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轻薄(二更)/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蓁蓁,刚刚那是君世子吗?”端木纭骑着一匹棕马来到了端木绯身旁,随口问了一句。

端木绯点头应了一声,端木纭有些惋惜地说道:“我和舞阳刚刚正说着要赛马,可惜没把君世子叫住……”

这个车队足足有六七千人,若是不知道对方的大致位置,想要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端木纭说话的同时,舞阳、涵星、云华和谢愈等公子姑娘们也都三三两两地策马过来了,那一张张年轻漂亮的脸庞神采飞扬,意气风发,早就都跃跃欲试了。

谢愈笑眯眯地说道:“我知道前面再过一里就有一条岔道,从那条岔道绕个圈子又可以绕回到主道上,正好适合我们赛马。”

舞阳笑着接口道:“本宫最近刚得了和田黄玉佩,就作为彩头如何?”

古语有云:“玉以干黄为上,羊脂次之”,这上等的和田黄玉可比羊脂白玉还要名贵,舞阳这一出手,就极为大方。

谢愈的眼睛登时就亮了,拔高嗓门对着几位勋贵公子嚷嚷道:“那块玉我见过,可是好东西啊!……表妹,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他一副“这彩头必然会落到他手上”的模样。

“谢愈,你的骑术还不如我呢。”一个蓝衣公子不客气地取笑道。

众人闻言便是一阵哄堂大笑,少年少女那爽朗的笑声极具感染力,连着微凉的秋风似乎都变得和煦起来。

端木绯自认骑术平平,自告奋勇地提议道:“我给大家发号施令吧。”

众人自是应下,谢愈还特意给她去找了面小铜锣。

“铛”一声,十来匹骏马朝右边的一条岔道疾驰而出,紧接着,就有三四名侍卫不近不远地跟在众人后方护卫着,免得有人走岔了路。

端木绯笑吟吟地看着端木纭那英姿飒爽的背影驰骋在众人之间,心道:她的姐姐可真是英气勃勃,巾帼不让须眉。

等端木纭的背影消失成一个黑点,端木绯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视线,被身旁那道青莲色的身形惊得差点没从马背上滑下来。

“封……封公子,你怎么……”还在这里?!

端木绯的话没说完,封炎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要是参加,肯定赢,就不和他们玩了。”

少年的声音清朗而慵懒,若是不认识他的人听了只觉得狂傲,可是听在端木绯耳里却是深以为然。

她俯首看英伟不凡的奔霄,双目流露出敬仰痴迷之色,奔霄那可是万万中选一、独一无二的马王,谁能比得上奔霄!

封炎只是这么看着端木绯精致漂亮的侧颜,嘴角就不自主地飞扬,觉得舞阳这次真是办了件好事,把这么多碍眼的人全都给打发了。

他不动声色地提议道:“蓁……这条岔路我知道,出口就在前面五六里外,他们走岔道要多绕个五里,我带你去前面等他们可好?”

“好好好。”端木绯想也不想地点头同意,大眼晶亮,心想:等姐姐从岔道出来时,看到她一定很惊讶。

封炎一夹马腹,稍稍加快了速度,在前面带路,端木绯和两匹小马驹就乖乖地跟在后面,闲散惬意,如同踏秋出游般。

一直到他们停在了路边的一条岔道边,端木绯才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四周偌大的秋猎队伍还在慢吞吞地继续前进着,唯有他们二人静立在路边不动,就仿佛在独处般。

此刻,这官道上无数马匹与马车叠加在一起的喧嚣似乎离她远去般,端木绯觉得嗓子眼有些发干,小手下意识地把手里的马绳打起结来。

封炎也没有说话,目光像是着了魔似的盯着端木绯那双白皙柔嫩的小手,像是那洁白的蚕丝织成的绸缎,又像是上好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闪着莹润的光泽。

封炎下意识地抬起了手,一点点地朝端木绯逼近……

端木绯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封炎的手朝自己而来,下意识地顺着他的手一看,惊喜地叫了出来:“他们来了!”

