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克妻/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景凌睁开眼,昏黄的灯光洒满屋子,他望着破败而简陋的屋子,微微愣神。

倭军猖獗,烧杀劫掠,无恶不作。

他带军交战,倭军头领潜逃,他独身追捕,哪里知晓会中了埋伏,里应外合,将他重伤。

他负伤潜逃,昏倒在山脚下,以为难逃一死,却未曾想到会被人所救。

“醒了?可有不适?”商枝端一碗水,手指缠着干净的细棉布沾水给他润唇。

她一直在旁边守着,幸好他身强体壮,并未感染而引发高热。

秦景凌摇头,“谢谢。”他撑着想坐起来,拉扯到伤口,疼得硬朗英挺的脸庞扭曲,额头上沁出冷汗。

“你别动,小心崩裂伤口。你失血过多,太虚弱,这几日最好卧床休养。”商枝按住他没有受伤的肩膀,掀开粗布被子检查伤口,白色细棉布染着血,拧紧眉头,“我重新给你上药。”

秦景凌安静躺好,一番动作,他气喘吁吁。

果然,太弱了!

他侧头望着商枝纤瘦的身影,忙碌着捣弄草药,面容秀丽,气质清透,隐约间竟觉得有些面善。

商枝摘下九死还魂草捣碎,端着一盆温水,解开他胸前的绷带,将草药敷上去。

秦景凌痛得皱紧眉头,他近距离盯着商枝的脸,越看竟越觉得亲近,那一瞬的面善并非是他的幻觉。

“姑娘是此处的人?父母在外劳作?”秦景凌主动问话。

商枝并未隐瞒,如实道:“我是孤女,师傅云游时捡到我收做徒弟,然后在此地安家。”缠好绷带,她打结,盖上被褥,“你不像是儋州府人。”

秦景凌望着商枝拿着他的手指按压,指尖苍白,她一松开血气充盈。

“我是盛京人,走镖遇到劫匪,逃亡到此地。”

商枝望着他红润的手指,心里头松一口气,他休克的症状已经减轻恢复。只是听闻他的回答,不禁勾了勾唇。

手掌、虎口布满厚茧,显然是长年拿刀,他身上大小伤疤纵横交错,皮肤黝黑,身上带着海水咸腥气息,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军人!

五官棱角硬朗,严谨肃穆,浑身透着凛然的威严气息,他在军中地位不低。

“你安心养伤,等恢复后,联系你的亲属将你接走。”

商枝叮嘱一句,转身去厨房,锅里的稀粥煮得软糯香稠,她盛起一碗,端过去喂秦景凌喝下。

自己蹲在厨房里就着一碟野菜,草草对付一餐。

收拾干净,走到院子里看着那一头大黄牛,不禁犯愁。

一头牛肉肯定卖不了五两银子,她还得租牛车去镇上,也得花销。

最后,商枝决定割下牛皮熬黄明胶,至于牛肉割几份送给帮助她的乡邻,其余再拿去镇上卖。

黄明胶不但能够给秦景凌滋补,还能拿去卖,价格在牛肉之上,或许能将债务给还清!

这般想着,商枝拿着菜刀割皮,一个时辰才将皮给分割下来,累得腰酸背痛。

之后拿着问陈耀宗借来的砍骨刀把牛肉分成十来份,七八份装在竹筐里,预备明日去卖。自己留一块吃,还有一些分别送给刘婶子、陈四、陈族长家中。

她与薛慎之住的是连在一起的两屋,屋后面有一口井,她把留下的那块牛肉湃在井水里,打算明日再做腌肉。

清理干净院子里的血迹,她提着牛肉去隔壁。

门未关,她朝里面张望,没人吗?

准备把牛肉放在桌子上,刚刚踏进屋子,听见女子的抽泣声,“慎之,你要救救我,我快活不下去了!我为你大哥守了十年寡,对薛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对得住你大哥了!可你娘她想要我跟了薛宁安做小,他们是要逼我去死!”

薛慎之十分意外,许氏会不顾颜面让薛宁安纳小许氏。可对象是薛宁安,似乎又并不令人意外。

“我帮不了你。”

小许氏哭得更伤心绝望,急切道:“不,你能帮!慎之,你活不了几年,依你的名声根本娶不了媳妇!我愿意跟你,给你留一息血脉!”

荒唐!

薛慎之气息骤冷。

小许氏浑然不觉,“相公若不是救你,他也不会死,我哪里会被那畜生惦记?我跟你,栓子和你一起生活,你也不用给银钱贴补他们。”

薛慎之眼底闪过冷意,她在挟恩图报。

抱怨她落到如此处境,皆是因为他而起,他亏欠他们母子两,不能见死不救。

薛慎之嘲讽道:“你不怕被我克死吗?”

小许氏脸色一僵,眼底闪烁着恐惧,打起退堂鼓。

下一瞬,“我……我不怕死!”小许氏咬紧牙关,语气不太坚定。

她是走投无路,留在薛家会被薛宁安玷污,而回娘家,哥嫂不会留下她,一定会把她给卖了,栓子跟着会受苦。嫁给薛慎之就不一样了,他亏欠他们母子,一定不会亏待他们。就算他有克星的名声,也活不了几年,她会在他克死她之前,熬死薛慎之!

“我也想帮你,但是我不能娶你。”薛慎之冷淡的拒绝。

小许氏诧异,指责他,“你!你对得起你大哥吗?他把我们母子交付给你,你却眼睁睁看着我们被薛宁安糟蹋!他地下有知,会死不瞑目!”

“就是为了大哥,我才不能答应。”薛慎之看着小许氏疑惑的目光,淡漠道:“栓子还小,我怕他命不够硬,被我克死。”

小许氏被薛慎之拿捏住七寸,她顿时颓丧起来。

她能熬死薛慎之,栓子那样小,他熬得住薛慎之吗?

若是……栓子命硬呢?

薛慎之似乎看透她的想法,“大嫂明日将栓子带过来与我同住,正好可以教他念书。”

“不!不用了!”小许氏立即拒绝!

她不能赌!

栓子是她的命根子。

“栓子与我住几日,若是相安无事,我便向许氏提……”

“不,不用了!我,我还没有想好,刚刚突然记起你活不了几年,等你一走,薛宁安还是会缠住我!”小许氏冷静下来,怕死的很,薛慎之也变成洪水猛兽,她往后退几步,待不住了,“你,你往后每个月给我几两银子,我带着栓子住镇上念书,或许,或许可以避开他!”

薛慎之垂着眼睑,沉默半晌,似乎下定决心。

“我觉得之前的提议不错,现在去向许氏提……”

“不准去!”

小许氏瞪眼,恨不得咬断一口银牙。她知道薛慎之不会给她银子!想娶她,他是想要克死栓子吧?!

这样栓子的银钱也不必给了!

“娘心里记恨你,你坏她好事,她会打死你!算了算了,银子我也不要了,我再想想办法!”小许氏像是有鬼在后面索命,一溜烟跑了。

薛慎之沉冷着脸,心情不虞,许氏以栓子念书为由问他要银钱,是为了给薛宁安娶媳妇。

他低笑一声,眸子阴冷暗沉。

“薛大哥。”

商枝清脆的嗓音响起,拉回薛慎之的思绪。

“你在屋里吗?我给你送东西。”

商枝站在门外,她听见小许氏的话,心下尴尬不已,未免令薛慎之难堪,便又悄悄离开,装作没有来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