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巫蛊之术/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娴和云兴都幸灾乐祸的一笑,只要看着云曦姐弟倒霉,他们就很是开心。

云婕神色莫测,与丽妃她们相视一眼,看来韩妃她们今日准备的是连环计,云泽今日只怕是很难逃脱了!

云彬和云茉两人都人微言轻,却是都十分担心云曦姐弟,云茉担心的看着云曦,不知道这次云曦还能否化险为夷。

夏帝立刻瞪着云泽,厉声吼道:“逆子!”

云泽神色淡淡,未见慌乱,只抬头看着夏帝,目光有些受伤,“父皇这般快就定下了儿臣的罪名吗?”

夏帝有些哑然,他的确是习惯怀疑云泽他们了,更何况今日宫中凶光大盛,此事又查到了云泽头上,他如何不信!

韩妃嘴角一扬,眼神幽冷,抬头间却是正色说道:“陛下,事情没有查清,的确是不能怨怪太子。”

众人都知道韩妃与云曦姐弟一向是水火不容,没想到韩妃今日却是转了性子。

却是没想到只听韩妃话锋一转,幽幽开口道:“其实……只要搜宫,就能查出真相,也可还太子清白!”

“韩妃,你的意思是要搜查我夏国储君的宫殿?”云曦居高临下的看着韩妃,眉目冷凝。

即便云曦今日没有盛装打扮,没有化着威严的妆容,可此时她杏眸微眯,下巴微抬,却是依然尊贵无双!

“陛下……”韩妃瑟瑟发抖,躲在了夏帝的身后。

夏帝更是勃然大怒,指着云曦怒声吼道:“混账,你这是在做什么?”

“陛下息怒,太子被人构陷,云曦丫头有些情急也实属正常,若是八皇子遭人陷害,想必韩妃娘娘定然也是一般的表现。”

国公夫人走到云曦姐弟身前,坦然的迎视着夏帝的目光。

大夫人见国公夫人这个时候都还要护着云曦,不由得有些焦急,就算云泽是被人构陷,可是只要查出证据,那就是谋逆之罪啊!

国公夫人此时还要护着云曦他们,只怕也会给国公府带来祸端。

大夫人看向了定国公,却是只见定国公的脸上未有紧张之色,才暗暗放下心来,静观其变。

“外祖母……”云曦心下动容,声音有些轻颤,外祖母不论何时都这般的护着她,这份爱意让她实在感动。

沈静歌正欲上前,司老太太却是拦住了沈静歌,低声说道:“今日之事不许你参与其中,否则别怪我翻脸!”

“母亲,云曦有事,我怎么能不管!”沈静歌不肯,还欲上前。

司老太太见此却是继续说道:“你若是再向前一步,我这便退了这门婚事,免得影响我们司府!”

“母亲,你……”沈静歌看司老太太神色严肃,她深知司老太太的为人,若是逼紧了,只怕她是真的能做出来!

沈静歌只能担心的看着,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云曦这次还能有惊无险。

“陛下,云曦和云泽是什么样的孩子您也清楚,他们可有生过事端?每次被卷入是非,也不过是一些奸佞小人在无中生有而已!”

国公夫人看了一眼躲在夏帝身后的韩妃,语气森然,意有所指。

“你说是谁是奸佞小人呢!”韩妃被国公夫人那眼神刺的恼火,尖着嗓子说道。

“谁应声便是谁!”国公夫人冷哼一声,神色不屑。

夏帝有些头疼,可是今日他也是动了怒火,并不想给国公夫人这个脸面!

“巫蛊一事,事关国本,不得不查!这是宫中之事,国公夫人还是不要介入的好!”

国公夫人气的身子发颤,她当初真是瞎了眼才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男人!

云曦握了握国公夫人的手,轻声说道:“外祖母不要动怒,云曦来处理就好!”

云曦抬头看着夏帝,一字一顿的说道:“父皇一定要搜锦泽宫吗?”

每次云曦的问题都让夏帝难以回答,韩妃立刻站出来说道:“公主何必这般的逼迫陛下,若是公主想证明太子的清白,就应该主动让人来搜,哪里还会这般的推拒!

就像涵儿因为及笄之日与先帝诞辰相撞,便将及笄之日提前了一日,长公主是一众皇子公主的表率,不是更应该识礼才对吗?”