他们?!封炎愣了愣,才反应了过来,往岔道的方向望去,就见几匹骏马在尘土飞扬间疾驰而来,彷如一支支离弦之箭般。

随着他们逼近,马蹄声也越来越响亮,马上那几人的形容也随之变得清晰起来。

封炎饶有兴致地扬了扬眉,倒是有些意外了,一马当先的人竟然是——

“涵星表姐!”

他身旁的端木绯激动地挥着小手叫了起来。

涵星驾着一匹红马领先了后方几人一个马身,率先冲出了岔道,接着,她忙勒住马绳,放缓了马速,她胯下的红马兴奋地扬起了两条前蹄,发出阵阵嘶鸣声。

随后,谢愈与两位勋贵公子也抵达了了,端木纭排在了第五位……十名开外的几人早就没有争胜之心,干脆就慢悠悠地让马儿踱着步子走来。

涵星接了舞阳给的彩头后,就笑眯眯地对着众人拱了拱手,“承让承让。”

说话间,一个侍卫策马来到涵星身旁,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侍卫……不,应该说那个侍卫手上的一个白色毛球上。

“哎呀,这玉兔不愧是吉兔啊!”涵星笑得更欢了,“本宫要带回宫好好供奉起来……”

涵星高兴,谢愈和一位紫袍公子却是面色有些怪异,那紫袍公子有些不服气地嘀咕着:“要不是这只野兔突然跑出来挡道,我和谢愈怎么也不至于落后……”

谢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待会儿我请你吃兔肉,你说是红烧好,还是清蒸好,其实兔肉火锅也不错……”

也不知道那只白兔是否感受到了这股森森的“恶意”,吓得它在侍卫手里瑟瑟发抖,其他人则忍俊不禁地大笑出声。

舞阳笑了一会儿,策马来到涵星身侧,盯着她的红马问道:“涵星,这不是你的马吧?”

涵星得意洋洋地炫耀道:“大皇姐,这是本宫找大皇兄借的汗血宝马。”她朝谢愈他们瞥了一眼,意思是,你们输给汗血宝马也不算太丢脸啦。

说着,涵星又看向了端木纭与她的棕马,笑道:“纭表姐,你的骑术真好!”

涵星这句赞叹由衷而发,一来,端木纭的这匹马品相只能算还不错;二来,比起端木绯,端木纭的骑术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明明都是同父同母的姐妹俩,怎么相差就这大呢!

涵星有些古怪的目光在姐妹俩之间游移了一下。

说话间,云华和丹桂她们姗姗来迟,也是赞叹地看着端木纭,云华随口问道:“阿纭,你可会弓射?”

端木纭这人马合一的状态看着像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草原儿女般,不过想想端木纭是在北境长大的,倒也不出奇。

“会一些。是小时候先父教我的。”端木纭答得含蓄,没有说太多。

北境儿女每天都处于敌人可能来袭的危险中,这骑射是必学的,别的不说,逃命防身是最实在的好处。

端木纭暗暗地以眼角瞥了端木绯一眼,因为端木绯那时年纪小,后来战事越来越忙,父亲也没有时间再亲自教她骑射了。

怕端木绯难过,端木纭立刻话锋一转道:“涵星表妹,这只兔子看着才几个月大,可得小心照顾才好。”

姑娘们的注意力一下子又被那只小白兔吸引,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养了兔子、猫儿的心得来,言笑晏晏,好不热闹。

庞大的车队簇拥着最前方的御驾浩浩荡荡地一路前进,所经之处,百姓行人无不避让一边,在黄昏时,车队就如往年一般抵达了林浦庄驻扎。

此行到西苑猎宫至少要四五天,一路要途径数个驻跸之地。

林浦庄的营地早就由先行开路的禁军安排好了,一眼望去,都是连绵起伏的帐篷围在林浦庄四周,端木绯和端木纭只要负责安顿好自己的随身物件就好了。

使唤丫鬟婆子们布置好营帐后,紫藤就迎来了一个白面无须的小內侍。

那小內侍扯着嗓子,慢悠悠地尖声传话:“传皇上口谕,原地驻扎三日。”

端木绯和端木纭聆听了圣谕后,直起身来,端木绯笑吟吟地随口问了一句:“小公公,敢问皇上怎么临时打算要驻扎了?”

