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变/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话音一落,林姨娘三人的脸色齐齐一变,她们谁都没想到云曦会有这么一招!

“世上哪里有这般的道理!殷钰又不是没有兄弟,何必过继子嗣!”林姨娘以为这个锦阳侯之位十拿九准了呢,没想到云曦竟然有这样的心思。

“侯府爵位岂是谁都可以承袭的?想要承爵也要看看自己的身份,你并非官家女子,你的孩子自是没有这个资格!”

云曦神色冷清,吐字如钉,生生在气势上压了林姨娘一头。

林姨娘见说不过云曦,便开始撒泼,指着云曦哭诉道:“侯爷啊,您看见没有啊,妾身和您的孩子竟遭人如此羞辱,这叫妾身还有何脸面活着啊!

就算妾身出身低微,可铭儿和锐儿可是您的亲骨肉啊,哪里有被人如此折辱之理!”

云曦莫不在意的瞥了林姨娘一眼,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林姨娘拍着大腿哭嚎不止,指着云曦说道:“你又不是我锦阳侯府的人,你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

世子妃又如何?我还是你的长辈呢!你给我让开!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林姨娘说不过云曦便开始倚老卖老,在灵堂内便开始撒起了泼。

朝中大员基本都随着楚帝去秋猎了,今日来吊唁的多是一些品级低些的官员,但看到林姨娘如此行事也深觉不满。

小侯爷尸骨未寒,这殷府竟是便来灵堂闹事,其心可诛啊!

“谁说这里没有世子妃说话的份!”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众宫女簇拥着一个老嬷嬷走了过来,老嬷嬷穿着简单利落,却是贵气不凡,正是殷太后身边的金嬷嬷。

金嬷嬷与云曦行了礼,才不慌不忙的看了林姨娘一眼,嘲讽的开口道:“传太后口谕,思及陛下王爷不在朝中,特命锦安世子妃协助打理锦阳侯府之丧,有敢违背者形如抗旨,杀无赦!”

林姨娘的嘴巴动了动,章氏生怕她这婆婆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忙拉着林姨娘离开了。

“这世子妃真是太可恶了,居然敢将手伸向我锦阳侯府,等我铭儿成了侯爷……”

林姨娘一时语凝,就算殷铭成了锦阳侯,那也比不得锦安王府,这口气没出来,憋在心里更是难受。

“那云曦本就是口齿伶俐的,母亲不必与她为敌,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切不能让她们为殷钰过继子嗣,否则就真的没有我们的事情了!”

章氏比她们看的远多了,这件事呈口舌之快是没有用处的。

“难道她们真的会给殷钰过继子嗣吗?若真是如此,我们岂不白忙一场了吗?”蓝玉杺幻想已久,哪里能经受住这样的变故。

林姨娘也没了主意,紧张的看着章氏,章氏想了想开口道:“母亲先回府将此事告知夫君他们,我和玉杺去太子府一趟,这件事还需与太子妃商议一番!”

“好好!我这就回去,你们好好求求太子妃啊!”

林姨娘一听连忙点头,只要能保住殷铭的侯爷之位,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蓝玉柳听闻之后,只蹙了蹙眉,招来了一人开口问道:“我让你们守着锦安王府,可发现了动静?”

那人摇了摇头,开口道:“今日只有世子妃带着婢女出府了,剩下的并无异常!”

蓝玉柳点了点头,蹙眉深思,若是殷钰真的还活着,他怎么会容忍他的死讯传回金陵?

看来这次是他们多想了!

“你亲自去猎场给太子报信,便说金陵一切正常……”蓝玉柳又看了章氏两人一眼,复又开口道:“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们自有准备……”

若是任由太后给殷钰给过继子嗣,这锦阳侯府还是一样没握在他们手中,这件事他们不能坐视不理。

“姐姐,这件事你一定帮帮我们啊,不然这锦阳侯府可就落在云曦她们手上了,到时候太子就没有助力了!”

蓝玉杺急切的开口说道,只有殷铭做了侯爷,她和殷锐才能有好日子过!

蓝玉柳闻后眉头一皱,不悦的看了蓝玉杺一眼,“这件事太子自会助你们一臂之力,可你们要记得,就算没了你们,太子一样不会缺少助力!”

蓝玉杺还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章氏连忙接话说道:“太子妃说的是,我们能有今日都要仰仗太子殿下,以后自是要一心协助殿下!”

蓝玉柳闻此才点了点头,还不忘冷冷的瞪了蓝玉杺一眼,她这个庶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脑子,上次若不是她,太子也不会恼怒。

蓝玉柳挥了挥手,不欲再看,淡淡的开口道:“罢了,你们退下吧,我还要去锦阳侯府一趟!”

