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戳破/斩男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津津躺着压根不想动。“改天吧,颖书,我累了。”

“津津,你老这样绷着不行,我知道你心里难受,自从出事后,我连一面都没见过你,我担心。”

顾津津强颜欢笑,嘴角也轻挽了下,“你放心,还怕我扛不过去不成?”

“你还当不当我是你朋友了?”

“怎么了这是?”

“我就想见见你,你难受,我也难受。”

顾津津想了想,还是答应了。“那好吧,不过别选太远的地方,我要早点回来,文文一个人在家。”

“我知道,我这就把地址发你手机上。”

“嗯。”顾津津答应着,将电话挂了。

出门的时候,她蹑手蹑脚来到修善文的房间跟前,轻推开门一看,里面的灯都关了,应该是睡下了。

顾津津轻轻将门带上,这才转身离开。

医院。

靳韩声放出去消息都有一天了,他就不信商陆看不见,病房门每一次被推开,他心里的希望就跟着升燃起来,但每次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靳韩声看着手机,也没有一个未接来电,门口传来动静声,他赶紧将手机塞进被子底下。门被推开,他目露希冀地望过去,却看见靳睿言和段璟尧一前一后进来了。

段璟尧将门关上,靳睿言的高跟鞋踩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蹬蹬的响声,她到了病床跟前,将手臂上搭着的外套丢到靳韩声的脸上。男人将外套往下拉了点,露出一双眼睛。

靳睿言指着他说道。“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靳韩声有些心虚,但还是硬了嗓音说道。“我出车祸怎么就给你丢脸了,这是天灾人祸,躲都躲不过去。”

“你真的被撞了吗?被撞哪了?”靳睿言说着,一把掀起遮在靳韩声身上的被子,段璟尧想要按住她的手都来不及。男人面色铁青地站在边上,别人的被子说掀就掀,她就不怕靳韩声哪件衣服或者哪条裤子没穿吗?

靳睿言看着靳韩声手臂上的伤口,用力戳了戳,“痛吗?”

“姐,我刚动完手术……”

“还要跟我装是不是?”

靳韩声见状,干脆坐了起来。“别人也不知道这事,都认定了我是出了车祸的。”

“你怎么这么能耐呢?我看别装出车祸,干脆装死好了,商陆见你被撞成这样,可能心里还觉得痛快呢,要是给你举办个追悼会,她也许还会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过来给你送送行。”

靳韩声的脸色差到极点,可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是他亲姐,他将手里的外套丢开。

“我就不信她不会过来。”

“是不是要跟我打赌?”

靳韩声紧咬下牙关,从小到大,只要是打赌,他就没有赢过靳睿言,他别开了视线。“老九用这一招把顾津津给坑回来了,我跟商陆那样的感情,她怎么可能置我于不顾?”

“你恐怕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靳韩声气得心口隐隐作痛,“姐!”

“你出车祸的事,只要是个人都知道了,商陆到现在都未出现,就是不想见你,哪怕你装的再像都无用。”

靳韩声目光轻抬,朝段璟尧看了眼,他怎么不把她赶紧拉走呢?他又不是真的出了事,所以不需要他们来探望,真是没病都快被气出病来了。

“姐,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在这守着就好。”

“你要只是自己作,那也就算了,你让妈也跟着你担心,还要一个个应付家里的长辈,你实在是该打。”

段璟尧将靳睿言的外套拿起来,挂在了他的手腕间,“让他在这自作自受就是,你一天忙下来还不够累的?走吧。”

“对,你快跟着姐夫走吧。”靳韩声求之不得。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出去,跟外界澄清,说你根本就没事,全是装出来的。”

“姐!”靳韩声实在拿她没法子。“我也就任性这么一次。”

“你方才说什么?小九也用了这一招?”

“是是是,”靳韩声毫不犹豫说道。“我就是跟他学的,这个点子是他想的。”

这件事,秦芝双没让她知道,靳睿言也有几天没去靳家了,自然也没见到靳寓廷,“但他不像你这么荒唐,闹得满城皆知。”

“他假装出事的地点也不在绿城,再说顾津津又不是失踪,跟我的处境自然是不一样的。”

“还顶嘴。”段璟尧在旁边说道。“你姐说一句,你总能回一句,我看你能耐得很。”

要放在平时,靳韩声肯定是不服段璟尧的,但这会靳睿言在,他也不好还嘴。

离开医院的时候,靳睿言脸色还是板着的,两人一路朝着停车场而去。

靳睿言刚走出几步,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传到耳朵里,她的前路被人堵住,一帮记者围在他们身边,采访的话筒直接凑到靳睿言面前。“靳市长,请问靳先生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已经抢救过来了?又是怎么会发生了这么严重的车祸呢?”

段璟尧伸手将话筒推开,另一手揽住靳睿言的肩膀快步往前走,那些记者追着他们,一直追到了车边。

段璟尧将车门打开,护着靳睿言让她先坐进去,司机发动引擎,段璟尧坐到靳睿言身边后,想要将车门关上,却不想有人拉了把,他回头看眼,用力一把,车门砰地带上了。

“开车。”

司机缓缓提速,前面还有人试图拦车,靳睿言身子往后轻靠。“真是,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

“能让你省心的,你也看不见。”段璟尧轻推了下她的手臂。“比如我。”

靳睿言看都没看他一眼。“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

“你弟弟那么能作,就让他作好了,你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那么能耐,会好好善后的。”

靳睿言没再开口,视线轻垂,看到段璟尧手背上有一道长长的划痕。

“你的手怎么了?”

