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众叛亲离/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安王最近也颇为忧愁,其实他是希望冷清薇和殷锐成婚的,因为有王府和殷钰在,冷清薇日后也不会受委屈,就算她现在不喜欢殷锐,可以后也可有儿女傍身。

锦安王想的很简单,什么脸面上的事情他都不在意,他不希望冷清薇孤独一生,有个人照料总归是好的。

可这件事却得到了冷清薇强烈的反对,甚至是以死明志。

“清薇,你这是何苦?难道你要一辈子孤独终老吗?”冷凌弘心疼妹妹,每日都和严映秋前来劝慰。

“若是嫁给一个自己丝毫不爱的男人,那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呢!”更何况在冷清薇心里,殷锐就是一个卑鄙小人,她才不要嫁!

“可是……可你没有别的选择了啊,难道你还想进庙里做姑子吗?”冷凌弘在得知此事后,心里对秦侧妃有怨有恨,这么多日也未去看秦侧妃一眼。

可是他对冷清薇是真的心疼,不希望她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一生。

“做姑子就做姑子,你们若是嫌我丢人,便将我远远送走吧,总之我绝不会嫁入殷府!”冷清薇话未说完,便已经呜呜痛哭起来。

严映秋示意冷凌弘离开,她则是坐在冷清薇身边,轻声劝慰道:“五妹妹,这件事父王还是想看你的心意的,虽说外面有些传言,说是咱们两家在相看婚事,但若你执意不肯,推掉也并无不可。”

冷清薇的哭声渐渐停止,似乎是在认真听严映秋认真说话,严映秋想明白了很多,她轻轻拍着冷清薇的肩膀,开口道:“五妹妹,咱们女人这一生太不容易了……

想找个自己真心所爱的人难之又难,有时即便嫁给了你心爱之人,就一定会幸福吗?母妃就是个失败的例子不是吗?”

冷清薇擦了擦眼泪,紧抿着嘴唇,严映秋叹了一声,继续开口道:“男女婚事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来的那么多情投意合?

可这些事运气是一方面,也要看咱们自己是如何来做。你现在还年轻,觉得一个人过一辈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等你真的老了,别人子孙成群,你却孤独无依,五妹,你真的做好那种准备了吗?”

冷清薇彻底停止了抽泣,神色凝重又悲伤,严映秋心中不忍,可还是决定要将所有的利弊都讲给她听,“你若是不想嫁,便不嫁,你还有哥哥嫂子自会照顾你!

便是以后你的侄女侄子们也会给你养老送终,可我只希望你在做决定时,不要冲动,要将以后都考虑进去,好吗?”

有时候抉择并不好做,因为你不会立刻知道是对是错,两条路,有时候要走上很久你才会发现你走错了路……

关于冷清薇的婚事没有人敢确定到底哪种选择是对的,所以严映秋只是将所有的可能都告诉给她,看她如何抉择。

是为了心中的真爱而坚守,还是退后一步,向现实投降……

冷清薇怔怔的坐在椅上,她双目放空,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严映秋叹了一声,轻轻的走出了房间,门外冷凌弘正在等着她,见她出来先是给她披上了一件外衫,才开口问道:“怎么样,她可想好了?”

严映秋摇了摇头,朝着屋内的方向望了一眼,“这是一辈子的事,还是让五妹妹自己考虑考虑吧!”

突然严映秋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我听说三妹被父王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提到冷清芙,冷凌弘显得有些神色复杂,喃喃道:“她啊……”

此时锦安王的书房中坐着一排的人,每个人都神色紧张,而主位的锦安王则是一脸的阴沉可怖。

最近王府的事情颇多,就在寿宴当日,便发生了三件事,冷清薇失身,许欢宜身死,还有就是他那个不争气的三女儿更是雪上加霜。

“王爷……”左都御史家的小儿子曹霁小心翼翼的开口,他虽是锦安王的女婿,却从来都不敢叫上一声岳父。

锦安王抬眸扫了曹霁一眼,吓得曹霁立刻缩起了脖子,陪着曹霁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大嫂张氏。

张氏赔笑道:“王爷,弟妹她在府里也住了有些时日了,也不知道这小两口是不是吵架了,若是发生了口角,我们也好劝劝不是!”

张氏其实厌恶死了这个弟妹,可奈何她的身份高,全家也没人敢管教她!

“她在你们曹家表现如何?”锦安王突然开口问道,让曹霁和张氏都心中一沉。

难道冷清芙告状了?

可他们谁敢招惹她啊!

