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故人归来/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云曦和安华她们一脸怔然错愕的模样,宋公公竟是捂嘴偷笑起来,“长公主,您一向高瞻远瞩,可这件事您却没有多想过。我们夏国人才众多,陛下怎么会好端端的就选了冷公子呢?”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你们两个的合谋?”在冷凌澈与她说千杀阁一事时,云曦便想到了他在夏国一定也有势力。

可是,今日突然告诉她,他在父皇身边竟是也安插了人手,而且还是父皇最为信任的宋公公,这一时真的超过了她的承受范围。

“其实老奴也只是鹦鹉学舌,冷公子如何交代,老奴就如何来做。”宋公公看了云曦一眼,复又补充道:“冷公子对您真是一番真心啊!”

安华几人面面相觑,听着一个公公与公主谈论情爱,她们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

云曦有些茫然,她晃了晃头,似乎是想让自己的头脑清晰一些,她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不去想那些情爱之事。

她看着宋公公,眉目清冷的问道:“那你今日来找本宫是为了何事?”

宋公公也正了神色,收起了脸上的玩笑之意,“冷公子在临走前交代过老奴,若是长安乱了起来,就让老奴来找公主,一切听公主的安排!”

云曦狐疑的看着宋公公,冷声问道:“他让你来你便来,你为何甘心听命于他?”

宋公公知道云曦在怀疑她,却没有一丝慌张,只坦然的任由云曦打量,“长公主,冷公子交代过老奴,若是老奴不听公主的安排,轻则会丢掉性命,重则夏国不复!”

安华几人齐齐的看向了云曦,似在在等着云曦的定夺,云曦眯了眯眼睛,眼神锐利清冷。

宋公公抬头看了云曦一眼,复又低声说道:“冷公子还说,他给您留了一幅画,让您,等他!”

云曦不由双眼睁大,就算是宋公公知道云泽从质子府中拿了一幅画回来,可是除了她之外却是没有第二人知道上面有“等我”两个字!

云曦有些无力的坐了下来,指尖有些轻微的颤抖,他不仅料到她会让云泽去质子府,甚至预料到了长安会发生的动乱。

因为有许多事都是在冷凌澈离开之后才发生的,他又是如何在离开之前就谋划了这一切?

一直以来,她只以为冷凌澈是个温柔善良,纯洁的像白芙蓉一样的男子,却是没有想到他不仅有经世之才,竟是还有这般的心机……

“长公主……”宋公公以为云曦还是在怀疑他,便有些忧色的开口唤道。

云曦收起了思绪,深吸了一口气,才看着宋公公开口说道:“本宫知道了,多谢宋公公走这一趟!”

“长公主这是哪里的话,奴才这不也是为了自己这条贱命嘛!那公主可需要奴才做些什么?”宋公公连忙恭谦的说道。

“暂时还不用,不过你要把长信宫盯紧一点,将每日探望父皇的人都要一一回禀本宫,特别是贤妃和五公主!”

“长公主,可是贤妃娘娘与五公主有不臣之心?”宋公公闻言大惊,现在夏国本就内忧外患,若是后宫再乱起来,那真是不得了啊!

“你不要多思,每日如常伺候着,按照本宫的吩咐做就好!对了,也不要让人知道你和本宫有来往,若是有人想要收买你,你尽管收着便好!”云曦淡淡开口说道,吩咐起来却是逻辑清晰。

宋公公也是个聪明的,立刻就明白了云曦的意思,“长公主放心吧,奴才贪钱的名声这宫里谁都是知道的!”

有时候故意让人看到自己的弱点,反而是一种保护色。

送走了宋公公,安华才开口问道:“公主,这宋公公靠谱吗?”

云曦点了点头,心思却是又飞到了冷凌澈的身上,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了解冷凌澈的,可是今日这番之后,让她变得有些茫然了。

这个运筹帷幄,心有乾坤之人真的是那个宛若白芙蓉一般飘逸淡然的男子吗?

云曦忽然想起她和冷凌澈对弈的场景,似乎冷凌澈可以看透她的每一步棋。

他云淡风轻的布局,让你摸不清他的想法,却是在关键的时候,给人致命一击,使她丢盔卸甲满盘皆输!

难道,是她一直都想的太简单了吗?

云曦压下了心中的猜想,现在时局正乱,她不能先乱了分寸。

正在此时,宁华从外面走了进来,云曦见她回来连忙问道:“你见到静姨了吗?她的身子怎么样了?”

宁华皱眉摇了摇头,“司府的人说司夫人病了,暂时不见客!”