“母妃,此事不必再说……”云涵娇娇弱弱的说道,宛若一朵纯净的白莲。

相较之下,越发显得云涵温和识礼,落落大方。

“父皇,泽儿是太子,是夏国的储君,搜查太子的宫殿,便是在打夏国的颜面!父皇真的要一心如此?”

云曦丝毫不理会韩妃,仍是用那一双锐利的墨眸紧紧的盯着夏帝。

夏帝最是不喜欢云曦这一双眼睛,漆黑如墨,与上官皇后一样清冷高傲,看得人莫名的心中生虚。

众人看着云曦和夏帝僵持起来,都紧张的望着,云泽这时却是站了出来,目光清清,举止磊磊的说道:“皇姐,你不要与父皇争执了。

就让父皇来搜吧,云泽从未做过亏心之事,自是不怕的,只要能给父皇一个安心,云泽不觉得委屈!”

云曦眼眶盈泪,却是坚强的不肯落下,反而比云涵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更让人心疼。

云泽淡然一笑,笑望着云曦,轻声安抚道:“阿姐不必这般悲戚,只要能让父皇安心,泽儿做这些是应该的……”

姐弟两人彼此依赖取暖,这模样看起来只让人觉得心疼。

国公夫人抹了抹眼泪,悲戚开口:“慕清,你去的早啊,母亲没用,照顾不了你这一双儿女!”

夏帝脸色通红,众人也都对云曦姐弟两人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就仿佛是夏帝他们在欺负孤儿寡女一般。

韩妃立刻站了出来,也做不出之前那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了,“太子还是不要先做出这副模样的好,若是一会儿查出了什么,只怕就不好交代了!”

云泽无所谓的让开了身子,淡淡开口道:“父皇尽管搜吧……”

夏帝却是搜也不是,不搜也不是,韩妃看着夏帝犹豫,更是气怒,云涵却是拦住了韩妃,看着夏帝说道:“父皇,七弟是储君,搜宫的确不妥。

可是如今道长查出了锦泽宫内有污秽之物,也许是有人意图谋害七弟也是说不准的。为了七弟的安危和名声,云涵斗胆还是觉得应该搜宫!”

云涵这一番话给了夏帝台阶,夏帝立刻说道:“好,涵儿说的有理,储君事关国本,必须要小心对待!

来人,给朕好好搜查锦泽宫,切莫让那污秽之物伤了太子!”

国公夫人狠狠的震了一下龙头杖,真是个无情之人,说的冠冕堂皇,实则不还是不相信云泽吗?

国公夫人也是高门出身,见惯了高门大院的腌臜事,今日这道士只怕是别人特意安排的,若是一会儿真的查出什么,她该如何为云泽脱罪呢?

正在国公夫人深思之时,搜查的侍卫却是突然高声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只见一个侍卫双手捧着一个漆黑的坛子,看起来便显阴森。

“泽儿,这是你的东西吗?”云曦开口问道。

云泽摇头,茫然说道:“不是,泽儿从未见过呢……”

“这东西可是从锦泽宫里找出来的,这个时候太子说不知道,谁信啊!”韩妃看见那坛子便得意一笑,一脸的阴冷之色。

国公夫人身子一晃,看着侍卫手中那漆黑的坛子就觉得眼前发虚,竟是真的搜出东西了吗?

“孽畜!”夏帝看见这坛子便勃然大怒,伸手便要打云泽,云曦却是瞬间挡在了云泽的身前。

冷凌澈眉头一挑,身子竟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倾,夏帝脸色狠厉,却是收住了手,冷凌澈这般才停住了脚步。

就算败露又如何,他不准任何一人欺负他的云曦,哪怕是她的父皇!

“云曦,你要做什么!这个逆子居然敢公然在宫中行巫蛊之术,朕绝不姑息!

你速速让开,朕还不会与你为难,若是你仗着朕对你的宠爱执迷不悟,休要怪朕严处了你!”

云曦并不退让,只微扬着头,直视着夏帝,“父皇是真的疼爱儿臣吗?如今二妹妹也是天命所归,只怕父皇更是容不下儿臣了吧!”

“云曦,你住嘴!”夏帝恼羞成怒,作势就要打云曦,可看着云曦额上的那抹红梅印记却是又有所忌惮,便狠狠的收起了手。

“长公主还真是无礼,事到如今居然还敢对陛下这般说辞!来人,打开坛子,让众人看看太子殿下都做了什么!”

韩妃一双眼睛阴鸷冷戾,嘴角高高扬起,云曦、云泽,你们就做我涵儿的踏脚石,含冤死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