这要是别人,小內侍早就阴阳怪气地丢下一句什么不该你打听的就别打听之类的话,可是这小內侍是司礼监的內侍,知道岑督主一向很照应这对姐妹,不敢怠慢,对着姐妹俩善意地一笑,然后压低声音道:“皇上要微服私访。”

小內侍没敢收紫藤塞过来的红封,笑容满面地退下了。

帐子里的姐妹俩面面相觑,端木绯对于皇帝会突然决定在这里微服私访有些一头雾水。

她记得舆图上,这林浦庄前面四五里外有个小镇,皇帝大概是想去镇上走走吧。

这个念头在端木绯心里只是一闪而过。

她并没有太在意,反正多留三天就多留吧,皇帝的驻跸之地都是山清水秀的地方,这林浦庄也不例外,留在这里悠闲地游山玩水也挺惬意的。

“姐姐,我们明天一起去钓鱼吧。”端木绯挽着端木纭兴致勃勃地规划起来,“现在正是鱼儿肥美的时候,最适合吃全鱼宴了。”

端木纭一向唯妹是从,但凡妹妹的主意一概说好。

端木绯乐滋滋地提前设计好了全鱼宴的菜单,还想着届时要请舞阳、涵星来赴全鱼宴,然而,她想得很好,现实却是不受她控制。

第二天一早,营帐外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还带来一个“冠冕堂皇”的邀约——

封炎说,要带她和两匹小马驹去镇上玩。

端木绯原本弯弯的嘴角霎时就僵在了那里,没胆子拒绝封炎,但又纠结着昨天说好和姐姐一起玩的。

端木纭看着几步外眸露异彩的少年公子,不知为何心头突生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古怪心情。

“蓁蓁,你跟封公子去玩吧。”端木纭爽快地放行了,心里想的是日久见人心,总要妹妹和封炎多玩玩,才知道合不合得来。

封炎登时就眸子一亮,觉得姐姐人真是太好了!

端木绯抿着小嘴,还是一脸的纠结。

封炎一脸期待地说道:“端木四姑娘,我把奔霄给你骑吧?”

“咴咴。”奔霄在封炎身后精神奕奕地叫了两声,似乎在和端木绯打招呼般。

端木绯的眼里一下子就只剩下了奔霄,喜不自胜地合掌点头道:“好。”

等话语脱口而出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什么,但是说出口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反悔也来不及了。

她破罐子破摔地想道:骑奔霄的机会那可不是常有的……心里只是稍微一衡量,玩心就占了上风。

两人在端木纭的目送下,开开心心地朝附近的林湳镇去了。

端木绯骑在奔霄高大的身子上,感觉自己像是要飞起来般,一直到了镇子口,才迟钝又歉疚地想起了一件事:

她满心满眼只想着奔霄,就把飞翩和乌夜给忘了。

端木绯默默地忏悔了三息,就被前方热闹的镇子吸引了注意力。

这个小镇子看来出乎她意料的热闹,镇子的街道两边随处可见一个个小摊贩在自己的摊子后吆喝着,一片喧哗。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街上的摊子卖的多是些山货水产,也包括那些山里挖来的野菊、野菜什么的,甚至毛茸茸的鸡崽、指甲盖大小的小螃蟹、柴火等等。

这里的摊子与她之前在京中逛过的全然不同,端木绯觉得新鲜极了,蹲在一个鱼摊前,说:“封公子,本来我今天要跟姐姐去钓鱼的,鱼钓不成,干脆买些回去做全鱼宴好了。”

鱼贩子一看生意上门,热情极了:“公子,姑娘,这些鱼都是我亲手从河里打捞起来的,肥美得很,而且少刺……”

“我都买了。”封炎随手掏出一块碎银子,打断了鱼贩子,“这些够不够?”

