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失约退亲/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心中百味杂陈。

薛慎之的处境比她没得好,原主对他做的事情,他记恨都可以。可他却是以德报怨,竟匀出一份馒头和腌肉给她。

细面馒头就是村长家也不常吃,更别提这更难得的肉了。

商枝唇角微弯,望一眼隔壁紧闭的门,收下馒头,记下他这一份恩情。

“咳咳……咳……”

薛慎之的咳嗽声断断续续的传来,商枝皱紧眉头,她拿了他的馒头,就得履约给他治病。

这般想着,商枝便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第二日将碗放在他门口,背着竹篓和锄头上山采药。

她忙着凑齐给薛慎之镇咳的药材,丝毫不知道,她医治狗娃的事儿已经传遍整个杏花村。

那一天村民等在门外,李大仙从屋里出来时被围着追问,他在商枝跟前受了气,当即没好气说:“我等着她践约!”

大伙儿心知肚明,李大仙等着商枝收拾包袱滚蛋呢!

这么一说,是治不好?

得了准信儿,也便散了,谁都不是闲人,还得干活。

之后又见陈四与林三娘闭门不出,更加确信狗娃是不行了。

消息传到里正耳朵里,面色多了几分凝重。

邓氏一边剁猪食,一边碎碎念,满腹怨气,“我说了商枝那死丫头配不上平章,你偏不听,给两人订亲。张老头作古只剩下她这一口人,将来平章可是要做官的,她帮不上忙且不说,使劲儿拖后腿。医死人了,就该认清楚本份,别再瞎折腾,她偏不省心将狗娃给医死!”连带着他们贺家也遭人指点。

‘嘭’地一声,邓氏将菜刀插进砧板上,撂下话。

“退亲!今儿就去把亲事退了!”

贺平章这回下场,十拿九稳,必然是个秀才!

谁缺心眼才会让秀才老爷娶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

别人她管不着,她的儿子就得找一个得力的岳家!

贺里正嘴里发苦,谁知道会闹成这样?

他结下这门亲事,完全是看在张老头的份上。

他的身份可不是单单一个游医这般简单,他亲眼瞧见知府大人在他面前毕恭毕敬。

知府啊,就算是知县,也不是他能高攀上的人。

谁知还未借用上张老头的势力给平章铺路,他就死了。好处没得到,反而沾惹一身腥。

就算邓氏不提,他也会想法子将亲事退了。

而这一回,可是送上门的机会。

“她医死陈二叔发誓不会再行医,如今她不但行医,又再医死人,违背了誓约。我们退亲,她也不能说咱们欺负她这个孤女。”村长抽一口旱烟,云遮雾绕,看不清楚他的神色,“你明日带着婚书去。”

“我这就去!”邓氏一刻都等不得!

丢下菜刀,双手在大腿上随便一擦,钻进屋里拿了婚书出来,急切地出门,迎面撞上归家的贺平章。

贺平章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模样俊美,是邓氏最疼爱的次子。在她眼中就是公主都尚得,娶商枝这丧门星,着实不甘心!

“娘,您去哪里?”贺平章扶住邓氏,瞥见她手里的红纸,眸光微微一闪。

“你爹总算不糊涂,同意退亲。章哥儿,这些年委屈你了,娘去给你将亲事退了,回来给你做顿好的,瞧你看书都累得瘦了!”邓氏满眼心疼。

“娘,你歇着,我去。”

“那可不行!”邓氏生怕贺平章会吃亏,催着他进屋:“娘在锅里煮了两个鸡蛋,你快去吃了,待会你侄女回来瞧见,又要闹。”

贺平章此次的文章给老师评了,很有把握会考上秀才,所以在放榜前回家解决这门可笑的亲事。

他坚持亲自去找商枝退亲,便是为了薛慎之。

薛慎之少年成名,八岁考上童生,若不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只怕是年纪最轻的秀才。无论是同窗,亦或是老师,提及薛慎之无不惋惜。可谁知他也是少年英才,九岁考上童生,却无人提及,即便提起也会拿薛慎之做比较。

正是有薛慎之珠玉在前,饶是他同样出色,仍旧是被薛慎之的光芒掩盖。

可那又如何?他要求娶的女人,一心要嫁给自己。他如今还是一个童生,而自己却已然是秀才!

当着薛慎之的面抛弃他求而不得的女人,便觉得扬眉吐气。

贺平章说服邓氏,拿着婚书将商枝刻意堵在门口。

“枝枝。”

贺平章看着商枝半旧半新的衣裳沾满污泥,那一张白净漂亮的脸上也蹭着脏污,眼底闪过嫌恶,原本温和的神态,也变得倨傲,不耐烦地说道:“你站着别动,我有话与你说。”

他皱紧眉头,挥手让商枝离他远一点。

商枝一愣,完全没有想到原主的未婚夫会找上门。他眼底的厌恶不加掩饰,高人一等的作势,仿佛自己在他眼中就是一滩烂泥,会玷污了高贵的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