“弟妹自是好的,性子活络讨喜,我们都很喜欢呢……”张氏说了几句昧良心的话,很怕自己会不会口舌生疮。

“本王要听实话!”锦安王声音微扬,吓得张氏脸色瞬间白了。

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敢直视锦安王。

曹霁见张氏害怕了,却反是生出了勇气,拱手道:“王爷,请恕小婿直言,清芙是王府千金,自是备受宠溺。

我曹家不是什么贵胄,但也不敢让她受了委屈,我母亲从不让她立规矩,我大嫂更是对她十分宽厚。

可她却是对谁都心无敬意,但凡有半点不顺她意,她便将我曹家弄得家犬不宁……”

“二弟!”张氏慌忙的开口劝慰,与锦安王抱怨他的女儿,这是不要命了吗?

曹霁却是越说越委屈,将心底一直压着的事都说了出来,便是死也要死个痛快。

锦安王闻后并未言语,只让人将冷清芙带了进来。

可冷清芙一进来曹霁和张氏就傻了,他们以为冷清芙是闹别扭不肯回曹府,可看她蓬头垢面,衣裙也肮脏不堪,不像是回家享福,倒像是被关了起来。

冷清芙嘴里还塞着帕子,她看见曹霁和张氏,似是觉得丢了颜面,竭力的挣扎起来。

锦安王也不理会她,径自开口,对看呆了的曹霁说道:“曹霁,你知道本王为何选你做了女婿吗?”

曹霁摇头,在锦安王与曹家透露要结亲时,他们所有人都是懵的,却也是欢喜的。

最初他和冷清芙也是有过恩爱时光的,只是冷清芙太喜欢奢靡,性子又骄纵,他们的关系便也越发的冷淡起来……

“本王欣赏你父亲,刚正不阿,从不结党营私,正是因为如此,本王才选择与曹家联姻。

当初本王也看过你的文章,觉得你很有家父的傲骨,而且你又不是家中长子,更合本王的心意!”

锦安王语落之后,张氏却是一怔,她一直以来都以为锦安王是想扶持曹霁的,可今日听他话里的意思,他分明就没想让冷清芙做这个长媳妇,更没想让曹霁当家……

锦安王顿了顿,复又说道:“可你如今的表现却让本王有些失望,既然你妻子如此不孝不仁,为何不多加管教?难道只因为她是王府千金,你们便如此纵容吗?”

“我……”曹霁有些窘迫,他确实不敢管,毕竟锦安王可是陛下的亲弟弟,他们哪敢得罪?

锦安王也看透了他的心思,便开口说道:“本王听闻了这逆女的所作所为,甚是她还将你的母亲气病了?如此恶媳,就当严加管教!”

冷清芙不敢置信的看着锦安王,她的父亲居然在告诉婆家要好好教训她?

就连曹霁和张氏也看愣了,一时有些琢磨不透锦安王的意思,锦安王索性将话挑明了,“本王是嫁去你们曹家一个女儿,不是送了一个主子!

规矩要立,有错要罚,对待婆母和长嫂要恭敬,若是她敢心存不敬,该怎么罚就怎么罚,你们也不用担心她回王府告状,本王是不会理会的!

我相信你们曹家家风严谨,也不会故意虐待,若是她屡教不改,休了她本王也没有怨言!”

冷清芙彻底傻了,已经放弃了挣扎,锦安王看着她,心里只有失望和厌恶,居然能对自己的亲人痛下杀手,还真是让他心寒!

“若是你被曹家休了,我锦安王府也无你的容身之地,这点我想你比谁都清楚吧?”

锦安王淡漠的说道,冷清芙如坠冰窟,四肢都变得僵硬起来,她自然知道为什么,她行刺了王府的世子妃,那是王府未来的女主人,若是夫家不要她,她便再无容身之地!

“把她带回去吧!”锦安王挥挥手,有些疲累的说道。

一脸怔愣的曹霁和面带喜色的张氏带着浑浑噩噩的冷清芙离开了。

云曦不记得她有多久没见过冷清芙了,只记得再次见面时,冷清芙端的是三从四德,完全是一个诗书达理的贤良女子,可以预见曹霁的母亲嫂子当真是管教有方法,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秦侧妃被禁足在祠堂不得出入,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她依然还是有办法能得到外面的消息,当他听闻锦安王有意要将冷清薇许给殷锐时,便明白了这里的原委。

秦侧妃琢磨了一番,觉得这样也未尝不可,虽然关系有些远,但至少也算是攀上了锦阳侯府的一角,以后如何还真是说不准。

秦侧妃派人去找冷凌弘,冷凌弘其实不愿见秦侧妃,可那毕竟是他的母亲,他还是去见了。

下人对冷凌弘也通融了一二,秦侧妃一见冷凌弘,瞬间面露喜色,上下的打量冷凌弘,好像许久未见了一样。

“看到你在外面过得还好,母妃也就放心了……”秦侧妃轻轻垂泪,让冷凌弘的心口闷闷的。

转而秦侧妃又开口道:“凌弘,你妹妹的婚事可定了,她可还好?”