“够了够了!”

鱼贩子两眼放光,一把夺过封炎递来的碎银子,然后仿佛是怕他们反悔似的,捏着银子就跑了,只留下了地上的那个木桶和里面活蹦乱跳的鱼儿。

“扑通!”

一尾鲤鱼从木桶里飞跃而起,又飞跃而下,落入木桶中,溅得木桶四周湿了一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端木绯和封炎傻乎乎地面面相觑,旁边一个摊贩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们,“这桶鱼最多不过半吊钱。”

端木绯和封炎又看了看那桶鱼,再次互看了一眼。他们差点忘了,这里不是京城,只是个偏僻的小镇子,这鱼卖得当然要比京城便宜多了。

“公子,你给了他一两银子,他当然要跑了!”另一个摊贩也是粗声附和道,顺便招呼道,“公子,姑娘,要买点鸡崽吗?瞧瞧,多可爱啊!”

“叽叽,叽叽……”

嫩黄的鸡崽们在竹编的鸡笼中发出一阵阵软嫩的叫声。

鸡崽是很可爱,问题是她买一群鸡崽回去干吗呢?!

端木绯被那一双双热切的眼眸盯得压力甚大,想也不想地一把抓起封炎的手,跑了。

封炎没想到惊喜来得这么突然,脑海里几乎一片空白,耳珠通红似血,只感觉到那触手的柔嫩与温暖……

“扑通!”

水桶里的鲤鱼又不安分地扑腾了一下,封炎赶忙顺手捞起了那桶鱼,美滋滋地跟着端木绯走了,步履轻盈得简直快飘了起来。

奔霄根本不用人牵,乖乖地跟在主人的身后。

等甩掉了身后的那些摊贩后,端木绯长吁了一口气,蓦然感受到触手一片温热与粗粝。

她想到了什么,如遭雷击般僵硬地回首看去,目光落在二人交握的双手上。

她她她……竟然轻薄了封炎!

端木绯好像是被烫到似的松了手,身子僵直,真想狠狠地掐自己一把,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那个……我……”

端木绯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想着是不是解释一下自己不是故意的,话没说完,封炎已经一把拉起了她的手,往前面的一家酒楼去了。

“我们去歇个脚、喝点茶吧。”封炎自顾自地说道。

端木绯完全不敢反抗,由着封炎把她拖进了街边的云来酒楼里。

“这位公子,这位姑娘,里边请。”小二哥殷勤地迎了上来,当然也看到了封炎手里的那桶鱼,就问道,“可要小店的厨子帮公子煮了这鱼?”

“不要!”

一男一女两道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只是心思各异。

封炎想的是这鱼可是要带回去给姐姐吃的,端木绯惦记的却是这鱼的十八种做法……要不是这桶鱼,她何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端木绯纠结地看着二人交握的双手,封炎这是被“轻薄”了不甘心?!

“小二,带我们去楼上的雅座兰桂间。”封炎随口吩咐道小二道。

小二连连应声,在前面带路,而端木绯听了,却是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妙:封炎怎么知道这家酒楼有间雅座叫兰桂间?莫非他以前来过,还是……

思绪间,他们已经“蹬蹬蹬”地上楼,一路来到二楼走廊最里面的一间雅座前,小二哥在房门上敲了两下,“客官,有人找。”

五个字让端木绯的心情更为复杂,一方面封炎终于松开了她的手,令她如释重负,另一方面,她又觉得自己的某个猜测得到了验证,封炎来这里是与人有约……

“进来吧。”雅座里传来一个陌生的男音,中气十足。

小二推开了雅座的房门,只见窗边正坐了一个着青色衣袍的中年男子。

这个男子身材健壮,目光凌厉如刀锋,那过分挺拔的身形、那不怒自威的气势让端木绯几乎可以肯定对方是个武将。

中年男子在看到封炎的那一瞬先是一喜,但是随即就看到了站在封炎身后的身量娇小的端木绯,又是眉头微蹙,似乎有些意外,有些疑惑。

他随口打发了小二,站起身来迎接封炎,对着封炎拱了拱手算是见礼。

封炎率先进入雅座,端木绯不敢逃,就只能屁颠屁颠地紧随其后,接着又如同一个小丫鬟般把房门细细地关好了。

三人坐下后,端木绯还能感受到对方锐利的目光在打量着自己,她只当没看到,没事找事地给大家泡起茶来。

清新的茶香很快就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中年男子神色复杂地看向了坐在他对面的封炎,意味不明地喊了一声:“公子。”

