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大结局/大金主,你别假正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唇肉接触,柔软的,带着一股干净的青春的气息。

他是那么的青涩,大概之前并没有经验,所以他的吻带着不知所措和热血的莽撞。

杨禾这才意识到两人在做什么,她想要挣扎,却被金致抱的更紧,他毫无章法的吻法,带着急切和索求。杨禾只觉得浑身发软,好像灵魂都要被吸走。

半响,金致意犹未尽的停下,回过神来的杨禾推开他,斥道:“金致,你不可以这样!”

金致的眼圈却红了,他说:“杨禾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真的喜欢你,这六年多,我没有哪一天不在想你。只有想着你,我才觉得自己还有血有肉。只有想着你,我才想让自己变得更好。只有想着你,我才会对余生的每一天都充满期待。我不求你现在就答应我,我只求你别那么快的否决我。我向你保证,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配得上你的人,能和你并肩站在一起。而且,这一天,不会太迟。”

杨禾没说话,但很多年以后,她都一直记得,记得这个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少年,记得他看向自己的眼里,像被揉碎了的星河一样发光发亮。

*

五年后。

谢尹儿怀孕了,这是袁家的一件大喜事,方英妤和袁迷知道后,都高兴的合不拢嘴的。

毕竟,谢尹儿做过心脏移植手术,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谢尹儿的身体的底子并不好,苏显怕生孩子会对谢尹儿的身体有影响,便一直都在避孕。直到去年医生说谢尹儿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可以备孕,两人才没有再避孕。

这五年里,发生了很多事,袁迷和徐兰美在三年前离婚了,除了袁迷对徐兰美已经完全没有感情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袁卿越犯了错,一个很大的、袁家人绝不能容忍的错。

袁卿越喜欢同性。

他在上高一的时候,和班上的一个男生在一起了,两人趁着晚自习后在教学楼后面约会,就在两人抱在一起吻的如痴如醉的时候,一道手电筒的亮光照向了他们。

出来巡逻的保安发现了他们,保安开始以为是一男一女在约会,没想到却是两个男生。

这事闹的沸沸扬扬,方英妤气的大骂徐兰美,说她没有教好袁卿越,并让袁迷和徐兰美离婚。袁迷虽然不喜欢徐兰美,但对袁卿越这个小儿子还是很上心的,为了将袁卿越掰正过来,袁迷花高价将袁卿越送去了一所女子学校。

而徐兰美,在和袁迷离婚之后,精神就变得不太正常了,除了离婚和儿子是同性恋的双重打击外,还因为,她看到了和袁卿越谈恋爱的那个男生,那个男生的五官,长的和袁卿非有五六分相似。

*

苏显回了趟丰乐镇,看望苏玉峰和丁问珍。

毕竟,这两人对他有养育之恩。

丁问珍看到苏显的第一眼,差点没敢认,手一松,手上的脸盆掉到地上去了,“显子,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苏显叫了声:“妈。”

丁问珍忍不住哭出了声。

“妈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苏显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他问:“他呢?”

这个他,指的是苏玉峰。

丁问珍却哭的更伤心了,“你爸不见了。”

“不见了?”苏显不解。

丁问珍边哭边说:“半年前的一天,有个长的很漂亮的女人突然来到家里,说我和你爸的儿子已经死了,你爸接受不了这个打击,非要出去找儿子,这一找,就再也没回来过。”

“报警了吗?”苏显问。

“报了,警察找了几个月,但还是没找到。”

苏显没说话。

丁问珍哭着对苏显说:“你爸是个残疾人,他能去哪啊?他连独立生存的能力都没有。”

苏显安抚丁问珍,“别担心,我会帮着一起找的。”

苏显离开之前,丁问珍问:“显子,妈问你一件事,这几年,有人隔半年就往我卡里打一次钱,是不是你啊?”

苏显没有否认,只轻点了下头。

丁问珍又哭了,她抱着苏显,很久都不愿意撒手。

*

杨禾和金致在一起了。

这几年,杨禾的淘宝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好的时候,月收入能有上百万。而金致,成了一名人气火热的新锐男模,不过,在他事业如日中天、蒸蒸日上的时候,他却选择退出了模特界,开了好几家健身中心。

在金致大四毕业那年,杨禾和金致领了证。

而时间,也让杨禾看到了,金致当初对她的诺言,一个一个的实现。

他说,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后一个,他确实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好。

杨禾在这个比她小了六岁的男人身上,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是被宠爱和安全感。

要说,杨禾和金致在一起,最诧异最震惊的非杨渺莫属了。

“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敢泡我姐!”

