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讹诈/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活了!

商枝对上男人迷惘的眼睛,心头不敢松懈,拿着他的手腕切脉。

半晌,她松一口气。

“稍有好转,还需要仔细观察。”商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转瞬,又皱紧眉头。

他失血过多,体虚,最好是补血。

而如今最滋补的便是阿胶,而熬制过程需要的材料颇多,她两袖空空,准备材料的钱财也没有。

“不乐观?”林辛逸搭上男人脉象,眉心一跳,“太虚弱了。”

商枝道:“需要给他补血,防止伤口化脓,高热。你去镇上帮我买驴皮、黄酒、糖、豆油。”然后叮嘱他各买多少份量。

林辛逸一概应下,并未问她需要做什么。

“头晕?”商枝询问男人。

男人看不清楚商枝,头晕,恶心,无力,直到商枝再问一遍,他才小弧度点头。

“视线模糊?”

男人一阵眩晕,神智模糊,还未点头,又昏睡过去。

商枝却是看见了希望,找陈耀宗与陈四帮忙抬着他送去她的屋子。

混在人群里吹捧商枝的那个人,见人给救活了,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原来打算等人治死了,便胡乱将人认作亲人,讹诈上商枝。

答应薛宁安的事情办不成,到嘴的好处给飞了!

男人伤势太重,他若是拖上一阵,说不定……

他悄悄退出人群,打算乔装一番,一股大力险些将他撞飞,胸口一痛,狠狠跌坐在地上。

“我的大黄牛!哪个杀千刀的杀了我的大黄牛!”

许氏蓬头垢面,狼狈地朝这边冲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大黄牛,眼睛充血。

她在山上拾柴禾,听人说李翠花地里死人了,最后不知怎得说两个壮年将一旁吃草的牛给宰了!

她记恨李翠花打她,放牛去糟蹋她的菜田,心里一‘咯噔’,丢下柴禾跑过来,杀的就是她家的大黄牛!

贺良广说,“商枝让人杀的。”

许氏红着眼睛,死咬着后槽牙,咒骂道:“烂屁眼子的小娼妇,我和你什么冤什么仇,让你恨得杀我家大黄牛!乡邻可都瞧见了,你别想赖账!”

好不容易凑齐银子买大黄牛,指望着它犁地,做牛车租给乡邻赚银钱,就被商枝给杀了!新仇加旧恨,恨不得撕了商枝!

“二十两银子,一文钱不许少!”

这件事是商枝做得不对,情况紧急,她出此下策,赔钱很合理,但是不表示她是冤大头,任由邓氏讹诈!

“一头牛至多五贯钱,二十两我可以买四头牛。甭说赔你二十两,就算五两银子我也拿不出来!”商枝来气了,她厌恶许氏的贪得无厌!

“我家大黄牛能和外头的比吗?我亲自上山割草给它吃,喂不少好东西,膘肥力壮!二十两银子,你不给,我将你送官!”许氏恨毒了商枝,不从她身上咬下一块肉,她心气难平!

“好啊!许桂娥,你是故意把牛放我地里糟蹋菜苗!半亩地都被啃了,你不赔钱给个说法,我扒了你的皮!”李翠花撸起袖子,满目凶光。

许氏脖子一缩,见里正在,又硬气起来,“赔就赔,等她赔我银子,我再赔给你!”

李翠花一噎。

想着许氏口里的二十两银子,眼神闪了闪,心口发热。

刘婶子可怜商枝势单力薄,许氏才敢这般欺负她!

再说这事儿不怨商枝,完全是为了救人,便忍不住为商枝说几句公道话。

“许婆子,商丫头愿意照价赔你银子,你就退一步,别为难小辈儿。都是一个村里的,别做的太难看。”

许氏青着脸,冷笑:“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杀你家的牛!你要做好人,你帮她把银子赔了!”

商枝见她不依不饶,皱紧眉头。她问林辛逸借五两银子,林辛逸把荷包全塞她手里,许氏瞧着鼓鼓囊囊的荷包,冲上来抢。

商枝拽着她的手臂,往后狠狠一拉,松手。许氏趔趄两步,砰的一声栽倒在地。

“你家这头牛三贯钱,我多给你二两,你若不肯,铁了心讹上我,也不怕你去告官。”商枝掏出五两碎银放在许氏跟前,勾唇道:“你问问贺叔,贺婶儿嗓子好了没有。”

许氏眼皮子一跳,看向贺良广,见他黑着脸,记起村里的谣言,邓氏嘴巴毒,说话难听,被商枝一针扎哑了,上镇上找郎中也医不好,据说过几日去县里治治。

她心里一紧,觉得脖子凉飕飕的,摸着脖子,嘴硬道:“死丫头,这次饶了你。下回你别犯在我手里,可不像今儿个好说话!”

收起银子,准备叫人把牛抬回家。

商枝对陈族长道:“陈叔,劳烦您找人帮我把牛抬回家,待会割几斤牛肉给您下酒。”

许氏脸一黑,还未开口,便被商枝堵住嘴,“这牛你花五两银子卖给我,没你的份儿。你要这黄牛也可以,把银子还给我,正好也省了我时间去镇上卖肉。”

许氏捂紧银子,臭着脸,“我啥时候要你的牛了?乡邻自个都吃不上一顿饱饭,还得惦记着给你一口吃的。现在你有出息了,也该回报回报咱们。杏花村穷,好久都没吃上肉,嘴里淡得很,你杀了牛,今儿大伙都在,你就把牛给分了,省得到时候再麻烦你走一趟。”

这话说得忒不要脸。

刘婶子听不下去,“我们接济商丫头,可都是占了张神医的好处。再说这牛是她杀的,为救这个男人。商丫头家里啥情况你会不知道?她哪里赔得起这五两银子?等男人醒过来,他得出这五两诊金,牛咋处理还得他做主。”

“就是!许婶儿,这男人身上都是伤疤,可不像个好人。你要吃他的肉,你只管找商枝要,别拉上我们!”陈耀宗故意吓唬许氏。

许氏一听,心里打鼓,瞅着男人背上狰狞的伤口,咽了咽口水。收敛起凶相,喊冤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顿顿有肉吃,还惦记上这点肉?怕你们盯着大黄牛淌口水,才让她分了给大伙解解馋。你们敢说不想吃牛肉?”

被她一说,众人脸上的笑绷不住,很心虚。

之前是打这大黄牛的主意,想分一杯羹。

“牛肉我不想,许桂娥,你把银子赔给我!”李大婶眼热许氏白得二两银子,缠着她赔钱。

商枝见了,立即让人把男人抬回家。

安置在炕上,商枝生火热炕给他保温。

直到夜里,男人方才醒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