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无赖如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琼羽是个典型的冰美人,弱不禁风,让人生怜。

岳绮梦却是个爽直泼辣的性子,可没想到两人倒也相谈甚欢。

岳绮梦讲了许多的江湖见闻,这让没出过金陵的陆琼羽十分的羡慕。

陆琼羽谈笑得体,引经据典,却又不刻意吟诵诗词,岳绮梦也一样听得津津有味。

冷清落托着下巴,看着与陆琼羽亲昵说话的岳绮梦,好奇的问道:“二嫂嫂,你说绮梦喜欢一个人的底线在哪?”

云曦不禁失笑,开口道:“绮梦最喜欢长得漂亮的人,这便证明了你们两个的外貌得了她的认可啊!”

冷清落撇撇嘴,想到前两日岳绮梦看见殷钰的时候的确是呆了好久,也不由得笑出声来,“没想到还是个好色的!”

众人正是相谈甚欢,丫鬟突然来报,说是秦小姐来了!

几人怔了怔,陆琼羽为难的看了云曦一眼。

她今日刻意没请秦盼兮来,就是怕云曦和秦盼兮两人见面尴尬。

毕竟宁平侯府垮台与冷凌澈有着莫大的关系,陆琼羽本是想着明日单独宴请秦盼兮,没想到她今日竟是来了,也不知她会不会误会自己……

“既然秦小姐来了,那便一起吧!”云曦不想让陆琼羽难做,更何况秦盼兮是个有分寸的女子,就算她心里不舒服,也不会让陆琼羽难看。

冷清落却是不高兴了,板着一张脸仿佛谁欠了她的钱一般。

岳绮梦眨了眨眼睛,看着安静下来的气氛,决定细细观察。

秦盼兮看见云曦等人也是一愣,她与云曦和冷清落见了礼,笑容虽是有些勉强,但情绪控制的已经很是稳妥。

秦盼兮虽然与云曦一直都不是一个立场的,但是秦盼兮不喜欢涉入其中,可是这次因为冷凌澈宁平侯府才会遭此巨变,他的弟弟又因此身死,若说秦盼兮心里没有一点嫌隙那也是不可能的!

自从侯府没落,父亲母亲便将她的婚事逼得更急了,他们本就有了中意的人家,好在对方没有捧高踩低,仍旧同意这门婚事,可秦盼兮却是不想!

她的心里只有陆流君一人,她怎么能嫁给别人?

秦盼兮最近一直派人盯着右丞相府,陆流君最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总是早出晚归,好不容易今日在府中,她自是要赶紧过来,却是不想反是遇见了云曦……

秦盼兮没有怪陆琼羽,她了解陆琼羽,陆琼羽不是要冷落她,只是不想让她和云曦碰上,可如今她也管不了许多了!

秦盼兮见岳绮梦眼生,便礼貌性的问了一句,“这位小姐眼生的很,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这是世子妃的好友岳小姐,芳名绮梦,是在潭州与世子妃偶遇,两人一见如故,便暂时来金陵做客!”陆琼羽解释道,只希望她们几个都能和平相处。

“原来是岳小姐,真是失礼!我是秦盼兮,以后还望能多和岳小姐交谈……”秦盼兮很有礼貌,虽然只是客套,但笑意真挚。

“好说好说!”岳绮梦扬唇笑道,一副随意洒脱姿态,让秦盼兮一时有些怔然。

秦盼兮和云曦自是无话可说,又不能冷场,岳绮梦便是一个可以谈天的话题,秦盼兮笑着问道:“岳小姐的父亲可是潭州的官员,所以才认识了世子妃?”

岳绮梦摇了摇头,坦然的说道:“我家里没有当官的,我家都是江湖中人,遇上曦姐姐也是个巧合!

我会些功夫,在潭州的时候帮了一些小忙,所以曦姐姐便带着我来金陵玩玩!”

