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试探/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严映秋所生的康儿只比团团小一个多月,但是身量却是远远不如团团壮实。

康儿吃东西便没有团团多,再加上严映秋比云曦更加的护孩子,夏天怕晒坏了康儿,如今天气凉爽又怕冻到了。

云曦说过严映秋一次,还是应该让孩子慢慢适应外面的天气,毕竟等他长大后不能一直待在屋子里,到时候反是容易生病。

可严映秋仍旧舍不得,云曦便也不再多话,每个人教养孩子的方式不一样,她不能强求严映秋和她一样。

刚进严映秋的院子,便听见了康儿的哭声,严映秋正抱着康儿哄着,楠姐坐在一旁练习女红,正认真的绣着帕子。

一见云曦来了,楠姐立刻扑了过去,拉着云曦的手臂撒娇,“婶娘,你看楠姐绣的帕子好看不?”

因为之前云曦照顾过楠姐,楠姐与云曦也十分亲近。

云曦看了一眼,楠姐绣的是一只蝴蝶,针脚有些粗糙,颜色却是很艳丽,便笑着道:“很漂亮,楠姐的颜色选得很好,若是收针的时候能这样……”

云曦做了一个示范,楠姐认真的看着,欢快的拍手道:“婶娘真厉害!”

说完楠姐便拿着帕子乖乖的坐在一边,云曦看着楠姐嘴角不禁弯起,有一个女儿多好,儿子长大后就要去读书习武,若是有个女儿她可以亲自教她练字、女红。

“云曦和七来了,我这实在脱不开手招待你们,你们自己随便坐吧!”

严映秋怀里的康儿仍在哭闹不止,严映秋一脸无奈,只能继续哄着。

“康儿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团团几乎没有这么吵闹的时候。

“这孩子每天睡觉前都会来这么一通,不抱着哄着就是不行,有时候甚至还需要一边走一边哄!”

严映秋都生完孩子几个月了,却还是那般的瘦,看来这个孩子真是有够磨人的。

“大嫂你也别太娇惯他了,要让他适应着一个人睡,团团我就从不管他,吃饱了便将他放在小床里,我们越是抱着,他们便越是依赖……”

“这些我也知道,也曾想狠心让他一个人睡,可他一哭,我这就受不了了!”严映秋也被折腾的累了,这小家伙就像一个讨债鬼,从怀着他到现在就没有一天安稳的时候。

“康儿不好玩,没有团团好玩,每天就知道哭!”楠姐也出来抱怨道,她本以为多了一个弟弟会很有意思,结果每天都吵死了!

“人家都说小孩子小时候越是顽皮,长大反是越乖,康儿长大些便好了!”

云曦的安慰严映秋是不敢想了,现在只想着赶紧哄睡这个小魔头就好。

“楠姐闷在屋子里怪无趣的,不如让她和我去芙蓉阁玩一会儿吧,七弟也在这,两人还是个玩伴!”

楠姐闻后眼睛一亮,连忙望向了严映秋,这些日子严映秋每天都在屋子里看着康儿,的确没有带楠姐出去玩。

冷凌逸转了转眼睛,连忙点头道:“大嫂,你就让楠姐去吧,二嫂院子里有秋千,我们可以一起荡秋千!”

冷凌逸有自己的小心眼,他一个人去芙蓉阁还有些不方便,但和楠姐一起就方便多了!

“娘亲我要去,我想去婶娘那里玩!”楠姐眼巴巴的看着严映秋,满眼的恳求。

“可是,你还要照顾团团,这太麻烦你了吧……”

“没事儿,团团有人照顾着呢,大嫂不必与我客气!”云曦也很喜欢楠姐,这么乖的孩子根本就不用费心。

见严映秋点头,楠姐欢快的蹦了起来,若不是婢女拉着给她披风,她这就要冲出去了。

“我这里总是麻烦你,楠姐的身子也好了很多,这都要多亏了宁华姑娘送的药膳方子!”严映秋十分感激云曦,在自己最难的时候,若是没有云曦帮她,只怕她们都活不下去。

“大嫂不必客气,我们本就是一家人,相互扶持也是应该的!”

云曦很喜欢严映秋的性子,而且冷凌弘也从未做过伤害冷凌澈的事情,既然是一家人,自是不应疏远。

云曦领着蹦蹦跳跳的楠姐一路走向芙蓉阁,冷凌逸在后面看着,心里不禁想着,若是自己再小个几岁,是不是二嫂也能牵着他了?

云曦让他们在外面先玩秋千,她则是进了内室去探望殷钰。

宁华正在一旁守着,见云曦回来小声的说道:“您刚走殷侯爷便痛了起来,奴婢看他疼的满头大汗,竟是一声未吭,真是有毅力。”

“现在呢?”云曦蹙起了眉,心里不免担心。

“奴婢给殷侯爷开了一贴舒缓的药,折腾了一番刚刚才睡下……”

云曦点点头,轻声道:“那我就不进去打扰他了,你也先去休息,我让安华来换你!”