出了太子府的大门,蓝玉杺还是一脸迷茫的问道:“大嫂,我姐姐她好像不高兴了……”

“你啊!就算她是你姐姐,可她也是太子妃,我们只能仰仗太子,怎能出言威胁,你可真是不会说话!”

章氏也不满的教训起蓝玉杺来,她这个弟妹还真是需要好好磨砺一下,否则早晚都会出事!

锦阳侯府中,宁华给殷老夫人吃了两颗清心丹,可殷老夫人还是一直泪流不止,如何也劝慰不住。

“老夫人,您一定要挺住才是,否则岂不是给了殷府之人可乘之机?”云曦耐心的劝道,希望殷老夫人心里能有些寄托。

“我连儿子都没有了,我还要侯府做什么?殷钰就是我的命啊,钰儿没了,我也不活了!”此时殷老夫人哪里还有心情想这些,整个人都透着一种绝望。

这样下去可不行,若是殷老夫人一时想不开岂不是不妙!

云曦转了转眼眸,想了想开口道:“老夫人,其实还有一件事外面还不知道……”

殷老夫人神色淡淡,仿若未闻,云曦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其实……小侯爷此行遇到了一个喜欢的女子,那女子现在还有了身孕……”

云曦艰难的说着谎,这种事她真是做的不大顺手!

殷老夫人那黯淡的双眼中陡然浮现了一抹光亮,她抓着云曦的手,颤抖着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云曦点了点头,有些不敢直视殷老夫人,“那人呢?为何没带回锦阳侯府啊?”

“这个……”果然一句谎要用十句来解释,“那是因为皇祖母担心有人会对她不利,便将她藏了起来,等陛下归来,便会对外公开了!

所以老夫人您一定要稳住侯府,千万不能让那些小人有可乘之机,否则这侯府就岌岌可危了!”

殷老夫人整个人处于怔愣的状态,这一喜一悲让她几乎无力思考,她突然掩面痛哭起来,一时急坏了云曦,“我可怜的钰儿啊,他好不容易有了子嗣,可他怎么就……”

锦阳老夫人哭了许久,云曦看着心中难受,过了半晌锦阳老夫人才渐渐止住了哭声,看着云曦道:“你放心吧,钰儿的东西我一定会给他牢牢守住,那些个小贱人们谁也别想趁火打劫!”

云曦见锦阳老夫人总算是有些精神了,便也暂时放下了心,想着她也离开王府有半日了,便起身告辞了。

在院中正遇到前来吊唁的蓝玉柳,蓝玉柳一脸悲戚之色,她擦了擦眼泪,与云曦柔声说道:“我真是不敢相信,小侯爷竟是就这么没了,真是太让人惋惜了!”

云曦抬眸看着蓝玉柳,神色冷淡,看的蓝玉柳一怔。

“太子妃还记得我之前与二皇子妃说过什么吗?为了一个男人,这世上的是非对错是否真的就不重要了?若是二皇子妃能早早想清,也不会红颜枯骨……”

云曦福了一礼,无视蓝玉柳那难看的脸色,“府中还有事,我先告辞了!”

蓝玉柳脸色微白,嘴角却是泛起了一抹苦笑,云曦果然厉害,几句话便能让她心神不宁,可是她还有的选择吗?

……

回了王府,便只见霞夫人拉着冷清蓉在芙蓉阁门前说着什么,安华和青玉则是一脸不耐烦。

“吵什么呢?”

众人听到云曦的声音都连忙行礼,安华松了一口气,神色不悦的说道:“霞夫人说有事找世子妃,奴婢如何也劝不走!”

“世子妃,您这婢女也着实厉害了些!我好歹也是王爷的妾室,我这又带着六小姐呢,居然连杯茶都不请我们吃!”霞夫人揉着帕子埋怨道,还狠狠的瞪了安华青玉一眼。

“就是就是!我是王府正儿八经的小姐,她们倒是都欺负到我的头上了,二嫂你还管不管啊!”冷清蓉一脸怒气,一副要让云曦做主的样子。

“我若不在你们回去便好,你们便是有事找我,又何必在我芙蓉阁前闹事?”云曦冷声说道,美目威严凌厉。

冷清蓉被吓得一缩脖子,躲在了霞夫人身后,却又忍不住探头说道:“我之前找二嫂,你都是故意避而不见,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不在!”

云曦沉了一口气,不愿与这对母女多费口舌,“你们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冷清蓉抬头看了看霞夫人,霞夫人脸上泛着笑,讨好的说道:“世子妃,这都到秋日了,咱们的秋装什么时候做好啊?”

云曦恍然记起,这段时间她有些忙,的确没交代下面做秋装,“这种事你们去找慧怡女官便好,何必非要求到我这?”