秦盼兮有些诧异,没想到面前这个长得颇为俊俏的女孩竟是江湖中人,这般倒是可惜,若是有个好些身份,定然也可以嫁个好人家。

秦盼兮一想到婚事便忧上心头,只盼着云曦她们快些走。

她以前脸皮薄,从未与陆琼羽直接说过,只希望能入得了陆流君的眼,可是如今她再也等不及了……

陆琼羽见众人都默不作声,便开口提议道:“我们丞相府虽然没有什么名贵的花草,但是菊花却开的不错,我们一同去花园看看吧!”

众人自是欣然同意,冷清落给了陆琼羽一个白眼,挽着岳绮梦和云曦便向前走去。

岳绮梦回头看了一眼,小声的在冷清落耳边说道:“你不喜欢她?可我觉得她还好啊!”

不骄不躁,说话也客气,冷清落怎么不喜欢她呢?

冷清落看着岳绮梦,几度欲开口解释,却又不知从何处开始,因为秦盼兮确实没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可她就是不喜欢,便只说道:“算啦算啦,说了你也不懂的!”

岳绮梦撇撇嘴,很快便被花园中盛放的菊花吸引了注意。

这些菊花有的散碎如女子裙角上的小花,有的却大若银盘,各有各的风采。

就连看惯了御花园的冷清落也是一脸惊艳,不由感叹道:“御花园中的花虽多虽艳,但是却没有这满园的菊花来得震撼!

就像二哥为你种的那满园的白芙蓉,单单一朵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满院都是便只让人觉得美若仙境!”

云曦略有羞赧,只抿嘴笑笑,秦盼兮闻后却是羡慕不已。

金陵的这些女人她最羡慕的就是云曦,不仅是因为她嫁得好,冷凌澈对她更是一心一意。

之前云曦怀孕,有不少人都想着趁机把自己的女儿塞到冷凌澈身边,最后冷凌澈却是亲自出面解决,断了所有人的念想。

能得夫君如此照拂,云曦真是好福气。

正在秦盼兮心中艳羡时,陆琼羽突然笑着喊道:“兄长!”

秦盼兮先是一怔,随即心里一阵狂喜,连忙转过身去,见到了那抹思念许久的身影。

陆流君笑着迈步而来,他还是一身湖蓝色的长衫,衬得他面如冠玉,俊秀不凡。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身穿暗红色绣金色云纹的男子,正是自成风流的殷钰。

这两人一个挺如翠竹,一个艳若牡丹,倒是谁也不会抢了谁的风头。

殷钰先是与云曦扬唇一笑,随即瞄了瞄冷清落身边的岳绮梦,笑意更是别深意。

“小侯爷!”陆琼羽先给殷钰行了一礼,而后才问道:“兄长今日怎么得空了?我感觉已经有好多天没见到你了!”

“最近琐事繁多,今日正好得了空闲,便约了小侯爷前来赏菊!”陆流君淡笑说道,侧头扫了岳绮梦一眼,正好见到岳绮梦对他翻的白眼。

陆琼羽却是微微蹙了蹙眉,昨日是兄长提议让她请好友来府中赏菊,说是这菊花也就好这些时日,再过几日也许就会败了。

可他明知道府中有女眷,怎么还会领着外男回来呢,难道是他最近忙忘了?

陆琼羽没有多想,殷钰又是个随意的人,便开口道:“咱们都是自己人,就不要在意那些个男女有别的俗礼了,今日天气正好,不如我们一同走走吧!”

“好啊!咱们先逛逛丞相府的院子,等饿了便去你的慕香阁吃!”冷清落冷哼一声,斜眼睨着殷钰。

“这哪行!今日流君才是东道主,我请客岂不是在折他的面子,对不对流君?”殷钰用肩膀撞了撞陆流君,还挑了挑眉,一脸的坏笑。

冷清落眼尖,眯着眼睛盯着殷钰,发问道:“你怎么笑的这么猥琐,莫非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什么叫猥琐?你见过这么美的猥琐?”殷钰愠怒,拿出扇子打了冷清落一下,出言叱道:“你既与二嫂走的近,就好好学学二嫂的聪慧端庄,整日像个猴子般,小心嫁不出去!”

