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你死定了!/侯门医妃有点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茂回头,看着谢氏。

他冷冷一笑,对谢氏说道:“我的好妹妹,你可知道你男人想要弄死我?”

谢氏脸色一白,心头慌成一团,几乎无力支撑身体。

她扶着门框,脸色凄苦,说道;“大哥,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老爷不会那么狠心。”

“哈哈,误会……”

谢茂仰头大笑,他在嘲笑谢氏,也是在嘲笑自己。

“我的好妹妹,你被顾知礼灌了什么迷魂汤。我都快被他弄死了,你还替他说话,还说什么误会。妹妹啊妹妹,这么多年我待你如何,我可有对不起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

谢氏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她眼巴巴地望着顾大人,虚弱地喊了一声,“老爷?”

顾大人冷哼一声,板着脸质问谢氏,“你来做什么?这里没你的事情,你回去。”

谢氏摇头,“妾身不回去。老爷,大哥,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是我们两家是亲戚啊,理应相互扶持,互帮互助。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谈吗?”

谢茂呵呵一笑,“我倒是想和顾大人好好谈一谈,只可惜人家不给面子。”

顾大人嗤笑,“本官早就说过,谢茂,你有今日,都是你咎由自取。当初你算计本官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

谢茂咬牙切齿,“顾知礼,你别忘了,要不是我帮你,你现在还在西北吃沙子。

平南侯是你的亲大伯,可是这些年,他可曾帮过你?

你一直想回京,他是怎么回复你的?让你不要着急,在地方上多历练几年。

这一历练,就是离京十几年。你甘心吗?顾知礼,你要记住,你能有今天,全都是靠我。是我帮了你。你不要忘恩负义。”

“我谢谢你!”顾大人呵呵一笑,“你以为我稀罕你帮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谢茂,别把人都当成傻子。

从一开始,你就居心不良,竟然还敢挑拨本官同侯府的关系,你找死。”

“哈哈,我的确是找死。你顾知礼多大的能耐啊,现在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弄死我。可惜,你休想得逞。”

谢茂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他就像是一条毒蛇,盯上了顾大人。

他很有耐心,他会伺机而动,以求一击必中。

然而顾大人并不受他威胁,“本官已经说过,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这一回,我们好好较量一番,看谁能笑到最后。”

谢茂哈哈一笑,指着顾大人的面门,“顾知礼,你死定了。”

“大哥!”

谢氏胆战心惊。

谢茂冷冷地看着谢氏,又越过谢氏,看着站在门口的顾玖。

不知何时,顾玖已经到了院门口,也不知看见了多少。

谢茂冷笑一声,“我的好妹妹,你别来劝我。你要是有心,就劝劝顾大人。是他先不仁,就别管我不义。”

谢氏扑上来,抓住谢茂的衣袖,“大哥,顾谢两家是亲戚啊,何必闹成这个样子。”

谢茂不为所动。

顾大人恼怒不已,“谢氏,手放开,让他走。官场上的事情,你一个妇道人家,出来做什么。”

谢茂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又扫了眼还站在门口的顾玖。

他对谢氏说道:“妹妹,你听见了吗?顾大人嫌弃你多管闲事,你就别瞎操心了。”

谢氏哭了起来,“老爷,你和大哥之间有矛盾,就不能好好说吗?”

顾大人板着脸,“谢氏,我的话你不听了吗?来人,将太太带下去。”

“我不走!”

谢氏挥舞着手臂,“老爷,大哥,你们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握手言和。”

谢茂摇头,“我的好妹妹,你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谢氏身体晃了晃,差点倒在地上。

她脸色苍白似雪,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模样。

春禾扶着她,都快吓惨了。

她小声地劝着谢氏,“太太,我们回去吧。老爷都生气了。”

呜呜……

发怒的顾大人好可怕,只是一个眼神,已经让春禾战战兢兢,浑身抖个不停。

谢氏没有理会春禾。

她就望着顾大人,“老爷,妾身答应你,从今以后和谢家划清界限。只是这一次,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你和大哥握手言和吧。”

谢茂站在一旁,看笑话。

顾大人皱着眉头,显然很不满。

他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怒火,低声呵斥下人,“都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将太太扶下去。”

“我不走!”

