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楚帝寿宴/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帝寿宴,普天同庆!

皇帝寿宴对于云曦来说并不陌生,云曦一度很讨厌皇帝寿宴,觉得不过是劳民伤财,而且还要在宫宴上坐上一日,想想都觉得累。

可云曦又转念一想,若是泽儿当了皇帝,想来她也就不会厌烦了,想到此处,云曦不由得抿唇一笑,自己还真是厚此薄彼啊!

“笑什么呢?怎么这般开心?”马车内,一直望着云曦的冷凌澈的突然开口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若是泽儿当了皇帝定然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君王!”云曦倚在冷凌澈的肩上,一脸的骄傲欣慰,眼中闪着柔柔的光泽,美的让冷凌澈移不开眼神。

“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你又养好了身体,我便陪你回夏国看看,好吗?”冷凌澈温柔的揽过云曦的肩膀,将头轻轻埋在她的发中。

“真的?”云曦的眼中满是惊喜,双眼明亮的如同璀璨的宝石,在昏暗的马车内熠熠生辉。

“自是真的,为夫何时骗过你……”冷凌澈爱怜的啄着云曦柔嫩的嘴唇,云曦脸颊一红,不好意思的将头埋在冷凌澈的胸膛。

“一会儿我还要见人呢,被人看到了可如何是好!”

冷凌澈“嗯”了一声,郑重道:“曦儿这般想也对,免得引人嫉妒,反是不好……”

云曦掐了冷凌澈一把,抬头娇嗔道:“谁会嫉妒这种事啊,你真是……”

云曦想不到可以来形容冷凌澈的词语了,只叹了一声,却乖巧的缩进了冷凌澈的怀里,两人皆是浅笑不语,暖意融融。

临近楚宫,云曦才坐直了身体,整理自己的仪容,冷凌澈则是伸手为云曦整理着发髻,自然细致,就像在做着最普通不过的事情。

云曦的心里一阵暖意,冷凌澈对她的好是发自内心的,她从不敢将这种爱当做是理所应当,而是将这当做了上天的馈赠,小心的守护……

到了楚宫,冷凌澈先行跳下马车,将云曦小心的搀扶下来,锦安王府的人越发少了,今日来的也不过是锦安王还有冷凌弘冷凌澈两房。

众人也越发的看不懂锦安王府了,以前这王府的乱可是堪比皇宫的。

可是如今西宁侯府和宁平侯府相继出事,冷凌墨一支是彻底没落了,而冷凌弘和冷凌澈两人的关系却甚是微妙,让人一时看不到底。

女眷要先行拜见太后,冷凌弘颇为不舍的将严映秋托付给云曦,千叮咛万嘱咐道的请云曦好好照顾严映秋。

严映秋这次的怀相的确不好,直到现在有时还在折腾,但是冷凌弘最近也的确小心的过了。

或许是经历了许欢宜一事,冷凌弘更看透了自己的心,如今当真是一颗心扑在了家庭上,便是应酬都不肯去了,整日陪着妻女,当真堪称典范。

两人经历一番猜疑决裂,反是感情更加深厚甜蜜,两人就像突然坠入爱河的男女,分开一小会儿都是折磨。

对此冷凌澈表示鄙夷,觉得严映秋原谅的实在是太过简单,至少也要折磨个一年半载才好。

冷凌澈便是这般,看起来淡若清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实则却很喜欢看别人的笑话,不过是看的委婉了一些。

云曦有些无奈,一边替严映秋感到开心,一边又觉得有些无奈,他们能重归于好自是好的,只是这未免有些太过了吧!

云曦只以为是他们的感情失而复得才会如此,可她没想到的是这两人的状态持续了好久好久,久到他们的孩子都谈婚论嫁……

“大哥放心就好,我会好好照顾大嫂的……”看着依依不舍的两人,云曦尴尬的笑道。

“若是不放心,你一同去?”冷凌澈显得有些不耐,冷冷的瞥了冷凌弘一眼。

冷凌弘和严映秋脸色一红,两人这才惜别,却仍不忘回头看着彼此。

“大嫂如今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只怕日子也是蜜里调油吧?”云曦促狭笑道,以帕掩唇,抿嘴轻笑。

严映秋收回视线,有些怨怪的看了云曦一眼,“你怎么也笑我?你与世子不也是这般,何必笑我呢?”

“咱们可是不一样,我们至少没有这么一会儿就难舍难分啊!”云曦轻轻挑了一下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严映秋。

严映秋脸色微红,却是揉着帕子叹气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以前我对冷凌弘的感情也是深厚的,可我们之间似乎没有经过你和世子的那种爱情,便直接变成了亲人。

云曦,我不知道你理不理解那种感觉,就是我们在一起是一种责任,不是因为我们喜欢彼此,而是我们都觉得对方不错,可以共度一生……”

秋风萧瑟,楚宫虽然有人精心打理,种着应季的花草,但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现了颓败之势。

严映秋向远处眺望了一瞬,轻轻勾起嘴角,“人人都说夫妻之间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是最好不过的,可我觉得这种感情似乎缺少了什么。

直到经历了这样一番波折,我们才发现,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并非是许欢宜,那种隐患是早就存在间的。

或许人就是这样,只有经历了一番失而复得,才会珍惜那种曾经触手可及的东西。

我知道,若是你哪怕亲手割断这段感情也绝不会委屈自己,可我知道,我的心里只有这个男人,哪怕他做错了,我也一直在等着他改过自新。

如今,我们仿佛冲破了曾经的迷雾,看到了自己最为珍视的东西,其实我们之间也是有爱情的,不过被我们掩埋了起来。

如今我们更加珍视彼此,更加珍视这个家,或许从某种角度来说,我还应该感激许欢宜……”

