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身世之谜/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满身是血的青玉,云曦的胸口突然很闷,她留下了安华和喜华照顾着,自己则是转身而出。

云曦推开房门,直接了当的开口问道:“青玉的身世到底是什么,你还想瞒着我吗?”

“曦儿……”

冷凌澈想要安抚云曦,云曦却是挥开了冷凌澈的手,冷声问道:“你早就知道青玉的身世对不对?你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我们不是说彼此没有隐瞒吗?”

冷凌澈见云曦是真的动了怒,这么长时间她从未与自己这般疾言厉色过。

“我不知道青玉的身份,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若是今日没有玄宫,青玉她岂不就性命不保了?”

云曦恼怒又自责,她自责自己没有发现青玉的情绪,若是她早知道,也许她可以劝慰青玉,至少让她不要来做傻事!

冷凌澈知道云曦是担心青玉,便拉着云曦坐下,轻轻摸着她的小腹,“你都是要做母亲的人了,脾气怎么好这么急,小心吓到我们的孩子……”

云曦抿嘴不语,显然还是在气怒之中。

“青玉的事情的确有些特殊,并非我想瞒着你,而是没觉得那很重要,至少现在是……”

看着云曦探查的目光,冷凌澈知道今日是别想再瞒着她了,便轻叹一声,娓娓道来……

青玉身上有好几处剑伤刀伤,安华和喜华都捂住了眼睛,不敢再去看,乐华也蹙紧了眉,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所幸那些伤口虽是渗人,却并没有伤及要害,玄徵给青玉包扎好了伤口后,又给她吃了两颗药丸,便去厨房煎药了。

青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屋内的烛光似是有些刺眼,她眯着眼睛,努力半晌才将双眸睁开。

睁开眼便看见安华几人一脸担忧的站在自己床前,她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原来她回到芙蓉阁了啊……

她不记得她是如何回来的,只记得她刺杀失败被人发现,她寡不敌众,受了很多伤,至于是谁将她带回来的,她便一点不知了……

“青玉,你怎么样?还疼吗?”喜华蹲下身子,眼泪汪汪的看着青玉。

青玉勉强的扬起了嘴角,虽然伤口疼痛欲裂,她却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疼就好了,你都要吓死我们了,世子妃也被吓得不轻,你这到底是做什么去了啊!”喜欢忍不住埋怨起来,她们都以为青玉要不行了,她刚才像个血人似的,真是吓死人了!

“喜华,你去告诉世子妃一声,就说青玉已经醒了,免得她再担心!”

安华制止了喜华的发问,经此一事安华看得出,青玉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婢女,只怕就连世子妃也不知晓。

“哦!”喜华应了一声,起身小跑离开。

安华给青玉倒了一口温水,喂她服下,青玉看了安华一眼,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是谁救我回来的?”

“是玄宫,他带你回来的时候,你浑身都是血,将世子妃的脸都吓白了。

我知道你往日里都是有分寸的,但这次你的确冲动了些,不管你想去做什么,如今都不是一个好的机会!”

安华没有询问什么,只在言辞间警告了青玉几句,如今楚帝寿宴在即,是金陵封锁最为严密的时候。

青玉却在这个时候跑出去犯事,不仅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若是一旦让人知道她是云曦的婢女,只怕云曦都会惹上麻烦。

青玉垂了垂眸子,安华知道她听进去了,便也不再多语,只开口道:“你先休息吧,一会儿玄徵熬好了药,我们再给你送进来,你若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喊一声,乐华会在外间守着!”

“谢谢你们……”青玉的声音唯有喑哑,待安华和乐华离开,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头顶。

是她冲动了吗?

可她只有这一个机会,本以为今日的防卫会松弛一下,没想到他居然那么谨慎!

荣家人果然都是一样的狡猾可恶!

青玉在床上躺了两日,云曦并没有来探望她,青玉猜想云曦或许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吧。

云曦对她信任有加,什么也不瞒着她,她却是一直藏着秘密,换作她是云曦应该也会生气吧……

玄徵的医术很好,他研磨的药粉更是神奇,不过两日,青玉身上的伤口便已经开始结痂了。

青玉本身的体质就不错,竟是已经能自己起身行走了。

她走到铜镜前,镜中是一个容貌普通,平凡至极的脸。

那张容颜不丑,却也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让人看了一眼便会忘记她到底长什么模样。

只镜中的那双眼清亮晃人,嵌在这张脸上显得有些暴遣天物了。

青玉摸了摸自己的脸,冷冷勾起了嘴角,就算所有人都忘了她,就算她的名字几乎已经被时间磨灭,她也绝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

深秋的天很短,刚刚用过晚膳,天色便已经都黑了,青玉推开房门,迈着细碎的小步走向了云曦的房间。

喜华正好从后面走来,看见青玉的背影,连忙走上前去,开口问道:“你怎么自己起来了?世子妃这里也不急着你来照顾,还是回去……”

喜华突然瞠目结舌,张大了嘴巴,连话都说不全了。

“我已经大好了,也该给世子妃请安了……”青玉说完扬唇笑了笑,便抬步进了屋内。

喜华却仍旧站在原地,突然狠狠的揉起了眼睛,一脸发懵的喃喃:“刚才的是幻觉吗?”

