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贵人/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爹!你真是糊涂,女子怎么会行医?方才她的话言明了,病患本就有咳血症,怎么能说是咱们治坏的?”林辛逸出诊回来,将情况听了七七八八,提出质疑:“他本就是肝胆湿热,风寒犯肺,艾灸能祛湿散寒,调和阴阳,如何会是我们用错方子?”

然后,又对妇人说:“你们前来求医便未将他咳血的症状说明白,如今倒是赖在我们身上!如果当真是我们诊错了,不必你多说,必然会弥补你们!”

壮汉的情况危急,商枝捡起被妇人扔在地上的银针,扒开他的衣服施针。

林辛逸拦住商枝,“你干什么?你又不是女郎中,医死了,算你的还是算我们的?”

商枝冷着脸,语气凌厉,“阴不足,血燥生热,艾性纯阳,以之入药等同火上浇油,这是基本的医理你都不明白?”目光落在他肩膀上背着的药箱,挑眉道:“风热与风寒的症候都分不清,就这样,你都能行医救人?”

林辛逸一噎,面红耳赤,不服气道:“若是他们据实相告,我们又怎么会犯这种低等的错误?”然后,他瞥一眼哀哭的妇人,冷笑道:“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合伙来讹诈我们?”

这句话将商枝彻底的激怒,“你不但医术不精,就连医者最基本的仁心都无,我看你不适合行医,你最好去做屠夫!”

林辛逸分明是给她在设陷,倘若她治好了,便是应了他的话,与病患合伙坑骗医馆。难道她就要因为怕担上这名声,而不顾病患的生死吗?

“你——”

商枝冷声道:“让开!”

林辛逸已经意识到错误,可被商枝一番讽刺,下不了台面,死犟着。

林德成行医半辈子,如何不明白是他用错了方子?而这丫头瞧着年纪轻轻,在医术上却有造诣。他将儿子拉开,向商枝赔不是,“姑娘,小儿年轻气躁,你莫要与他一般见识。病患却是我们疏忽用错方子,导致病人情况危重,老夫能力有限,还望你施与援手。”

“爹!”

林德成瞪了林辛逸一眼,林辛逸不甘不愿的闭嘴。

商枝毫不客气的说道:“行医救人需要心性稳重,攸关性命一事,切不可心高气傲,盲目自大。若是连自己的错误都不能勇于正视,你便不配为医。”

商枝到底没有拆穿林辛逸,他之所以那般言论,是害怕被年轻的自己治好病患,对他家医馆不利。又怕是她想要借此事踩着他们出头。她叹息一声,到底是小孩心性!

林辛逸被商枝那带着深意的眸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仿佛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羞臊不堪。

林德成羞愧不已,从林辛逸手里抢过银针双手递给商枝。

商枝平心静气为病患施针,忽而,壮汉呛咳一声,吐出一口淤血。

他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气息平缓下来,缓缓的睁开眼睛,茫然的看一眼四周,“我……我这是在哪?”

年轻妇人扑了过来,“相公,你醒了!太好了!”

“大牛!你可算是醒了,身子还有不舒服的地儿吗?一并说了,让神医给你瞅瞅!”老妇人谢天谢地,然后感激商枝,跪在地上给她磕头,“仙姑,俺家只有大牛一个青年壮力,顶梁柱倒了,俺和媳妇孩子都活不下去!”

商枝避让开,搀扶着老妇人起来,“行医救人,是我们应做的本份,您快起来。”

老妇人还要再说什么,年轻妇人瞅着商枝脚边的竹篓,里面装着新鲜植物,想必她是有事儿,顺路遇见便搭一把手。连忙拽住老妇人,让她别耽误商枝。

“神医,你救了我相公,便是我们一家的恩人,我是镇上清水街卖馄饨的面摊,以后有事可以来此找我们。”年轻妇人抓了一把铜板放在她手里。

清水街离私塾不远,按理说生意可以,商枝瞧着几人穿着都打着补丁,可见生活艰难,想必还有别的难处。她将铜板推过去,“举手之劳而已,你拿这钱给他抓药。”

年轻妇人推辞不掉,红着眼睛朝她感激一笑。

林德成连忙将商枝请进医馆,备好笔墨纸砚,请她开药方,然后按照药方抓药。确实是他们的过错,林德成不肯收药钱,等将人送走了,他才郑重的向商枝致谢。

“姑娘,今日一事多亏有你,否则老夫的医馆怕是开不下去。日后你若遇到困难,我必然全力相助!”

这话半点没有夸大,林德成医死人,只怕会妨碍他的名声,无人敢找他治病。

若是医术不精无力回天,只会心生感慨,但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摊上一条人命,便会是心头一道过不去坎。

商枝道:“言重了,不论是谁遇见这种情况,都会出手相助。”

林辛逸哼了一声。

商枝淡淡看他一眼,林辛逸扭头望向别处。

熊孩子!真欠揍!

十五六岁的少年,对商枝三十多岁的成熟灵魂来说,的确是小孩。

“您这里收药材吗?”商枝提着竹篓放在林德成面前,都是她在山上采的普通药,价钱低廉,对商枝来说聊胜于无。

“收!”林德成看一眼药材,拿五两银子给商枝。

商枝不收,笑着说:“我还要买一些药材,您给我配好。”掏出药方递给林德成,“还要半支成色次一点的参。”

林德成配好药,拿出半支成色还可以的参,能卖三四两银子。

商枝抿紧唇,她如何分辨不出人参的价值?

只是她卖给林德成的药,顶天了才几十文钱,她手里只有一两多银子,哪里买得起?

“我只有一两三十六文钱,方才的药材只值三十文,这参太贵重我没有那么多银子,劳烦您剔些边角参须给我。”商枝把荷包放在柜台上。

林德成将他拿的五两银子收回去,和蔼道:“我便不给你银钱,你将药材带回去。”

商枝婉拒,想一个折中的法子,“一是一,二是二,您肯收我的药已经是念在方才的情分上。谢礼我便不收了,日后我采药卖给您,您给行一个便利。”

林德成爽快的答应,商枝精通医术,能与她结交于自己有利。

最后商枝写一个伤寒的药方给林德成,抵参钱。

这个年代医术并不外传,特别是药方,其中的贵重只有行医者方知。

林德成拿到药方,激动得双手颤抖,他因祸得福,遇到贵人了!

商枝买好药材,身上没有余钱,天色暗下来,她也便没有在镇上逛。

走了半里路,商枝脚步微微一顿,她加快脚步,拐进一边的巷子里。

林辛逸疾步跟过去,巷子里空空如也,哪有商枝的身影?

“你跟着我干什么?”一道清冷的嗓音在背后响起,林辛逸吓得跳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