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押送控制/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车开到地方之后,沈宴才问道:“真的不用我陪你一起?”

乔晚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你先回去拿上需要的东西,然后过来接我吧。”

之前已经商量好了,这段时间沈宴和杨禄川都会住在乔家。

一来是联系方便,二来也是为了安全。

乔家足够大,再多住几个人也没有问题。

不只是乔晚担心他们,他们同样也担心乔晚姐弟俩的安危。

更何况,现在杨禄川家里也就只剩下杨乐这个儿子,沈宴更是独身一人,也没什么好犹豫的。

“好,”沈宴点头,一双眼淡淡地看了过来,却隐含着关心,“小心一点,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别在这个时候栽了个跟头。”

乔晚顿时笑了起来:“行啦,我知道的。就算我没注意,也还有其他人在呢!我会留几个人跟着你,不用在意他们,没有特殊情况他们是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

沈宴不太习惯有人跟着,本想拒绝,但看了看乔晚,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他根本拒绝不了来自她的关心。

到了地方,乔晚直接下车,站在车外对着沈宴挥了挥手。

同时,后面一辆车也停了下来,走下了几分穿着便装的年轻男人,停在了距离乔晚不远的地方。

沈宴见此,更为放心了一些,在车里对着乔晚示意了一下,就开车离去了。那辆离他们不远的车子也迅速跟了上去。

乔晚站在这里,看着沈宴开着车消失在了拐角处,这才对着那几人说道:“走吧,我们上楼。”

他们来的这个地方,正是乔晚之前让乔明芬一家借住的公寓楼。

早在得知乔明芬一家往B市赶来的时候,乔晚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公寓楼本就隶属于乔氏旗下,还没有对外发售。楼里现有的那些住户,其实都是乔晚安排进来的人手,方便究竟监视乔明芬一家的行踪,随时掌控他们的动向。

这次意外发生之后,乔明芬和袁国利被那两个绑匪丢下,做了替罪羊,想要借此拖延后面调查人员的行动。

这办法的确不错。

至少后面找来的人的确是把目标放在了这两人身上。

可他们没有想到,沈宴会另辟蹊径——找不到人,干脆就把自己也送上门去,这样不用多费时间,就达到目的了。

更没有想到,乔晚本人会突然变得这么剽悍。看着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漂亮姑娘,打斗起来比男人还凶狠。

根本没用上后续的调查,他们这几个“人质”就自己逃脱了。

至于被抓到的乔明芬和袁国利,当然被押送回了这里。

他们过来的时候,袁佳明和袁佳月兄妹俩刚开完了party,送走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狐朋狗友,瘫在客厅一动不动。

整个房间乱得和猪窝似的,酒气熏天,角落里甚至还有人喝醉后呕吐的痕迹。纸牌散落得到处都是,就跟凶案现场似的。

至于茶几和柜子上那些特殊的道具和白色粉末状的物体,就更不用多说了。

早就已经知道这一家子是什么德行,但看到这一幕,押送乔明芬和袁国利回来的那些人还是忍不住心生鄙夷。

就这样子,还去觊觎乔家的产业?

真要把乔氏送到他们一家手里,恐怕不出几年也被败光了吧!

有时候人穷人富是看本事和机遇,但有的时候却真的是自己作死。

真正有本事的能人,手里攥着几百块也能打一场翻身仗,白手起家做大企业;而像乔明芬他们一家子这种,纵使有再多的财富,到了他们手里也只会被挥霍干净,甚至可能越赌越大,越来越奢侈,到最后甚至欠债更多。

与其盯着别人有的,还不如好好教育自家孩子,靠自己慢慢奋斗。

像这两坨……

看着那瘫在地上的两个和死了似的年轻人,几人撇了撇嘴,送他们都不要。

乔明芬和袁国利被送回来的时候还是昏迷着的。

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垃圾窝”里还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反应过来这是哪儿。

乔明芬张嘴就要过去揪醒那两个小兔崽子,让他们起来收拾屋子,却被袁国利的话吓得愣住了:“我们是怎么回来的?”

对啊,他们怎么会突然回来了,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他们不是在另一个小区,守着那两个绑匪和被绑了的乔晚吗?

两人只记得去给绑匪送了吃的,然后在那个小房间里商量着之后该从乔晚那儿得到什么好处,以后可以买多少好东西,或许还能入主乔氏,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醒来拥挤的小房间就成了杂乱无章的家里。

一家人又是一番鸡飞狗跳,才忐忑不安地暂时安定了下来,只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很快,他们就恐慌了起来。

一开始还好。

毕竟这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勤劳的人,来了B市之后摆明了是过来吃大户的。想到乔氏那么多的产业,他们便吃起了老本,根本就没出去找过工作,就做着能拿到乔氏的美梦。

所以,几天不出门都是常态。

加上家里被袁佳明和袁佳月弄得不成样子,所以,他们一家四口从昨晚到今天都在整理打扫,根本没空出门。

直到快中午的时候,乔明芬才想起来家里的食材都被两个败家子给挥霍一空了。中午要吃饭,总不能这么空等着吧?