“那慧怡的眼睛都长到天上去了,我们去问她只能白挨一顿批,再说这府里的事情还不是世子妃您做主吗?”霞夫人脸上一脸谄媚的笑,讨好的看着云曦。

“好,我知道了,我会让秀坊去给你们量身子的!”

云曦正要离开,冷清蓉又开口道:“我不喜欢素气的衣裳,我喜欢鲜艳的衣裙,要是能再做一些新的首饰就更好了!”

霞夫人也笑眯眯的说道:“六小姐年纪小,喜欢鲜艳的也正常,我没什么挑的,只要料子好一些就好!”

安华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对母女怎么这般爱慕虚荣。

见云曦要走,霞夫人捅了捅冷清蓉,冷清蓉从她身后走出来,看着云曦道:“二嫂,我们做了些点心给你,我陪你说说话吧!”

“多谢!不必!”

云曦的冷淡让冷清蓉十分不满,她噘着嘴,不高兴的说道:“二嫂偏心,凭什么七弟能来找你玩,我就不可以?”

“你们知不知道锦阳侯府出了事?如今居然还只惦记着衣裳首饰争风吃醋,真是不像话!

我累了,要小憩一会,你们无事便走吧!”

云曦说完便头也不回走了,冷清蓉委屈的直撇嘴,霞夫人也十分不满,拉着冷清蓉说道:“走吧!人家才不领我们的情!”

回去的路上冷清蓉还是一直忿忿不平,喋喋不休的抱怨道:“真是不公平,凭什么就对我这么冷淡啊,我哪里不好?”

可霞夫人却一直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冷清蓉拉了拉霞夫人的衣袖,开口道:“娘你想什么呢?你说二嫂是不是很过分?”

霞夫人笑了笑,摸着冷清蓉的头道:“别气了,过两日便有新衣裳了,你不高兴吗?”

冷清蓉破涕为笑,兴奋说着自己想要什么样的衣服,霞夫人却是回头望了一眼,目光竟是有些幽深。

……

安华为云曦倒了一杯茶,忍不住抱怨道:“这霞夫人和六小姐可真是够烦的,就像狗皮膏药似的,黏住了就扯不掉!”

青玉也摇头道:“这对母女绝对堪称是奇葩,我想便是小门小户的姨娘也不至于这般的见钱眼开吧?”

云曦蹙了蹙眉,安华见此问道:“世子妃可是想到了什么?”

云曦摇了摇头,她一时说不上来,只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不过她最近也着实有些累了,晚上一边担心冷凌澈的安危,一边又要思虑如何保全殷钰,只感觉大脑都有些混沌了。

“没什么,我先去看看小侯爷……”

殷钰正双眼放空的躺在小床上,见云曦回来了,便勾唇笑了笑。

“我暂时稳住了老夫人,不过……我说了一个谎,以后还得靠你去解释了……”当时情急,云曦来不及细想,只能随口编了一个。

“不碍事不碍事,以后我与母亲解释便好!这次有劳二嫂了,不然我母亲她定然受不了!”他了解自己母亲的性子,她一点打击都承受不住,若是没人劝慰只怕还会想不开。

云曦想着,这个谎她暂时还是不要告诉殷钰,因为这件事日后的确会给他惹来一些麻烦,还是让他安心养伤吧!

“我想他们暂时不会再来找麻烦了,这几日你好好修养,等世子他们回来,只怕你也要忙起来了……”云曦的声音轻柔,就像一阵微风似的。

殷钰闻言一笑,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我还是尽快好吧,否则二哥还不得把我扔出去啊!”

“其实世子他看似对谁都冷冷淡淡的,但我能看得出他很在意你!”

“二嫂不必帮二哥解释,他那性子我最了解不过!太后娘娘曾经说过,我们两个看起来天差地别,可细细品起来,我们其实都是一种人……”

殷钰嘴角弯弯,他看了云曦一眼,便垂下了眸子,其实他们很像,他们都是一样的冷情,又一样的执着!

云曦笑了笑,却在思考其他的事情,今日她放出了风声,说是要为殷钰过继子嗣,只怕他们就要坐不住了!

第二日,金陵起了不小的波澜,锦阳侯府一事被众人所关注,谁是下一任锦阳侯更是众人最为关心的事情。

其中呼声最大的就是殷铭,有人说殷铭勤勉亲民,暗中捐了不少银子给善堂,更是修葺学堂医馆,很有老侯爷的风骨,有能力也有资格做这个锦阳侯。

百姓听闻之后,也被这种情绪煽动了,都觉得殷铭是个大善人,云曦闻后却是不屑的冷笑,既然是暗中捐的银子,如何就被人得知了?

太子府的动作果然很快,不过冷凌澈也飞鸽传书而来,说是楚帝知道了殷钰的事情,秋猎提前结束了!

可正在云曦欢喜的时候,没想到又变故横生,楚帝竟然遇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