云曦挑起了眉,诧异问道:“你没有告诉他们你的身份吗?”

“奴婢自然说了,可是司府的小厮说这是司将军的规定,说是最近长安城乱,不容许府中人出去走动。

不巧司夫人还病倒了,司将军为了不打扰司夫人养病,便也闭门谢客了!”宁华也没想到司府竟是会把她都拒之门外,可这既然是司府的规矩,她也不好违背。

“怎么会这样呢?”云曦蹙眉喃喃道,手指不断的敲着桌面。

规律的敲击声渐渐放缓,直到最后,那雪白的指尖轻轻的按在桌面上,漫不经心的画了一个圈,“就连司将军都对府中防备的这般严密,这长安的局势只怕会更乱啊!”

“宁华,最近你可以多往御医院跑跑,你那缺什么药材就多抓一些回来,但是如果有人问,你就说是研究新药用的!

另外,让太子搬来曦华宫,对外便说我怕局势混乱,必须要时时盯着太子!”云曦倏然一笑,宛若黑曜石般的瞳孔闪过一道清冷的光芒,像是匕首的刀刃、利箭的矢尖,带着致命的锋芒。

转眼已过去多日,夏帝的身体不见好转,而楚*队一路长驱直入,可以说得上是所向披靡。

好在驿站传来的消息中皆言楚*队攻破入城后,并没有做出烧杀抢掠之事,夏国百姓虽是受到惊吓,却是也无性命之忧。

至于韩家军一路更是要收买人心,虽说只要打仗就难免会有波及,但总算还没有出现太多的百姓伤亡。

虽说夏国已经派大将去迎战两军,双方暂时显现胶着之势,可若是长此以往只怕夏国也会吃不消。

因为夏帝贪图享乐,挥金如土,国库并不充实,众臣都越发的慌张急迫。

“我们不如把司辰将军调回来吧,司辰将军年少有为,想必定可以击溃这些叛贼!”有人提议道,却是遭到了司傲天的回绝。

“不可!现在夏国南北受敌,但却也不足为惧,楚国如今虽然一路胜势,但是一个峻城就够他们受的,以他们现有的粮草兵力还不足以攻破峻城!

我们现在需要重视的是韩家军,毕竟他们是楚国自己的军队,又一路收买人心,不得不防!

若是将司辰调回长安,那么西境便无人能守,只怕会有别国趁虚而入,反倒是腹背受敌!”司傲天说的义正言辞,实则真实的原因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众人这般一听,纷纷点头称是,有些文臣提议道:“我们不如与他们议和吧!”

“如何议和?那韩家军一看就冲着皇位来的,难道你还能请他们入皇城吗?”武将们都不赞同,一时间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

定国公听的心烦,最后还是他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诸位都静一静,老夫知道你们都是一心为国,可是现在陛下还未苏醒,我们是无权议和的。

所以我们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尽量守住,哪怕以后无法避免议和,至少我们也占得一些优势!”

众人纷纷点头应声,不再争吵,定国公看了一眼司傲天,开口道:“司将军,最近长安城流言四起,说什么陛下重病!只怕会有人借机生事,还请司将军多注意一番城中的布防!”

“国公爷放心,司某定会全力以赴!”司傲天一拱手恭谦的答道,低头的瞬间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冷笑。

……

云泽搬进曦华宫一事,众人皆是有所耳闻,这虽是有些不合规矩,但是云曦对云泽那是捧在手心怕掉了,也没有人敢出言质疑。

可是贤妃却是察觉到了不对,她安插在御医院的眼线回报,宁华最近偶尔会去御医院抓药,问她做什么,她也只是说在研究新的药方。

贤妃却是不这么想,若是往日也就罢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研究药方?

曦华宫最近倒是没有什么动作,还是一如既往,可是贤妃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于是贤妃便命云茉去探望一下云曦,云茉虽是有些不愿,却还是耐着性子去了,这一看却是让云茉也觉得十分古怪。

贤妃一听连忙寻问起来,云茉便回想着今日的情景,开口讲述道:“今日儿臣一进曦华宫,那喜华就脸色一变,听闻儿臣要见云曦,便推说云曦睡了……”

