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疑点(二更)/嫡女掌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

从武场回来,两位小少爷由婢女服侍沐浴一番,换上干净的衣裳后,一块出来,由三爷夫妇陪着一块用了晚膳。

在宫里果然是学了些规矩的,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是规规矩矩的,也不用旁人喂,自己便可以把饭菜吃得很干净了。

两个孩子并不挑食,做什么便吃什么了。

至于苏习习,则有婢女抱着喂她些吃的。

吃饱喝足,苏习习也就睡了。

两位小少爷在吃饱喝足后,也从席上下来,朝三爷夫妇告了辞,由婢女领着回去歇息了。

两个人向来形影不离,睡觉也在一块的,一个屋里放了两张小桌,一个睡这边,一个睡那边。

孩子们都离去了,三爷夫妇也就一块回去了。

暮色已晚,洗漱一番,顾今笙也就坐在了床榻上。

洗漱过后换过衣袍的三爷走来说:“笙儿,明天你的任务艰巨呢,今天早点歇息。”

其实,她哪有什么艰巨的任务,孩子们也不无须她照顾,由婢女们看管着。

他无非是不想她胡思乱想,想让她早点歇息罢了。

他亦坐了过来,揽了她道:“睡吧,陪我一块睡。”

她瞧了他一眼,到底是没说什么,陪他一块躺了下来。

屋里的烛火熄灭,只留下外屋的一盏灯火。

过了一会,苏长离问她:“笙儿,明个我去宫里,你想要些什么?回来的时候我带给你。”

“让裁缝给羽儿做几件小衣裳吧,天要冷了,也不知道他在那个地方会不会冷,我怕他冻着了。”

“好。”

“三爷,你相信人死后会有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活吗?”

“相信。”

“为什么?”

“我们有限的人都可以创造出高楼,甚至是火枪冲天炮这样的武器,浩瀚的宇宙有秩序的运转着,行在各自的轨道上,白天过去,黑夜来临,日复一日,从未有过任何差池,这所有的一切,必然另有一位在主宰在背后创作,而我们人类,有可能就是他的创作,相信我们的羽儿,已经被他接回去另一个世界了,在另一个世界里也一定也生活得很快乐。”

“嗯,我觉得也是。”因着这样的信念,她心里舒畅了一些。

“我睡觉了。”说不定,羽儿会来到她的梦中,告诉她有关于他在另一个世界的一切。

因着这样的信念,她闭上眼,竟是很快入睡了。

昏暗的房间里,苏长离看着她沉睡过去的容颜。

她的面容,平静了许多,嘴角时尔上扬,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令她开心的梦了。

他躺了一会,实在是睡不着,便轻轻起了身,摸索着去那边的柜中,把画册找了出来。

走到外屋,借着烛火,他认真又仔细的瞅着,他尚未见一面,便已逝的儿子。

如果他还活着,等到了明年,也便如那两个孩子般可以快活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了吧,他也可以亲自教导他舞文弄墨。

轻轻翻开手中的画册,他仿若看见他的模样,站在他面前奶声奶声的喊他一声爹爹。

猛然,合上手中的画册,放在了一旁。

他是个男人,他不应该过于沉浸在失去羽儿的悲痛里。

抬步,他走向苏习习的房间,轻轻推开那一道门,里面有婢女正坐在旁边,一边守着她一边做了手里的针线活,忽然见他来了,慌忙起了身。

苏长离作了个手势,没让她开口,径直走了过来,看了看睡着的女儿。

睡着了的孩子时不时还会发出一笑声来,难道这么小的孩子也是在做梦不成?

他望着她,她确实是在笑。

刚才笙儿也在笑,莫不是她跑到了笙儿的梦里了?

他觉得有趣,多看了一会后,才转了身,回去了。

对于他来说,时间还尚早了一些,他又坐到书桌那边,执了笔,拿了纸,作了幅画,把刚才女儿睡着的时候发笑的样子画了出来。

明天笙儿起来看见女儿这幅副,心情应该也会好些。

做完这一切,搁下笔墨,他这才起了身,去了床榻那边,悄无声息的躺了下来。

第二日。

他几时离开的今笙依旧不知道,醒来的时候三爷已不在身边了。

她坐了起来,看看外面的天色,已大亮了。

“夫人,您醒了。”紫衣已进来了。

“嗯。”

婢女端水过来,侍候她洗漱。

月眉过来侍候她梳发,她也是个极为绾发的人,心灵手巧,便给她绾了堕马髻,花样简单又大方,再配上一身素雅的青衫紫衣,依旧是雍容华贵。

“孩子们都醒了吧。”她询问一句。

紫衣回她:“两位小少爷在武场呢,咱们小姐也过去热闹去了。”

婢女把她的早膳送了过来,她喝了口膳粥,便不想再吃什么,吩咐道:“我去厨房看看,给孩子们准备些吃的过去。”

紫衣回她:“夫人,这些事奴婢已通知厨房,都安排妥当了,一会好了,奴婢就派人送过去给几位小主。”