谢氏无所畏惧,她就是要站在这里。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爷和大哥闹起来,甚至于闹出人命。

顾玖走进院门,朝谢氏走过去。

“太太,你累了,身体要紧。不如先回厢房歇着吧。”

“二丫头,你怎么会在这里?”谢氏瞪着顾玖。

顾玖目光担心,走上前,主动握住谢氏的手腕。

谢氏“嗯”一声,脚下不稳。

顾玖赶紧扶着她,对春禾她们说道:“和我一起,扶着太太去厢房。”

谢氏一只手捂着额头,她怎么感觉这么晕,脑子也不太清醒。

她被丫鬟们扶着,来到厢房安置。

她感觉到,顾玖一直握着她的手腕没有放开。

“太太不要紧吧。”春禾很担心。

顾玖说道:“太太只是累了,不要紧。春禾姐姐,你去倒点热水过来。太太是不是中午没怎么吃?你顺便再让人去厨房拿点吃的。太太这个情况,可不能饿着肚子。”

春禾惊奇,“二姑娘怎会知道太太中午没怎么吃?”

顾玖轻声一笑,说道:“因为我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一顿饭不吃,就会觉着头晕,浑身没劲,走路脚步都是飘的。”

春禾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多谢二姑娘解惑。”

“应该的。”

顾玖终于放开了谢氏的手腕,叮嘱春禾好好照顾谢氏,然后她来到外间,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情况。

谢茂冷嘲热讽,“顾知礼,莫非连我妹子你也要赶尽杀绝?这么多年,她替你生儿育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好歹得有点良心。”

顾大人板着脸,说道:“谢氏嫁到顾家,就是顾家人。她的生死,不劳你来关心。你有这闲心,还是想想怎么活命吧。”

“哈哈,多谢顾妹夫关心。你且放心,我命硬得很。你想弄死我,做梦!”

说完,谢茂甩袖离去,带着满腔怒火。

顾大人同样是一肚子火气。

他一张脸阴沉沉的,能滴出水来。

下人们齐齐低下头,不敢同顾大人的目光对视,实在是太吓人了。

很少看到顾大人发这么大的火气。

顾大人寒着一张脸,走进厢房。

顾玖上前行礼,“女儿给父亲请安。”

顾大人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嗯”,接着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顾玖坦然说道:“女儿担心父亲,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顾大人的心情瞬间好了点,不过依旧板着一张脸,“有什么不放心的。谢茂还能吃了我不成。”

“谢大人当然没本事吃了父亲,但是他却有本事恶心父亲。”

顾大人脸色都变了。

顾玖说的太对了,谢茂别的本事不怎么样,恶心人的本事绝对是一等一的。

顾大人深吸一口气,“太太怎么样?”

“太太只是太累了,加上情绪得不到纾解,所以才会病恹恹的。”

顾大人蹙眉。

顾玖轻声提醒,“三妹妹的婚事,太太操了许多心。人都是这样,忙碌了一阵子,身体就会受不住。”

“你说的有理。”

顾大人进屋看望谢氏。

谢氏昏昏沉沉的,脑子不怎么清醒。

顾大人看了几眼,叮嘱丫鬟们好生照顾谢氏,然后就出来了。

他叫上顾玖,“随为父过来。”

顾玖急忙跟在顾大人身后,来到外院书房。

顾喻,顾全,马师爷都在。

他们三人见到顾玖,明显愣了下。

不明白顾大人为何要将顾玖叫来。

书房是议事的地方,哪里能让姑娘家随便进来。

顾玖神情坦然,眼神坚定自信,并不会因为别人的目光而产生丝毫的胆怯。

顾大人冷着一张脸,“都说说吧,谢茂大张旗鼓打上门来,到底什么意思?他到底有什么意图?”

管家顾全小心翼翼地说道:“谢大人难道不是为了求情,外加示威?”

顾大人嗤笑一声,“谢茂一介白身,能混到今天的身份地位,可不是蠢货。他打上门来,本官猜测,定有深意。”

顾喻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东宫给了他压力,他狗急跳墙。”

马师爷捋着胡须,“有这个可能。不过更大的可能性,谢茂准备对老爷出手了。

此次案子牵涉东宫属官贪腐,就连太子殿下也不能置身事外。太子殿下性子温和,没有攻击性。

可是东宫那帮属官,都是属狗的,平时没事都要逮着人咬一口。

如今大人查案查到东宫头上,那帮东宫属官肯定坐不住,肯定会跳起来反击。

谢茂不过是马前卒,闹这么一场,只是为了试探大人的态度。”

顾大人暗暗点头,马师爷的分析有道理。

他正在琢磨此事,就听马师爷问顾玖,“二姑娘,对于今天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顾大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先听听小玖的意见也不错。

顾玖福了福身,斟酌了一番,才说道:“对于案情内容我不了解。我只从我看到情况做一个浅显的分析,若有说错的地方,还请父亲,马师爷,顾喻四哥,管家见谅。”

“无妨,你尽管说。想到什么说什么。”顾大人鼓励顾玖。

顾玖点点头,这才说道:“从我今天看到的情况,我感觉谢大人像是在作秀。”

“何为作秀?”

