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情事难熬/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诗对于云曦她们来说自然只是小事,可就连冷清落都偷偷看向了岳绮梦,担心她不会作诗会出丑。

陆琼羽说完之后也后悔了,她只是看刚才的气氛太过尴尬,下意识的就提议作诗了,却是忽略了岳绮梦出身江湖。

陆琼羽对江湖不甚了解,但知道江湖中人素来重视武功,想必不会如她们一般看重才艺。

岳绮梦是客人,若是让她陷入尴尬,也非陆琼羽想看到的,一时显得坐立不安。

陆流君轻咳了一声,一见陆琼羽那不知所措的样子,便明白了她的心思,开口道:“吟诗作对太过平常,不知岳姑娘可有什么新鲜的玩乐?”

秦盼兮心中更凉,没想到陆流君对岳绮梦关照至此,竟是如此为她着想,难道他当真喜欢上了岳绮梦?

即便她不过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江湖女子?

秦盼兮双手握拳,垂头掩饰住了自己的脸上的不甘和愤恨。

岳绮梦瞄了陆流君一眼,诚心想和陆流君对着干,便说道:“你是不是自己不会作诗,所以才想岔开话题啊?我偏不!”

陆流君无语,这小妮子任性起来还真是别扭,他明明是为她好,结果人家一点不领情。

秦盼兮眸色一亮,抬眸看了岳绮梦一眼,如此愚蠢的女人哪里值得陆流君如此照拂?

冷清落掩面无语,狠狠瞪了岳绮梦一眼,但岳绮梦只顾着和陆流君置气,并没有注意。

冷清落又看了看云曦,云曦却是没有任何的担心,冷清落一想也是,今日这里的人除了秦盼兮之外都是自己人,也没什么可丢人的!

陆琼羽见岳绮梦并不反感,暗暗放下心来,既然是她的提议,自是要先由她来作诗。

陆琼羽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菊花,便吟出了一首诗,听的岳绮梦拍手叫好。

陆琼羽微微颔首,淡笑说道:“见笑了!”

“挺好挺好,不要客气!”岳绮梦笑着说道,眉眼宛若新月。

但是了解陆琼羽的人都知道,她今日是在有意藏拙,否则以她的水平自是能做出更好的诗句来。

冷清落也连忙跟着做了一首,也是平平,除了岳绮梦大力夸赞,其他人则都是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

冷清落和陆琼羽的想法一样,她们吟的不怎么样,这样也就不会显得岳绮梦突兀了,只要她做的押韵了就行!

“世子妃,您先请!”秦盼兮谦让说道,毕竟云曦的身份摆在那,她不能唐突。

云曦在陆琼羽和冷清落吟诗时便已经想好了,遂直接吟了出来,“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众人一怔,随即都露出了钦佩之色,殷钰忘记挥舞折扇,有些怔然的看着云曦。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这便是她的风骨吗?

陆流君也面露赞叹,这等心胸便是男子又有几人能做到?

岳绮梦细细品味,竟是摇头叹气道:“虽然琼羽和清落的诗也不错,但果然还是我曦姐姐做的好。

曦姐姐若是个男子,要么便是开疆守土的将军,要么便是顶天立地的侠士!”

冷清落瞥了岳绮梦一眼,心里暗想,你倒是会品诗,可二嫂嫂这一首诗便将整体的水平提了上去,看你一会儿怎么办!

秦盼兮一边赞叹云曦的才学,一边心中冷笑,看岳绮梦一会儿如何是好?

“岳姑娘可想好了诗?”秦盼兮温和的开口问道,一副主人家的姿态。

“你先来吧,我更喜欢听别人吟诗!”岳绮梦不拘小节,立刻挥手笑道。

秦盼兮微不可察的勾起嘴角,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胸无点墨,再过多久还是一样做不出诗来!

秦盼兮很珍惜这次机会,她希望能借此让陆流君看到她的好,也希望能借此表明心意。

秦盼兮略有羞赧的看了陆流君一眼,薄唇轻启,语音柔缓,“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诗词优美,语气温婉,里面那脉脉的情意让人想忽略都很难。

秦盼兮不想再掩饰,她现在没有矜持的选择,她必须要为自己的人生而争取!

“吟的真好,只不过还是比曦姐姐少了一分铮铮铁骨!”岳绮梦认真的说道,对每个人的诗都给了赞赏。

秦盼兮莞尔一笑,自谦的说道:“世子妃文采斐然,我等自是不能与之相比!”