“那就先带些水和点心过去吧。”

“是。”

~

今天的武场还多了一位荣盛小少爷。

他虽是比两位小少爷年长几个月,但细胳膊细腿的,真没多少力气。

苏长渊让他跟两位小少爷一块练习跳远,谁知道他跳一次摔趴一次,气得他……没脾气了。

后来,又让盛少爷跟着两位小少爷一块再扎马步,他可扎不住,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不起来了,等着人来扶他。

侍候她的婢女赶紧要过去扶他,苏长渊一眼瞪过去,声音严厉:“谁都不许扶他。”吓得婢女忙退了下去。

“自己起来。”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人家两个明明比他还小,但比他懂事多了,跌了从不让人扶,自己立刻就趴起来了,他倒好,赖在地上不起来了。再看苏长渊很严厉的样子,他心里一怕,立刻咧嘴哭开了。

以往苏长渊不在身边的时候,身边婢女成群的侍候着,若是跌倒了,自然有人扶,他都习惯了。

哪曾想到,今个跌倒了,非但没人扶了,还被凶了。

“你哭个什么劲啊?起来。”苏长渊对孩子果然是严厉的,没什么好脾气,上去就轻轻的踢了一脚,虽轻,便也能让孩子感觉到疼。

这下了不得了,从来都是被众人捧着的盛少爷几时挨过打,看苏长渊严厉的过来踢他一脚,她哭得更大声了,甚至是上气不接下气。

远远的,顾今笙快步走了过来。

老远就听见这边的哭声,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走近一看,原来是荣盛坐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去,苏长渊气得……

至于擎苍和苏游,非常淡定的继续扎他们的马步,苏长渊这架式,两位小少爷看在眼里也是有些害怕的,所以更认真了。

至于苏习习,她见盛少爷哭得实在太凶了,挣扎着往她那边走,婢女扶着她过去,她上去就是一个巴掌拍在了盛少爷的脑袋上,好像嫌弃他哭得太大声了。

盛少爷哭得越发的凶了。

苏长渊脸色发黑,顾今笙已过来询问:“这是怎么了?”

“盛少爷……”她欲上前要扶人。

“别扶他,让自己使劲哭。”苏长渊喊住她。

“哭够了,给我站起来,继续扎马步,扎不好,今天不许吃饭,不许睡觉。”

今笙了然,原来是为这事啊!

那她就不便插手了,毕竟人家教育儿子嘛。

扭身,她抱了苏习习。

“习习,来,我们坐那边,看哥哥们扎马步。”她抱了女儿去石几那边坐去了,婢女拿了水过来,她顺便喂女儿喝上几口水。

苏习习坐在她腿上,看了看她,倒也乖巧,不闹着到处跑了,时不时的呀呀几句,和她说话。

今笙望着她,望她笑笑。

“盛儿,盛儿。”不多时,李氏匆匆过来了,听见婢女来报,说荣盛在这边哭得快没气了,苏长渊也不让人扶……

她又心疼,又气愤,立刻匆匆跑来了。

一把扶了地上哭得声音都变了的荣盛,心疼的搂在怀里直道:“盛儿,盛儿,没事的,娘来了,娘来了。”她好不容易生下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自己疼还嫌不够,他这个爹竟是由着他坐在地上哭得几乎要背过气去了。

李氏心里又疼又恨。

被母亲抱着,荣盛少爷渐渐也就不哭了,只是趴在她的怀里,小小的身子还在打颤。

苏长渊也不管她,指挥两位小少爷去墙那边倒立,这两小子非常识时务的立刻乖乖过去做倒立了。

过了一会,李氏就抱了荣盛到他面前了,尽量压了自己的怒气,心平气和的和他讲:“二爷,有什么话不能和孩子好好说吗?盛儿还小,你哄他一下就好了,你非要让他哭成这样子吗?”

苏长渊扫了她一眼:“小个屁,人家两个比他还小。”

“你来得正好,现在你给我哄着他,去倒立。”

不就倒立么,李氏立刻抱着儿子去了。

“来,盛儿,你看看他们,就和他们一样,倒立,行吗?”

“娘,我想回去了,我不想玩了。”荣盛带了哭腔,一点也不好玩。

“你把这个做会了,咱们就可以回去玩了。”

“不要,我不要。”他立刻又咧了嘴,要哭了。

“听话,来,娘教你。”

她直接把孩子提了起来,帮他把双腿立在了地上,腿立在了墙上。

荣盛扯开嗓子大哭大喊开了。

擎苍受不了他,喊了一句:“太吵了。”

李氏瞪他一眼,死小子,你闭嘴啊你……没看见这边正闹着的么。

擎苍收到她不善的眼神,乖乖闭嘴了。

“擎苍,苏游,过来吃东西了。”那边,顾今笙已招了手,喊他们了。

“姑姑来了。”擎苍立刻翻了身,苏游也立刻跟着翻了身,一块跑去了,留下还继续哭着的荣盛。

李氏在一旁看着他,他哭得厉害,双手无力,没两下子,身子就倒下去了。

“盛儿,再坚持一会,再坚持一会。”她就不信了,他儿子会不如别人。

“我不要,我不要。”他尖着嗓子喊。

苏长渊已走了过来:“你要想我教,就不要再过来指手划脚。你要是想自己亲自教,随便你了。”