“作秀就是演戏。”顾玖解释道。

马师爷琢磨了一下这个新词汇,紧接着连连点头,“作秀,这个说法新鲜。二姑娘请继续说。”

顾玖继续说道:“谢大人演这场戏,女儿认为既不是给父亲看,也不是给太太看,而是演给别的人看的。

女儿斗胆一猜,谢大人的这场戏,极大的可能是演给太子殿下看,演给皇后娘娘看,甚至是演给其他东宫属官看。”

马师爷说道:“二姑娘这个观点有些意思。”

顾大人问道:“谢茂为何要演这场戏?有什么目的?”

顾玖皱眉深思,她知道这是一次机会,她不能让机会从手中溜走。

如何才能言之有物,如何才能替父亲分忧,让父亲重视自己的意见?

顾玖直接将自己代入谢茂的立场,当即说道:“女儿以为,谢大人在谋求更大的利益。

这次的案子,女儿不知道谢大人被牵连了多少,不过看他的样子,他应该有把握全身而退。

之所以打上门来,不过是要让父亲,让所有人误会他已经穷途末路,让大家放松对他的警惕。

一旦大家放松警惕,我想以谢大人的本事,定会全力反击,并且从中谋取更多的利益。

若是女儿没猜错的话,很快东宫就会推出一位替死鬼。而谢大人则可以借此机会再高升一步。”

顾玖话音落下,不大的书房内寂静到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

所有人都在沉默,都没有反应。

顾玖蹙眉,难道她的分析有问题?

没有掌握第一手资料,也没有掌握案情详情,想要做出准确的分析的确很难。

刚才她的分析,全都是基于谢茂的性格。

顾玖没和谢茂打过交道,但是从谢茂过往的行事中,顾玖分析出这人喜欢行险,剑走偏锋。行事颇有些肆无忌惮,不守章法。

如果以常规的观点去分析谢茂,那肯定错漏百出。

可是,看大家的反应,她这次的分析,似乎也不见得就对。

顾大人同其他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马师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总算打破了书房内的沉默。

“二姑娘高见,我是远远不如啊。”

顾玖愣了愣,马上又反应过来,“马师爷谬赞,我只是姑且一说,当不得真。”

顾大人摆手,“小玖分析得很有道理,是我们小看了谢茂此人。”

马师爷连连点头,“谢大人今天此举,正如二姑娘分析的那样,极有可能只是在演戏。我之前还在疑惑,谢大人纵横官场这么多年,怎么突然间就沉不住气,带着人打上门来。这种事情别说遇见,过去连听都没听过。谢大人也算是开了先河。”

顾大人冷哼一声,对谢茂极为不齿,“谢茂竖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种事情换做别人,那肯定做不出来。换到他身上,就没他不敢做的事情。”

顾喻问道:“谢大人想要脱身,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顾大人厉声说道:“他想脱身,本官就扒下他一层皮。他想让别人做替死鬼,呵呵,本官就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顾玖忍不住出声提醒,“父亲,你要当心谢茂此人。他是典型的小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接下来,他肯定要采取手段反击,女儿担心会牵连到父亲。毕竟皇后娘娘还活着。”

马师爷连连点头,“二姑娘提醒的对,大人,接下来可要当心啊。要是东宫成心要拉大人下马,加上皇后娘娘助力,大人怕是危矣。”

顾大人咬牙切齿,“本官岂会怕了他谢茂。他谢茂有手段,难道本官就没有办法了吗?”

顾玖张张嘴,想说顾大人和谢茂相比,还是太过端方,没有谢茂那样不择手段。

这一次同谢茂的对决,谁赢谁输,真的很难讲。

或许是两败俱伤,或许是一死一伤,或许是雷声大雨点小,谁都奈何不了对方。

这番话,顾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官场上的事情,得用官场上的手段解决。

这方面,马师爷他们经验老道,肯定能想出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