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落定/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妃本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只要能保住兴儿,无论夏帝如何责罚她,她都甘愿忍受。

可是当韩妃听到夏帝居然将她贬为了庶人,甚至还要幽居冷宫,韩妃不由得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夏帝,他怎么能忍心这般对自己?

她想过自己会妃位不保,却也只是想着许是会被降为嫔位,虽然不再是一品皇妃,可是有着兴儿和丞相府,她迟早还是会回到以前的尊荣,可是他竟是将她贬为了庶人!

韩丞相也是一惊,哪怕韩妃是个低位美人也好,没想到夏帝这次竟是真的一点情谊都不念,居然就这么将她贬为了庶人!

韩丞相想要开口,却是又生生将求情的话咽了回去,刚才夏帝询问他,便是在警告他。

如今查出韩妃行巫蛊之事,这罪名甚至可以株连整个丞相府,夏帝没有动丞相府已经是万幸了,切不能再生事端!

“陛下,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十六岁入宫,陪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怎么能忍心这般对我?”韩妃站起身,泪眼婆娑的看着夏帝。

此时在她眼中,夏帝不是一个君王,他只是自己深爱的男子,是自己爱着的夫君啊!

“你还想让朕如何对你?朕对你们难道还不够好吗?朕将云涵视为掌上明珠,对云娴和云兴也十分的宠爱,对你更是百般包容,可是你看你都做了什么?

你竟是敢对朕行巫蛊之术,你就这般迫不及待的要做太后吗?”

夏帝也动了怒气,他虽是喜好美色,可是他从未亏待过韩妃一日,就算她拈酸吃醋,对那些妃嫔出手,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他换来的却是只有背叛!

韩妃贪得无厌,云兴一事无成,云娴刁蛮任性,云涵……

夏帝神色复杂的看了云涵一眼,他最疼的便是这个女儿,一直觉得这个女儿温婉善良,乖巧顺和,就像一朵纯洁的白莲。

可是她却是个命犯皇星的鬼宿之星,韩妃的这三个孩子可真的是好得很啊!

“陛下这般就要舍弃臣妾了?这些年臣妾对陛下如何?臣妾可会做那伤害陛下之事?”韩妃有些心寒,就算她打杀宫嫔,与云曦更是不死不休,可是她对夏帝一向都是真心的啊!

怀疑最可怕的东西,它可以磨灭曾经一切的美好,只要心中有了怀疑的种子,就会迅速的生根发芽,将曾经所有的美好都尽数掩埋……

看着那黑白两色的布偶,夏帝没有办法不信,韩妃屡屡出手都是为了储君之位,她和云泽争,他可以接受,可是他无法接受,她居然将手伸到了他的身上!

“曾经的你的确不会,可是现在,朕无法信你……”夏帝语气落寞,今日他不仅恼怒,更是伤心,他真是没想到韩妃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韩妃突然低沉的笑了起来,眼里却是泪花飞落,“是我太傻,居然会相信皇帝会有真情!

看来我与上官慕清一般,都不过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物件,你信,我们便无上荣耀,你疑,就将我们贬入地狱!”

听到韩妃提及上官皇后,夏帝立刻恼羞成怒,一丝怜悯也无“贱人,你给朕闭嘴!你用巫蛊之术,意图谋害朕,朕饶你全家性命,已是厚待,你居然还敢与朕这般说话!”

云曦冷淡的抬起眸子,冷冽的目光游走在夏帝和韩妃之间。

她一直以为父皇是不在意母后的,可是今日看他一听到母后便勃然大怒的样子,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事情?

“韩淑华,你犯了错,就该接受责罚,你若是再与陛下争执,休怪老夫不认你这个女儿!”看着夏帝越发的恼怒,韩丞相立刻开口叱道。

云涵轻轻的拉了拉韩妃的衣袖,小不忍则乱大谋,她今日受的耻辱更多,不也是一样挺了过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是真的惹急了父皇,那才真是得不偿失。

看着父亲和女儿那殷殷的眼神,韩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失望至极的看了夏帝一眼,随即摘落了头上的发簪,甩袖离开!