秦盼兮本就没想与云曦争,她想做的不过只是与陆流君表达自己的心意。

可陆流君神色淡淡,没有看她一眼,这让秦盼兮有些失落。

陆琼羽反是看了秦盼兮好几眼,略略抿了抿唇。

秦盼兮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岳绮梦和颜悦色的开口道:“岳姑娘这回可准备好了?”

众人都看向了岳绮梦,因为他们只对岳绮梦不甚了解,所以自是有期待。

岳绮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微微一笑,嘴角便浮现了两个小小的梨涡,“我没有你们做的好,你们可不许笑我!”

众人都点头答应,秦盼兮心中冷笑,只等着岳绮梦做出什么可笑的诗来。

岳绮梦围着花坛转了一圈,一边走一边吟道:“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众人先是一阵沉默,都惊诧的看着岳绮梦,让岳绮梦一度不好意思起来,只羞涩的笑着,吐了吐舌头说道:“你们说好不笑我的……”

“喂!没想到你还藏着一手,早知道……”冷清落一阵无语,早知道她这么厉害,她和琼羽就没有必要又担心又藏拙的了!

“你觉得我做的好吗?”岳绮梦是真的不敢确定,因为她们往日里都是比试武艺,很少会吟诗作对。

“何止是好,简直是妙啊!不仅有味道,还不失活泼灵动,让人只觉的眼前一亮!你说呢,流君?”殷钰大肆赞赏了一番,才推了推陆流君,冲着他挑了挑眉。

“尚可吧!”陆流君嘴角一扬,面上明显是欢喜,却偏偏不说出口。

岳绮梦冷哼一声,狠狠瞪了陆流君一眼,才走到云曦身边,挽着她的手臂说道:“曦姐姐,你说我作怎么样?”

“很好!”云曦之所以毫不担心,是因为在从潭州回金陵的这一路上,岳绮梦将自己的家事都告诉给了她。

岳阁主是个亦正亦邪的人,无意间看上了岳绮梦的娘,二话不说就把人家给抢了来。

不过好在岳阁主风流倜傥,很懂得讨岳夫人欢心,竟是也成了一桩好姻缘。

岳阁主出身江湖,可岳夫人却是当地的名门闺秀,自是文采不凡。

岳绮梦和她兄长小时候就必须要文武双全,白天学武,晚上念书,倒是比一般的孩子还要辛苦。

所以云曦根本就不担心岳绮梦,别看她平日里跳脱贪玩,实则腹中的墨水一点也不少。

秦盼兮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岳绮梦,心中自是震怒,没想到这还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居然这么会隐藏,那她对陆流君可也是欲擒故纵?

陆流君也吟了一首诗,岳绮梦冷着脸,学着陆流君的模样,淡淡说道“尚可吧”,引得众人一阵发笑。

殷钰却是不肯吟诗,只摇着扇子说道:“我又不喜欢菊花,为何非要赋诗一首呢?”

“那你喜欢什么花啊?”岳绮梦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冷场,和谁都能聊得下去。

殷钰桃花眼微眯,眼中流光四溢,摇头道:“这菊花都是黄黄的,着实无趣,味道也很是一般。

我还是觉得梅花好,不管是红梅还是白梅,都别有意境!”

冷清落嗤笑一声,毫不留情的揭露道:“说的好像换做梅花你就会吟一般,还是回家打你的算盘吧!”

众人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气氛瞬间融洽起来,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秦盼兮那低沉如水的脸色。

这时门房的小厮低着头跑了过来,拱手禀道:“大少爷,冷世子来了,问世子妃可已玩的尽兴?”

看着周围人有些促狭的眼神,云曦脸色微红,局促的低下了头,问向岳绮梦,“绮梦可要回去吗?”

岳绮梦抿嘴一笑,一脸的认真的回道,“世子都亲自来了,我还敢不回去吗,否则世子明日还不得把我撵走啊!”

云曦脸色更红,冷清落还不忘接话道:“我和你们一起回去,不然二嫂嫂也没时间陪你了,你一个人多寂寞啊!”

这两人“落井下石”的模样,让云曦微有气怒,却又无可奈何,便与陆琼羽几人道别,抬步而出。

陆流君一直看着某人远去的背影,殷钰收回视线,用扇子打了陆流君一下,开口道:“听说你得了一幅古画,我们去看看?”

陆流君点点头,那人都走了,他留着也没有意思了,便与秦盼兮点头道别。

去书房的路上,殷钰挑眉轻笑,“看来你这次的潭州之行收获匪浅嘛!”

陆流君淡笑不语,想到那张时而娇俏时而任性的小脸,又想到她在施粥时那纯粹的笑,陆流君便忍不住勾起嘴角。

那的确是唯一一个让他动心的女子!