面对杨渺的质问,金致心情甚好道:“快叫姐夫。”

杨渺:“……”

*

周欢经过几年的相亲,终于相到了她的真命天子,她打电话给唐念一,高兴的宣布,她脱单了。

唐念一问:“谁这么没眼光啊?”

周欢气的想打唐念一,“我男朋友不仅有眼光,而且长的一身正气。”

“一身正气?别告诉我,他是当兵的。”唐念一随口道。

周欢兴奋道:“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当兵的,而且是个连长。你知道吗?当我拿着九齿钉耙去和他相亲的时候,他一点也没嫌弃,还说我很可爱。”

而后,周欢把她男朋友的照片发给唐念一看,唐念一一看,差点被口水呛到,“这不是付教官吗?”

“他确实姓付,你认识?”周欢诧异。

唐念一说:“当然认识了,他是我大学时候的教官。”

“要不要这么巧?”周欢咋舌。

唐念一哈哈大笑,“只能说,世界好小。”

周欢大叫道:“那你不早把他介绍给我,害我白白单身了这么久。”

唐念一:“……”

两人聊的正开心的时候,周欢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道:“对了,我那天看到夏唯宇了。”

“夏唯宇?”乍一听这个名字,唐念一有些懵。

确实好久没听到过这个人了,好狗的干爹。

“嗯,我和他说了你的事,他听完之后,只说了四个字。”

“什么?”

“他说,‘这样挺好’。”

唐念一沉默了下,问:“你干嘛和他说我啊?”

周欢无语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喜欢你?”

唐念一:“……”

这个她真不知道。

*

李初浮和张因离结婚后,李初浮就慢慢的把民达集团交给了袁卿非,做了甩手掌柜之后的李初浮,和张因离开启了他们的周游世界之旅。

这几年,两人去了一百多个国家,日子过的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

而唐念一,在毕业后,专心打理她的得一火锅店,几年的时间,得一火锅店在全国开了几十家分店。

而唐念一在火锅店里忙碌的场景被客人拍了视频发到网上去,视频一天的点击量超过三千万,她被评为‘最美火锅西施’。

这让火锅店的生意好到爆,每天都有很多客人都慕名来吃火锅,排队都能排到街那头去,为的就是一睹“最美火锅西施”的真容。

唐念一吓的都不敢去火锅店了。

大年初九那天,唐念一二十岁生日,也是袁卿非二十九岁生日。

唐念一在蛋糕里吃出了一个钻戒。

袁卿非拿着钻戒,单膝下跪,“念一,嫁给我。”

话音刚落,突然有玫瑰花瓣雨落了下来。

唐念一惊呆了。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右手被袁卿非握住了,戒指被戴在了无名指上。

唐念一的手很纤细很白,定制的戒指尺寸合适,大大的六芒星钻戒闪着耀眼的光泽。

“好看。”袁卿非评价的同时,起身抱住了唐念一,“念一,我好高兴。”

他抱的力道更紧,勒的唐念一有些喘不过起来,唐念一能清楚的听到他砰砰砰的心跳声。

此时的袁卿非,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诉说着他内心的激动和喜悦。

“念一,我爱你,很爱很爱。”他窝在她耳边说。

唐念一嘿嘿的笑了起来,“我也是!我也是!”

袁卿非唇角上扬,“那我们来做点关于爱的事。”

唐念一连连摇头,“不要,昨天才做过。”

袁卿非说:“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

唐念一不悦道:“你也太不知节制了,怎么可以天天做?”

袁卿非笑,“我喜欢天天。”

唐念一忙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炮打多了容易伤心肝脾肺肾。”

“我只知道,没有什么是打一炮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多打几炮。”言毕,袁卿非吻住了唐念一的唇。

“唔……拿套拿套……今天不是安全期……”

“没关系,有了就生下来,我养得起。”

------题外话------

嗯,不用怀疑,大金主结局了,感谢一直以来陪伴我支持我的各位小天使们。因为我最近真的超级忙,所以更新的不多,而且评论区也没能及时回复,真的很抱歉。

接下来,我会继续更新学霸的番外,会很勤快的更新学霸的番外,比如安安和奈奈的日常,比如安安和奈奈的儿子长大,比如鹿遇和贱贱的日常,比如鹿遇和贱贱的孩子,比如几个孩子之间的故事等。总之,我会多多写的。

比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