“没事,奴婢不累……”

“别逞强了,看你的脸色都不好了,他现在睡着一时还不用你,快去歇歇吧!”宁华也熬了一夜了,云曦怕她的身体会吃不消。

院子里,冷凌逸正推着楠姐荡秋千,看起来却有些不耐烦。

他又不是真的想和楠姐玩,他本来还想和二嫂下棋呢!

见云曦出来,冷凌逸立刻跑过去说道:“二嫂,你指点凌逸下棋好不好?”

见冷凌逸一脸期待,云曦笑着点了点头,让人端来了棋盘。

其实下棋便可看出一个人的心胸和头脑,与冷凌澈下棋那绝对是一件累事,一枚毫不起眼的棋子却往往能够逆转棋局。

可冷凌逸却是所有的心思都在明面上,他不是笨,这只是性情所致,想让他像冷凌澈一样着实是强人所难了!

一盘棋终了,冷凌逸放下了棋子,悻悻的问道:“二嫂,我是不是太笨了?”

“下棋比的其实是一个人的心机,你比不过你二哥,并不会是因为你笨,而是因为你心思单纯。

其实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所擅长的东西也不同,你没有必要非要盯着你二哥,去尝试你真正喜欢的东西,或许你会比你二哥更厉害!”

“真的吗?”冷凌逸将信将疑的看着云曦,云曦笑着点头。

“那二哥不擅长什么?”

“比如……呃……”云曦一时语凝,他想了半晌,似乎冷凌澈没有什么不会的,就连做菜都那般好吃。

云曦轻咳一声,岔开了这个话题,开口道:“玩了半天了,要不要吃些点心?”

“要!要!婶娘这里的点心最好吃了,楠姐要吃!”楠姐早就看腻了下棋,一听有点心吃自然开心。

云曦让人领着冷凌逸和楠姐去洗手,青玉却给云曦送来了一张拜帖。

“世子妃,这是殷府送来的!”

“殷府?”

云曦挑了挑眉,伸手接过,打开了拜帖。

这拜帖是章氏发的,意思是要为之前蓝玉杺的失礼谢罪,询问云曦明天是否方便?

“世子妃,殷府中人早不道歉晚不道歉,偏偏这个时候来,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要不要回绝了?”

那都是团团满月宴的事情了,如今才来赔罪,谁能相信?

云曦轻轻的敲了敲桌面,弯眉微蹙,“殷府只怕是听到了什么消息,这才前来打探,若是不让她们走这一趟,只怕她们也不会善罢甘休。”

明的还好防,若是来暗的,反是麻烦,这般想着云曦便开口道:“你派个小丫鬟去回,就说我明日在府中等着她们!”

殷府!

看来这件事果然与他们有关!

云曦哄着两人玩了一会儿,毕竟已是初秋,云曦不敢让他们在外面玩的太晚,便准备让人送他们回去。

“明日你们还过来,我们一起踢毽子好不好?”

楠姐高兴的手舞足蹈,就差跳起来了,冷凌逸也想玩,但想到自己是个男孩子,还长楠姐一辈,便只抿着嘴笑了笑。

送走了两人,云曦便垂眸进了内室,殷钰已经醒了,安华正喂殷钰喝着水。

见云曦进来,殷钰一时呛了水,咳嗦起来牵动了伤口,一时疼的不住的吸冷气。

“慢点喝,小心扯到了伤口!”云曦连忙开口道,几步走上前去看殷钰的状态。

殷钰的脸微微泛红,索性摇头不喝了,二哥也是的,将他随便扔在王府哪不好,偏偏要在这,真是丢死人了!

“你的伤口怎么样了?还痛不痛?若是疼的厉害也不要硬忍着,一定要说出来!”

在殷钰的印象中,云曦的话一直不多,为人又很清冷,她突然的温柔关怀让殷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只摇了摇头。

云曦坐在一边,看了看殷钰,还是开口道:“明日殷府会有人过来……”

殷府?

殷钰皱起了眉,他与殷铭殷锐虽是兄弟,却是老死不相往来。

殷钰又不傻,他若是死了,最得利的便是他们,只怕他们是想来此处打探消息!

“我答应了她们,明日她们便会来王府拜访,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她们发现的!”

“我自然信得过二嫂,只是此番的麻烦不会少了……”只怕他们是知道了冷凌澈去容城接应的事情,这才来此处打探。

“你安心养伤便是,外面的事情还有我们呢!”

