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相见/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夫人闻后眉头一跳,支吾着想回避这个话题,霞夫人却是不依不饶,非要刨根问底纠缠不止。

“娘亲,有什么不能说的?我们本来就没有做错,有什么好遮掩的?”

一直走神的冷凌逸也被霞夫人那唠叨的声音吵得清醒了,便皱着眉冷声说道。

“凌逸……”

锦夫人一脸紧张,那件事可是万万不能说的,一个弄不好便是欺君之罪啊!

霞夫人却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冷凌逸,等着冷凌逸能够说出什么劲爆的消息。

冷凌逸看了霞夫人一眼,两条眉毛皱成了一个小山,“不过是有人失手打碎了二哥最喜欢的杯子,二哥发现了以后非说是我打破的!”

“不会吧!世子妃平日里对你不是很好吗?都没为你解释?”霞夫人明显不信,撇着嘴说道。

“二嫂都不知道那杯子是什么时候碎的?事先也不知道二哥会为了一个杯子为难我!

等闹到了父王那才查出来,那杯子分明是被二嫂身边的婢女打碎了,却害怕被责骂反是藏了起来,若不是二嫂去查,这个黑锅非要我来背了!”

冷凌逸仍是一脸愤恨的表情,看着不像作假,霞夫人一脸失望,嘟囔道:“就这点事啊……”

亏她还以为有什么有趣的大事呢,没想到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那世子也太不地道了,怎么能因为一个杯子就大发雷霆呢?”

冷凌逸一张小脸全是怒气,狠狠说道:“他是世子,说的自然就是道理,以后我才不要理他了!”

“凌逸!不得胡说!”锦夫人也配合道,语重心长的劝慰着,“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以后不得再提此事!”

霞夫人觉得很没意思,便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我还以为世子妃对七公子不同呢,看来也不过如此嘛!清蓉,我们回去吧,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

冷清蓉还没吃够,看着那黄橙橙的大柑橘,舔着嘴唇说道:“这些你们是不是不吃了?”

锦夫人见此连忙让丫鬟给冷清蓉将剩下的柑桔都包了起来,冷清蓉见此开心的咧嘴大笑,抱着橘子就要和霞夫人离开。

霞夫人临走前还颇为八卦的小声问道:“你知不知道王爷他们去哪了?这次王爷为何会和世子他们一同出行?”

“我哪能知道啊,若不是因为昨日的误会,我这都几乎半年没见过王爷了……”

锦夫人神色落寞的说道,霞夫人见此挥了挥手,嫌弃的说道:“问你也白问,真是没用!”

送走了霞夫人母女两人,锦夫人才松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冷凌逸,“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说呢!”

“娘亲,我才没那么傻,我知道那件事关系重大,我怎么会和别人说的,更何况就连我自己一时都接受不了……”

冷凌逸不了解十年前的恩怨爱恨,他只知道他的母亲是王府里的一位夫人,他们过着最平常不过的生活。

可现在突然告诉他,他的亲生母亲是所有人都以为已经去世了的王妃,他和那个他又畏惧又喜欢的二哥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他就觉得很不现实。

“娘亲,你把十年前的事情全都告诉我好不好,我不想整日糊里糊涂的!”

冷凌逸拉着锦夫人的手臂苦苦央求,锦夫人却是为难的看着他,“凌逸,十年前事情太过沉重,我不想让你知道……”

“娘亲,可这样太不公平了,如果我真的是二哥的亲弟弟,那为什么所有事都要让他一个人承担呢?”

冷凌逸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里面却写满了执拗和认真,锦夫人有些怔愣,似是没想到冷凌逸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心里顿时又是欣慰又是酸涩。

她摸着冷凌逸圆润的笑脸,眼中充满了追忆,“你真是像你母妃呢,她平日里是最温和不过的人,可一旦执拗起来却比谁都倔强。”

当年锦安王闹出了与秦欣霜的事情后,左相勃然大怒,不仅想打上门去,还要退了这桩婚事。

可王妃当年却咬紧牙关不肯退亲,左相爱女心切,最后也只好做了让步。

她一直都觉得王妃的选择是错误的,在她看来锦安王根本就不珍惜王妃,她看着王妃一日日神伤,她也心如刀绞。

可直到锦安王与她说了凌逸的事,她才发觉她们好像都误会了他,只可惜他演的太好,就连王妃也被欺骗了……

锦夫人见冷凌逸如此执着,便拉着他坐下,将十年前的血泪过往一一道来……

……

云曦本以为锦安王将王妃藏在了某个庄子里,可没想到他们一路驶出了金陵,走得都是崎岖蜿蜒的山路。

冷凌澈担心云曦的身子吃不消,云曦却拒绝了休息,她知道冷凌澈现在一定十分急切,她的身孕正是最稳当的时候,吃点苦也没什么。

一行人几乎走到了傍晚才终于到了一座荒山的山顶,远远便可以看见上面坐落着的那个小小的院落。

云曦能感觉到冷凌澈的身子瞬间绷紧,她握紧了冷凌澈的手,默默的给予着他力量。

马车停在院落门口,冷管家拉着马车走向了后门,锦安王则是站在院落门前,抬手与冷凌澈说道:“她就在里面……”

