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他的病/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辛逸捏着袖子擦拭商枝碰触过的地方,耳根微微发热,有些别扭不自在。

可见商枝神色坦然,又觉得自己多想了,医者是不分性别,便少了许多的顾忌。

他诚心拜商枝为师,可也要试一试她的深浅,“我听人讲一件离奇的事情,一位妇人自缢,身躯已冷,竟治活了!你说稀不稀奇?我若有此神通,定然能入宫为御医,光宗耀祖。”提起御医二字,林辛逸眼睛里焕发出神采,十分向往。

商枝诧异的挑眉,竟不知他的志向是入宫为官。

可听他说的事情,略一沉吟,“自缢之人,早晨到日暮,虽然身躯冷了,还能治。从日暮到早晨,心口微温一日以上,也能治。”

林辛逸震惊地瞪圆了眼睛,“你能治?”

话里的诧异令商枝挑眉,她也不废话,直接详细的讲解施救的步骤。

“将人缓缓抱解下来,上下安放被子躺卧,一人脚踏其两肩,拉拽他的头发,一个人按压胸口,一个人按摩臂胫屈伸,若是已经僵硬,渐渐将其强行屈伸,并按压腹部,以嘴渡气,必然能活。若是有了气息,苏醒过来,再喂桂汤和清粥润喉,待病患能吞咽即可。”

林辛逸嘴巴能塞个鸡蛋,真……真的能治啊?

他就是随口一说,想要难住商枝,看她的笑话,却没有想到她煞有其事的说出治病的法子。

他爹都不能治,当初听见这件奇事,只当做是谬论。

自己也深以为然,都凉透僵硬了,哪里还能治活?

渡气?

聊斋呢?

妖精渡口妖气便活了?

商枝看着他眼底的质疑,将簸箕往他怀里一推,“日后你若是遇见自缢者,按照此方法救不活,尽管找我便是。”

只是现在医术并不发达,郎中切脉,探鼻息,观眼瞳。可却不知道,窒息后会呈现假死状态,没有脉搏、鼻息,瞳孔涣散,便不会再做抢救,判定死亡。

林辛逸讪讪道:“你真的有那么厉害?”比他还小一岁呢!

他把簸箕搁在木架上,突然凑过脑袋挨近仔细打量商枝,看她长得和他们又啥不同。

十四岁的姑娘,没长三头六臂,医术见闻却十分了得。

他爹可是行医半辈子,都不如她,是她脑瓜太聪明,还是他爹太笨了?

“我书比你看得多,睡觉做梦都在背医理,没少抓耗子做实验,你若下了苦心,虽然比不过我,但是一定比你爹强。”商枝没好气道,如何不知道林辛逸的小心思?“别的我不敢说,你若是按照我说的去做,不许偷懒,三五年里,定会让你如愿做御医!”

林辛逸懵了。

他狠狠掐自己的大腿,痛!

不是在做梦?!

可是……

“你真这么厉害,自个咋不做御医?”

“你见过有入宫的神医吗?”

扎心了!

林辛逸悲愤地瞪着商枝,他确实比不过她,脸皮没有她的厚!

虽然觉得商枝极有可能在吹牛,可不妨碍他美滋滋的幻想做御医。那可是御医呢,专门给皇上、太后看诊,多威风啊!

那些对他来说遥不可及的人物,却不知道终有一日,他真的实现了!

“咳咳……咳……”薛慎之气弱的咳嗽。

商枝闻声,回头,看着薛慎之咳得撕心裂肺,颧骨泛红,两眼乌青,嘴唇浅白,一双茶色浅瞳浸润着水雾,柔化了他眼角眉梢的冷峻,显出几分病弱。

她走过去,抓着他的手腕切脉,眉头紧蹙,“你身体孱弱,不能太耗费精力,最忌讳熬夜,你若是不听医嘱,没有谁能够救得了你!”

薛慎之收回手,拢在袖中,“我心中有数。”本就是油尽灯枯之象,吃再多的汤药调理,只不过是身子骨减少一些痛苦,却不能延长他的寿命。

他勾着唇,自嘲的一笑,许氏倒是说对了,吃药于他来说便是白费银钱。

商枝挑眉,“你知道自己的病情?”

记忆里,师傅并未曾告诉过薛慎之真实情况,因为他也束手无策。

薛慎之缄默不语。

商枝突然明白他能抄书、摆摊给人写信,去码头记账,如何会支撑不过科考?

他是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也便不再劳心费力的去科举,而是节省下来的银钱补贴栓子,偿还薛大虎的恩情。

“你身上的毒并非无解,只是缺少几味药材,而以我们如今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拿得到。”这也是商枝感到无力的地方,这让她想要尽快的改善如今的处境,“这些年,你虽然不曾科举,也不曾荒废学业,你明年可以一试。”看着他黯淡的眸光,商枝笑道:“我为你调理半年,虽然不能根治,却只比普通人差上一点。你天资不凡,若是能考上举人,以你的人脉,能够凑齐几味药材。”

他中毒已久,毒入骨髓,身子骨亏空得太厉害,即便解毒,之后需要珍贵药材调理。

若他只是普通的农家子,解毒了,得不到调理,也无济于事。

师傅才没有多费心力去给他寻找解药的药材吧?

只是,他才八岁,却被人下毒,多大的仇怨?

“你为何这般相信我仕途平顺?”

这一句话,薛慎之总算问出来了。

商枝也不欺瞒他,“师傅说以你之才能,定然杏林得意。”当时曾感叹他非池中之物,却又因他的处境多有惋惜。

当年他中毒落水,错失府试,后来他拿了考题做,师傅看了他的文章。逻辑严谨,言之有物,行文层进,立意深刻,就连他都挑不出错来。如此惊才绝艳的文章,谁能想到会是出自八岁小童之手?

商枝很惜才,她不愿薛慎之的才能被埋没。

“你县试案首,之后中毒落水,你不曾深究过其中缘故?或许,有人并不希望你太出风头。”商枝不得不往这一面想,若是因为仇怨,为何偏偏选在他去府试前一日?

他阻了旁人的路!

薛慎之望着她秀丽的面容,一双凤目沉静如水,里面暗含着关切,那是自然流露,他莫明的想要相信她一次。

心头不由的涌出暖流,除了张神医与老师,无人这般关心他。

薛慎之目光凉凉地瞥一眼蹲在门口的林辛逸,他正拿着窝窝头就米粥吃。

“我未吃早饭。”

他对商枝道。

啥?

商枝傻眼了,他得寸进尺,上她家蹭吃蹭喝?

“饿了。”薛慎之一贯少言。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饿了,管我屁事?

算了算了,念在他给她腌肉吃的份上,商枝盛一碗粥,拿两个窝窝头给薛慎之。

砰砰砰——

门板被敲响,刘婶子喊道:“商丫头,出人命了,你快去瞅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