于是,她便攥着钱包开门准备去附近的超市采购一些要用到的东西。

哪知没走出几步,就被人拦了下来。

“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乔明芬就是个泼辣的性子,本来就因为昨晚莫名其妙回了家,又要不停地打扫房间,心情烦闷得很,现在被人一拦,就止不住发火了,“赶紧让开,我还要出去买菜呢!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

这些人却根本不理会她的斥责,板着脸,面无表情地堵在出口,根本不退让半步。

哪怕是隔着一双双墨镜,乔明芬都能感觉到他们眼神中的犀利和冷漠。

乔明芬心头一跳。

她脾气的确不小,但向来是欺软怕硬的。

这会儿感觉到这几人不同寻常了,连忙就往屋里退去。

一进屋,乔明芬就摇醒了还在睡觉的袁国利:“国利啊,国利?快起来,不得了,出大事了!”

袁国利昨天帮着收拾了大半夜,腰酸背痛的好不容易多睡一会儿就被乔明芬吵醒了,正要发怒就听到了这话。

他心思也多,连忙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乔明芬赶紧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卧房外,袁佳明和袁佳月也没乔明芬刚才那慌慌张张的动静吵醒了,揉着睡眼抱怨着:“又在吵什么啊,声音就不能小点儿吗?我正睡觉呢!”

乔明芬本来就被吓得不行,见这两个败家子还这副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走过去就揪住了他们的耳朵:“两个小兔崽子,你们老娘都要被人打死了,还睡!赶紧去洗把脸过来帮忙!”

两人耳朵被揪得生疼,正要回骂几句,就看到一向严肃的父亲也面色凝重,知道大事不妙,赶紧溜回去洗簌了过来。

“会不会是个意外?”袁佳明说道,“谁没事会来堵你一个买菜的中年妇女,不图钱不图色的。”

这吊儿郎当的样子,半点没有对母亲的尊重。

其他人却像是对此十分习惯。

袁佳月也点了点头,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两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昨晚做了些什么,那时候他俩还在这屋子里和一群社会上新交的朋友醉生梦死呢!

乔明芬和袁国利却是知道的。

之前因为利益驱使,加上背后的人胁迫,他们毫不犹豫地就加入了行动。

现在脑子一个激灵,就后怕了起来。

他们住的这地方可是乔晚那个臭丫头提供的,万一有人监视呢?他们做了那些事,乔晚一旦脱险,岂不是要来找他们麻烦!

不不不。

那些人这么厉害,乔晚一个黄毛丫头能跑得掉?这会儿估计正哭天喊地,求爷爷告奶奶呢。

等到她死了,或者是就此失踪,乔氏能留给谁?

难道还要给那些没有关系的董事吗?当然是该由乔明芬这个仅剩的乔家人继承!

现在的这些都是他们自己吓自己而已。就跟孩子说的一样,是意外,碰巧……

“我们再出去试试?”

几人对视了一眼,果然都扒拉了一下头发衣服,缩头缩脑地开门准备出去了。

这一次,甚至没有走出房门,他们就被几个肌肉健硕的年轻男人堵了回来。

“你们干什么?”袁佳明叫道,“我告诉你们,这叫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快点离开,放我们出去,我们就既往不咎了。否则,信不信我去告你们!”

看似很有能耐,实际上身材干瘦矮小的他在这几个人面前上蹿下跳咋咋呼呼的,就跟一只耍戏的猴儿似的。

说着,袁佳明还掏出了手机,作势要拨号。

可一拿出来就傻了眼,手机上一个信号也没有。

他嘀咕道:就算没信号也能拨打紧急报警电话的!

门外的人却打破了他的幻想:“信号是我们屏蔽的,放心,什么电话都打不出去。”

乔明芬一家是彻底慌乱起来了。

这是要干什么,杀人灭口吗?

“我……我们和乔氏的大老板是亲戚,你们敢对我们怎么样,乔氏的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对对对,要赎金的话,你们去找乔晚啊!就是乔氏现在的那个老板,她很有钱的,你们要再多也没问题……”

“就是,你找我们家也没用啊,我们分文都没有的,快放我们出去啊!找乔晚,随便要多少钱都可以,她一定会给的!”

威胁到生命安全,一家子也不想在这儿赖着不走了,只想现在先战略性撤退,一走了之,等躲过了这一阵子的麻烦再回来纠缠乔晚。

现在守着他们的那几人是乔晚的心腹,怎么会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这一家子设计参与绑架乔晚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好意思让上门的“匪徒”去找乔晚要赎金救他们?

这到底是多大的脸!

有这种亲戚,跟血仇也差不多了吧?

乔晚到的时候,正好赶上了这边吵吵闹闹的动静。

周围都是自己人,当然不怕会引来什么围观。

她轻嗤了一声,走过去淡淡地说道:“哦?我很有钱,可以随便要多少?”