丽妃简直是喜不自胜,若不是顾及夏帝此时心情不佳,她简直要拍手叫好了!

不过想到以后照顾韩妃的日子长着呢,也不差在这一会儿,区区一个庶人,还不是任由她折磨吗?

没想到今日这及笄之礼,他们未费一兵一卒,就轻易的扳倒了韩妃,如此还真是要好好的感谢云曦呢!

夏帝看着一旁瑟瑟发抖的道长,一脚将他踢翻在地,“你个江湖骗子,竟是险些害了我夏国的命数!来人,将这狗屁道士给朕凌迟处死!”

夏帝此举的确是有些迁怒了,他只觉得自己今日真是颜面扫地,不仅在众臣面前丢了人,甚至还让各国质子看到了夏国的家丑!

一时间夏帝更是怨怒云涵,若不是云涵出的馊主意,自己也不会将脸丢到各国去。

自古帝王多薄情,不论夏帝平日里如何的喜爱韩妃和云涵,如今事情涉及到自身安危,他再看云涵的时候也不是那么怜惜了,脑海中还是一直回响着那鬼宿之星的说法。

“云涵,你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朕送你去佛光寺小住,你也好舒缓一下心情……”

云涵心中冷笑,说什么舒缓心情,只怕自己此番一走,就再难回宫了!

可是云涵面上未露分毫,只泪眼婆娑的看着夏帝,郑重的磕头道:“儿臣遵旨,只要父皇康健,让儿臣做什么,儿臣都愿意!”

夏帝看着云涵这番模样,只叹了一口气便转身离开,步伐有些沉重,看起来疲惫不堪。

云曦看着云涵低眉顺眼的样子,心叹她这个二妹果然厉害,比起韩淑华还要聪慧沉稳许多。

只是,她真的会甘心离宫吗?

本是一个喜气洋溢的及笄之礼,却是没想到一波三折,直到夏帝拂袖而去,众人还都呆滞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本以为二公主云涵也是命格尊贵之女,却是没想到她竟是命犯主星的鬼宿之星,而韩妃更是在宫内行巫蛊之术。

虽然夏帝没有为难丞相府,可是只怕丞相府再难回到曾经的鼎盛之势。

八皇子年幼,又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虽说母以子贵,可是在立储之事却也是子以母贵,八皇子想要成事,只怕很是艰难了!

众人心中思绪万千,一个及笄之礼,很有可能就要改变夏国三足鼎立的局面了。

定国公若有所思的看了云曦一眼,随即才转身离开,众人也随之纷纷离去。

沈静歌立刻朝云曦走了过去,司老太太有些惊诧的看着云曦,眼中思绪复杂,却是并未阻拦,也先行离开了。

“云曦,你今日真是吓坏我了,还好你平安无事!”今日的事情太过凶险,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国公夫人也拉着云曦的手,却是有些责备的说道:“你这个丫头,肯定又自作主张了,你是想把我这老太婆吓死啊!”

“祖母,静姨,是云曦不对,害的你们担心了……”云曦乖巧柔顺的说道,她也不想害得她们担心,可是此事事关重大,她没有办法事先知会她们。

云涵露出了狰狞的冷笑,她走到了云曦身边,沈静歌和国公夫人几乎没有迟疑的站在了云曦身前。

云涵有些嫉恨的看着云曦,冷声说道:“本以为大皇姐失了母后,应是孤身无援,却是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愿意护着你!”

云涵的眼神陡然凌厉起来,眼中似是有着滔天的恨意,“云曦,你果然够狠,今日之辱,我一定加倍奉还!”

云涵说罢,只用那双赤红的眸子狠狠的瞪着云曦,她向人群中望了一眼,在看到那静默伫立的白色身影时,心中陡然一痛,她绝不会善罢甘休,绝不会放过云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