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质问/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子牵着嘚啵个不停的汤圆儿,轻轻地推开了房门,一眼就看到了对门而立的桑叶。

“是你!”

虽然早在听到两个丫鬟的对话时,桑叶就猜到把自己捉来的人是谁,但是当看到真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刹那,她还是惊到了。

如果还在京城,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如果没有被掳到这里,桑叶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还要按照尊卑,规规矩矩的上前行礼。

可是没有如果,她做不到对面前之人和颜悦色,哪怕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决定她的生死。

眼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的三皇子,如今的太子殿下——安毓。

此时,安毓用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看着她,对她的“无礼”不以为意。

“娘,娘,抱抱!”小小的汤圆儿察觉不到屋子里非同寻常的气氛,见到娘亲的喜悦一下子超过了对漂亮叔叔的喜欢,像只欢快的小麻雀往娘亲的怀里扑。

安毓下意识的伸手,揪住了小家伙的后领,又在小家伙扭头之时,不动声色的将手松开收回去背在了背后。

桑叶没有理会安毓的动作,见胖闺女再次扑过来,微微躬身把人接住了,没有让她直接撞在自己的肚子上,目光却警惕的看向安毓。

“娘,大懒猪!”汤圆儿抱着娘亲的胳膊,眨巴着大眼睛控诉道。一个人躲在这里偷偷地睡了这么久,到处找也找不到。要不是漂亮叔叔带她来这儿,肯定又见不到娘亲了。

桑叶没有说话,捏了捏胖闺女的小手小胳膊,又拉着她转了一圈,确定没有遭罪后,心里才微微松了口气,脸上的神情放松了些:“是是是,娘是个大懒猪,你是娘的小懒猪!”

知道眼下不是跟胖闺女叙母女情的时候,她取下腕间的木手串哄着汤圆儿道:“你先一个人玩会儿,让娘先跟这位叔叔说说话好不好?”

汤圆儿看了看娘亲,又瞅了瞅漂亮叔叔,小脸儿上稍稍纠结了一会儿,就点了点小脑袋,拿着娘亲给她的手串,踮着小脚跑去内室玩了。

汤圆儿一走,桑叶的脸色就冷了下来,看向安毓的目光再度变得警惕:“就算你是大庆的太子殿下,未来的一国之君,也不能随意把民妇母女掳到这里!”

谁知一听这话,安毓的脸色陡然一沉,目光死死地盯着桑叶:“民妇?你何时嫁人?夫家何处,本宫怎么不知道?”

桑叶被他的反问弄的一愣,下意识的说道:“这跟殿下无关!”

安毓怒极反笑,大步上前,一把死死地抓紧了她的手腕:“与本宫无关?当年二皇嫂欲为你婚配,你是怎么说的,嗯?”

桑叶脸色大变,猛一挥手企图摆脱对方的钳制。然而哪怕她力气比寻常女子大的多,竟也拿手腕上的大手毫无办法:“松手——你放开我!”

安毓没有理会,手上的力道却更重了:“怎么,不记得了?要不要本宫提醒你?”

这时的安毓,哪里有朝堂上文武百官们交口称赞的稳重睿智,就是一头快要丧失理智的猛兽。

见挣脱不了,桑叶索性放弃了挣扎,顺着他的话回忆自己当年有没有被二皇妃问起过婚配问题,她又是怎么说的。

只是时间隔的太久了,期间原身的记忆也时不时的出现,她想了好久终于从记忆的旮旯里,想起安毓所说的事来。

十六岁那年,府上的几个小姐妹刚刚给她庆祝完生辰,当时的主子也就是二皇妃把她叫去,再一次问起她的终身大事,欲为她配一桩好姻缘。

那会儿她还记挂着前世,盼着有朝一日寻得机缘再回去,哪会应下二皇妃的话嫁给他人?只是身为奴,在主子面前再得宠,直接驳了也没有好果子吃,她便借口自己离不开皇子府,离不开二皇妃,当即发誓赌咒不嫁人,一辈子效忠二皇妃。

二皇妃很感动,还好好的劝说了一番。见她心意已决,就没有再提这事了。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不用担心自己会被二皇妃随便配人,没想到没过几年就发生了那件让她措手不及的事。

世事无常,她带着不满的三岁的桓儿九死一生逃出京城,又以假死避开重重追捕好不容易回到家中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如此,她为应付二皇妃所说的话,自然就作不得数了。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过去这么久的事,今日莫名其妙的被人提起,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让她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这与自己被掳有什么关系!

就算他想怪罪自己带走了桓儿,跟这也是八竿子打不着啊!

想不明白,桑叶也不想跟发病似的安毓绕弯子,直接说道:“民妇早已经恢复平民的身份,嫁娶之事旁人无权干涉。无论殿下相不相信,民妇确确实实嫁人了,汤圆儿和民妇腹中的骨肉便是证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