严映秋的目光坦然清澈,似是已经看透了生活,整个人都透着轻松和惬意。

“日子是给自己过的,只要自己过得开心,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呢!”云曦欣慰笑道,她是真的为严映秋和冷凌弘两人感到高兴。

其实每个人的选择都是最适合自己的,没有对错之分,云曦不会容忍,是她的性格所致,可这不代表她的选择就是最好的。

试问天下有几个冷凌澈这般的男子,几乎所有男人都是三妻四妾,冷凌弘虽然性子软弱了一些,但是品行尚可,而且经此一事,云曦相信他会有改进。

两人一同走进了德彰宫,欧阳皇后和湘妃以及一些命妇都已经坐在宫内闲谈起来。

云曦和严映秋给众人依次请安行礼,欧阳皇后冷着一张脸,眼神还夹杂着怒火恨意,似要将云曦焚烧殆尽。

湘妃则是笑着与两人说话,一番慈爱温柔的模样。

殷太后神色淡淡,只命人给两人看坐,湘妃抿嘴笑道:“你们两个的身孕只差一月,等孩子出生后也好一起玩闹呢!”

“谁说不是呢,这可真是让人羡慕,不过大少夫人第一胎生的是个女儿,这胎定然是个男孩,就是不知道世子妃怀的是个小公子还是个小小姐呢?”秦盼兮悄然一笑,接话说道。

湘妃闻后一笑,开口道:“其实还是儿女双全的好,女儿贴心,特别是长女更是父母的小棉袄呢!”

两人一唱一和,却都是希望云曦这一胎是个女儿才好,殷太后瞥了她们一眼,冷冷开口:“是男是女都无所谓,只要是嫡出的都是好的!”

湘妃和秦盼兮笑容一顿,秦府的几位小姐都是妾室,不管身份多高,生出的也都是庶出。

欧阳皇后也觉得这句话很受听,便冷瞥了湘妃一眼,开口道:“生男生女是命数,哪是人说说便来的!”

“皇后娘娘说的是,只要孩子听话懂事,不论男女都是好的!”湘妃柔柔一笑,浅笑的望着欧阳皇后,眼神却满是挑衅。

“湘妃!你!”欧阳皇后被瞬间激怒,众人闻此都垂下了头,大气都不敢喘。

湘妃这句话听起来没什么,可谁不知道欧阳皇后的心头刺便是死去的冷凌淮,此时湘妃旧事重提,欧阳皇后哪有不怒之理!

湘妃则是一脸温柔的笑意,静静的望着欧阳皇后,她这句话一点错处都没有,欧阳皇后最好闹开,惹得陛下不悦才好呢!

欧阳皇后却是沉了一口气,如今凌淮已经没了,她要好好的为太子筹谋才是,她瞥了一眼殷太后手边的空位,笑着说道:“湘妃今日来的倒早,不过想来也是,陛下有宸妃照顾着,也用不着你了!”

湘妃脸色一僵,阴沉晦暗了几分,宸妃果然是个厉害的,楚帝每日都宿在她的宫里,甚至还将奏折都搬了去,现在她就是想见楚帝一面都很难。

不过好在楚帝没有将代理六宫的权利夺走,想到此处,湘妃便笑道:“这样也好,不然臣妾又要处理宫中事务,又要照顾陛下,的确是分身乏术。

如今有宸妃姐姐来照顾陛下,皇后娘娘也可以放心了不是吗?”

欧阳皇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如今宫中大权落在湘妃手中,楚帝心里只有宸妃一人,她身为皇后却是什么都没有,真是可笑至极!

眼看着两人呈现剑拔弩张之势,殷太后将手中的杯盏狠狠一落,吓得众人皆是心中一惊,“说够了没!还嫌不够丢人是吧?

一个皇后一个皇妃,却是如此上不得台面,若是再这般争吵,都给哀家滚回去!”

欧阳皇后和湘妃只好偃旗息鼓,两人都收回眸色,闭嘴不言。

“是谁惹咱们太后娘娘生气了?”

一道女子清脆微冷的声音传来,声音冷如碎冰,字里行间却藏着亲近之意。

殷太后的神色好了一分,众人都闻声望去,云曦也疑惑抬头,顿时却愣住了。

最先出现在众人视线的是一抹金色的裙摆,但见来人一袭鎏金色百花穿蝶云锦裙,外罩一件蓝锦金缕月华披风,头上一支赤风衔珠金簪,端的是风华绝代,貌美无双。

她身后还跟着有些不情不愿的冷清落,身份自是不言而喻,想必这位便是那位传说中的宸妃娘娘!

看着宸妃逗殷太后开心,那种亲切熟悉是任何一个宫妃都比不了的,不管是身份尊贵的欧阳皇后还是八面玲珑的湘妃,都只能怒目而视,却无一人能插嘴其中。

宸妃突然向人群中瞥了一眼,目光定格在了云曦身上,眼中浮现了惊艳。

“这便是我那外甥媳妇吧?”

宸妃笑着问道,云曦起身福了一礼,轻轻唤了一声:“宸妃娘娘……”

宸妃却是一把拉过云曦,惊喜的说道:“叫什么宸妃娘娘,唤我一声姨母听听?”

云曦微蹙了一下眉,虽说宸妃是冷凌澈的亲姨母,可楚帝还是冷凌澈的亲叔叔呢,更何况宫里可能这般论亲?

看着宸妃一脸坦然的模样,云曦心中一笑,看来外面盛传宸妃娘娘“无法无天”果然是真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