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转折/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事?神机营怎么会在城中?指挥神机营的人是谁?”

冷凌衍和秦方一时都怔住了,神机营是一个独立的存在。

当年楚国动乱,殷太后亲上战场,这神机营便是殷太后一手统领的。

可是后来朝局安稳,殷太后自然不可能再做女将军,楚帝为了让后人铭记殷太后的功劳,特把这支队伍单独划分出来,赐名神机营,只听殷太后一人调遣。

不过虽说如此,殷太后已经常年不理事,这神机营既不上战场,也不参与金陵的布防,常年在金陵城外的驻地,他们象征的是殷太后的荣耀,实则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场。

若不是今日听人提及,冷凌衍根本就已经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神机营有何要紧?不过是些残兵弱将,若是他们执意阻拦,便命禁军以谋逆之罪诛杀!”冷凌衍并没有将神机营放在心里,一支荒废了数十年的队伍有何可惧?

“殿……殿下,可是神机营兵强马壮,所用的武器更是我们从未见过的,其杀伤力要远远超过禁军!”

报信之人一想到所见的场面便仍然忍不住打着寒颤,神机营用的武器都是他们没见过的,长得稀奇古怪,却偏偏威力极大。

若不是禁军人数远远超过神机营,只怕他们都要顶不住了!

“怎么会这样?是谁率领神机营的?”冷凌衍一时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他们此次行动甚是严密,神机营如何得知的消息。

况且,他们的武器装备也不像是临时起意,倒像是筹备多时了!

“回殿下,是……是殷侯爷和十一殿下!”

“殷钰和冷凌泽?”

这怎么可能?冷凌泽明明在别宫,殷钰他也一直派人盯着,他何时弄出这般大的动静?

楚帝的眼睛一亮,神机营只听殷太后调遣,看来母后定是得知了消息,这才命殷钰和冷凌泽来救他!

楚帝眼中的希望被冷凌衍尽收眼底,冷凌衍憎恶楚帝那种满怀期待的眼神,他一把拉起楚帝的衣襟,狠声说道:“你以为他们是来救你的吗?他们与我一样,为的都是那个皇位?你真的以为这世上还会有人在乎你吗?”

“殿下,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您一定要保持冷静!”秦方见冷凌衍有些失态,忙开口劝道。

冷凌衍狠狠的扔下楚帝,脸色阴鸷的可怕,“居然敢来碍事,真是可恶!”

“你在这看着他,我会留下一列御林军归你调遣,我要亲自去会会我那十一弟!”

殷钰仍旧一身暗红色的繁琐衣裳,在甲胄银光的将士中显得格外突出。

殷钰骑在一匹枣红大马上,有些百无聊赖的看着身边的冷凌泽,突然抿唇笑了笑,凑近问道:“十一殿下,你觉得这神机营的装备如何?”

冷凌泽骑马俯视着刀剑相向的禁军和神机营,赞赏的点了点头,“的确厉害,若是整个楚国军队都配备这样的武器,称霸天下指日可待了!”

殷钰惊讶的发现这个年纪不大的十一殿下竟是还别有一番霸气,却摇头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神机营这种规模,若不是我锦阳侯府有钱也是装备不出来的!

若是整个楚国有要如此,只怕百姓就要遭殃了!”

一个国家若是要扩充军队,自是只能取之于民,可届时就算可以称霸天下,国内却是难保安宁。

殷太后其实早就将神机营交给了殷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

殷太后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性子,她必须要为自己的母族留存些实力,不至于以后被人生吃活吞。

冷凌澈一直都在打这支队伍的主意,特意嘱咐殷钰一定要给配备最好的武器,以备不时之需。

“可惜二哥没在这,看不到我这么精彩的手笔,就算是他那么挑剔的人,只怕也找不出一点毛病来!”

殷钰一脸的自豪,这也就是锦阳侯府有矿,不然谁能给每个士兵配上汗血宝马?谁能做到所有的武器都用玄铁打造?

“未必!”

冷凌泽冷冷开口,殷钰侧眸不解,冷凌泽挑了一下嘴角,道:“挑剔的人最擅长的便是鸡蛋里挑骨头,就算你做的再好,他也说不出什么好话!”

殷钰愣了愣,他摸了摸下巴,“啧”了一声,“十一殿下,你该不会和我二哥有仇吧?”

冷凌泽看了殷钰一眼,不置可否,有仇谈不上,有怨倒是真的!

“冷凌泽!你想做什么?”

城墙上传来了冷凌衍那低沉压抑的声音,冷凌泽和殷钰齐齐抬头,禁军和神机营都暂时停止了动作。

“大皇兄,想不到这么快就见到你了!”

冷凌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冷凌泽,眼中满是鄙夷,“冷凌泽,你难道是又犯了痴傻的毛病,居然敢带兵逼宫,你是要造反不成?”

冷凌泽扬唇轻笑,不徐不疾道:“大皇兄可不能随意攀咬,分明是禁军意欲逼宫,我只是在这里阻拦而已!”

“禁军进宫是父皇的意思,阻挠禁军入宫便是违抗圣旨!”冷凌衍的眼中是浓浓的不耐,他早就厌倦了这些人,所有与他作对的人都该死!

“那么敢问大皇兄,父皇的旨意何在?”冷凌泽淡然的笑着,冷凌衍的眼睛却是越发的红,因为他在冷凌泽的身上看到了冷凌澈的影子。

他最厌恶的便是像冷凌澈一般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冷凌泽不理会冷凌衍那近乎魔怔的神色,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乌金色的令牌,上面赫然一个“殷”字。

“大皇兄,我是奉皇祖母之命特来保护父皇,若是大皇兄再不命令禁军撤退,你们便是违抗懿旨!”