殷钰见他一脸春情,忍不住刺道:“你这副样子还真是像极了我二哥!不过,这女孩的确不错,只是她家中没有官职,你家里人可会同意?”

“自会同意!”陆流君信心满满,显然已经筹划好了一切。

见陆流君如此表现,殷钰便知道陆流君是动了真心的,便说道:“看在你斤日为我奔走的份上,来日弟妹的凤冠霞帔我管了!”

陆流君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凤冠霞帔倒是不用,待我成亲之时,把你慕香阁的厨子借我用用!”

“嘶!你……你怎么和我二哥一样吃人不吐骨头呢?”殷钰一拍折扇,怒道。

陆流君拍了拍殷钰的肩膀,淡笑道:“既然你找我帮忙,就该知道我的出场费是极贵的!”

殷钰暗骂了两句,随意摇头苦笑,跟上了陆流君的步伐……

……

边秦盼兮并没有离开,陆琼羽便请她去闺房小坐。

陆琼羽是个心思简单的人,但是她也看得出秦盼兮有心事,想到今日秦盼兮做的诗,陆琼羽更是隐隐有了猜想。

“盼兮姐,你今日来找我可是有话要与我说?”陆琼羽斟酌着说辞,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秦盼兮抿了抿嘴角,迟疑了半晌,才终于鼓起勇气,深吸了一口气道:“琼羽,我家里要为我议亲事了……”

陆琼羽的心微沉,果然是因为婚事吗?

“可是我不喜欢他们为我选择的夫家,很早以前我便有了心仪的人,他是那般的优秀,在我心中更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我知道我们姑娘家的不应该做主此事,可是琼羽你知道吗,感情的事情根本就无法控制。

我爱慕了他多年,只希望能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相夫教子,身份地位我不在乎,只要是他就好!”

陆琼羽怔怔的看着秦盼兮,她的嘴角动了动,几经犹豫,还是开口问道:“你喜欢的人,莫非是我的……”

“不错!我爱慕的人便是你的兄长陆公子……”秦盼兮终于将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她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

随即秦盼兮又仿佛担心陆琼羽会误会她一般,忙又开口解释道:“可我们的交好与此事无关,这么多年我也从没与你提过一句对不对?”

秦盼兮握着陆琼羽的手,陆琼羽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我怎么会怀疑你,当年若不是你,我只怕已经犯了心疾而死,只是这件事我也无法帮你啊……”

她虽然喜欢秦盼兮,可是她也做不了陆流君的主。

“琼羽,我求你让我见他一面,我会亲自与他说的,我不想带着遗憾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想要试一试!”

秦盼兮声音哽咽的哭诉道,一双美目含满了晶莹的泪,让陆琼羽的心里十分难受。

“可……可我……”陆琼羽还是觉得不妥,男女私下相见总归是不好。

“琼羽,只有你能帮我了,难道你是因为我的家世没落,觉得我配不上你的兄长了吗?”秦盼兮掩面啜泣,声音悲戚无助。

陆琼羽慌忙的摇头,急切的解释道:“我怎么可能会这样?盼兮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琼羽,我求你了,我若是不见陆公子一面,便会夜不能寐,我迟早会逼死自己啊!”秦盼兮作势就要给陆琼羽跪下,陆琼羽哪里能受,连忙搀扶起了她。

秦盼兮抱着陆琼羽悲伤的哭泣着,陆琼羽一边安抚她,一边也为她觉得难过。

推己及人,若是她也有了喜欢人,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会去试上一试!

“好!我去找兄长,让你们见上一面!可是盼兮姐,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我不会违背兄长的意思,你明白吗?”

陆琼羽苦口婆心的劝慰道,她不会将自己的喜恶强加在兄长的身上,即便秦盼兮是她的好友,她也不会去逼迫兄长。

秦盼兮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点点头,声音轻颤的说道:“琼羽,你放心,我一定不会逼你的!”

见秦盼兮渐渐止住了哭声,陆琼羽让丫鬟打了一盆水来给她净面,自己则是派人去了陆流君的书房,让陆流君过来一下。

陆流君此时正和殷钰在书房议事,听闻陆琼羽找他过去,殷钰便笑着说道:“得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妹妹们可没有好相处的,等久了一定会怪你!”

冷清落一个人就够他受的了,好在他没有亲妹子,否则定会被烦死!

陆流君点点头,送殷钰离开后,便去了陆琼羽的院子,结果一迈进外间,看见的却是秦盼兮!

------题外话------

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