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253】各式各样的验孕棒(三更)/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怎么样,被慕臻那么一闹,苏子衿心中因为在千秋森林里见到,那些嗜血、残虐的变异松鼠,所产生的不安暂时被遗忘在了一边。

不同于之前被莫如芸跟西蒙所伤,这一次,慕臻的伤口是实实在在,被变异的松鼠所咬。

尽管无法确定,普通的狂犬疫苗对被变异松鼠咬伤慕臻而言会不会管用,为了图个安心,苏子衿在洗完澡后,还是拉着慕臻出了门。他们身上原本沾了血的衣物均已经换下,换上了干净、清爽的新衣服。

衣服是他们在抵达行动屋之前,关冷命人提前准备好的,且都是根据苏子衿跟慕臻两人的尺寸买的,穿上以后相当合身。

唯一的一辆车子被关冷开出去了,苏子衿只得用慕臻的手机,用打车软件叫了辆车。

苏子衿跟慕臻两人打完疫苗回来,付过车资,刚踏进行动屋,就听见外面响起汽车引擎的声音。

不一会儿,关冷一脸冷色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舅,小舅妈,这么晚了,你们出去过?”

在客厅见到苏子衿跟慕臻,关冷的脸色有所缓和,但是眉宇间依然可见一丝戾气。

“怎么,报案不太顺利?”

慕臻清楚关冷的性格,晚上他们在千秋森林发现了变异的松鼠如此大的一件事,关冷肯定会连夜去当地警局报案。

这会儿关冷的脸色如此不好看,慕臻便猜测多半是跟这次的警局之行有关。

果然,关冷一听说“报案”两个字,本来就铁青着的一张冷脸,更是直阴沉到底,“我去当地警局报了案,告诉他们千秋森林有问题,里面生活着大量变异的松鼠,建议明天最好直接派警力封锁森林,一来可以避免有人误闯丢了性命,而来也是为了避免变异的松鼠大量繁殖之后,会侵占人类的生活圈,到时候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结果那帮孙子不但不受理我的案件,竟然还话里明里暗里地暗示我,认为是我的精神出了问题,一切都是我的主观臆想,并且警告我,如果我胆敢出去胡说八道,他们就以散播不实流言,造成社会恐慌的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起诉我。

仅仅只是因为这个星期千秋湖畔在举办烟花节。如果在这个时候警方进行封林,肯定会对烟花节的人流造成影响。在那帮政客的眼里,民众的性命远远比不上增长的GDP来得重要!”

身为一名优秀的特工,关冷早已将鲜明得喜怒哀乐磨成了隐忍跟坚韧。

除了年少中二得的那段时间,关冷已经很少有被气得只想要骂脏话的冲动。

关冷火大地在客厅地沙发上坐了下来。

慕臻去厨房的冰箱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将其中的一瓶给关冷递过去,就事论事地分析道,“烟花节要举办整整半个月。今天才只是第一天而已。这个时候如果派警方对千秋森林进行封林,消息一旦走漏,势必会对烟花节造成影响。当地政府为了GDP,压下千秋森林存在着大量的变异松鼠这个消息,不足为奇。是我们的时机选得有点寸。”

慕臻拉着苏子衿在对面的短发上坐下,苏子衿坐在沙发上,他站在她的边上,他拧开矿泉水瓶的盖子,递到她的唇边。

苏子衿目露诧异,他怎么知道她现在想喝水?

慕臻像是看出苏子衿眼底的困惑,哼了哼,“在出租车上,你一直盯着司机。哼,幸好我后来注意到,你只有在司机喝水的时候才盯着他看,不然……”

“咳,咳咳咳——”

关冷没想到,自己只是个水而已,竟然又被猝不及防地塞一把狗粮。

苏子衿耳尖微红。

她没想到,慕臻连那么小的细节都注意到了。

明明是没有味道的矿泉水,苏子衿却品尝出了甘冽的味道。

苏子衿一晚上没有喝水,确实有点渴了,只是她一个人也喝不完一整瓶,把剩下没喝完的那半瓶递给慕臻。

慕臻揭过去,很自然地把剩下的半瓶多都给喝完了。

关冷:“……”

关冷从沙发上站起身

单身奶爸的人生,实在太过艰辛。

“所以呢?当地政府跟警方是准备等烟花节过去之后,再受理这个案件吗?半个月的时间,谁能保证那个林子里那些变异的松鼠不会跑到人类的生活区域?这期间路过千秋森林的民众呢?他们的性命跟安全又有谁可以保障?还有那个森林那么邪性,谁知道里面是不是还生活着其它大量的变异生物?不早点把那座林子封掉,迟早会出大乱子。”

“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明天你把你队里的人调过来,没有当地政府跟当地警方的配合,你也不能越权对千秋森林进行封锁。”

关冷的眉头拧得紧紧的,“难道我们就只能等被动地等半个月的时间过去?”

“谁说要等了?”

慕臻挑眉。

关冷目光灼灼,“小舅,你有办法?”

慕臻懒懒地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时间很晚了,有什么天大的事,等明天再说吧。晚安,大外甥。”

关冷:“……”

……

慕臻在洗手间里洗漱。

已经洗漱好了的苏子衿躺在床上,明明精神已经累到了极致,却还是没有半点睡意。

听见洗手间门打开的声音,苏子衿簇拥着被子坐起身,盘腿看着从洗手间走出的慕臻,“你真的想到了,怎么令当地政府跟警方主动对千秋森林展开调查的办法了?”

