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姐弟相见/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可确定了?”在回王府的马车上,冷凌澈开口问道。

云曦点点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觉得应是差不离的……”

“夏国的事情虽说不好追查,但是冷凌泽生母的身份未必无迹可寻,我可以派人去查……”

“不必了……”云曦摇头拒绝道,“其实有些事情不必查的那般清楚,因为我心里是愿意相信的!

现在只希望他能度过这个难关,尽快的好起来!”

冷凌澈闻此便也没有异议了,其实只要能有事吸引云曦的注意,他便已经是谢天谢地。

“再过段时日便要去秋猎了,这次你和团团就留在王府吧!”

楚国的秋猎每三年一次,楚帝十分看重,冷凌澈做为王府世子自然要随行其中。

可是冷凌澈不想让云曦也随着颠簸,最近这些时日,云曦的确太过疲累了。

而且猎场上人多眼杂,冷凌澈也不想让云曦和团团有任何的危险。

“嗯!大嫂也不方便动,我留下陪着她说说话也好!”云曦明白冷凌澈的苦心,便点头答应了。

“不过你出门在外也要小心,你们男子定是要骑马狩猎,小心暗箭伤人!”猎场绝对是谋害人命的最好场所,便是伤了人也可以说是无心之失。

想要冷凌澈死的人不在少数,他的处境才最是危险。

冷凌澈轻笑出声,伸手揽过云曦,轻轻磨蹭着她的头顶,“你要相信你的夫君才对,为夫虽然颇受瞩目,但是想要为夫的命可不简单……”

云曦抿了抿嘴,就势拥进了冷凌澈的怀中,她突然记起了什么,坐直身子问道:“我最近还真是忙晕了,司辰和静姨他们难道还打算留在长安吗?”

冷凌澈的眼中浮现了一抹不悦,为何与他说话的时候会突然记起那个人?

不过顾念着云曦最近的不易,冷凌澈便开口道:“司辰虽然说不上聪明,但总归没有迂腐的毛病。夏国已经如此了,还有什么守着的必要呢?

司府的老太太也已经没了,临行前司辰与我说,司夫人想要去边境陪着司傲天,司辰护送她之后便会来金陵……”

其实冷凌澈觉得他来金陵才是多此一举,除了碍眼似乎也没有别的用处了。

“静姨要去边境?”

云曦不由惊诧,那了可是荒芜之地,环境极其恶劣,静姨为何要跑去那里受苦?

“司傲天虽是戴罪之身,但是他们在边境也只是服劳役,不用住在狱牢中。

也有些官员犯错是全家被罚,想必司夫人是想去照顾他吧……”

冷凌澈其实对这种事情并不关注,只是他知道云曦会在意,所以才多留意了些。

……

另一边,孙嬷嬷依照宁华的吩咐拿了酒来为冷凌泽擦身子。

看着冷凌泽那眉眼紧闭的模样,孙嬷嬷的心中一阵懊悔。

若是她没有分神,若是她一直紧盯着他,小殿下就不会有事了!

孙嬷嬷正暗暗落泪,冷凌泽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声,“水……我想喝水……”

孙嬷嬷一愣,来不及欢喜,便连忙小跑着去取水,她小心的托起冷凌泽,先是用杯中的水浸湿了他的嘴唇,然后才一点点的将水喂进他的嘴里。

孙嬷嬷将冷凌泽放平,满亲眼期冀的看着冷凌泽,小声的唤道:“殿下,殿下……”

冷凌泽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唤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朦胧一片,他什么都看不清楚。

却有人在他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什么谢谢菩萨,感谢老天之类的话。

他听得有些烦,他想坐起身子,可这身子软绵无力,稍稍一动,头也痛的要命。

“哎呦,十一殿下,您可别乱动啊!老奴这便去找御医来,您好好躺着啊!”

孙嬷嬷说完便连忙去外间找伺候的宫女们,让她们赶紧去请御医来。

床榻上的人动了动手指,心中更是犹疑,那人刚才叫他什么?

十一殿下?

夏国哪里来的十一殿下?

他提起了手臂,揉了揉朦胧的眼睛,眼前的景象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

可入眼的画面并不是他熟悉的锦泽宫,陌生的床榻,陌生的桌椅,甚至风格迥异,让他一度困顿,他这是到了哪?

阿姐不是回来了吗?阿姐在哪呢?

他正想翻身下地,却只见一个老嬷嬷走了进来,她脸上挂着欣喜的笑,走到他的床边,抹泪说道:“殿下醒了就好,若是殿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奴也活不下去了啊!”

