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吉兆?凶兆?/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宁还想说什么,夏帝和杨太后还有后宫妃嫔却都已然到了,众人立刻起身参拜。

夏帝说了几句,及笄之礼便开始了。

夏宫中央是一个圆形的祭台,那一身着青色道袍的道长持剑而立,左手持一张黄符,只见他嘴里叨叨其词,那黄符便倏地点燃了。

荣宁被吓了一跳,连忙低声问道:“冷兄,这道士是变戏法的吗?”

冷凌澈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乱语,夏国最信神佛,不论何事都少不了祭祀。

只不过云曦及笄之时,是佛光寺的玄宏大师主持,今日却是一个道长。

冷凌澈的墨眸中闪过一缕锋芒,不知这道长会有什么呼风唤雨的本事!

那道长围着祭台转了几圈,便将自己手中的黄符一扔,一剑将其劈成两半,分别点燃了祭台两侧高耸的火盆。

火焰蹭的一下着了起来,众人不由被吓得一惊,都是啧啧称奇,心觉这道长真是有大神通。

道长朗声念了几句祝词,鼓声忽起,庄重威严,倏然又有漫天的花瓣洒落,如梦似幻。

正在此时,有一道曼妙的身影随着这鼓点缓步而来。

只见云娴一身雪白的轻薄纱衣,轻纱虽薄,却并不裸露,长发未束,漆黑如墨的发如同一块上好的绸子垂于腰间。

云涵相貌清丽柔美,如同一朵雨后的白莲,水嫩纯净,长眉微扫,粉唇轻扬,的确如同凌波仙子,踏莲而来。

众人瞬间都被云涵夺去了目光,荣宁喃喃说道:“冷兄,你骗人,这二公主长得多美啊!”

冷凌澈眼波平静,没有一丝的起伏,矫揉造作,何来美感?

韩妃满意的看着云涵,一脸的骄傲之色,韩妃如今已然不是贵妃,自然无法坐在夏帝身边,便只眼波漾漾的看着夏帝,温柔妩媚。

夏帝也为有云涵这般的女儿而感到自豪,感受到韩妃的视线,夏帝也欣慰的扬起了嘴角。

到底是他放在心里疼了多年的女子,还为他生下了这般完美的一个女儿,夏帝心中的那点不悦便也都烟消云散了!

更何况此时韩妃略减清瘦,却是面若桃花,发上没有之前那般多的珠翠,只簪着一支琉璃牡丹簪,垂落的流苏更显得她温柔妩媚。

韩妃虽然没有丽妃的魅色,也不若宁婉华那般年轻灵动,但是韩妃的五官却可堪称雍容华美,绝非丽妃等人可比。

夏帝心中松动,想必也是韩妃告诉涵儿先帝的诞辰,这般才错开了时间,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想到此处,夏帝心中最后的嫌隙也没了,“韩妃,坐到朕的身边来,今日是涵儿的及笄之礼,你与朕一处观礼!”

韩妃动容起身,眼泪盈盈的谢恩,宋公公立刻命人将韩妃的座位搬到了夏帝的身边。

在丽妃的怒目而视下,韩妃款款上前,在经过丽妃身边时,还给了丽妃一抹冷嘲的微笑。

就算她现在暂时失利又如何,在陛下的心里,她还是无可替代的!

云涵温柔浅笑,眼神向台下望去,待看清那一身白衣,清风皓月的男子,云涵的嘴角更弯,她一定会让他看到自己的好,让他不可自拔的爱上自己!

突然,人群之中有些骚动,众人那落在云涵身上的视线都纷纷移开,望向了云涵的身后。

云曦手持托盘,缓步而来,托盘中放着云娴的华服,她一身浅蓝的长裙,腰间挂着一块压裙的羊脂白玉。

妆容清淡,乌发上左右各插着两只冰晶兰花簪,流苏垂落于肩,不同于往日的华贵,今日的云曦更显轻灵。

额间的一点红梅,更衬得云曦肌肤如玉,面若芙蓉,即便她站在云涵的身后,即便她手持的托盘,可那一身清贵之气却是远远超过了一身白衣的云涵。

云娴也手持托盘,上面放着云涵的发冠,她不愿看云曦出风头,便站在了云曦的身侧,试图挡住众人的视线,却是依然无法阻挡那宛若潮水般的爱慕注视。

荣宁有些惊诧,这夏国的两位公主也太美了吧,“冷兄,那便是长公主吗,真是美极了!”

