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公子腹黑/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宫听闻之后只觉的那些需要谋士的主公都弱爆了!

就像他们主子这般,从来都不用他们做属下的为难,只要主子指哪,他们打哪就好!

不过玄宫还有一件事很是担心,“主子,南国那边在帮衬韩家军,只怕那荣桀也在垂涎长公主殿下!”

“无事!他们此时乱点也好,只有他们乱了,长安城中缩着的人才敢乱!

传信给玄商,告诉他只要一听到我们打到峻城的消息,便让我们安插的人手将南国搅乱起来!

荣桀最在意的还是他储君的位置,届时只要南国失火,他自是无暇顾及韩家军,韩家军没有南国支持便不足为惧。”

冷凌澈说完之后,平静的眸中也不由泛起了一抹担忧,长安城只怕要乱起来了,但愿那个人不要让他失望!

……

曦华宫中。

上官鸾看着云曦那平静的模样,心里却是不由有些着急,“长公主,你说太后到底是怎么死的呀?”

最近因为杨太后惨死,整个后宫都人心惶惶,云曦看了一眼上官鸾,出言安抚道:“鸾嫔娘娘不用担心,御林军对鸾月殿和懿祥宫的护卫自是不同的!”

“我不是担心这件事,我只是觉得杨太后的死有些蹊跷!刚发现她的尸体,长安城就传的满城风雨,这未免有些太快了吧!”上官鸾蹙眉深思道。

云曦一笑,上官鸾的确比二房的姑娘要聪明许多,“自是有人故意为之,为的不过是让长安更乱一些罢了!”

上官鸾看云曦一脸的云淡风轻,不由得心生钦佩,如今局势这般混乱,她真是有些坐不住了。

“鸾嫔娘娘不用担心,外面还有外祖父在呢,不会有事发生的!”云曦轻描淡写的说道,楚国和南国一事的确是个意外,可是这长安城里的乱还有她的推波助澜呢!

她倒要看看贤妃的手腕,只是不知她会如何出手呢?

“公主,司夫人求见!”

上官鸾见沈静歌来了,很有眼色的起身告辞。

沈静歌似乎是有心事,来了之后也不与云曦说话,只呆呆的坐着,甚是连云曦唤她也听不到。

云曦就这样陪着她坐了半个时辰,见沈静歌还是一副放空自我的模样,只好开口唤道:“静姨,静姨!”

“啊?”沈静歌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呆坐半个时辰了。

“静姨,你到底怎么了?三十那晚我便见您神色恍惚,可是有什么事?”沈静歌的性子一向开朗,如今她这般模样,才真是让人担心。

“没……没什么,只是最近局势很乱,我只想进宫看看你。”沈静歌开口说道,双眉紧蹙,一看就是有心事。

“陛下可曾醒了?”沈静歌突然开口试探问道。

“父皇的身子时好时坏,就算是清醒也处理不了什么政务,宫外有国公府,宫内有贤妃娘娘,一时应是无事的。”云曦开口回道,却是不明白沈静歌怎么突然就关心起朝事来了。

“贤妃娘娘……”顿了顿,沈静歌才开口道:“贤妃娘娘与你的关系如何,可有欺负你的时候?”

看着沈静歌的样子,云曦不疑有他,只笑着说道:“静姨你就放心吧,这宫里一向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

就算当时的韩贵妃也未曾欺负过我一分,更何况是性子柔顺的贤妃娘娘呢?”

云曦并没有将事情透露给沈静歌,一是不想她担心,再者她知道的越少才越安全。

“那就好……那就好……”沈静歌喃喃自语道,似乎是在自我安慰一般。

看着云曦那关切的目光,沈静歌露出一抹笑容,开口说道:“我真的没事,就是最近睡不安稳,有些疲累。”

沈静歌说完便要离开,云曦皱了皱眉,开口说道:“静姨,最近长安很乱,你没事就待在司府吧,不要随意出来走动!”

沈静歌转身看着云曦,她一直都知道,云曦这孩子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心里谁都记挂着。

看着云曦那关怀担忧的眼神,沈静歌的双手用力的握了握,深吸了一口气,启唇说道:“云曦,你……”

声音细小如蚊,就连她自己都听不真切,“你也要多保重自己……”

云曦倏然一笑,榴齿微露,墨眸中的光华比阳光还要暖上几分,一如当年慕清在看着她浅笑,只是记忆中的笑容越发的清浅,淡的她几要忘怀……

司府中。

沈静歌心事重重的坐在屋内,便是司傲天进来都没有发现。

“夫人,你怎么了?”司傲天不解的问道。

“没事啊!”沈静歌连忙站起身,去帮司傲天脱下身上的披风。

他的身上又有了那种淡淡的香气,那种她在贤妃身上发现过的香气,沈静歌忍住脱口的质问,只不经意间问道:“今日喝酒了?可有用过饭菜?”