这老嬷嬷哭的甚是伤心,他却是觉得十分怪异,她是谁啊,为何要为他而哭?

“你……是谁?”

孙嬷嬷一愣,心中一寒,完了,这下十一殿下不仅是傻了,就连人都不认识了!

“老奴是孙嬷嬷啊,是太后娘娘让老奴来照顾殿下的啊!”

“太后?”

杨太后不是早就死了吗?这人莫非是疯子?

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孙嬷嬷,没有再发问,只一双眼睛满是探查。

可孙嬷嬷将这种探查误认为是冷凌泽傻了,一时急得不行。

这时御医赶了来,孙嬷嬷一看见御医便像见到了救星一样,忙开口道:“您来的正好,十一殿下清醒了之后,谁都不认识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嬷嬷先别急,先容我看看!”

御医坐到冷凌泽的床前,伸手为他探脉,他眯着眼睛打量着身前的人,看他的穿着应该是宫里的御医,可是身上的官服却又不是夏国所有。

他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啊?

御医细细的探了脉,又看了看冷凌泽的眼底,摸了摸他的后脑,冷凌泽“嘶”了一声,孙嬷嬷紧张的问道:“怎么样,十一殿下的伤势如何了?”

“从脉象看十一殿下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只是殿下摔倒了后脑,淤血还未散尽,所以可能一时认不得人,这还需要之后来好好观察……”

其实冷凌泽只要捡回一条命就好,反正他本来就是心智不全,御医也不担心他会不会更傻。

“我去开个药方,想必再调理一些日子也就没有大碍了!”御医也算是完成了殷太后的命令,不管冷凌泽受不受宠,若是宫里殒了一个皇子,他们也难免跟着倒霉。

孙嬷嬷看了冷凌泽一眼,点了点头,她起身去送御医,嘱咐小宫女好生守着。

冷凌泽费力的坐起了身子,他的气息有些不匀,声音也有些嘶哑,“拿面镜子来……”

“啊?”小宫女一时没听真切,有些发愣。

“镜子……”

他又费力的说了一遍,小宫女这才听明白,连忙到各处去找,可冷凌泽是个皇子,头脑又不太正常,这镜子实在是不好找。

最后小宫女翻箱倒柜才终于找到了一面小铜镜,双手递给了冷凌泽。

铜镜中的容颜似乎熟悉却又有些陌生,五官容颜都是他的,却又有些说不出的微妙。

他垂头时看到自己的手,手一颤,铜镜叮叮当当的落在了地上,小宫女吓得一惊,连忙问道:“殿下您怎么了?”

他有些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手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变得这般大了?

他掀开被子,发现自己的身量竟然也长高了不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今年多大了?”

小宫女弱弱的答道:“殿下已经十四岁了……”

十四岁?可他明明才十一岁,怎么会突然长了三岁,除非他不是他?

“我叫什么名字?”

小宫女显然有些害怕了,眼眶泛着红,摇头道:“奴婢不敢说……”

他一把抓住了小宫女的手腕,逼视着小宫女,咬牙问道:“快说!”

小宫女的年纪也不大,顿时就被吓哭了,抽搭着说道:“殿下……殿下您叫冷凌泽!”

他松开了手,默默念着这个名字,冷凌泽,冷凌泽……

为何他觉得这名字如此耳熟?

冷凌澈!

他猛然惊觉,瞪着小宫女,焦急的问道:“这里是楚国?”

小宫女含着眼泪点了点头,他的身子一下子松了下来,他来不及细想他为何身在楚国,只知道他的阿姐就在这!

他猛然跃下床榻,他要去找阿姐,他要去找阿姐!

“殿下,您还不能动啊……”

小宫女的话未等说完,他便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紧接着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只在彻底昏过去之前,喃喃说了一句“阿姐……”

再次醒来的时候,似乎已经是白天了,有阳光透进来,照的他身上暖暖的。

他只觉得头痛的要命,他看了看四周,原来他竟不是在做梦啊……

外间传来了几个宫女的说话声,其中一人感叹道:“十一殿下真可怜,本来就心智不全,如今虽是捡回了一条命,但听说好像更傻了!”

另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开口道:“还能傻到哪里去,他本身就够傻的了!

本来就不得陛下看重,如今竟是连人都认不得了,只怕陛下心里也未必记得这个儿子!”

“唉……要说可怜,我们也才真是可怜,照顾十一殿下能有什么好处?只怕我们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了!”

