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殷钰出手/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帝挑眉不解,西宁侯忍不住叱道:“殷侯爷未免有些太过胡闹了,这大殿之上岂容你如此随便,甚至还敢惊动陛下?”

“陛下,臣保证这是一个惊喜,若是陛下不喜欢,再一起责罚臣嘛!”殷钰不理会西宁侯,只眨眨眼睛看着楚帝。

楚帝其实也算疼殷钰,便笑道:“好!朕便起身去看看,可朕若是不喜欢,你看朕如何收拾你!”

楚帝说完由韦喜德搀扶而起,向殿外走去,殷钰连忙起身跟在左右,众臣也皆是好奇,以官品依次而出。

当众臣走出大殿时,都不由得张大了嘴巴,震惊的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雕像。

这是一座金像,而且雕刻的还是楚帝挽弓射箭的样子。

金像与楚帝一般高,通体都是明晃晃的黄金,却将楚帝的相貌、气度都雕刻的一般无二,只是更为年轻威严。

楚帝也是有些惊诧,伸手敲了敲,发现这竟然是用纯金打造,“殷钰,你这……”

“陛下可还喜欢吗?这可是将臣的老婆本都砸进去了啊!”殷钰眨眼看着楚帝,一脸的委屈。

楚帝不由觉得好笑,不解问道:“那你好端端的打这座金像做什么?”

殷钰咧嘴一笑,讨好的说道:“再过两月可就是陛下的五十大寿了,臣自是要精心的准备寿礼!

可是给陛下送礼最难了,虽说要投其所好,但是陛下什么好东西没有?

殷钰只会赚钱,也只知道一些俗气的东西,便想着雕一尊纯金的雕像献给陛下!”

“既是寿礼,为何此时便送了过来?”楚帝嘴角虽是挂着笑,可眼中的探查却是一丝未少。

殷钰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小声与楚帝说道:“这本是寿礼,可是最近臣也不知道得罪了谁,居然成了众矢之的!

陛下您知道殷钰的,殷钰除了赚钱什么都不会,殷钰肚子里没有墨水,也不会带兵打仗,就能帮陛下赚点钱,要是这个营生都没有了,殷钰以后干什么去啊?”

殷钰没有藏着掖着,反是实话实说,楚帝的脸色好了一些,笑问道:“你不是最喜欢偷懒耍滑了,不让做事你反而不开心了?”

“要是不做事就有钱,臣当然愿意啊!陛下不知道做生意的艰辛,臣之所以生意做得好,靠的也是锦阳侯府的面子不是?

若是殷钰真的什么都没了,以后还不得被人生吞活剥了啊!”殷钰不无委屈的说道,就差落些眼泪证明自己的可怜。

“胡说!你是侯爷,难道谁还敢欺负你不成?”楚帝笑骂道。

“臣可不敢胡说的!陛下是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臣最近生意屡屡受挫,简直都要让人逼死了!”殷钰夸张的抱怨道,偏生他长得美,根本不会让人厌烦。

“朕可不信,哪个敢在你殷小侯爷的头上动土啊?”楚帝明显心情好了许多,与殷钰说话也柔和了下来。

“还不是那个皇商刘家,最近简直像疯了一般!算了!不提他们了,陛下您可喜欢这个惊喜啊?”殷钰眼巴巴的看着楚帝,一脸的期冀。

殷钰只是随口一提,楚帝却是动了心思。

那皇商刘家的女儿以前是冷凌墨的妻子,后被锦安王府休弃,照理说应该失势,但是敢与当朝侯爷为敌,那么借的又是谁的势?

楚帝看了一眼垂眸不语的冷凌衍,心中有了计较。

朝堂上在议论殷钰的财权,外面便有人在针对殷钰的生意,看来是想把殷钰往死路里逼!

楚帝是想自己掌握大权,可没想过要彻底打压殷钰。

先不说锦阳侯府是太后的母族,单就论殷钰这个晚辈,虽是胡闹一些,但是性情洒脱宽厚,楚帝也很喜欢,就算收回了财权,也不会让锦阳侯府门庭冷淡。

可是如今这些事分明是在有意针对殷钰,至于是谁就无须言明了!

楚帝最近对冷凌衍和冷凌洵都十分不满,他还身强力壮,自是不想看到儿子太过强盛。

太子最近动作颇大,看来他要好好提点一下了!

再看那金像异常的精致,绝不是粗制乱造,显然是早就准备的了,并非因为此事才讨好他。

而且殷钰还与他实话交代,没有说那些好听的话哄骗他,这让楚帝更为满意。

“你别光顾着讨好朕,更要记得太后的生辰与朕可是一月的,太后那般疼你,你可不能没有良心啊!”

