室,我怜惜你,你却是满口胡言,竟是敢议论长公主殿下,实难饶恕!

来人,将韩侧妃带回去,禁足三月,罚抄十遍女戒,好好长个记性!”

平怀侯夫人的侍女欲把韩青儿带回去,却是被韩青儿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可是丞相府……”

平怀侯夫人却是气得转手给了韩青儿一巴掌,这一下用了十足的力气,韩青儿那娇嫩的脸上立刻肿了起来。

韩青儿捂住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平怀侯夫人,眼泪刷的就落了下来,“你敢打我……”

刘氏看不下去了,正要开口,国公夫人却是嘲讽的睨了刘氏一眼,“身为妾室就应该有一个妾室的样子,若是因为一个低贱的妾室,破坏了二公主的及笄之礼,那可就大大的不值了!”

刘氏闻言止住了脚步,今日的及笄之礼至关重要,出门前父亲便已经叮嘱过所有人,今日切不可冲动行事,一定要保证云涵的及笄之礼顺利进行。

若是此时不依着国公夫人,只怕这个老不死的定不会善罢甘休!

刘氏只得心疼的看着韩青儿,却是选择沉默不语,平怀侯夫人也觉得丢人,立刻厉声说道:“还不把她拉下去,居然敢与本夫人顶撞,饿她两天,我看她还敢!”

韩青儿哭哭啼啼的被带了下去,里子面子都丢尽了,这般国公夫人才满意一笑,安心落座,众人也都不敢再言语,只等着及笄之礼开始。

上官茹嫉妒的看着,只觉得国公夫人实在是太过偏心,二夫人直到现在还被关在院子里,若不是祖父开口让自己与云曦亲自赔罪,只怕她如今也定是如母亲一般被禁足!

上官茹沉了口气,如今司辰出征,他和云曦的婚事又要拖了下来,这段时间她定要好好筹谋一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