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祈福许愿/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主都走了,宋青天他们再留在这也没有什么必要,遣散了一众官吏,宋青天便苦着一张脸去了宋夫人的院子。

宋夫人正坐在屋内,也苦着同样的一张脸,见到宋青天回来,立刻迎了出去,开口问道:“老爷,怎么样?这锦安王世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很难缠?”

宋夫人接连问了许多的问题,宋青天却是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开口问道:“世子妃那边如何?”

宋夫人蹙了蹙眉,开口道:“目前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看起来有些娇生惯养,今日的饭菜看起来十分不合她的口味,只稍稍用了两口就走了!”

“世子妃之前也是夏国公主,娇生惯养自是正常的!”宋青天不以为意,这些的饭菜就连他们都不习惯,更何况是一国公主了。

“剩下的倒也没什么了,世子妃看起来清清冷冷的,但是态度也算是好的,并没有趾高气昂的,还送了媚儿一对上好的镯子呢!”

“镯子?在哪呢?拿给我看看!”宋青天闻言眉毛一挑,立刻开口询问。

宋夫人与宋青天夫妻多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是以她早就将镯子拿了回来。

摸着那一对触手生温的玉镯,宋青天抿了抿嘴,若有所思起来。

宋夫人见此,想了想不由感叹道:“老爷今日可看到那世子妃了?她头上的金钗步摇,还有手上的镯子戒指,件件都是珍品,我在咱们潭州都没见过呢!

起初我见世子妃送了媚儿这般贵重的东西,心里还很忐忑,可见世子妃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就像咱们平日里打点碎银子一般呢!”

宋青天闻后将镯子给了宋夫人,靠在椅背上略有疲惫的说道:“锦安王府是何等的尊贵,岂会在意几件首饰?

今日我看那冷世子也是个矜贵的,几人游山玩水耽搁不少时日,今日一见饭菜不好,说了几句话便草草了事。

依我看这冷世子虽明名声在外,但也总归是个皇家子弟,这样出身的人最是喜欢享乐,我看不足为惧!”

“那咱们明日起是不是好好招待他们一下,若是整日给他们吃这种东西,会不会反而惹怒了他们啊?”

宋夫人有些忧虑,虽然这样可以体现出他们清正廉明来,但是这两位毕竟是皇亲国戚,若是惹得他们不快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再看看吧,上面告诉咱们不可轻视了这位冷世子,也不要与他为难,将他骗走了才最重要!”宋青天何尝不忧虑,上面那位得罪不起,可是这位冷世子他也一样得罪不起。

锦安王府是何等的尊贵,若是真的惹恼了这位冷世子,就算这次没事,也难保他回去不会给自己穿小鞋。

这时,宋青天派出去的小厮回来了,宋青天立刻命人进来,厉声问道:“有什么发现?”

“回老爷,小的一路跟着世子回了客院,却是只见他遣了身边的侍卫出府,小的便一路跟了过去,发现那个侍卫是去酒楼买饭菜的……”

小厮回禀之后,宋青天挥了挥手,让人出去,自己则是皱着眉抿着嘴,一脸的犹豫挣扎。

“老爷……”宋夫人还想再劝,宋青天却是一抬手,制止了宋夫人的说辞。

此事事关重大,他必须要小心谨慎,若是行错一步,那便是万劫不复!

“先看着吧,待金陵收到了我的信,再慢慢图之吧……”宋青天叹气说道,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就觉得头疼,便早早脱衣休息了。

第二日一早,宋青天派人去请冷凌澈,却是得知冷凌澈和云曦两人一早便出去了。

“去哪了?”宋青天蹙眉问道,难道是去调查决堤一事了?

“回老爷,世子和世子妃是坐马车去酒楼了!”

“酒楼?”

宋青天微有惊诧,宋夫人忍不住埋怨道:“还不是嫌弃咱们知州府的伙食不好,依我说啊,做做样子就好了,没的让人觉得咱们轻视了人家!”

“让我再想想……”宋青天从来没觉得有这么纠结过,一边是自己的主子,一边是滔天的权贵,无论伤到哪一边都是不好。

宋青天在这里纠结的不行,酒楼里的一行人却是吃得十分开心,他们点了几道潭州特色的小菜,潭州依山傍水,饭菜也要更为清淡一些,倒是更适合云曦现在的身子。

玄徵说怀孕初期不宜吃口味过重的食物,这对于偏爱辣味的云曦可谓是一种折磨。

但天下所有的母亲,只要是为了孩子,还有什么是忍不得的!

云曦现在身子轻,还没有孕吐的现象,胃口也不错,冷凌澈见她用的好,心情自是不错,也多用了一碗粥。

可是陆流君就没有这么沉的住气了,经过冷凌淮一事,陆流君看到了冷凌澈的手腕,知道冷凌澈绝非池中之物。

这次他担心潭州百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冷凌澈要如何作为?

若是冷凌澈不但有谋略有手腕,还有一颗仁爱之心,那么便值得丞相府倾力相助,可若是冷凌澈与那些皇子一般只知道玩阴谋阳谋,那么从此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世子,今日您可有计划了?”陆流君压低了声音,开口问道。

那宋青天一看就有问题,现在也不是大旱之年,堂堂潭州知州哪至于穷到如此地步?

特别是这一路上,潭州城内没有丝毫的影响,酒楼红火,街道热闹,城中百姓都没有受到波及,更何况是知州府了!