众人一听,便知道楚帝是不打算收回财权了!

西宁侯狠狠的握着拳,没想到殷钰会途中来这一手,着实可恶!

冷凌衍只抬头看了殷钰一眼,阴鸷的眼中满是憎恶和愤怒,却很快掩饰在那尊傲的冷漠中。

“陛下放心,殷钰做事自是周到,臣可是给太后娘娘准备了一座用南珠嵌成的观音像,太后娘娘一定喜欢!”殷钰讨好的笑道,那张明艳的脸上带着最纯粹不过的笑。

楚帝想到每年他和太后过寿,殷钰送的礼虽然俗了些,但从不吝惜银钱。

殷钰虽然散漫了些,但这样的性子也好,至少现在他不希望任何一个皇子的手里握着这些东西。

哄好了楚帝,殷钰自是开心,侧眸看了面无表情的冷凌衍一眼,嘴角弯出一道绝美的弧度。

算计了他这么一通,他怎么能善罢甘休呢!

刘家终是得到了商贩手里整整四箱的南珠,那些南珠晶莹剔透,堪称绝品。

刘父甚至已经可以想到,他的铺子会因为这些南珠而名声大振,一跃成为金陵之首。

这些南珠花了刘家大半的银钱,刘父连忙命匠人打造出第一批首饰,件件精美绝伦。

刘父思考的很周到,只要先卖出两批首饰,便可以收回一些周转资金再去投资旁的事情。

可一连几日刘家的铺子门庭冷落,那些绝美异常的南珠头面更是无人问津。

刘父觉得不对劲,忙派人去打听,才知道其中缘由!

原来殷钰送给了殷太后一座南珠嵌成的观音像,殷太后十分喜欢,还请了不少夫人来观看。

锦阳老夫人笑着赞叹道:“这南珠不但圆润剔透,还代表着长寿尊贵,楚国唯有太后才配的上这南珠啊!”

锦阳老夫人只是随口一句恭维话,殷太后却是十分高兴,只言自己也甚是喜欢南珠,坚信着南珠能让她延年益寿,以后非南珠不戴了!

试问谁敢和太后争抢心爱之物,便是殷太后未说什么,那些贵妇小姐为了避嫌,也都将自己的南珠头面束之高阁了!

而最巧的是,那日宫宴云曦也去了,她穿着一身世子妃宫装,容貌越发的绝美倾城,却是一改往日冷傲华美的装扮,身上佩戴的都是玉质的东西,却更衬得云曦脱俗绝色。

女人家自是都喜欢美,便打听了一下,云曦闻后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嘴笑道:“世子曾言翠竹法身碧波潭,滴露玲珑透彩光。脱胎玉质独一品,时遇诸君高洁缘……”

“世子认为世间最衬君子美人的便是玉,玉在山而木润,玉韫石而山辉,戴玉可以修身养性,女子若是皆能如玉一般温润剔透岂不是妙事?

更何况云曦如今有孕,便也不喜欢金银利器,反是喜欢这种玉石了……”

云曦在说话的时候,脸上都是难掩的幸福笑意,她伸手拂了拂头上的白玉芙蓉簪,一双美目盈盈含水,看得一众夫人都不由惊艳。

云曦可以算是金陵城所有女子艳羡的对象,不用伺候婆婆,后院也干干净净,又能得夫君和太后的偏疼,简直可以算是人生赢家!

而且冷凌澈的才学众人皆知,他既然说玉好,那便一定是好的!

当她们得知云曦这一副首饰是从碎玉阁所买,当天碎玉阁便人满为患,几乎所有的饰品都被抢购一空。

因为碎玉阁每样饰品只有一个,卖完了就没有了,所以有些脾气火爆的夫人险些因为争抢而打了起来。

而玉琉阁也紧随其动,打造了一批白玉碧玉的首饰,两天便全都售尽,好在玉琉阁早有准备,竟是也跟上了供求。

冷凌澈和云曦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刘家就惨了,那些南珠首饰他们一件都卖不出去,因为那四箱子顶尖的南珠,他们将手中周转的资金全都砸了出去。

他们想找那个商贩退货,可人家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他们又想低价兜售南珠,可现在南珠就是个华而不实的东西,买了也卖不出去,自然无人问津。

