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显神通/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娃几天没进食,吐出来的都是胆汁。他仰躺在地上,缓缓睁开眼睛,耸拉着眼皮子,虚弱地唤一声:“娘……”

“诶!狗娃,你咋样了?告诉娘,还有哪儿不舒服?”

林三娘见狗娃醒过来,又惊又喜,激动的不得了。他这两天一直昏迷不醒,商枝在他身上按几下,便转醒了,难道她真的会治?

“我肚子……舒……舒服一点了。”

好!这可真好咧!

林三娘眼睛一下就亮了,看见一线希望。想摸一摸狗娃,看这是真实的,还是自个在做梦!

她不敢乱碰,怕又碰出个好歹来,双手无措地搓着衣角。

“现在只是稍微好转一点。他的病情太凶险,耽误了最佳救治的时间,还需要吃几天药才好。”商枝看着林三娘充满希翼的眼睛,给她吃一颗定心丸:“他不会有生命危险。”

林三娘和陈四一半的心落回肚子里,突然,林三娘变了脸色。

“狗娃!”

她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紧搂着狗娃,拍他的脸。

狗娃又昏死过去,毫无半点反应。

“狗娃!狗娃……”

林三娘抱着狗娃,涕泪横流,哀求道:“丫头,求求你救救狗娃!你一定要治好狗娃,婶给你磕头了!”说着‘咚、咚、咚’连磕几个响头。

商枝面色凝重,让陈四抱着狗娃放屋里炕上去,她连忙扶着林氏起来:“婶,我会尽力救他,你别再跪了,耽搁下去,对狗娃不利。”

林三娘被商枝唬住,老老实实站在一旁,不敢再闹。

她呆呆愣愣的看着商枝忙进忙出,双手紧紧绞在一起。眼见狗娃有了起色,给她看见希望,只能死死抓着商枝这一根救命稻草,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根本不敢往坏处想。

陈四把指指点点的乡邻关在门外,怕影响了商枝。

李大仙却是跟了进来。

他嗤笑一声,得意道:“我说了不能治吧?你偏要逞英雄!”

商枝所作所为在他眼底看来就是无用功。

之前狗娃醒了,还以为她真有几分本事呢!好在是虚惊一场。

他好心提醒商枝,“你可得记住之前说的话,乡邻都听见了,你现在反悔也不可能!”

商枝懒得理他,让陈四去拿酒,狗娃因为伤寒导致经脉不通,她翻出一把木勺给他刮痧疏通经脉。

等陈四将酒拿回来,她用白酒兑水,往狗娃腹股沟腋下等部位擦拭。然后让林三娘照着她的方法做,给狗娃散热。

商枝立即去配药。

“麻黄去节6g,桂枝4g,杏仁去皮尖9g,甘草3g。”

她配齐药,暗自庆幸张老头留下的药将将够用。

翻出破药罐子,煎好药,准备扶着狗娃喂下去。

“等等!”林三娘一个激灵,盯着商枝手里那碗药,“狗娃好一点了,可以不喝药吗?”

酒精退热法起到作用,狗娃发出一身汗,烧已经退下来。

“那只治标不治本,等狗娃好了之后,还要另外吃几副药调理身体。”商枝语气不急不慢,清清冷冷,却奇异的带着令人信服的感觉。

林三娘闻言色变,商枝那一碗药在她眼中犹如洪水猛兽,她坚决不肯让狗娃吃。

陈四知道林三娘的心结,他也知道陈二叔的一些内幕,拉着林三娘背转过身,压低声音:“丫头当初不肯给陈二叔治病,直言了当说治不好。陈二叔逼她救命,立下字据,医死了不怨她。”陈二叔那一脉面上不怨,心底恨毒了商枝,可是结了仇,怪商枝害死陈二叔。

“三娘,如果不是丫头坚持,狗娃只能等死,到这一步,我们不应该怀疑她,得相信她的能力。她一定会治好狗娃!”最后一句话,加重几分语气,不知在说服林三娘,还是他自己。

林三娘仍然迟疑,犹豫的看向商枝,她目光十分平和,眼底的坚毅令她动容。

一咬牙,林三娘点头。

商枝松一口气,幸好林三娘愿意配合。

她坐在炕边,扶着狗娃半靠在身上喂药。

李大仙全程围观,从最开始的不以为然,到商枝娴熟的抓药,越看眸色越深,脸色越难看。这一个方子是麻黄汤,是对症的,有发汗解表,宣肺平喘的功效。说明她精通药理,根本就不是一个略通皮毛的丫头片子!

他见狗娃发出一身汗,忍不住上前号脉,瞠目结舌!

这……这不可能!

还未用药,只是推拿,刮痧,病情就转危为安!

哪有这等大神通?!

“你用了什么法子?”李大仙迫切的问道。

他不相信商枝只是用了这个简单的手法便能治好狗娃,一定是张老头留下灵丹妙药,才让这死丫头给化险为夷!

“穴位推拿和刮痧都能疏通堵塞经脉,酒精有退热的功效,经脉疏通,退热了,狗娃的病情自然会有好转。”商枝给狗娃灌下一碗药,打来热水给他擦身,换上一身干爽的衣裳。

“不可能!”

商枝冷冷的瞥他一眼。

李大仙心口一滞,回过神来,脸色憋涨得通红,愈加气愤!他居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给震慑住。

“你以为退热就治好了吗?我告诉你,仅凭这几味药根本没用!”他冷哼一声:“你实话实说,是不是用了其他有奇效的药?小小年纪这般心浮气躁,急功近利,只会害苦你自己。”然后,脸色一缓:“你说说给他吃了什么丸药?我给你参谋参谋,好做补救。”

商枝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打着为她好的旗号,想要骗得伤寒的药方。

她都已经说了,可他不信。

“我之前不明白为什么你收钱比我师父便宜,仍然无人找你治病,现在算是明白了。”商枝看着他拉下来的脸,勾了勾唇,“还有,就算我告诉你了,以你的能力,也帮不上我的忙。”

“你!”李大仙气得吐血,脸色铁青,虚指着商枝,“好好好!我等着你大显神通,让狗娃活蹦乱跳!”然后丢下一句走着瞧,气冲冲的离开。

陈四道:“丫头,你别听李大仙的话。能保住狗娃一条命,我们就很感激你。”活蹦乱跳……他们不敢奢望。

商枝根本没把李大仙放在心上,她向来只会用实力打脸。

她摇了摇头,“狗娃暂时不烧了,之后还会反复几次。白酒擦身不能常用,再烧起来用绢布沾井水敷额头或者脖颈两侧退热。”商枝交代清楚,然后将包好的几幅药给林三娘,一日两次煎服。

林三娘眼见狗娃安静的入睡,不喊疼,也不抽搐,紧绷的神经松懈,整个人快要虚脱了。她靠着墙壁,拿着手里的药,感激道:“商枝,婶对不住你,误会你了!狗娃是婶的命,对你说的不中听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处变不惊的商枝,她周身宁静淡雅的气质,还有清澈坚定的眼睛,仿佛有一种魔力让她坚信商枝一定会治好狗娃。明明以前的商枝不是这样的,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然后又觉得自己是多想了,甩掉了这个念头,想起自己之前干的浑事,面上臊得慌。

商枝脸上露出淡淡的浅笑:“狗娃也算我看着长大,我也不希望他有事。”

送走陈四他们,商枝精疲力尽,就着一桶温水洗澡,筋骨舒畅了,可肚子更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