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法场比劫狱容易/将军抢亲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山不肯放弃,“楼主……”

江蕴看着他,“要不我喊你楼主吧。”

江山连忙垂下头,“属下不敢。”

“不敢就出去。”

江山恨恨的瞪了戴和一眼,怪他乱说话。

戴和却兴高采烈,“楼主,属下这就去准备。”

带上门,江山就彻底黑了脸,对戴和吼道:“你知不知道劫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多少兄弟要丢性命,就为了一个方小槐?”

天牢里面关押的都是皇亲国戚,但由于此任皇帝猜忌兄弟以及各个叔叔伯伯侄子表弟,皇室的人丁并兴旺,这么大座牢房,放着多浪费,所以就用来关押官员。

里面狱卒加守卫一共三百多人,旁边就是大理寺的屯兵处,随便喊一声‘兄die有人劫狱啦’随随便便就能涌出来几百人。

你拿什么去劫?指甲刀吗?

戴和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你流落在外的时候,是谁收留了你。”

江山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楼主。”

“你想要复仇的时候,是谁二话不说派了人给你。”

“这是两码事。”

戴和道:“那好,我们来说这一码事,你忠于谁。”

“楼主。”江山的脸色很难看,“救不救方小槐跟我是否忠于楼主没关系。”

戴和道:“你连楼主的命令都不愿意遵从,这就叫忠?”

江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少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难道去送死的是我一个人的兄弟吗?千机楼是楼主用多少心血堆起来的?就这样折去一半甚至八成,值得吗?你甘心吗?那都是楼主的心血!”

戴和看着他,很久才道,“江山,你根本不了解楼主。”

江山恼羞成怒,“是,你了解,你懂,你最厉害了!”

戴和不想继续跟他争执,转身欲走。

江山一把拉住他,“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吗?你走什么?”

戴和缓缓道:“江山,你太幼稚了。

不甘心的不是楼主,而是你,方小槐不是你的爱人,所以你不甘心,可是你别忘了,千机楼是楼主的,他觉得值得,那就值得,千机楼存在不是因为千机楼本身,是楼主所爱的人存在,千机楼才会存在。

‘服从命令’是千机楼的训诫,你只要遵从就好了。”

江山想狠狠的反驳他,可是却发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气得直抖,“你嘴巴厉害,我说不过你,你就等着后悔好了!”

戴和像他一贯那样,转身既是无尽头的黑暗,可是他没有半分犹豫,从不回头,从不退缩。

江山,你看得到楼主呕心沥血经营千机楼,却看不到他因为方小槐患得患失,十年不娶。

江山气得跺脚,却无可奈何。

谁的决定他都改变不了,良久,他重新推门进去。

江蕴放下手中的册子,问,“还有什么事?”

江山气愤非常,终于还是忍怒建议道:“楼主,我们劫法场吧。”

天牢旁边就是大理寺,离城门远,守卫还森严,法场虽然也有士兵,但相对轻松一些,只要有快马,可以趁乱直接出城。

劫法场比劫狱容易。

江蕴重新打量了他一遍,道:“我自有安排,你协助戴和好生安排事宜就好。”

江山还想说什么,但刚才他已经惹江蕴生气了一次,不能再犯了,只能忍住。

江蕴甚至都没有吼他一句,但他知道,他生气了。

次日早朝,季丞相上了一道折子,是一道为方小槐伸冤的折子,并恳请翻案,皇帝大怒,再不给他留面子,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并给了他半个月的假期。

美其名曰是:丞相这段时间累了,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

实际上是:滚回家反省。

季丞相在朝堂上就被撵了出去,可是当众大臣们散朝的时候才发现,丞相大人并没有走,而是跪在了大殿外面。

他们早朝议事起码两个时辰,也就是说,他跪了两个时辰。

李莲英忧心的问,“陛下,丞相可是个文官,不比沈将军身体瓷实,这要是跪出毛病了可怎么办。”

皇极殿大门敞开,皇帝远远的看了一眼那个脱帽求情的大臣,冷哼道:“他愿意跪,就让他跪着。”

可事情还没完,中午,下面呈报上来了一份奏折。

内容还是为方小槐求情。

然而,皇帝却前所未有的震怒。

让他震怒的原因不在奏折的内容上,在落款上。

这份奏折的落款是——九卿。

就是从太常寺到太府寺的各长官,共九位,称九卿,全都在这儿了

为了一个方小槐。

皇帝能不气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