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友好邻居/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勒紧裤腰带。

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她要捆紧肚皮防饿。

前世春风得意,风光无限。

今生……不提也罢。

太凄凄惨惨戚戚。

如今正值春季,山里野菜多,商枝扛着锄头挖一些野菜回来填肚子。

门口放着一个碗,里面两个巴掌大的糠饼。

除了陈四一家,没有人会给她送吃的。

商枝饿得不想动,她丢下锄头、菜篮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起一张饼往嘴里塞。

又干又硬,硌牙,粗粝得拉喉咙。

难以下咽。

她向来重口腹之欲,为了营养搭配,又不失美味,她自己下厨练就一手好厨艺,养叼了嘴,寻常食物更难入口。

看着手里半张硬邦邦的糠饼,叹一口气,就着水往嘴里送。

目光炯炯有神,充满斗志。

不为别的,就算为一口热乎饭,她也要出人头地!

薛慎之从镇上回来,一眼望见蹲在地上一边吃饼一边拿着石头在地上划拉,嘴里念念有词的商枝,眸光淡淡,视线落在地上的字,眉心一蹙。她将佛跳脚的食材与步骤,色泽、香味、口感详尽的列出来,只看一眼,脑海中便能勾画出一碗色香味俱全的佛跳脚,满口生津。

商枝垂涎的口水横流,不用喝水也能用口水配着糠饼下肚,香喷喷地吃完一张饼。

她扔掉石头,站起身,看着前面的少年,青眉绛唇,清隽秀雅,一双墨黑的瞳孔,清冷寡淡的像是覆盖着一层冰。只是苍白的脸上带着病容,颀长的身姿清瘦羸弱,因而消减了他眼底的冷冽。

商枝移开视线,目光瞥见他手里提着的篮子里,掀开一角的布露出里面雪白的馒头,她吸吸鼻子,还闻到肉的香味。

她舔了舔唇,想说给他治病,不用给银子,换一个馒头,两块肉吃。

还没有张口,少年微微抿着薄唇,缓步走向隔壁的屋子。

“小哥,你体弱多病,身染沉疴,我替你治病,不用给银钱,换你的……”商枝见他侧头望来,被他盯得舌头打结,手指指着他的篮子,“……馒头。”

薛慎之很意外,她主动与他搭话,给他治病,就是为了一个馒头?

“不必。”

薛慎之进屋,顺手关门。

商枝愣了愣,听到屋子里隐隐带着压抑的咳嗽声,突然一个激灵,她记起少年是谁了!

薛慎之!

比起原主的臭名声,薛慎之也不遑多让,他是克父克母的天煞孤星。薛许氏生产的时候,薛父去请稳婆摔断腿,薛许氏难产差点没命,虽然是最小的儿子,却不得薛许氏喜欢,可是薛慎之却是天赋奇才,刮风下雨,无论天气多恶劣,他都缩在私塾外听课,惹得薛秀才怜惜,免了束脩让他进去念书。

八岁那一年他下场,童试县试、府试均是第一,知县曾言:少年俊杰,将来必堪大用!

薛许氏对薛慎之的态度缓和,在院试前却又出了意外,薛慎之失足落水,大哥薛大虎下河救他溺死,而薛慎之也坏了身子骨,病痛缠身,下不得床,更别提参加院试。

薛许氏更是对他恨之入骨,将他这丧门星赶出来。

这些年,薛慎之因为身体缘故,止步童生。

当初多么惊才绝艳,便有多令人扼腕叹息。

本来他与原主只是邻居,并无往来,直到两年前薛父腿疾发作,薛许氏请张老头给薛父治病,打起了原主的主意,让原主与薛慎之结亲,便能免了治病的钱。而且薛慎之成了张老头的徒女婿,那肯定得免费给薛慎之治病,等他好了能考个秀才回来,也能给家里添进项。

薛许氏算盘打得精,好处占尽,却不肯出银子给薛慎之治病,可她的算盘注定得落空。

原主对薛慎之克亲的名声敬而远之,又嫌弃他是个病恹恹的穷酸书生,从来不正眼瞧他,哪里会答应嫁给他?

拒绝这门亲事后,转身原主攀里正的次子贺平章,出言讽刺过薛慎之几回。

抬头不见低头见,原主把事儿做绝了。

商枝抓了抓头发,心里头气闷,难怪薛慎之方才眼神古怪,原来还有这么一场官司呢!

想到自己方才腆着脸提给他治病换馒头,指不定在薛慎之心里,她有多臭不要脸!

心累的提起竹篮子进屋,卷起袖子,把角落里乱成一堆的药材整理好,然后又在墙角挖出张老头的破箱子。

破箱子里一卷一卷的手札整齐叠放,这是张老头毕生的心血,里面记载的是他行医案例的精髓。他临终前说:“为师知你志不在此,对医术并不热爱。为师不逼迫你,你若没有悬壶济世的决心,莫要把箱子打开。今后若有合适的人,你替我收下他做弟子继承衣钵。”

原主知道自己吃不得苦,对医术也没甚天赋,便一直记着给张老头找一个徒弟,遵守诺言没有动这一口箱子。

而今不同了,商枝符合张老头的条件,便不会浪费他的一片苦心!替他完成未完成的宏愿!

弘扬医术,救死扶伤!

商枝苦笑一下,这心愿看似简单,可若要完成却并非这般轻易。而自己现在的处境,连填饱肚子都成问题。

只能一步一步来,治好狗娃,扭转自己的形象,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她席地而坐,拿出一卷手札,认真细致的翻看,越看越惊喜,不知不觉沉浸在见解独到的疑难杂症的案例中,直到一本看完,意犹未尽,实在是太精妙了,让她受益匪浅!

天色已经暗下来,商枝揉了揉酸痛的脖颈,将手札放回去,看着底下的布包,她展开麻布,里面是一套金针。

金针……

商枝若有所思,看来张老头隐瞒了不少的事情,他若只是一个游医,如何会有这般贵重的金针?而这些手札也同样是用上等的澄心纸。

叩叩——

门板被敲响,商枝收敛思绪,将东西都收拾好,方才去开门。

门口没有人,只有地上放着一个碗,两个馒头,几块腌肉。

------题外话------

小仙女们,快快给阿绫收藏咩,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