李氏看着他,气得肝疼。

给他教,她忽然还不放心了。

她就不信,她教不好自己的儿子了。

猛然,抱起了荣盛,她道句:“好,我自己教,你就继续教别人的儿子吧。”气得她拨腿就走,她会看不出来么,教别人的儿子是假,想借机亲近别人的媳妇是真。

远远的,今笙看李氏抱着自己的儿子匆匆走了。

再看自己面前的两位小少爷,有得吃了,可以不用倒立了,两个人还是挺高兴的,坐下来后,擎苍说了声:“姑姑,好吃。”

苏游没说话,跟着一块吃了她送来的鸡蛋羹。

“累吗?”今笙询问。

“不累。”擎苍答她。

“喜欢吗?”

“不喜欢。”擎苍答。不过是屈在苏长渊的淫威之下。

今笙说:“估计没有小孩子会喜欢的吧,但练武一来可以强身健体,二来可以自我保护,还可以保护你们在乎的人,不受别人欺负。”

两位小少爷继续吃自己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她说的。

“打个最简单的比喻吧,如果你们肯好好练武,有人想打你们的话,你们就可以一个拳头打过去。如果你们不肯练武,就像盛少爷那样,连比他小的孩子,都能打倒他。”

“苏游,你听懂了吗?”今笙唤他,他一直不爱说话,看起来比较安静。

“懂了。”苏游奶声奶气的回她一声。

“擎苍,你懂了吗?”

“懂,我可以打荣盛。”他举了一下自己的拳头。

“……”她不是这个意思……

苏长渊这时也已走了过来,喊他们:“你们两个臭小子,别想趁机偷懒耍滑,赶紧吃好了,继续练。”

两个人看他一眼,不说话,继续吃。

“弟妹,你要是闲得无聊,倒是可以抚抚琴,给两位小少爷助兴,顺便也熏陶熏陶习习。”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注意。

不过,她眼下可没什么心情抚琴,想了想,还是说:“改天吧。”她现在只想安静的坐在这儿,看着孩子们。

“要是有时间,你给孩子们做些画也好。”

她答应一声,但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去给这些孩子们作画。反问一句:“二哥,你军中不忙吗?怎么有时间天天在府上了?”

“告了假,歇几天。”

今笙点头,忽然又问他:“二哥,你觉得奶奶是一个会自缢的人吗?”

忽然有此一问,苏长渊住了一会,看着她,问:“你的意思是……”

她望他一眼,没说话。

苏长渊默了一会,这事他还真没想过,现在被她由此一问,仔细一想,还真不是。就奶奶那性子的人,活了一辈子了,有什么是她看不开的?若是因为苏羽死了她就自缢的话,那她之前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弟妹,你在怀疑什么?”他询问一句。

今笙说:“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什么线索都没了,奶奶身边的人,该处死的,都被处死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就连薄叶现在也是下落不明的。”

苏长渊住了一会。

该处死的都处死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这话听起来……

处死奶奶身边之人的,是他的发妻。

他送顾今笙回来后,听说了这事,知道那些被处死的是护主不力的婢女,便没有放在心上,如今被顾今笙提及此事……

仔细一想,竟是疑点重重。

如果奶奶不是自缢身亡,那苏羽就有可能也不是让被子掩着而死了。

即使苏府得罪了些人,人家择谁下手,都不至于要择老太君下手,选择朝老太君下手的原因,恐怕是因为老太君知道了些什么……

苏长渊站在那里,思绪已经飘远。

吃过喝过的两位小少爷已经跑开了,练武的场子,倒是什么都有,两个小家伙前去踩着那边的矮木桩子玩耍去了,木桩子并不高,可以轻松的踩上去,一个连着一个,在上面来来回回的走,两个人走得还是相当的稳当的,玩得不亦乐乎。

苏习习见了,挣着身子要过去,今笙就抱她一块过去了。

“夫人,我来吧。”紫衣接过习习,扶着她踩在木桩上,她虽还不会走路,但一双腿还是很有力的,由人扶着,她在上面作势要蹦,只是由于腿太短了,实在迈不过去,只能原地打转,看着两位哥哥啊呀呀的喊着。

两位小少爷不理睬她,毕竟她也太小了,连路都不会走。

苏长渊又坐了下来,远远的望着这边的人,眉宇之间微蹙。

过了一会,他走了过来,和今笙道句:“今天先到练到这儿,一会你就带孩子们回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今笙答应他一声,苏长渊转身走了。

奶奶的死,的确有极大的疑点。

这件事情,他需要好好查一查。

------题外话------

今天开始,会加更四天哈,每天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