那时未到午时,哪里会有人午睡,云茉自是不干,说是奉着贤妃娘娘的命令与云曦相商要事。

喜华无法只得进殿禀报,可是过了好久却都没有出来,就在云茉失去了耐心准备直接进殿时,喜华才跑出来迎了云茉进去。

云茉一进殿就闻到一阵十分浓郁的熏香,仿若百花在宫殿绽放,很是好闻。

可是云茉与云曦一向熟悉,她知道云曦不喜欢熏香,更不喜欢这浓郁的味道,不由便有些怀疑。

可等她见到云曦时,更是觉得古怪,云曦还是一身华服,头上戴着琉璃金玉,一如往常般高贵。

可是云曦今日的妆容却是重了一些,她往日虽是喜欢用金线描绘眼尾,使得自己看起来十分冷傲,却是并不喜欢用胭脂水粉。

可今日的云曦却明显拍了粉,虽然妆容服帖,可是云曦一向皮肤莹白,如今却是显得更苍白起来。

云曦好像也知道,便又涂抹了淡淡的胭脂,想要衬得她的肤色自然一些,却总是有说不出的疲惫感。

云曦对她仍旧是十分傲慢,仿佛很是不屑,云茉与她说了几句话,云曦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若是往常,云茉一定起身走人,可是她今日却是不想走,总想看看这云曦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没聊一会儿,云曦便显然没有了精神,虽然仍是脊背挺直,眼神却显露出疲乏之色。

云曦突然剧烈的咳了起来,用手帕挡住了嘴,云茉立刻仰头看去,谁知云曦却直接收起了手帕,并没有给云茉打量的机会。

贤妃若有所思的听着,云茉却是越讲越激动,最后才开口说道:“母妃,您说云曦她是不是生了重病?”

贤妃听闻之后也是这般觉得,却是又担心云曦狡诈,皱眉开口问道:“曦华宫中人的表现如何?”

云茉仔细的想了想,继续开口说道:“倒是都挺正常的,除了喜华露出一丝惊讶外,其余人都没有什么异常,安华还笑着把儿臣送了出来呢!”

“哦?竟然是这般吗?”贤妃露出了一丝笑意,她们越是想要表现的若无其事,便越是证明她们在试图掩饰着什么!

“怪不得云曦将云泽都唤去了曦华宫,只怕她知道自己挺不过去了,想要多看云泽几眼吧!”云茉勾起了嘴角,那本是娇嫩的容颜不知从何时起竟是已经习惯了阴冷的笑意。

贤妃也挑唇一笑,上天还真是佑护他们,这个时候夏帝和云曦先后病了,倒是省去了他们不少麻烦。

贤妃看了沾沾自喜的云茉一眼,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握住了云茉的手说道:“茉儿,母妃考虑了你之前的话,母妃也深觉如此!”

云茉喜上心头,立刻回握着贤妃,笑着说道:“母妃可是已经想好了?”

贤妃目露一丝悲伤哀切,竟是落下了两行清泪,云茉连忙拿出手绢给贤妃擦拭着,“母妃,你怎么了?”

“母妃没事!只是我一生都不喜欢争抢,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可是为了彬儿和你,我没有选择了!”贤妃悲戚的说道,就像是一个走投无路的无助母亲。

“茉儿,如今国公府手握大权,鸾嫔她们视彬儿和云兴为眼中刺,特别是韩家这次造反,他们更会忌惮彬儿!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他们一定会想要除掉彬儿,我不能看着彬儿死啊……”

贤妃悲鸣的哭泣着,云茉抱着贤妃,她心里又何尝不这般想,她与云曦已经是水火不容了,若是以后云泽当了皇帝,哪里还有她的好日子?

“母妃,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必须要搏一搏!”云茉那温婉的小脸上竟是浮现出两人本不属于她的狠戾和决绝。

贤妃慢慢扬起了嘴角,笑的残忍而阴森,她磨了许久的匕首也该真正出鞘了!

曦华宫中,屋内燃着烛火,橘色的光显得殿内十分的温馨,云曦正在与自己对弈,哪里还有白日一分的病色。

“公主,您说五公主能看出您生病了吗?”喜华疑惑问道,她们藏的是不是太隐蔽了!

云曦笑着挑唇说道:“人都喜欢相信她们自己想到的,反而不愿相信她们所看到的!”

云曦随即蹙了蹙眉,不过这次的事情全权交给国公府,是不是有些太过冒险了呢?

喜华没有留意云曦的神色,只“哦”了一声,正准备去反锁门窗,谁知殿外竟是突然传来了打斗之声,声音虽是不大,但那金属碰撞摩擦的声音却甚是刺耳。

乐华掏出了腰间的匕首,第一时间站在了云曦身边,突然有一道黑影钻入窗子进入了殿内,而玄羽也瞬间便跟了进来。

还未等玄羽再次出手,先行进来的黑衣人将脸上的面具一摘,开口道:“云曦!是我!”

------题外话------

第一更……

猜猜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