见秦侧妃关心冷清薇,冷凌弘也不忍多加苛责,虽然他怨恨秦侧妃,可秦侧妃害了冷清薇,想必她的心里也不好受。

“清薇不想嫁,父王说让她自己考虑……”

“胡闹!怎么能不嫁?难道她还要自己过一辈子不成?你是薇儿的兄长,一定要好好劝她,让她不要犯傻才是!”秦侧妃闻此急切的说道。

冷凌弘也有些犹豫,叹气道:“可是那殷锐的人品我也有些担心……”

“弘儿,他再如何也是殷家的人,就算是个庶子,可总归还是和锦阳侯府连着血脉的!

清薇嫁给殷锐,以后咱们也多少算是与锦阳侯府攀上了亲,而且殷钰未婚无子,这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们先下手总是好的……”

秦侧妃苦口婆心的劝慰道,冷凌弘却是怔怔的看着秦侧妃,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母妃,你有没有因为清薇的事情后悔过……”

秦侧妃一愣,想到冷清薇的事情她也心痛如绞,“这件事是我思虑不周,早知如此我应该多派人手看护的!”

“母妃!”冷凌弘痛心疾首的吼了一声,他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母亲,“母妃,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错吗?你害了清薇的一生啊,你居然还在考虑殷家和锦阳侯府的事情……”

冷凌弘一直都敬重着自己的母亲,他承认他因为许欢宜的事情与她生了嫌隙,因为许欢宜便是她找来的。

可是他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恨自己的母亲,直到看着她一脸郑重的与他分析着清薇这场婚事能带来的好处,他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都颠倒了。

他似乎第一次真正认识自己的母亲,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甚至连自己的儿女都可以算计,这样的她与许欢宜有什么区别?

“弘儿!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们两个!

薇儿喜欢殷钰,我便帮她得偿所愿,就算事情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可我也都是为了她好啊!

还有你,我处处为你筹谋,就是怕你被那冷凌澈踩在脚下,宁平侯府倒了,你若是再无人帮衬,可如何是好啊!”

秦侧妃走上前去,抓住了冷凌弘的手臂,言辞恳切,字字含情,完全是一个为了子女付出了一切的母亲。

冷凌弘却是轻轻扯下了秦侧妃的手,他后退两步,眼中竟有防备之意,他摇了摇头,痛心的看着秦侧妃,哀切的劝道:“母妃,你醒醒吧,不要再害人害己了!

你所争的不是我想要的,这个世子之位我也绝不会要,就算没了二弟,这世子位也是他的孩子的,今生今世,我绝不做这个锦安王!”

“混账!”秦侧妃怒不可遏,似是被人触了逆鳞,几步上前狠狠地抽了冷凌弘一巴掌,“没用的东西!你就甘心看着冷凌澈骑在你头上?等你父王死后,你就甘心带着微薄的家产被人踢出府去?

冷凌弘,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怎么能比玉婉清的儿子差!”

冷凌弘摸了摸有些疼的脸颊,直视着几欲疯癫的秦侧妃,“母妃,你为何一定要和王妃争,她已经去世多年了,你为何还是放不下?

王妃从未为难过您,在我的记忆力,她一直那么温柔善良,二弟是嫡子,这王府本就是他的,我们为何要争?”

“住嘴!住嘴!你给我住嘴!你居然说玉婉清那个女人好,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秦侧妃此生最恨被人与玉婉清比较,更何况是从自己儿子的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

冷凌弘任由秦侧妃撕扯着他的衣襟,看着他目眦欲咧的质问责骂,他突然心中寒凉,似乎明白了为何母妃得不到父王的心。

他等着秦侧妃发泄完了,才轻轻扯下秦侧妃的手,扶着她坐下,在秦侧妃泛红的双眸下磕了两个头。

“儿子不孝,暂时不会来探望母亲了,希望母亲能早日想开此事,等二弟继承王府,儿子必定前来接母亲共赴新宅!”

冷凌弘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秦侧妃嘶吼着要追上去,却被外面看管的人拦住,重新锁上了祠堂的大门,只能听到里面秦侧妃那疯狂的嘶吼和咒骂声,却是再无人理会这位昔日风光无限的侧妃娘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