慕臻走至床边,把脸凑过去,眼底噙着一抹促狭,“想知道?”

苏子衿微微一笑,“时间很晚了,有什么天大的事。等明天再说吧。晚安。”

慕臻:“……”

媳妇儿越来越难撩了,肿么破?

急,在线等。

苏子衿说睡就睡。

当真躺了下来,把床边的灯光调到最暗,闭上眼。

一开始,苏子衿是装睡。

可能是今天真的太累了,躺下后没过多久,苏子衿就彻底睡熟了过去。

慕臻本来还想逗一下媳妇儿,让媳妇儿摸摸亲亲,用一个答案换一下睡前福利什么的,结果他就上床,因为屁股上的伤,不得不调整下睡姿的功夫,耳边就已经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昏黄的灯光,映在苏子衿清冷绝艳的脸庞上,度了一层暖色的柔光。

慕臻贴近苏子衿的唇,摩挲着她的唇瓣,“晚安,我的小玫瑰。”

……

翌日,清晨。

苏子衿半睡半睡之际,忽然感觉到一记凌厉的拳风。

她睁开眼,慕臻的拳头近在咫尺。

苏子衿瞳孔倏地一缩。

她侧过了身,往边上一滚,慕臻的拳头落了空,人也随之趴在了床上,继续睡着了过去。

苏子衿微微松了口气。

不等苏子衿这口气喘匀称了,已经倒下去的慕臻抬脚,又是一个横踢。

苏子衿已经躺在床的边缘。

下意识地一躲,整个人就滚下了床。

身体下坠的感觉令苏子衿本能地用掌心一撑,起到了一定的缓冲的作用。

苏子衿的额头沁了一层冷汗。

她感觉到了睡梦中慕臻的杀气。

苏子衿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她每次被慕臻踹下床时,乌青都会那般难消了。

正常人被慕臻那迎脚一踹,只怕会重伤住院。

苏子衿双手扶着床沿,缓缓地站起身。

快要站起来时,忽觉小腹一疼。

苏子衿双腿一软,额头的冷汗忽然大滴大滴地沁出。

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过。

苏子衿在地上坐了很久。

忽然,苏子衿因为想到些什么,急急忙忙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起身时,身体一时有些晕眩。

苏子衿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确定不再晕眩后,这才略显急切地往外走。

走到门口,苏子衿想起自己身上并么有携带现金,手机又落在了军营的救援车上,就连昨天晚上在车上打电话给慕臻,用的都是关冷的电话。

苏子衿只得返回房间,取了慕臻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出了门。

时间还很早,关冷那辆二手SUV就停在别墅门口。

苏子衿昨天晚上看见关冷把车钥匙放在茶几上。

她回到客厅,果然,在茶几上看见了车钥匙。

苏子衿取了放在茶几上的车钥匙,上了车,导航至附近最近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药店。

苏子衿到了药店,在货架上挑了几款。

扫码结账时,有电话打了进来。

“宝贝儿,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接通,就传来慕臻低沉、好听的嗓音。

因为被借手机而被被吵醒,下楼喝水的关冷,听见客厅慕臻讲电话的内容,打了个大大的寒噤。

陷入爱情的男人都这么可怕么?

原来苏子衿离开别墅后没多久,慕臻就跟着醒了。

醒来后没看见苏子衿,慕臻自然是是吓了一跳。

后来发现自己的手机也不见了,就猜到苏子衿十有八九是有事出门去了。

果然,下了楼,没看见关冷停在门口的那辆SUV。

发现苏子衿把车也给开走了,还以为苏子衿要一个人去森林一探究竟,可把慕臻吓了个够呛。

苏子衿语气自若地道,“在早餐店,买早餐。马上就回去。”

药店的工作人员看了眼苏子手中拿的各式各样的验孕棒,不由地对电话那头的男人产生深深地同情。

可怜哟,那位先生八成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给他带了绿帽子。

买早餐买到药店里来吗?

当然,这种类似的事情之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无非是女生在跟一个男生交往期间,发现自己有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孩子,于是撒谎骗现任男友呗。

药店的工作人员已经见怪不怪了,在给苏子衿结账时,还悄悄地将一盒米非司酮放在结算台显眼的位置。

孩子竟然不是现任男友的,肯定要打掉不是?

这个时候,苏子衿已经结束了跟慕臻两人的通话,视线刚好看见了结算台上的米非司酮。

苏子衿只当是上一个顾客放在结算台上,忘记拿走的,因此并没有多想,视线在米非司酮白色的包装上掠过便转移了视线,并没有任何伸手要拿的意思。

药店的工作人员也只是委婉地推销下药品,以获得更多的提成返点而已,苏子衿没有拿的意思,她在给她结过账后,就自然地将那盒米非司酮给拿了起来。

因为在电话里告诉是自己她在买早餐,因此在回去时,苏子衿特意经过一家早餐店,买了三人份的早餐。

苏子衿驱车回到别墅。

关冷跟慕臻都已经醒了,一个没骨头似地倚靠在冰箱边上喝水,一个在擦拭着头发上的水渍。

两人身上都穿着同款的黑色背心,头发上都还有水渍往下滴,不知道是刚从健身房里出来,还是刚洗了澡。

“媳妇儿,你总算回来了!”

正在喝水的慕臻一见到苏子衿,就立即高兴地迎了上去。

苏子衿把买的早餐递过去,“你们先吃,我去上下洗手间。”

说罢,不等慕臻反应,就转身上了楼。

------题外话------

宝贝们,明儿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