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摊上大事/侯门医妃有点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真的没了吗?”

福雅公主一字一顿,声音都在发颤。

她一步一步缓慢走来,却越走越快,最后扑倒在棺木上,望着安静躺在里面的罗先生,痛到无法呼吸。

无数次,她要伸出手,摸一摸那个人的脸颊,确定是不是真的没了。

可是她的手,颤抖得根本无法控制。

明明睡得那么安详,怎么能说人死。

“公主,人死不能复生,请你节哀。”

“闭嘴!”

福雅公主厉声怒斥,“她为什么会死,她怎么可能会死?”

顾玖叹了一声,说道:“自公主看望过罗先生后,罗先生的病情就突然加重,大夫说药石无效。”

福雅公主脸色惨白,“你,说的是真的?”

顾玖重重点头,“不敢欺瞒公主殿下。”

福雅公主眼泪滚落而下,她脸色灰白,“是本宫害死了她,是吗?”

“是罗先生自己放弃了自己。她想追随家人的脚步,以此觅得幸福。”

福雅公主失声痛哭。

顾珊和顾琳面面相觑。

公主府的人则静默无言,显然都知道福雅公主同罗先生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侯府的人赶到。

大夫人小魏氏领着侯府的姑娘前来祭拜罗先生。

见福雅公主扶着棺木哭泣,还愣了一下。

她还以为是顾玖通知了福雅公主。

顾玖同她微微摇头,不是她通知福雅公主。

她还以为是侯府通知的福雅公主。

结果很明显,不是顾玖派人通知,也不是侯府派人通知。

只有一个可能,福雅公主在附近安插了眼线,随时留意着小院内的动静。

见小院院门口挂上了白灯笼,自知罗先生去了,眼线急急忙忙将消息禀报福雅公主。所以福雅公主才能来得这么及时。

大夫人小魏氏心情有些压抑。

她没想到福雅公主安插眼线,竟然安插到侯府这边。

“公主殿下,请你节哀。”

福雅公主哭得不能自已,趴在棺木上,双目湿润,深情又悔恨地望着静静躺在棺木内的罗先生。

她悔不当初,她不该一见到罗先生就将一切真相都吐露出来。

是她害死了罗先生。

福雅公主身体发软,眼前发黑,直接朝棺木内栽倒。

顾玖离着福雅公主最近,眼疾手快,一把将人捞住。

公主府的下人见状,纷纷冲上来,七手八脚将公主扶着出了灵堂。

大夫人小魏氏都吓死了,顾玖也没比她好多少。

万一福雅公主有个好歹,万一福雅公主死在这里,侯府可说不清楚。

就算说清楚,她身为在场的当事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宫里问罪,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说不定在场的人都要为福雅公主陪葬。

“要不要紧?快请大夫。”

大夫人小魏氏的声音都在发颤。

福雅公主身边的嬷嬷不敢大意,“快,扶公主上马车,即刻回公主府。将太医请来。”

公主府的下人赶紧将福雅公主抬上马车。

大夫人小魏氏同顾玖一起送到马车前。

公主身边的嬷嬷冲二人哼了一声,“你们最好盼着公主殿下平安无事。”

说罢,马车启动,滚滚而去。

大夫人小魏氏跺脚,“这是什么事啊!”

真是无妄之灾。

顾玖朝方嬷嬷看去,苦笑一声。

方嬷嬷当初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果然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希望福雅公主平安无事,能够迅速恢复过来。

顾玖说道:“无论接下来是什么情况,还是先办丧事吧。罗先生的遗愿是将她烧了,洒在渭水中。”

大夫人小魏氏愣住,“烧了?”

顾玖点头,小声说道:“据我所知,罗家人都不在了。”

大夫人小魏氏恍然大悟,“前几年罗先生的父母就不在了,我们一直瞒着不敢告诉她。前两年,她的兄弟也没了。今年年初,两个侄儿一场风寒也跟着走了。一直瞒着她,就是怕她想不开。没想到她还是知道了。是福雅公主告诉她的?”

顾玖点点头。

大夫人小魏氏皱眉,“这下惨了。本以为福雅公主单纯因为罗先生过世而昏迷,如今还掺和和愧疚。福雅公主这一病,真不知道能不能好起来。她要是好不起来,哎……罢了,先办丧事吧。”

因为担心福雅公主那边的情况,怕出意外,更怕皇室拿罗先生的尸体出气。

因此顾玖同大夫人小魏氏一起决定,所有丧仪全部省略。当天就将罗先生拉到渭水边上烧了,骨灰投入到渭水中。

又在渭水边给罗先生立了一个衣冠冢,里面放着她最喜欢的一套衣衫,还有她的书籍,笔记,生活起居用品。

丧事办完,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顾玖还不忘叮嘱顾珊,顾琳,“回去后不准乱说。无论谁问,都不准将福雅公主的事情说出去。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之前我已经告诉你们了,希望你们都能牢记。”

两人齐齐点头。

顾珊说道:“二姐姐放心,我们不敢说出去。”

顿了顿,她又问道:“公主殿下那边很严重吗?”