冷凌澈并没有迫不及待的冲进去,他抬步走上阶梯,将手撑在门上,却是不敢叩动。

良久,冷凌澈轻轻叩响了门,指尖在轻轻颤动,出卖了他那无法平静的心。

里面传来了脚步声,云曦看见冷凌澈身子一紧,将手紧握成拳,就算是冷淡如他一样的人,在面对母亲的失而复得也是如此的惶恐。

可开门的是一个圆脸的老妇人,她警惕的看着冷凌澈,直到侧头看见了锦安王,才连忙笑着将门打开,躬身请几人进去。

老夫人跟在锦安王身边,双手不停的比划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云曦一愣,这老夫人是聋哑人?

云曦打量着院落,这院落不大不小,布置的很别致,只是现在是已经入冬,院内也难免有萧条之景。

院内有打扫的丫鬟,还有处理杂草的小厮,每个人都对着锦安王笑着点头,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他们都是……”

锦安王点点头,眸色有些晦暗,“这院子里的奴仆都是聋哑人,这样的人更可靠,也免得吵到了她……”

突然,一道身影映入眼帘,那是一个瘦弱的女子,她正坐在小湖旁边的凉亭内,专注的看着快要结冰的湖面。

一直走在冷凌澈和云曦身边的锦安王突然加快脚步迈进了凉亭,气怒又心疼的说道:“我不是让你冬日里少出来吗?你身子本就弱,若是着凉了可如何是好?

你若是想出来散步,也要多穿些衣裳啊!湖边寒凉,你在这坐着岂不是会冻坏了身体?”

一直寡言的锦安王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他抓住了女子的手,惊诧的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我们快回屋里去!”

女子却是冷漠的抽出了手,就连一眼都没看向锦安王,她只呆呆的看着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锦安王心中无奈,脱下了身上的披风覆在女子的身上,女子却是嫌弃的一把甩开,从始至终都没有看锦安王一眼。

冷凌澈脚步微动,他向前迈了两步,声音微颤,带着一丝不确定,“母妃?”

女子身上一颤,转而似乎被冻僵了一般,久久动弹不得,冷凌澈牵动嘴角,轻语道:“母妃,是你吗?我是澈儿啊……”

女子缓缓转过身,待看见冷凌澈的身影,她的眼中浮现了一丝茫然,取而代之的是错愕与惊喜,有粼粼水光迅速的萦绕了她的双眸。

她单手覆在唇上,宛如断线的水珠顺着她的脸颊滚滚落下,颗颗眼泪滴在她的手背上,继而缓缓垂落,砸在了她脚下的青石上。

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大口大口的吸着气,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心口,似乎这突如其来的相见让她无法呼吸,让她心痛如绞。

云曦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不想让自己哭泣出声,她看着不远处那无声啜泣的女子,她一身白衣,那是刺目如雪的白,上面没有一丝花色。

纯白无垢,却显得那般的绝望而凄凉,仿佛她的人生就是那般的苍白无色,没有希望,没有色彩,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在为了什么而存活。

云曦在第一次看见宸妃时,有的是惊艳,她便如那皓月一般,足以让所有人都活着她的光芒下。

她曾看着宸妃幻想着冷凌澈母妃的相貌,她听冷凌澈说过,他的母妃是最温柔不过的人,所以在她的脑海中,她将宸妃身上的锐气除掉,幻想着将宸妃的眉目变得更加柔美一些。

可今日看到这个活在冷凌澈回忆中的女子,云曦有的没有惊艳,只有无尽的心疼。

她那么的瘦,宽大的衣衫随风而动,让人担心她会不会就这样随风而去,那腰身不盈一握,瘦的让人心惊。

可她瘦的惊人,却也美的惊人,她的皮肤白若霜雪,一双杏眸却黑的宛若宝石,她仿佛是被人用最黑的墨,在最白的纸上所画的仙人……

她脸上的泪珠晶莹透亮,在她那白皙的皮肤下衬得犹如颗颗碎钻,折射着动人心魄的光彩。

她与宸妃一点都不像,宸妃美的明艳,她的五官似乎都带着攻击性,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折服在她的美丽的容颜下。

可她的眉,她的眼,她都一颦一笑都那般的轻柔,仿佛她害怕会惊扰到任何人,便是美都要美的温柔似水。

云曦忽然想到了曾在古书上看到的一段话,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然世间不存矣……

云曦看过之后不过一笑了之,世上怎么有那么完美的女子呢?