“谁说不是呢!我们真是命苦,若能是照顾太子殿下或是十殿下都好啊,以后定是飞黄腾达……”

孙嬷嬷没在殿内,这两个小宫女说的有恃无恐的。

有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他记得那是昨晚的小宫女,“你们别这么说,十一殿下挺好的啊,有的主子总是处罚宫女太监,咱们殿下性格多好啊……”

“哼!他那不是性格好,而是傻!不过你也够傻的了!樱桃啊,不是我们说你,你年纪还小,要懂得上进才对啊!”

“你们……你们说的不对……”

可那两个宫女只是嘲笑了她一番就离开了,那个叫樱桃的小宫女蹑手蹑脚走进了内间,见冷凌泽还闭目睡着,才转身离开。

听到外面没有了声音,他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怔怔的看着头顶。

原来这个冷凌泽不但不受楚帝重视,更是个心智不全之人,比他以前的处境还要更惨。

可是他明明是在夏宫,明明在等着阿姐回来,怎么会转眼就到了楚国?

还有他脑海中那不断展现的画面,她的阿姐似乎十分伤心,她似乎在大雨中抱着谁无助的痛哭。

他很想跑上去抱住她,告诉她不要哭,他一直在身边陪着她,可是不论他如何奔跑都始终无法到达她的身边。

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窗外又传来了那两个婢女嚼舌头的声音,“孙嬷嬷今日去了哪啊?怎么还没回来呢?”

“听说是给去德彰宫给太后娘娘复命了,不管怎么说太后娘娘还算是关心十一殿下的!”

“十一殿下也算是傻人有傻福,竟是入了世子妃的眼,不然太后娘娘哪里想的起他!”

阿姐?

阿姐便是楚国的世子妃,也很得殷太后的喜欢,难道这个冷凌泽还与阿姐有什么关系?

他竖起了耳朵,只听外面的宫女继续说道:“不过说起来世子妃也的确蛮可怜的,先是没了外祖母,谁曾想唯一的亲弟弟也死了!

听说这些事都是那国公府做的,世子妃还与夏帝断绝了父女关系呢!”

“嘘!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就算这样世子妃也深得世子的喜欢,又生了王府长子,这地位是别人撼动不了的,咱们可不能乱说话!”

看来两人也十分忌惮云曦,便赶紧去做手头上的事情了。

他……死了?

这件事让他久久回不过神来,他还在努力消化着那两个小宫女的谈话,她们说他是被国公府害死的,阿姐还与父皇断绝了关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祖母的确是去世了,他还去灵堂守了一夜,却是染上了风寒,结果他明知道第二日阿姐会回来,却还是昏昏沉沉的睡了大半日。

后来他睡醒了,便不顾别人的劝阻要去找阿姐,再后来他好像头晕落水,之后的事情他便再也没有印象了!

难道是国公府动了什么手脚害死了他,然后他借尸还魂到了这冷凌泽的身上?

他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枕头挪动露出了底下的一角淡紫色的络子。

他伸手将枕下的东西拿了出来,惊怔的发现那竟是阿姐留给他的玉佩!

这块玉佩他不舍得佩戴,将它好好的留在了锦泽宫,怎么会出现在这?

他还未来得及细想,便听到外面传来了孙嬷嬷的声音,“世子妃里面请,殿下已经没事了,就是不知道现在睡醒了没有……”

“没事,我就是过来看看他……”

这清冷却又温柔的声音让他浑身一颤,眼泪不受控制的跌落眼眶,他就那般呆滞的坐着,直直的望着门口,直到有一抹淡紫色的身影走进,他的泪水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哎呦!殿下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痛啊?”云曦和孙嬷嬷走进殿内便看见冷凌泽泪流满面,连忙走上去询问。

冷凌泽也不答话,只直勾勾的看着云曦,嘴唇抖动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宁华你去看看他怎么了,可是身子有哪里不对?”

宁华连忙走过去为冷凌泽探脉,她早就听闻过楚宫里有一位皇子十分像他们的太子殿下。

可她一直以为是喜华夸大其词,可当她那日第一眼看到云泽的时候整个人也是吃惊的不行。

如今太子殁了,若是这位十一殿下能够让世子妃有所好转,她真是要把他当做菩萨来拜了!

“殿下的脉象平稳,并未大碍,只要再喝些调理的方子就好!”

宁华这般说了,云曦和孙嬷嬷也就放心了,云曦走过去坐在床榻边,温柔的望着冷凌泽,柔声关切道:“十一殿下,你还好吗?可是哪里痛?”

然而冷凌泽只是怔怔的看着云曦,孙嬷嬷便解释道:“十一殿下受了些刺激,现在还不认人呢……”

可话音刚落,冷凌泽便突然扑进了云曦的怀里嘶声大哭了起来,好像他心中所有的委屈恐惧终于可以在这一瞬得以缓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