顾玖对两人说道:“公主那边你们不用操心,我会关注那边。天色不早了,都先回去吧。”

将两人送回顾府,顾玖才启程回王府。

刚在王府二门下了马车,婆子就说道:“大夫人,王妃娘娘请你回来后,即刻到春和堂说话。”

顾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身上污秽,以免冲撞了王妃娘娘,先让我回房洗漱一番。”

“大夫人快一些,不要让王妃娘娘久等。”

顾玖先回东院洗漱。

她用冷水净面,将自己埋进水盆里,把青梅青竹都快吓死了。

“夫人,你可不要想不开啊。”

哗!

顾玖从水盆里抬起头,带起滚滚水珠。

“你们放心,我的心很宽大,不会想不开。”

她拿着毛巾轻轻擦拭脸颊上的水珠,心里头各种念头闪过,面色却极为镇定。

洗漱完毕,换了一身稍显素净的衣服,这才起身前往春和堂。

裴氏早就等着顾玖。

见她来了,神情冷漠地说道:“坐着说话吧。”

“多谢母妃。”

“这两天总见你往外跑,出了什么事?”

顾玖叹息一声,才说道:“曾经教导我的先生病重,我过去看望。没来得急禀报母妃,是儿媳不对。请母妃见谅。”

裴氏盯着她,“你口中的先生,可是姓罗。”

顾玖没有隐瞒,点头承认。

裴氏又问道:“她死了,是吗?”

顾玖望着对方,“母妃怎会知道。”

裴氏冷哼一声,“福雅公主在灵堂昏迷,直接送回公主府,到现在还没醒来,这事你以为能瞒住谁?京城该知道的人家都知道了,只不过大家都没声张,都在等。”

等什么?

自然是在等福雅公主那边的消息。

要是福雅公主一直昏迷不醒,甚至因此过世,那么这件事就麻烦了。

等于是间接害死了公主殿下。

如果福雅公主能醒来,那自然一切都好说。

裴氏深吸一口气,“这几天你就在房里待着,哪里都别去。等公主府的消息。你最好盼着福雅公主平平安安。”

顾玖点点头,“儿媳知道了。”

裴氏多看了她几眼,“你啊,也不知道是什么运气,竟然会摊上这种事情。福雅公主同那个姓罗的……”

“罗先生!”顾玖强调。

裴氏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福雅公主同那个罗先生之间的事情,连本王妃都不敢过问,你去瞎掺和什么。”

顾玖沉声说道:“罗先生曾经教导我,她病了,儿媳理应去看望。母妃也不希望儿媳是个薄情寡义的人吧。至于福雅公主同罗先生之间的事情,儿媳从未掺和进去,也不敢掺和。儿媳在罗先生跟前,连福雅公主一个字都没提起过。”

裴氏哼了一声,“本王妃说你两句,你就长篇大论。罢了,罢了,你先回房吧。”

顾玖起身告辞,疾步离去。

裴氏头痛,吩咐人盯着福雅公主府,一有消息即刻禀报。

顾玖疾步回到东院上房,往软塌上一趟,就不乐意动弹。

青梅端来一碗银耳羹,顾玖摇头,一点胃口都没有。

晚春时节,天气温暖而不炎热。

天色渐暗,鸟雀纷纷回巢。

一阵晚风透过窗户吹进来,吹在顾玖的脸颊上,像是情人间温柔的抚摸。

顾玖心情抑郁。

“夫人,你好歹吃一点。”

青梅劝着。

顾玖微微摇头,“福雅公主因为罗先生的死,而伤心绝望。那为何两人都活着的时候,却不肯珍惜彼此的时光?”

青梅在杌凳上坐下,说道:“奴婢猜测,两人或许是怕吧。怕见面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怕世俗的眼光,怕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奴婢也说不清楚,只能乱猜一通。”

顾玖安静地望着窗外,看着天边风起云涌,日夜变幻。

她轻声说道:“每个人心里头都有恐惧的事情。宫里那位,高高在上,掌握天下臣民的生杀大权,可他也怕。他怕老,怕死,怕权柄被人夺走,怕无法再掌控局面。

罗先生心里头本来是怀揣着希望而活,她盼着有一天家人平反,一家人在京城团聚。可是现实粉碎了她的希望,她内心也是怕的,她怕一个人孤独的活着,她怕没有希望的活着,恐惧战胜了活下去的想法,于是她果断的选择了死亡。

福雅公主也怕。就像你说的,罗先生生前她没珍惜时光,是因为她也怕,怕变幻莫测的世道,怕面对自己的内心。青梅,你有怕的事情吗?”