“今日与几名将军商量局势来着,天冷便饮了两口酒,可我还没用晚食呢,想着陪夫人一起用!”司傲天柔声说道,脸上的温柔不似作假。

沈静歌笑了笑,垂眸间眼中却是闪着微光。

骗人!

他在说谎!

可这是为什么?他又到底在瞒她什么?

司傲天正准备去沐浴,可他的手臂却是被沈静歌握住,司傲天疑惑的望去,却是只见沈静歌目中泛泪,娇弱无助。

“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司傲天急切关心的问道,眼里满是怜惜和不舍。

沈静歌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拥进了司傲天的怀里,开口问道:“傲天,你告诉我,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这长安到底怎么了?”

司傲天松了一口气,连忙安抚道:“没事的静歌,虽然现在局势有些混乱,可是并无大碍!

楚国看似所向披靡,实则他们最多也就能达到峻城,那时他们就会断了粮饷,不会再有大作为。

至于韩家军,不过是乱臣贼子,也走不了多远的,你不要担心!”

沈静歌看着司傲天,眼中光彩灼灼,她擦了擦眼泪,开口道:“傲天你说的对,乱臣贼子终究无法违背天道!”

司傲天怔了怔,眼神有一瞬的恍惚,却是被沈静歌看个正着,顿时心里只觉的一片冷寒。

沈静歌拥进了司傲天的怀里,缓缓开口道:“傲天,我从来都不奢求大富大贵,我只希望我们这个家能够平平安安的!

傲天,答应我,为了辰儿和明儿,为了我们这个家,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司傲天的眸色幽深了一瞬,有无奈又有决绝,最后只是轻声说道:“夫人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我们这个家!”

烛光中,两人紧紧相拥,却是各有所想,而第二日司傲天竟是便下了命令,封了整个司府!

只言现在长安动乱,为了安全起见,任何人不得出入,府中一切吃穿用度由司傲天派人送进府中。

沈静歌听闻之后,身子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他果然还是做了!

长安城中的武将大多是年老或伤残的将领,或是像箫牧那般的御林军,其他的大将要么镇守在自己的岗位,要么便是在迎敌平乱。

所以,司傲天自是成为了长安百姓的主心骨,司府世代为将,司傲天又为人谦和,所以众人也都乐意听从他的派遣,一时间司傲天便几乎掌管了京中所有的布防。

幽梦宫中,云彬笑着与贤妃说道:“母妃,这司将军还真是个有手腕的,没想到已经将整个长安的布防都握在了手里!”

贤妃笑了笑,并未有多惊喜,“这是自然,司府与姜府当年可是夏国最受倚重的……”

云彬看了贤妃一眼,转了转眼睛,开口道:“母妃,可是此人真的可靠吗?我们虽然有千杀阁,可是这军队却是全要仰仗他,若是他反水……”

“不会!”贤妃回答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的犹豫。

她相信司傲天,他既然答应了她,就一定会做到!

云彬却觉得贤妃还是太过天真,就算他们曾经有过海誓山盟,可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人心总是会变的!

这般想着,云彬便开口劝道:“母妃,虽然您与司将军相识数年,可是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家室,有了自己的儿子!

若是他想给自己的儿子争夺更大的荣光,那我们该怎么办?”

贤妃一愣,她突然想起了那包芙蓉糕,最近几次见面他们都不过是在谈事,便是她主动投怀送抱,他也不为所动。

甚至,他还拒绝了司辰和云茉的婚事,他再也不是那个一心为她的司傲天了!

看见贤妃神色松动,云彬决定再添一把火,“母妃,其实儿臣并不在意那个皇位,可若是司府反水,若是司傲天自己做了皇帝,那云曦姐弟可还会有事?”

贤妃眼眸一缩,泛起一抹冷戾的寒意,云彬见次继续开口道:“司夫人与云曦关系那般好,又如何会亏待了他们,那我们的仇又该找谁去报?”

贤妃眯了眯眼睛,她不仅要杀了那个狗皇帝,还要让上官慕清复出代价,都是因为上官慕清才害的她们姜家家破人亡!

她要杀了上官慕清的一双儿女,要屠了国公府满门来祭奠他那惨死的家人!