看着冷凌泽手中的乌金令牌,冷凌衍扬天笑了起来,“皇祖母现在在别宫,我怎知这块令牌不是你偷盗的?

禁军入宫便是父皇的意思,你若是不信可以尽管来问父皇!”

“这般说来,大皇兄是不肯让禁军收兵了?”冷凌泽收起了脸上的笑,仰头直视着冷凌衍。

冷凌衍嘴角的笑有些古怪而阴沉,他反问道:“冷凌泽,若是你,你会收手吗?”

他为了这个位置小心筹谋了二十余年,让他放弃简直是天方夜谭!

更何况不过就是一个区区神机营,还不值得让他放在心里,他真正的王牌并非是这些禁军!

冷凌泽见冷凌衍执念甚深,也不愿再浪费口舌,其实他和冷凌衍何尝不是一众人,他们的所求都是那个皇位,为了阿姐,他也绝不会退让。

“大皇兄一向不是冲动之人,你能安稳的与我在这里周旋,只怕还做了其他的准备吧!”冷凌泽勾唇而笑,与冷凌衍两人四目相对。

冷凌衍面色瞬间一冷,眯着眼睛打量着冷凌泽,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他是在试探还是真的知道什么。

冷凌泽环顾了一下四周,不徐不疾的说道:“这般重要的事情,西宁侯怎么可能不亲自上阵呢?

可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看见西宁侯的身影,只怕他是另有重任吧……”

冷凌衍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看着冷凌泽脸上平静淡然的笑,他竟突然心生了一抹不安。

“大殿下不必等了,西宁侯来不了了……”一道声音穿过兵马阵列,只见一个身穿甲胄的男子策马而来。

最引人瞩目的并非是他那英俊的容颜,而是他那一身仿佛与生俱来的将帅之气。

冷凌衍犹疑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他怎么不记得金陵还有这一号人物!

冷凌泽虽然知道司辰来了金陵,但是他们还一次未见,冷凌泽一见司辰,嘴角便不由得上扬,亲切而又自然的唤了一声:“司辰大哥!”

司辰听闻有人这般唤他,茫然的侧身望了一眼,表情瞬间僵硬住了,他不可置信的打量着冷凌泽,嘴角颤动着喃喃道:“太……太子?”

殷钰知道司辰是认错了,忙解释道:“这是十一殿下,我第一回见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呢!”

可司辰却仍旧直直的盯着冷凌泽,若说长相两人的确相似,但是眼前的冷凌泽明显要比云泽大上几岁。

最让他震惊的是冷凌泽刚才对他的称呼,他们素不相识,可那一声“司辰大哥”却让他觉得无比的熟悉。

冷凌衍猛然想起了这个名字,司辰,不就是那个和云曦曾有婚约的夏国将军吗?

他怎么会穿着楚国的铠甲?还有他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冷凌泽,你还说自己没有反意!此时楚夏两国交战,你却与夏国将军勾结,你这分明是通敌叛国!”

冷凌衍的话打断了司辰的思绪,司辰仰头看着冷凌衍,声音不卑不亢,“我早已从夏国辞官,如今与夏国也没有任何关联。

大殿下在污蔑十一殿下时,倒是不如反思一下自己做了什么!西宁侯私自调遣西方驻守的军队,直线金陵,不知道意欲为何?”

冷凌衍的眸色冷了一分,司辰则是继续道:“西宁侯没有皇命,我等自是不能让他得逞,如今西宁侯已被暂时缉拿,西方的驻军已被勒令止步,大殿下还是不要再抱有期待了!”

“笑话!你以为本宫会相信你一面之词?你拿什么与驻军抗衡?”这个司辰是什么东西,他有什么本事缉拿西宁侯,还勒令西方驻军!

司辰神色如常,语气平淡的说道:“我的确没这个本事,可锦安王爷的军令可以!”

锦安王在军中多年,现在有不少将领都跟着锦安王出生入死过,他在军中威信颇高。

楚帝对锦安王府这般防范也是因为如此,毕竟只要锦安王一声令下,便有不少将士愿意为之肝脑涂地。

“什么?你有锦安王的令信!这怎么可能!”有锦安王的令信便可指挥他麾下的将士,就像当初冷凌澈在潭州号令军队活捉了宋青天一般。

冷凌衍的眸色突然泛红,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扭曲可怕,那张明明英俊的脸此时一片狰狞!

是他!

又是他!

“是不是冷凌澈给了你令信?是不是他设计了这一切?

他给了你令信让你调遣军队阻截西地驻军,也是他让冷凌泽带神机营来阻扰禁军!

他想给本宫扣上一顶谋逆的帽子,却让冷凌泽有救驾之功,他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冷凌衍以为他用计调走了冷凌澈,他便不会再多生事端,可没想到冷凌澈竟然早就算好了这一步!

现在不管他还是冷凌洄面对的都是一样的境遇,他以为自己是黄雀,没想到冷凌澈却是他身后的猎人!

可他怎么可能甘心?

他筹谋了这么多,隐忍了这么久,他怎么会拱手将皇位送给一个傻子!

冷凌衍的眼睛越发的红,仿佛浸满了鲜血,他没有输,他不会输,只要冷凌洄和冷凌泽死了,这皇位便是他一个人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