殷钰侧眸看了云曦一眼,她与他见过的任何女子都不一样,无论在面对什么事情,她总是如此平静,明明是一个纤瘦脆弱的女子却能让人莫名的安心信任。

想到他听到的有关夏国的消息,殷钰不禁心中沉闷,他去过夏国,知道云曦很在意她那个弟弟,没想到……

殷钰心中发沉,便勾起嘴角,笑道:“二嫂,我那小侄子呢,快让我看看啊!”

“那个小家伙有些吵,你可别嫌烦啊!”

云曦抱着团团走到殷钰身边,团团好奇的看着躺着不动的男子,那双乌溜溜的眼睛不停的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团团指着殷钰,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似乎在问云曦,这人是谁一般。

“这小子长得还真是好看,比我和二哥小时候都俊,这长大后还了得?”

团团白白胖胖的,五官也无一不精致,虽然还没张开,但的确要比一般的孩子好看许多。

团团似乎听懂了一般,咧着嘴就笑了起来,还挥着两条短胖的手臂不安分的动着。

“他这是听懂我夸他了?”殷钰不禁诧异,这小子也太机灵了吧!

“应该不会吧,他这么小懂什么!”像殷太后也常夸团团聪明,云曦这个做母亲的却反而十分客观。

她承认团团好看,可这个时候的奶娃娃都是吃了睡睡了吃的,谁比谁聪明了?

“可惜你钰叔叔抱不了你,等叔叔好了,定给你一份厚礼!”饶殷钰是个男人,也想抱一抱这个肉团子。

“可别了!他满月的时候,你都已经送上了一份厚礼,你那些东西还是好生留着吧,你可是还没娶亲呢!”

云曦有些抱不住团团了,便将他放在小榻上,团团已经四个多月了,翻身很是利索,小胳膊小腿还不停的蹬动着,似乎想要向前爬。

云曦轻轻拍了拍团团的小屁股,笑着说道:“刚翻身你便想爬,还早四个月呢!”

云曦嘴角的笑很轻很柔,却很夺目明亮,她的轻笑和团团的咿呀学语声,让人觉得十分的舒服温馨。

殷钰有些明白为何她们总是催他成婚,这样的生活的确让人向往,可是别人的幸福是无法复刻的……

殷钰睡在内间,云曦自是要回避,便睡在了外间的榻上,殷钰想要阻拦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们不能共处一室,殷钰也不能睡到外间,免得被人发现,他心中不禁懊恼,只盼着自己赶紧好起来,免得在此处碍手碍脚。

第二日,云曦带着冷凌逸和楠姐在院子里面玩,喜华几人都擅长踢毽子,一时间院内热闹不已。

团团穿着一身红色的小衣裳,头上又戴了一个老虎的小帽子,正在云曦怀里看着纷飞的毽子,兴奋的咿咿呀呀个不停。

有丫鬟将章氏和蓝玉杺带了进来,两人恭敬的行了礼,云曦一眼未看,只淡淡的让她们起身,却仍笑望着冷凌逸和楠姐几人。

章氏站起身,看了云曦一眼,又看了看院子里玩闹成一团的人,转了转眼睛。

“这小公子长得可真出息,这才几个月看起来竟像是大孩子了一般!”章氏嘴甜,笑着夸赞道。

蓝玉杺踌躇了半天,还是说不出一句好话,她看了一眼云曦怀里的团团,有的只是嫉妒。

若不是因为云曦,她也要当母亲了,她的孩子也一定十分漂亮。

看着团团那越发粉白漂亮的模样,蓝玉杺的心中便越是嫉妒,可她也分得清轻重缓急,便垂头不语。

云曦笑笑,却仍旧一言不发,很是冷淡疏离。

云曦命人给两人上茶,章氏抿了一口,笑着说道:“小公子年岁还小,这初秋天凉,要小心着凉了,不如我们还是进屋说话?”

太子临行前交代过他们,若是冷凌澈去容城真的是去救殷钰,那么为了保护殷钰,一定会将她安置在云曦的院子!

云曦将团团递给安华,让她带团团去奶娘处,这才不徐不疾的侧眸看着两人,“殷夫人今日前来所谓何事?难道真的是为道歉赔礼一事?”

章氏神色一变,有些不安的看着云曦,云曦轻抿了一口茶,开口道:“事情已经过去多时了,殷夫人这才想起来赔礼,我倒是十分不解……”

“之前府中有些事,一事没走开,后来世子妃又去了夏国,这才耽搁了……”

云曦闻后冷笑,嘴角轻轻一挑,露出了嘲讽的笑意,“哦?是这样吗?我已经归来一月有余,没想到殷府的事情比王府还多?

不过说来也是,相比赔礼之事府中中馈的确更加要紧!两位若是如此,便请回吧,我这府中的事情也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