乔明芬他们正和那几人纠缠不休,闹着要把这个包袱丢到乔晚身上,突然听到这个声音,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是谁。

也是。

他们和乔晚本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说的话都没几句,还一心惦记着人家的家产,哪里会记得住声音?

可那几个年轻人却不会认不出自己的老板,连忙侧身让开了一条通道,将乔晚迎了进来。

一看到她,袁佳明和袁佳月顿时眼睛一亮,乔明芬和袁国利却背后发凉,只恨不得能夺门而逃。

但外面本就站着几个男人,现在又让乔晚多带了一群身材魁梧的大汉。

别说是逃跑,恐怕多几个不对劲的小动作,都会瞬间被他们一拳头打倒在地上吧?

特别是后来的那几个大汉,看着就有一股凶劲儿,给人的感觉很不好惹,好像随时都可能从包里掏出一把枪把人给毙了似的。

全然不知父母此时的恐惧,袁佳月已经嫉妒地看了一眼乔晚身上的衣服和她的脸,毫不客气地说道:

“乔晚,你看你给我们找的是什么地方?出门居然还能遇到这种流氓,万一我们家出了事,你怎么跟你那死了的爸交代。我看,我们还是去你家住吧!”

她本就没什么本事,加上前一天喝多了酒,还用了些特殊的药品,这会儿正飘飘然呢,说起话来都不动脑子的。

袁佳月也没想过门外那几个人是乔晚派来的,还以为他们是真的因为乔氏的关系,对乔晚敬畏,所以才老实地让开了路。

旁边的袁佳明更是拿一双淫邪的眼睛暗中偷瞄着乔晚。这根本不像是亲人,比那些逛窑子的男人还不如。

看得乔晚身后那些保镖都想过去打掉他的大牙。

倒是乔晚这个当事人不动声色,脸上一丝明显的怒意都没有:“哦?你们想去我家住,真的吗,姑姑?”

她一挑眉,转而看向了乔明芬。

这话说得平平淡淡,辨不出什么喜怒。

脑子简单的袁佳月和满心眼儿黄色思想的袁佳明自然不会注意这些,还当乔晚是在真的询问他们的意见,连忙期待地看向了乔明芬。

却发现父母的脸色出乎意料的难看。

说难听点儿,就跟死了妈似的。

不过,对于袁佳明他们兄妹俩来说,死了妈估计都没这么惨。

乔明芬面色发青,抖着唇都说不出话来。

倒是袁国利吞咽了一下,紧张地拒绝:“我……我们就住在这里挺好的,乔……乔家太大了,我……我们小门小户的,住,那个,住也住不习惯。”

如果说这话的是乔明芬,兄妹俩指定会当场闹起来。

但拒绝的是袁国利这个父亲,他们俩便只满心着急,对着父母使眼色,却不敢明着辩驳什么了。

乔晚转头看向袁佳月:“怎么办,看来姑姑姑父不想过去呢。为了能向我爸交代,要不,你跟我走怎么样,表姐?”

这还是见面后,她第一次这样称呼袁佳月。

但那一声表姐却叫得袁佳月心底一突。

哪怕是脑子转不过弯,她也从这话里听出了一股寒意。

明明没有什么威胁的话,乔晚也站在那里完全没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却让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忍不住往后缩了半步,揪住了母亲的袖子。

平时对这个母亲看不上眼,诸多抱怨责骂,到这时候感应到危险,还是忍不住会躲在母亲的身后。

就连袁佳明这精虫上脑的混球都察觉到情况不对了。

父母的面色,还有父亲出乎意料的拒绝,以及乔晚不同于上次见面的态度……

他哆嗦了一下。

难道,他们的计划暴露了?

可他们不是还没得到乔氏吗,乔晚这女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还是说爸妈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悄悄出去做了些什么?

袁佳明心里也慌了,但他总不能躲到袁佳月后面去吧,那也太难看了!而袁国利和乔明芬跟他又隔了一段距离。

袁佳明根本就不敢轻易动弹,只能僵立在原地,就和一尊雕塑似的一动不动。

“真是可惜,你们都不去吗?”在这种紧张沉闷的氛围中,乔晚却笑了起来,“看来……你们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啊,那为什么爪子会伸得这么长呢?”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终于一冷,眼神也狠厉了起来。

乔明芬现在双腿都打起了摆子。

知道了,乔晚真的知道了,而且还从那些人手里逃出来了!

她一双手紧紧抓住丈夫的胳膊,全身发冷。

袁国利也吓得头冒冷汗。

冷静,冷静。

乔晚当时处于昏迷状态,不可能真的知道他们。说不定是那些人透露出来的?

只要咬死了不承认,说不定就混过去了呢?

他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那个,小晚啊,你在说什么,姑父怎么听不明白呢?”

------题外话------

PS:这一家子要解决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