冷凌澈正在喝茶,云曦则是照常捧着一碗燕窝,见到青玉进来,冷凌澈不过抬眸扫了她一眼,云曦却是有些惊怔,试探问道:“青玉?”

“正是奴婢!前些日子是奴婢不好,害得世子妃担心了!”

一样的装扮,一样的声音,可眼前的女子却与往日的青玉判若两人。

眼前的女子长眉飞扬,一双上扬的丹凤泛着凌厉的寒光,鼻若悬胆,鼻梁细而高挺,嘴角无需微笑便自然的上挑,只需一眼,云曦便不由感慨,好一个英气利落又自信张扬的美人!

青玉的美显得有些桀骜,仿佛最趁她的装扮并不是长裙绣鞋,而是应该一身利落的骑装,骑着骏马在草原奔驰。

当云曦从冷凌澈口中得知青玉的身世后,她便猜到了青玉很有可能是易容来掩饰身份,可今日突然见到亲青玉真颜,她还是不由惊怔。

“你……”

“奴婢并非想要故意隐瞒世子妃,只是奴婢的身世不祥,不想给世子妃带来麻烦,还请世子妃谅解!”

云曦一时说不出话来,她有些心疼的看着青玉,一个曾经肆意张扬的骄女,却要委身在她的身边做一个小小的侍女。

她并非是怨怪青玉瞒着她,而是自责自己没能为青玉做任何的事情。

青玉是南国人,她父亲是南国赫赫有名的龙翼将军,自青玉的曾祖父起,龙翼将军府便在为南国开拓边境,可以说南国三分之一的领地都是青玉的家族打下来的。

青玉的父亲也曾袭击过楚国的边境,后被锦安王率兵击退,两人都是英雄豪杰,在一次次的交锋中竟是惺惺相惜,引为知己。

甚至青玉的父亲不愿再与锦安王为敌,便故作大败,撤兵回国,之后便再未率兵侵略过楚国。

两人在边境斗了两年多,其中有刀剑相向之时,亦有一同策马追逐夕阳之时,两个有为青年彼此欣赏,成了莫逆之交,只这段友情是两人共同的秘密,谁都没对外言明。

之后龙翼将军鸣金收兵,两人再也没有见过,谁曾想当锦安王见到故人之女时,得到的却是龙翼将军满门抄斩的死讯。

龙翼将军因被小人诬陷,居然落得个凌迟处死,一代大将,为国开疆扩土,最后却是死无全尸。

他的妻儿老小亦是同罪而诛,所幸当时青玉并不在府,她正因为亲事与家里闹了别扭离家出走,她的丫鬟顶替她而死,从此世上再无青玉此人。

“等奴婢闻之此迅时,家人早已经尸骨无存,是父亲的一位副将将王爷的信物交给了奴婢,让奴婢来楚国寻找锦安王……

从那时起,我便知道,上天让我逃过一劫便是要让我来亲自复仇,荣家对我们所做的一切自是要血债血偿!

如今那狗皇帝最疼爱的三皇子来了,我怎么能不手刃仇人?让那狗皇帝也尝一尝亲人离散的滋味!”

青玉的表情越来狰狞,一双上扬的丹凤眼充满了血仇的怒火,“可奴婢本以为前两日他刚到楚国,护卫应当松懈,却没想到他那般怕死,居然守卫森严……”

青玉满心的懊悔,她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她只是可惜自己没能手刃仇敌!

青玉突然双膝跪地,眼中泛泪,恳求的看着冷凌澈和云曦,“世子、世子妃,求你们帮奴婢一把,奴婢一定要杀了那狗皇帝最宠爱的儿子,让他也常常撕心裂肺的滋味!”

青玉转而又看着冷凌澈,殷殷哀求道:“世子不是说会助奴婢一臂之力吗,求您了!”

冷凌澈却是冷笑两声,轻蔑的扫了青玉一眼,“我本以为你是个能成大事的,没想到竟是如此无用……”

云曦瞪了冷凌澈一眼,走过去将青玉搀扶起来,青玉眼中还挂着泪珠,不解的看着冷凌澈。

“杀了他又能如何?一人的性命抵得过你满门的血债?”

冷凌澈声音冷寒,并没有因为青玉的遭遇而有任何的怜悯。

这个世上的不公太多,当年他的外祖家又何尝不是灭门惨案?