青梅迟疑了一下,“奴婢当然有怕的事情,奴婢怕将来不能在夫人身边伺候,怕嫁一个陌生的人,怕自己的命运,怕迎接新生活。奴婢还怕老鼠,怕蛇,怕很多东西。”

顾玖轻声说道:“我也怕老鼠,怕蛇。认为它们是世上最恶心的动物。可是我更怕死亡,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失去一切,包括生命,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所以夫人不赞成罗先生的决定。”

“对,我不赞成她的决定。但是我能理解她,所以我尊重她的决定。”

说完,顾玖深深叹息一声。

青梅安慰道:“夫人放宽心,福雅公主不会有事的。”

“但愿吧。”

她对福雅公主的承受力,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同时,又盼着福雅公主能够撑下去。

何必呢?

罗先生生前没有珍惜,何必在她死后,才来追悔莫及。

顾玖向来看不起这样的行径。

真的在乎,就趁着活着时候的好好珍惜吧。不能在一起,至少一年见一次面总是可以的。

起风了!

青梅将窗户关上,只留下一条缝隙。

顾玖轻声说道:“可能会下雨。”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下起了雨。

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房顶上,发出沙沙沙的响动。

一晚上,顾玖都没睡好。

一直到下半夜,她伴着雨声终于入睡。

一大早醒来,就听到消息,福雅公主还没醒来,几位太医束手无策。大有让公主府准备后事的意思。

青梅慌得不行。

方嬷嬷也是一脸凝重。

顾玖沉默良久,说道:“笔墨伺候。”

“夫人要给谁写信吗?”

“本夫人要给湖阳郡主写信。”

青梅愣住。

方嬷嬷也是一脸不解。

顾玖没有解释,提笔写下一封信件,放入信封中,然后交给方嬷嬷。

她对方嬷嬷说道:“将这封信亲自交给湖阳郡主。你告诉她,只要她肯答应帮我,之后我有重谢。”

方嬷嬷张嘴,欲言又止。

顾玖摆摆手,“去吧,照着我的吩咐去做。”

方嬷嬷拿着信,迟疑了两秒钟,“湖阳郡主能有办法吗?”

“她没有办法,但是我有办法。不过我的办法,必须通过湖阳郡主才能达成。”

方嬷嬷点头,“奴婢明白了。”

她带着信急匆匆离去。

青梅担心,好奇,“夫人是打算请湖阳郡主出面,救醒福雅公主吗?湖阳郡主怎会有这样的本事?”

顾玖面对窗口而坐,“偏偏就是湖阳郡主这样的人,才有本事叫醒一个不愿意醒来的人。”

福雅公主一直昏迷不醒,最大的原因肯定是因为有心结。她不愿意醒来,不愿意面对罗先生已经过世的现实。

她伤心愧疚。于是昏迷不醒,麻痹自己。

人的精神力是很强大的,也是很神奇的。

一个人成心麻醉自己,身体各个器官都会接收到信号,开始配合大脑行动。

福雅公主现在需要的不是太医,不是汤药,而是一剂强心针。

湖阳郡主这根搅屎棍,就是最好的搅屎棍。

方嬷嬷送信回来,告诉顾玖,“湖阳郡主答应帮助夫人,她说事后报酬不能少于五千两。”

“你答应她了吗?”

方嬷嬷点头,“奴婢答应了她,只要福雅公主能醒来,一切都可以谈。”

顾玖点点头,“你做得很好。”

方嬷嬷又说道:“湖阳郡主让夫人等候消息,今明两天之内肯定能让福雅公主醒来。”

顾玖浅浅一笑,“我相信湖阳郡主搅局的本事。”

福雅公主想要追随罗先生而去,湖阳郡主就有本事将她活生生气得活过来。

湖阳郡主能将福雅公主气得再也不想寻死,只想弄死她。

不过湖阳郡主肯定不在意这些,只要钱给足,她什么都行。

这么一想,顾玖就笑了起来。

湖阳郡主这根搅屎棍其实还是挺有用的。

难怪刘诏总是有意无意的拾掇湖阳郡主给宁王,还有裴氏添堵。

可见刘诏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他在宁王,裴氏哪里受了气,定要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岁月静好,然而人心却一直晃动着。

人心就像是墙头草,风一吹就倒。

又像是浮萍,靠着谁就是谁。

过去还会凑到顾玖跟前讨好谄媚的人,全都不见了踪影。

王府上下,全都避着东院走。似乎已经认定顾玖这回脱不了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