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反转/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良广以为幻听了,直到林氏扑通跪在地上,咚咚咚地磕头,他才回过神来。

下地了?这是治好了?

贺良广全身僵硬,怎么就治好了?怎么能治好呢?

他语气急促,“林氏,狗娃咋就好了?你之前不是说他不大好,给他做顿好的……”

林氏抹一把脸,擦干眼泪,语气里难掩激动,“里正,狗娃是没有吃荤腥,才浑身没力气劲,商丫头让我给他补补身子骨。我……我家里已经揭不开锅,只好腆着脸问大伯借银钱,哪里知道两碗肉糜下肚,狗娃能下地了!”

商枝勾了勾唇,和她预料的差不多。

她解释道:“狗娃伤寒已经治好,身子骨太虚,底子差,才恢复的比较慢。”

贺良广脸色铁青,觉得上当受骗了!

说不定就是商枝故意的,指使林氏误导他们以为狗娃不行了!

为的就是从他手里把田产要回去!

“你……”

“良广,狗娃好了是好事,他是林氏的心头肉,林氏会为着这事骗你?还是你不希望狗娃好?”陈族长反应很快,对他来说是好消息,狗娃治好了,商枝不必赶出去,他能不花一文钱能够得到六亩水田!

林氏回过味来,贺良广那副模样,不就是不希望狗娃好?

“狗娃是我和陈四的命根子,为着他眼睛快要哭瞎了,只差没有随他去。他一没吃过你们家一口水,二没干过对不住你们的亏心事,你不盼着他好,也别心黑的咒他死。”林氏瞧着这架势,还有啥不明白?她听村里的风言风语,贺家和商枝退亲,贺良广这是盼着狗娃死,好将商枝赶出去!

难怪乡邻瞧她的眼神儿不对,全都是同情她。狗娃就是林氏的死穴,贺良广散播着狗娃快死的谣言,就是往她心窝子捅刀子!

越想林氏越气愤,“狗娃好不好碍着你们什么事!再说,伤寒郎中和李大仙都说治不好,商丫头将伤寒治好了,这可是大好事!咱们村里多少娃儿熬不过伤寒?亏你还是里正,咋这么亏心呢?不想着让乡邻们好,只顾着自家一亩三分地。我一个大字不识的妇人,都比你读过书的老爷明事理,知道村里有一个好郎中是咱们杏花村的福气!”

贺良广被林氏一顿数落,脸色涨红,“她算哪门子郎中?陈二叔就是给她医死的!狗娃吃肉好了,谁知道是不是饿病的?”他对装好人的陈族长讽刺道:“当初你们不是看在商枝与贺家有婚约,早就将她赶出去了,她许你们几亩地便和仇人攀起亲戚,对得住陈老二?”

“商丫头平日里势利,见钱眼开,哪些钱财收得,哪些收不得她心里亮堂。陈二叔压根不是她治死的,郎中说活不过第二天!”商枝对林氏有大恩,便将陈家的干的好事抖出来,“陈二叔怕死,反正都是死,不如让商丫头治一治,兴许就治活了。商丫头不敢治,被陈家压着,他们做了保证,医死不怪她。”

陈家不地道,陈二叔一死,宣扬十里八乡都知道商枝治死人。

看热闹的乡亲听见了,瞪圆了眼睛,他们全都看向陈族长求证。

陈族长面上挂不住,轻咳了几声,点头,“商枝诊脉,说给陈老二准备后事。”

众人哗然,看着商枝的眼神顿时变了。

有的脸皮薄,没少说商枝坏话,嘲讽她的人,臊得慌。

有的不以为然,觉得林氏夸大其词,他们赞同贺良广的话。陈四家里穷,狗娃吃糠饼咽野菜,说不定贪肉吃,给馋出的病,吃两口肉便好了!

贺良广还想据理力争,非得将商枝给赶出去,陈族长在这之前开口,堵住贺良广的话,“我说几句公道话,商枝既然治好狗娃,便不能将她赶出去。她在杏花村有田产,按律例是有资格在杏花村落户。”严肃的对商枝道:“你保证改过自新,再不在村里头惹是生非,乡邻也不是不讲道理,会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再小偷小摸,混不吝的,惹得人生怨,别怪乡邻们容不下你。”

即便那些个混账事不是她做的,商枝依然觉得脸热。她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正色道:“我若再如之前不着四六,不用你们赶,我自己走。”

“你们怎么说?”陈族长对乡邻道。

陈族长发话给商枝做保证,乡邻们有怨气也不敢言,都不敢得罪他,心下可惜没有将祸害精赶出去。

贺良广脸黑如锅底,见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再闹下去,只会让人瞧了笑话。

“杵在这里干嘛?还不快滚回去干活!”他将满肚子火气撒邓氏身上。

邓氏被骂红了眼睛,怨毒地剜商枝一眼,将她记恨上。

商枝道:“贺叔,租赁已经到期限,你还有几个月租子钱没给。我上你家去结,还是地里的粮食抵租子钱?”

贺良广一个踉跄险些摔个狗吃屎,气得掏出一把铜板数都没给数扔在商枝脚边。

商枝眼底一片冷意,嘴角却是绽出一抹浅笑,她捡起铜板仔细数一遍,“还差三个铜板够结之前亏欠的租子钱,你们明天把地里的秧苗移走。”

“你你你……”贺良广紧绷着脸,他把钱袋子扯下扔给商枝,“够这一年的!”

商枝拿出她应得的三个铜板,其余的还给贺良广,慢条斯理地说,“我们没有续合约,我不租给你们。”

贺良广和邓氏眼前一黑,差点厥过去。

她不租!

他们这个春种白忙活一场,上半年会颗粒无收!

商枝看着气得半死的贺良广与邓氏,笑盈盈地说道:“你们三日内不将田地归还,我会写状子告你们侵占田产。哦,贺平章考上秀才,说不定他会帮你们打赢官司。”

这个贱人!她是在威胁他们!

身家不清白者,不能考科举,而他们若被状告衙门,定了罪,必然会妨碍贺平章的仕途。

光脚不怕穿鞋的,商枝不怕他们报复,他们不一样,被商枝拿捏着软肋。

贺良广恨得眼睛充血,奈何不得她,只得打掉牙和血往肚里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