他也可以刺杀楚帝,可那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让楚帝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同室操戈,看着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的背叛他离弃他,甚至他的儿子们迟早会为了那个皇位而要了他的命,那时该有多么痛快?

与其让他拿起屠刀,去找一个个人复仇,倒是不如让他们自相残杀,死在恐惧和绝望之中。

“可我除了杀他,我还能做什么?”青玉也想做的更多,可她不得不认清现实。

“南国是你的祖辈打下来的,既然龙翼将军府覆灭了,南国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冷凌澈淡淡开口说道,语气淡漠之至,仿佛是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青玉满脸惊怔错愕,她刚才莫非听错了,冷凌澈在说什么?

“我从不觉得灭门之仇,是杀一两个人就能讨回公道的,看着他们痛失一切,看着他们所珍视的一切灰飞烟灭岂不是更加快意?

之前你求我帮你,我以为你与我的想法一致,可你若是想让我帮你杀两个人,我还从不屑做这样的事情!”

冷凌澈说完便收回了视线,只小口饮着茶,不去理会青玉惊怔错愕的表情。

云曦瞥了冷凌澈一眼,心中暗叹一声,不是哪个人动不动就想着覆灭一个国家的好吧?

青玉一个孤女,她若是有那种想法也是被逼疯了。

可是冷凌澈这人一向如此,从不会好好说话,云曦便开口劝慰道:“世子的意思是,我们不可图一时之快,有时隐忍蛰伏,等待时机一击必中,不是更好吗?

世子既然说了便一定会助你,就算你杀了三皇子,南帝还有许多个儿子,他就算一时心痛,也未必会如你这般肝肠寸断。

打蛇七寸,害你全家的定然不止三皇子一个,我们何必要打草惊蛇呢?”

云曦的劝慰显然更能让人听进去,青玉看着云曦,喃喃问道:“真的能将南国覆灭?”

云曦看了一眼垂眸小憩的冷凌澈,郑重的点了点头,“世子从不会骗人,他既然说了便一定会做。

你千万不要再冲动行事了,你的身份如此敏感,还是切莫让别人发现的好,否则不仅你有麻烦,就连咱们王府也是一样……”

青玉点头答应,这次的确是她冲动了,可是想到仇人近在咫尺,她便克制不住心中的愤恨,只想将要了他的性命!

“奴婢知道了,奴婢会安分守己,断不会再发生这次的事情!”

云曦拍了拍青玉的肩膀,轻声劝慰道:“回去歇着吧,不要多想了,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你应该是了解我的,在我心里早就把你当做了自己人。

所以你也不要有负担和压力,你帮了我许多,你的事我们也责无旁贷……”

劝慰好了青玉,屋内只剩下冷凌澈和云曦两人,云曦这才忍不住开口问道:“南国可是有人得罪了你,你居然想要覆灭南国?”

冷凌澈瞥了云曦一眼,语气深深,“夺妻之仇,难道还不算深?”

云曦心下无语,她倒是忘了荣桀的事,可荣桀也没讨到半分好处啊,云曦看了冷凌澈一眼,笑着问道:“这般看来你倒是对司辰挺和善的!”

“司辰啊……”冷凌澈似是忘了这么个人一般,只幽幽道:“司辰不一样,要恨也该由他来恨我……”

冷凌澈一副颇为得意的模样,云曦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觉得男人幼稚起来还真是可笑,但愿她的孩子们以后千万不要这样……

青玉刚回到自己的屋内,便发现安华几人正坐在她的屋内,安华和乐华都是一副震惊不已的模样,喜华立刻掐腰说道:“我说的没错吧,青玉变美了!”

喜华转而又对青玉道:“青玉,是不是玄徵给你开了什么变美药方,我吃有没有用啊?”

众人:“……”

安华咂咂嘴,看了半晌,只说了一句,“暂时还是藏起来的好……”

这般的容貌真的太过引人瞩目,她若是这般示人定会在王府引起轩然大波。

“你们放心,这是自然!”青玉今日只是想与云曦坦白,才以真面目示人,她一个婢女顶着这样的容貌招摇过市自是不妥。

喜华还是想询问一下青玉是如何变美的,却被安华揪着耳朵拉走了,临行前安华看着青玉道:“世子妃不易,请你以后多为她想想!”

“你放心,这是最后一次!”

她不会再冲动行事,只要冷凌澈和云曦能帮她复仇,她这条命便都是他们的!

南国,荣家,你们等着吧!

------题外话------

当当当,青玉的身份是这样滴,你们这群小妖精呀,脑洞比我这个作者都大,因为一个玉字,可给浮梦策划了一场大戏啊,哈哈……

不过不要失望啦,她虽然不是玉家人,但是在天下之战时可是有巨大的作用的哦,我们拭目以待吧,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