“我不跟你说了!我就是比不上二嫂怎么了?你美,可你不还是一样娶不到媳妇吗?”冷清落不甘落后的回嘴道,气得殷钰哑然,却是逗乐了岳绮梦。

“你两这模样倒像亲兄妹,只不过小侯爷长得更美一点!”岳绮梦边笑边道,还不忘多看殷钰几眼,只觉得殷钰长得实在太美了,怎么看都看不够。

“哎!还是岳姑娘眼光好,以后慕香阁岳姑娘随意去,殷某定将姑娘奉为上宾!”殷钰的心终于舒服了,他却突然被人推了一把,踉跄的向前走了两步。

殷钰回头便去瞪陆流君,却见陆流君正没事人一般在与陆琼羽说话。

殷钰拍了拍自己的折扇,摇头感叹,这男人再如何宛若清风皓月,见到女人都是一个样子!

众人向园中深处走去,陆流君看了一眼四处环顾的岳绮梦,随意的开口问道:“岳姑娘在金陵可还住的习惯?”

秦盼兮正在琢磨该如何与陆流君搭话,竟是听闻陆流君主动与岳绮梦说话了,猛地转身看向了岳绮梦。

岳绮梦却是还望着四周的美景,极其不耐烦的说道:“挺好挺好!”

秦盼兮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岳绮梦对陆流君好像并无兴趣,想必她喜欢的应是殷钰那样的男子……

可秦盼兮还是试探着开口问道:“岳小姐与陆公子也是熟识?”

“自然!”

“不是!”

陆流君和岳绮梦异口不同声道,答案却并不一致,岳绮梦转过身,撅着嘴冷着一张小脸道:“谁跟你认识了?你个无赖!”

陆流君扬扬嘴角,只觉的好笑,“你既是不认识我,为何说我是无赖?”

“因为你……”岳绮梦抿着嘴不说话了,她虽然不拘小节,但是也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说她被陆流君占了便宜,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陆琼羽都有些惊了,她哥哥一向恪守礼法,居然会主动与一个姑娘玩笑,这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

秦盼兮心中警铃大作,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温柔浅笑的陆流君,转头又看着一脸怒色,却仍旧灵动可爱的岳绮梦,一颗心忽的沉入了冰窟。

她曾经不止一次试着与陆流君交谈,可陆流君都表现的淡淡,虽然温和有礼,便从没有主动与她交谈过。

秦盼兮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抹恐慌,她转了转眼睛,突然笑着说道:“岳姑娘,刚才见您真心夸赞小侯爷,难道你们也曾经相识吗?”

“那倒没有,我只不过是觉得小侯爷长得很美,自是要好好夸赞了!”

岳绮梦虽是聪慧,但她长在江湖,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也没能理解秦盼兮话里的深意。

秦盼兮无不是在提醒陆流君,岳绮梦被殷钰的外在所迷,是个不守规矩的女子,可岳绮梦没听出来,云曦几人却是听出来了。

殷小侯爷扇了扇扇子,眯眼笑道:“谁让本侯爷天生丽质呢,难道秦小姐觉得本侯爷不美?”

秦盼兮脸色微僵,似是没想到殷钰会开口帮衬,如今她说美也不妥,不美也不妥,一时陷入了窘境。

而陆流君却是蹙着眉扫了秦盼兮一眼,心中大为不悦,最后还是陆琼羽岔开了话题,开口道:“园中景致这般好,我们不如每人赋诗一首吧!”

秦盼兮眼睛一亮,右丞相府以诗书传家,岳绮梦不过是一江湖女子,若是让陆流君看到她粗鄙不堪,就一定不会再喜欢她了……

------题外话------

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