贤妃沉了一口气,看了云彬一眼,开口问道:“那彬儿可是已经有主意了?”

云彬一笑,附耳对贤妃娓娓道来,贤妃一怔,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云彬。

云彬被看得心惊肉跳,连忙不安的问道:“母妃,可是儿臣做的不对?”

贤妃神色复杂的看着云彬,最后只笑着说道:“没有!彬儿你做的很好,你果然已经长大了!”

“多谢母妃夸赞!”云彬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夸你几句你就这般开心,以后你不嫌我又老又烦就好!”贤妃笑着说道,让云彬赶紧坐下。

“母妃永远都是最美最聪明的女人,儿臣怎么会嫌弃母妃呢!”云彬笑着说道,眼中难掩自信得意,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母子两人说了一会儿,云彬便请辞了,贤妃看着云彬那欢快离开的背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有些落寞的说道:“到底还是云家人啊!”

桑葚开口劝道:“娘娘不要多思,三皇子是您的亲生儿子,又与您一路熬过来的,以后自会孝顺您的!”

贤妃却是无力的靠在椅背上,有些疲惫的揉捏着鼻梁,“现在是个好孩子,可是那把椅子有魔力,坐上去的人难免会变成冷血无情的野兽!

看来,以后的确还是要让傲天和彬儿相互掣肘,否则哪方做大,结果都是不好掌控的!”

“还是娘娘高明!”桑葚不由赞叹道。

“且看着吧!在楚国打到峻城之前一定要将此事做成!”贤妃无力的撑着额头,可那一双眼睛却是闪着幽冷的光,仿佛是准备狩猎的野狼,亮出獠牙和利爪,只等着一扑而上咬碎敌人的喉咙。

“是!”桑葚单膝跪地,眼中闪着与贤妃一样的冷光,这么多年的隐忍蛰伏,如今终于可以报仇了!

……

今日的曦华宫竟是迎来了一位稀客,正是夏帝身边伺候着的宋青宋公公。

云曦有些惊讶,她与这个宋青没有什么交集,可是宋青这个人倒还算是可以,没有为难过他们,却是也从不曾交好。

“请进来吧!”云曦只惊诧一瞬,便命人将宋青请了起来。

“老奴给长公主请安了!”宋公公笑着说道,脸上挂着讨好的笑意。

“宋公公免礼!”云曦抬了抬手,示意宋公公平身。

宋公公站直了身子,笑盈盈的半垂着头,云曦嘴角一勾,开口说道:“宋公公坐吧,安华,去倒壶茶来!”

“哎呦!可不敢劳烦安华姑娘,奴才只是有些事要与长公主说,马上就要回去照看陛下呢!”

“哦?不知宋公公有何事要与本宫说呢?”云曦倒是越发的好奇了。

宋公公看了一眼周围,见只有安华她们几人,心里也知道这都是云曦的心腹,便直接开口道:“其实,是有人告诉老奴,若是宫里发生什么变故,便让老奴来找公主!”

云曦心中更是惊诧,心里隐隐有了一个念头,难道是扶君所为?

那个人行事神秘莫测,难道他预料到这长安里会发生巨变?

“不知那人是谁?”云曦面上不留分毫,只淡淡开口问道。

宋公公抬头看了云曦一眼,却是给出了云曦一个从未想过的答案,“回长公主,是冷公子让老奴来找您的!”

“冷公子?”云曦不由惊诧出声,怎么会是他?

而他又如何会与这宋公公相识?

“长公主殿下,冷公子可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般柔弱,他实则可是腹有乾坤呢!”这么些年,他做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是能瞒过了所有人,心机不可谓不深沉!

“你是如何认识冷公子的?”云曦打量着宋青,似乎是在探查他所言真假。

“这个……这实在是让老奴难以启齿,公主还是不要问了吧!不过老奴不敢欺瞒长公主,其实老奴早已经为冷公子做了不少的事,只是您不知道而已!”

宋公公一想到自己被人掐着了软肋,就觉得脑仁疼,不过好在冷凌澈从来没有为难过他,让他做的也都是一些不甚重要的小事。

看着云曦挑眉怀疑的模样,宋公公只好说道:“长公主,其实冷公子之所以能入宫做这个国子监先生,也要多亏了老奴呢!”

“你?”

宋公公点了点头,眼里居然闪过了一丝好笑,尖着嗓子笑着说道:“起初老奴也纳闷呢,不解冷公子叫奴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后来老奴才知道,冷公子那是为了做国子监的先生,是为了能接近长公主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