荣宁没有得到冷凌澈的回答,侧头望去,却是见冷凌澈的目光落在台上,平静的眸中竟是荡漾着柔情

荣宁一惊,难道冷兄情动了?可是上面有三位公主,冷兄喜欢的到底是哪个啊?

云曦身子修长,比云涵和云娴都要高出许多,而且那一身贵气也是她们都无法超越的。

云娴气不过,云涵却是十分平静淡然,就让云曦再得意些时候吧,因为再过一会儿,云曦现在所有的东西便都是她的!

几人行至高台,皇室的礼仪复杂冗长,国公夫人有些心疼的看着云曦,好端端让云曦端什么盘子,这般长的时间,想必云曦定是累及了!

大夫人顺着国公夫人的视线望去,眸色微敛,母亲真是太宠溺云曦了……

终是到了加衣的时候,云曦展开华服,亲手为云涵穿衣。

云涵坦然的享受着,看着云曦那清冷美丽的脸庞,云涵便在云曦的耳边轻声说道:“大皇姐很擅长服侍人呢!”

云曦手指微颤,沉默不语,云涵见此却是笑意更浓,“大皇姐真是友爱姐妹,既然如此,大皇姐就把你的尊荣也让给妹妹可好?”

云曦将最后一件外衫也为云涵穿好了,她有些诧异的看着云涵,云涵却是别有深意的一笑,看起来清丽婉约,却是透着一股冷意。

云曦退至云涵身后,云涵嘴角高挑,向前迈至一步,一身金色绣百花锦裙衬得云涵高贵不凡。

正在此时,突然空中飞来了两只翅长数尺的白鹤,两只白鹤绕着祭台展翅而飞,扬颈长鸣,这副景象惊得众人纷纷起身,目不转睛的望向了云涵。

云涵笑的更深,云曦能有的她也一样能有,什么天命所归,她也可以!

夏帝有些惊讶的看着天上盘旋而飞的白鹤,去年是云曦的百鸟朝贺,今日又是云涵的白鹤飞旋,这简直是天佑夏国啊!

“道长,上天可是有什么旨意?”夏帝立刻激动的问道。

道长掐指细算,闭目片刻,便倏然睁眼双膝跪地说道:“启禀陛下,这是大吉之兆,二公主乃是天上的文曲仙子转世,是上天特来庇佑夏国的使者啊!

今日二公主及笄,上天特派下两只仙鹤,为二公主贺寿!”

夏帝激动的嘴唇轻颤,原来云涵竟是上天派下来的仙子,特来护佑夏国!

众人都一脸崇敬的看着云涵,眼神多了一丝敬畏,云涵心满意足享受着众人的仰望。

云曦,我要把你的东西一点点的夺过来!

丽妃面露恐慌,若是今日让云涵占了这般大的便宜,以后韩妃岂不是更有恃无恐!

丽妃看了一眼杨太后,杨太后也同样面露忧色,看来韩妃又要死灰复燃了。

云曦看着天上的两只白鹤,嘴角忽的扬起。

云涵,我岂会如你所愿!

正当那道长还在喋喋不休之时,天上的两只白鹤突然嘶鸣了一声,便双双落在了地上。

“砰砰”的两道声响,让沉迷中的众人顿时惊慌起来。

夏帝也是一脸怔愣,连忙派人查看,却是得知那两只仙鹤已经死了!

“怎么会……”云涵不可置信的呢喃着,怎么会这样,明明仙鹤应该绕着她起舞,怎么会突然就死了?

冷凌澈的嘴角微不可察的扬起,他的云曦果然聪慧,既然这般,他也该做点什么了……

冷凌澈轻轻的用食指敲打了两下桌面,这般细小的动作无人察觉,暗处的玄宫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玄宫心下了然,立刻去通知玄羽。

夏帝还未从震惊中请醒过来,看着地上躺直了的两只白鹤,茫然的开口问道:“不是说这是仙鹤吗,为何会死了?”

韩妃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这白鹤明明是他们驯化好的,如何会死?

韩妃立刻扫向了道长,那道长也是惊讶错愕,将未说完的赞美之词生生的咽回了腹中。

夏帝勃然大怒,冷冷的看着道长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大吉之兆吗,仙鹤怎么就死了?”

夏帝正是恼怒,却突然有侍卫来报,说是北方的宫殿走水了!

夏帝一惊,正欲询问,又有侍卫来报,说是南方和西方也有宫殿走水了。

夏帝恼怒不止,正想发火,却突然有侍卫苦着脸跑来,浑身颤抖的禀告道:“陛下,不好了,长信宫走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