陆流君打探过,这次受损严重的是一些村庄和农田,这知州却是做出一副清贫的模样,不是做贼心虚还能有什么?

“没有……”淡淡的两个字打破了陆流君的期望,陆流君沉了沉眸子,埋头喝粥,不愿再看只知对着云曦嘘寒问暖的冷凌澈。

几人用过了早餐,玄羽便去外面询问了一圈,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有一位老者说,就在城外二十里处,有一处许愿用的泉眼,那泉水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百年以来从未干涸过,只要是心诚,便会达成所愿。

喜华很有兴趣,嚷嚷着要去看看,云曦想着反正也离城不远,便点头答应,便这般随意的定下了行程。

陆流君跟的郁闷,一出城门,便自己走了,想着去各处探查一番。

冷凌澈和云曦便带着四个侍卫和三个丫头,浩浩荡荡的去了那处灵泉。

这里面并没有寺庙,只在一处空地上有一个用白石砖砌成的小池子。

尺子正中间有一口小小的泉眼,正汩汩的冒着清冽的泉水。

灵泉四周种着一排排高大的榕树,池子周围另开了小小的渠道,水流可以缓缓流出,去滋润周围的树木。

或许是因为水份充足,所以此处的榕树高大茂盛,枝干参天,即便已经入秋季,树叶却仍是青翠。

榕树上挂满了红色的绸缎,隐隐还可以看见上面的字迹,想来应是许愿的人抛上去的。

这时,从一旁的茅草屋里走出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翁,他见到云曦一行人,眯着眼睛笑了笑,佝偻着腰,从草屋内拿出了几条红色丝带还有笔墨。

“各位公子小姐,可要来咱们灵泉许愿祈福啊……”这老叟看起来足有七十多岁的样子,可他虽是腰身佝偻,但声音还是中气十足,看起来身子骨不错。

“这是不是要花钱买的?”喜华立刻走了上去,开口问道。

“全凭各位公子小姐的心情,这些都是不打紧的,老头子我今年七十有八,已经看护灵泉有足足二十年了!

只要看着这灵泉一直不干,我就觉得我还能再活个几年,特别是看到有些年轻人心愿成真,来此还愿,老头子我才高兴呦!”

那老叟看着清澈干净的灵泉,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一般,充满了希望。

云曦命喜华给了老叟一锭银子,那老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如何也不肯收。

最后还是喜华硬给塞了过去,说她们主子喜欢清静,老叟一听就明白了,连忙回了自己茅草屋,不再多言打扰。

喜华给每人都分了一条,用灵泉里的水研了磨,最先写完了心愿,贼兮兮的拿着红绸跑到远处的一棵大榕树下,将红绸系到了树枝上。

乐华蹙眉好一会儿,也在红绸上写了起来,玄羽凑过去想看,却被乐华一脚踢了过去。

玄羽险险避开,虽然心里仍旧好奇,但为了自己的命根子考虑,还是安分的写自己的。

玄角和玄宫不甚在意,两人都没有动笔,反观玄徵却在认认真真的写着,还用手小心的挡着。

玄角心中惊奇,一把抽过玄徵手中的红绸,嬉皮笑脸道:“哎呦,大家来看看啊,咱们玄徵也思春了!想不想知道玄徵写的是什么啊?”

玄徵红着一张脸,伸手便要抢,一双盈盈水目让人看着便不由觉得心疼,“还给我!还给我!”

玄徵只无力的小声嘟囔着,但是他的声音本就轻细,在玄角高声的叫嚷下显得更是细不可闻。

“你又欺负玄徵,快还给他!”喜华与玄角积怨颇深,外加上本就同情玄徵,立刻打抱不平的说道。

“玄角,这些毕竟涉及个人隐私,你还是还给玄徵吧,否则便是有些过分了!”青玉一向不多事,但是此时也开口附和道。

“就是!”乐华也走了过来,冷声点头道。

玄羽见乐华偏袒玄徵,有些吃味,走到乐华身边说道:“人家的私事,咱们不要管了……”

“滚!”乐华斩钉截铁的一字,然后与喜华和青玉站在同一处,冷眼直视着玄角。

玄角见他因为玄徵而成了众矢之的,有些气恼,恨的咬了咬牙,特别是这里面喜华和青玉还拒绝过他,便更是不肯退让,一把展开红绸,快速念道:“希望玄角一生孤独终老……”

玄角念完之后,众人先是一阵沉默,随即都笑出声来,喜华咳了两声,笑道:“人家的私事,咱们还是不要管了!”

“嗯!”乐华难得和喜华意见一致,两人都各自散开。

青玉也抿嘴一乐,拿着自己的红绸去了榕树林,只有玄角一人气的在地上跳脚,对着玄徵便是破口大骂。

冷凌澈和云曦相视一笑,出了金陵之后,他们也都更自在起来,她抬眸看着冷凌澈,一双杏眸闪闪熠熠,仿若坠入了星光。

“你写了什么?”云曦轻笑问道,伸手便欲去拿冷凌澈手中的红绸。

冷凌澈却是将手抬高,笑望着点起脚尖,巧笑嫣然的云曦,在她耳边轻声道:“曦儿何必好奇,为夫只所愿,不过唯有一人尔……”

云曦抿嘴一笑,也不再去抢,也跟着笑道:“云曦只所愿,便是你我此生再无流离,白首不离……”

------题外话------

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