刘家眼看着别人挣钱,他们却是连周转的资金都没有,刘父一股心火攻了上来,中风倒地了。

看着父亲嘴歪眼斜的倒在床上,刘金元便发誓要撑起整个家,带着家人渡过难关。

他先是去求见冷凌衍,可是冷凌衍嫌他们无能,根本不予理会。

刘金银便只好兜售铺子,打算先卖两个铺子救急。

可这个时候便体现出强权的好处了,有殷钰放出了狠话,谁买他家的铺子便是和他锦阳侯府过不去,是以便是他家的铺子价钱压得再低,也没人敢买。

刘金元也是个有魄力的,没有被这些变故击倒,最后想出了一个办法,去借了倍贷,这也算是破釜沉舟了。

放倍贷的有专门的一伙人,有钱的富户或是官家可以将钱委托给他们,他们出去放贷,负责要钱,与官府一般也都有勾结,官府对这些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倍贷民称“驴打滚”,若是还的不及时,那么滚出的银子你便一辈子都还不上。

若是还不上他们便抢房抢地抢人,就算闹到了官府,之前也是签过借条的,官府根本就不会过问。

所以除了赌徒和那些走投无路的人,一般人都不敢借倍贷。

可是刘金元觉得他们刘家虽是伤了元气,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挺过这段也就好了,大不了抵出那几间铺子就好。

刘金元也看准了时机,准备开始做玉石的生意,可是他们家是做绸缎生意的,绸缎的好坏他一眼就能分辩出来,但是玉石这东西他并不了解。

所以现实就直接给刘金元上了血淋淋的一课,他买回的那些上等的玉石,其实根本就不是玉,而是用一种像玉的石头浸泡药水所成,根本就雕刻不了,轻轻一凿就碎了。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刘金元的首饰铺子处处受挫,其他的铺子也都相继出事了。

先是他家的药铺被人看出以次充好,人参都是不足年的。

之前有一户人家老父亲病危,等着人参吊命,结果却还是一命呜呼了。

如今那户人家听闻刘家铺子的人参都是不足年的,顿时便怒了,他们明明要买的是百年老参,结果却是不过几十年的,功效自是差了许多。

那户人家便找上了门来,要刘家给老父亲偿命!

偿命自是不能,最后协调下来只能赔了人家一大笔银子。

贪多嚼不烂,当初刘家仗着冷凌衍的势力,开的店铺几乎涉及了衣食住行所有方面,自是挡了不少人的财路。

如今这些人都纷纷来踩上一脚,刘金元苦不堪言,再难维持,最后就连楚帝都听闻了刘家的臭名声,将他家皇商的名头都撤了。

刘金元赔尽了所有的钱,甚至就连母亲和妹妹的嫁妆都一同变卖了。

刘金元想着先回老家修养些日子,等到金陵风声过了,再回来卖了铺子从头做起。

刘金元是个有毅力的,但奈何天公不作美,放倍贷的人来要钱了。

刘家毕竟是大户,刘金元变卖了家里的东西,还有一些庄园土地,便想着足够还银子的了,谁知道才不过一个多月,他的钱竟是变成了天文数字!

放倍贷的冷笑道:“怎么?想赖账不成?”

“你们明明说七日翻一倍,怎么会多了这么多银子?”刘金元被吓得不轻,这些钱就算在他们刘家鼎盛时期也凑不出来,更何况现在了?

听刘金元算了一遍账,放贷的都笑了,“谁让你自己看不懂翻倍的意思,难道你以为是二变四,四变八这么算啊?这样我们去哪挣钱?

第一个七天是二变四,第二个七日可就是四变十六了,第三个七日自然是十六变二百五十六了……”

“你们这简直……简直就是勒索!”刘金元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几个放贷的便吼道。

放贷的也不恼,抖了抖手中的欠条,嘲讽的笑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当初可是你主动来找我们啊!”

“那也没有这样算的道理,你们分明是在故意针对我们刘家!”

“你这句话还真是说对了!谁让你们刘家如此招摇,一个商人好好做买卖就是,居然也敢和权贵争?你家的勇气就连我们都佩服呢!”

他们放倍贷的第一条就是不与权贵为难,更何况金陵的权贵盘根错节,一个人也得罪不起!

“给你们三天时间,想着凑钱吧,否则你家的这些房产店铺就都是我们的了!”

这些人说完就走了,只留下刘金元一人呆滞的坐在屋内,久久回不过神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现在就连从头开始的机会都没有了!

三日后,刘家将金陵所有的财产全都抵了出去,刘金元甚至连回乡的钱都没了。

刘父也在折腾中病死了,刘金元看着那些痛哭不已的姨娘庶妹,心中一横。

这些女人享尽了刘家的富贵,如今也该为刘家做些什么了!

于是刘金元不顾别人的指点,将姨娘庶妹通通卖了,换了银钱,又雇了马车,带着自己的妻儿母亲还有不停辱骂云曦的刘宝珠踏上了回乡的路。

自此金陵再无皇商刘家,持续数月的金陵商战终是尘埃落定……

------题外话------

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