所有人都是有瑕疵的,就像她,世人总喜欢称她一句“宛若仙姝”,可她却长着一颗毒蝎心肠啊!

可在今日云曦很想告诉那个古人一句,她看到了世上堪称完美的女子!

云曦忽的明白了为何冷凌澈对白芙蓉情有独钟,其实冷凌澈和她都不像,真正如白芙蓉一般纯洁,又如它一般风骨的是锦安王妃!

锦安王妃只无声的啜泣着,冷凌澈抿了抿唇角,衣摆翩飞,他快步的朝着那仅存在梦中的身影而去,似有珠光从他的眼角滑落。

“母妃!”

冷凌澈不再是十年前那个需要母亲护在怀里的男孩,他已经长得足够高大,已经变得足够强大,他可以将母亲护在怀里,可以守她平安欢喜。

“母妃,我是澈儿!澈儿来了,以后再也不会让母妃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曾经,母亲是可以为他遮风挡雨的港湾,不管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情,只要母亲张开双臂,只要他拥进母亲的怀里,他便拥有了所有。

可直到那一日,他的世界轰然崩塌,他没有一日不怨恨自己,为何那时的他如此弱小,如此无能,为何他不能救下母亲,不能救下外祖一家!

多少次午夜梦回,他感觉自己似乎被外祖一家的鲜血还有母亲身上的血所笼罩湮没。

他恨锦安王,他恨楚帝,可他更恨自己!

如今他长大了,才发现原来母亲是这么的瘦弱娇小,他曾经理所应当依靠的母亲原来竟是这么脆弱。

他明明将她环在怀里,却丝毫没有真实的感觉,仿佛他仍在梦境之中。

“母妃,以前是澈儿不好,是我没能保护你,如今澈儿长大了,再也不会让母妃落泪了……”

锦安王妃泪如雨下,她的嘴唇开开合合,她似乎想好好的唤一句“澈儿”,可她的喉咙哽咽几许,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只摸着冷凌澈的脸,摸着那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嘴唇微动,一遍又一遍无声的念着“澈儿,澈儿……”

云曦嘴巴微张,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相拥哭泣的母子两人,冷凌澈也发现了异常,拉着锦安王妃的手,惊愕不已,“母妃,你的声音……”

锦安王妃扬了扬嘴角,轻轻摇了摇头,眸中的眼泪更加肆虐。

她何尝不想自己的孩子,当年她一心求死,最后虽是救回了性命,可她却懊悔不已。

如果她死了,她的澈儿该怎么办,她怎么能如此自私,她怎么能让年幼的他一个人去面对大人那残忍绝情的心?

后来她查出有孕,她决心好好的活着,可她的澈儿却被送到了万里之外的夏国,一走便是十年。

她每一日都在想,澈儿会变成什么样子,她每日都在作画,可时间越长,她越画不出了,他一定从当年那个可爱的孩童变成了一个如玉公子,可她如何也想象不出他如今的容颜。

十年了,他们母子终于得以相见,她想告诉他,这十年她一直在想着他,她想与他道歉,让他原谅自己当时的自私,可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喜极而泣,她就连一句“澈儿”都唤不出来……

“我母妃她怎么了?她怎么了?”

冷凌澈红着一双冰冷的眸,对一旁的锦安王怒目而视,眼中的怒火仿佛要将锦安王彻底焚烧。

锦安王妃握了握冷凌澈的手,她摘落了脖间的那条白色丝巾,本应白皙完美的脖颈上有一道纵横的可怕伤口,那道伤是冷凌澈噩梦的根源。

他手指颤抖的抚摸着那道凹凸不平的伤处,似乎还能感觉到十年前那鲜血滚热的温度,狠狠的灼烧了冷凌澈的心。

“伤口虽然没有致命,却还是伤了喉咙,你母妃她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在他得知此事的时候,他一个人哭了许久,他多希望她能像宸妃那样骂他,可她就连一个“恨”字也说不出了。

所以他找了许多的聋哑人,因为这样她就不会再为声音而伤感。

他一直想着,等到金陵安定,只要她不嫌弃,他也可以割裂声带,陪着她一同无声的走下去……

只要他的世界有她,一切便好!

------题外话------

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