这两个字中似乎透着一丝试探,一丝怀疑,以及一丝审视。

封炎抬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金色的雕龙令牌,然后直接把令牌推到了对方的面前。

当看到这块令牌的那一瞬,中年男子的瞳孔猛缩,身子也微微地震了震,眸中目光如电。

封炎轻啜了一口茶水,这才缓缓道:“阎兆林,当年你还不过是个小小的晋州卫百户,只凭年轻意气就带兵去霍阑山剿匪,若非当时恰逢他去晋州卫校阅大军,途径霍阑山,发现山中有异,派兵前去查探……”

“我恐怕早已经葬身在霍阑山。”阎兆林自己接口道,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眶已经红了起来。

那一次他得了军功,擢升为千户,事后,他单独被召见,才知道自己是遇了贵人。

除了他自己以外,几乎没人知道是那个贵人帮了他一把。

阎兆林看着封炎的眼神也变得恍惚起来,仿佛他在看封炎,又仿佛他在透过封炎看着另一个人。

阎兆林蓦地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地对着封炎行了长揖礼:“参见公子。”

这四个字简简单单,却已经包含着他内心无比的激动与敬仰。

他高兴了,端木绯却是欲哭无泪:阎兆林这个名字,她是如雷贯耳啊。

现任晋州卫总兵,从一品大员,朝堂上谁人不知。堂堂的一州总兵竟然私自离开驻地,这可是大罪。

端木绯的心里瞬间想通了许多之前觉得奇怪的事:难怪皇帝莫名其妙地突然要停留在这里几天微服私访,原来这都是封炎安排好的!

封炎身为安平长公主的独子,身份尴尬,他和安平长都是无诏不得离京的,而卫所的总兵一般也不能离开驻地。

端木绯慢慢饮着茶水,小脸半垂,眼角抽了一下,不由想到了她重生为端木绯后在皇觉寺第一次见到封炎时的情景,已经一年半过去了,可是对她来说,当时的一幕幕却仿佛近在眼前,甚至于当时封炎说的每一句话……

上次,青州华总兵还只是一个被挂在嘴边的名字,现在晋州阎总兵却是近在眼前,现在好像比那个时候还危险啊!

问题是——

封炎把她带来这里干嘛,她最近挺乖的啊?

端木绯的小嘴含着那白瓷茶缘,心里还颇为委屈。

一阵“哗哗”的斟茶声骤然在雅座中响起,端木绯这才发现封炎正在斟茶,心里暗叹:她真是太没眼色了。

“阎总兵。”封炎双手捧着茶盅,亲自递向了阎兆林。

阎兆林立刻俯首接过,眼眶瞬间就红了,似有泪光闪烁。

“这些年,辛苦你了。”封炎又道,几个字轻描淡写,听在阎兆林却是意味深长。

十二年前,镇北王薛祁渊举兵时,就悄悄地联络过他们这些旧部,并让他暂时按兵不动,以后策应。

然而,还没等他策应,镇北王府就覆灭了,一切快得猝不及防。

而他因为没有曝露,所以没有牵连到镇北王府“谋反案”中,这些年来,他一直隐忍不发,静待时机,直到一个月前他接到了暗卫送来的一封信。

他心里原本还有些不相信,怕这又是另一场阴谋,便要求必须亲自会面,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见。

------题外话------

这章是谢谢姑娘们双十一的打赏和月票。

我新开了月票红包,记得去领!

ps,简王的名字改为了君霁。因为我不小心发现君霄和奔霄太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