男人这才注意到,他用手轻抚了下,“可能是刚才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给划到的。”

“韩声的事,还是先替他保守秘密吧,事情都到这一步了,要让他半途而废他也不会甘心。”

“你就是关心别人的事,你倒也不问问我的手到底怎么了。”

靳睿言看靳韩声今天是矫情得很,“也没破,不就是划了一下吗?”

“划一下也会有感染的可能。”

“我看你们一个个都跟小九学上了,不过这一套对我不管用。”

段璟尧冷嗤声。“我还不屑做这样的事。”靳睿言知道他什么脾气,干脆也就不跟他说话了,冷着他吧。

顾津津驱车赶到跟李颖书约好的地方,李颖书怕她找不到,特地在门口等着她。

绿城的晚上很冷,李颖书一边搓着手一边在等她。

顾津津下了车,一眼就看到了她,李颖书还不住朝她招手。

“这边。”

顾津津快步上前,“你怎么不在里面等我?”

“怕你找不到地方。”李颖书忙伸手挽住顾津津的手臂。“津津,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有吗?”

“你看看你的样子。”

两人边说边朝着里面走去。

靳寓廷和孔诚坐在包厢内,他点了一桌子的菜,就在方才刚上菜的时候,他就拿了筷子在吃起来了。

孔诚盘膝坐在地上,他坐在薄薄的绒垫上,地暖的温度透过盘着的两腿传递至他全身。

他看了眼靳寓廷,鲜少看到他这个样子。“九爷,您有这么饿吗?”

“没有,就是觉得这几样小菜味道不错。”

“后面还有这边的拿手菜,您慢着点。”

李颖书带着顾津津准备去包厢,要经过一道长长的走廊,每个小包厢的门口都摆放了鞋架,顾津津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一双鞋后,停住了脚步。

李颖书朝她看了眼。“怎么了?”

“这鞋,有些熟悉。”

“鞋不都长差不多吗?况且又是男鞋。”

顾津津定定地看了眼,轻摇下头,“九爷讲究,他的跟别人不一样。”

“你是说靳寓廷也在这?在这就在这吧,这种地方他预约起来可比我们方便的多。”

“关键是,他不应该在这。”

“什么意思啊?”

与其在这胡思乱想,还不如进去看个究竟,顾津津说着,将手伸了出去。李颖书想要拉着她,她压低了嗓音说道。“津津,你要这样进去不好吧?里面都有谁我们都不知道。”

顾津津将她的手拨开,一把拧开了门把,靳寓廷是朝着门口方向坐着的。今晚他不喝酒,孔诚给他喊了这边有名的锅盖饭,男人一手拿着碗一手正在夹菜,许久没有出来吃,再加上之前都是清粥小菜吊着,自然胃口大开。

顾津津确定自己没看错,果然是他。

靳寓廷和孔诚听到开门声,纷纷抬头,他一眼看到了站在外面的顾津津,靳寓廷第一反应是丢掉了手里的筷子,碗也被他丢回桌上。

孔诚吃惊地恨不得挡在靳寓廷面前,但这会说什么都晚了。

李颖书不明所以,开口说道。“果然是他啊。”

靳寓廷有些狼狈,也有些尴尬,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顾津津。

气氛僵住了似的,顾津津率先回过神,面无表情地跟靳寓廷打过招呼。“九爷也在这,身上的伤,都好了吗?”

靳寓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站起身来,往前走了几步。顾津津端详着男人的脸,“看来是好得透透的了。”

别说他身上那些最严重的伤了,就算是脸上的皮肉伤,一个个淤青的地方是不可能消得这么快的。靳寓廷走到顾津津面前,她视线落到他颈口处。“你不在家躺着,为什么会在这?”

“津津,我觉得好多了,在这约了个重要的客户。”

“你觉得骗我挺有意思是吧?”

靳寓廷一颗心往下沉。“没有意思。”

“你没有出车祸吧?身上也没有伤吧?”

靳寓廷紧咬着牙关不说话,顾津津深吸了口气,“其实不用这样的,你自己也难受,当病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说完这话,顾津津转身往外走,靳寓廷想也不想地追上前。“我只是着急想让你回来,我也找不到别的法子,津津,我骗了你是我不对……”

“好了。”顾津津顿住脚步,背对着他说道。“我没有怪你,你回去吧。”

“我知道你在怪我,”靳寓廷走到顾津津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你先听我说。”

她抬起眼帘,视线落在靳寓廷颈间,“你那里的伤口,都是假的吧?是不是身上所有的伤,全是假的?”

靳寓廷哑口无言,只是攥紧了不肯放手,他心里害怕起来,顾津津没有大吵大闹,但她肯定是生气的。

“你明知修司旻就是这样走掉的,你还用车祸来骗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往我伤口上撒盐?我看到你满身是伤,我就会想起他走时的模样,他身上狰狞的伤口都不让我瞧见,而你呢?你却弄了一身的伤来骗我!”顾津津想要将手挣开,靳寓廷见状,握得越发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