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第一笔巨款/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有自己的打算,首先是生计,她的粮食够吃半年,不用担心饿肚子。接下来便是赚银子,种药田有便开展她的事业。

她空有一身本事,却是因为缺少银子而束手束脚。

商枝简单打水擦身,着手做晚饭,割了两斤牛肉爆炒,一碗野菜,蒸六个馒头,一锅白米饭。

秦景凌饭量大,一顿得三个馒头,两碗饭。

薛慎之吃得少,一个馒头,半碗饭。

炒牛肉商枝特地买了辣椒、花椒、姜,麻辣鲜香,筋道入味,十分开胃。

爆炒的时候,香辣味传出来,便勾出了馋虫。

秦景凌多吃了两碗饭,薛慎之吃了一碗,辣的汗水直冒,嘴唇通红,将整盘牛肉横扫干净。

“爽!”秦景凌口味重,商枝做的牛肉最合口味,摸着撑着的肚子,意犹未尽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牛肉!”

薛慎之向来吃得清淡,饮食也十分克制。今夜却是破了例,不但吃撑了,辣得胃受不住,有点发疼。

“你的手艺可以开酒楼。”薛慎之给了极大的赞誉。

“我重口腹之欲,自己瞎琢磨的,做家常饭菜还行,但是开酒楼水准就不够。”商枝觉得她这手艺,与酒楼厨子比起来,并不够出彩。

薛慎之记得掌柜隐晦提起商枝给的一张药膳方子,若是推出那一道药膳,反馈不错,有意与她商量合作。

“你的厨艺与旁的厨师想比,不相上下,镇上的酒楼比你占去先机,你可以另辟蹊径,做药膳。”薛慎之缓缓分析道:“如今富贵殷实的人家,注重养生,而酒楼却并无药膳,他们都是请郎中开药膳方子交给厨子做,口感却是要差上许多。而你厨艺好,又懂医理,由你调制的药膳口感必然比他们的好。”

商枝一愣,时人现在已经开始养生,但是郎中却少,确像薛慎之所言,都是拿着方子给厨子做,口感不好之外,火候也掌握不了,损失许多药效。

若是她……

商枝有些意动,良久,她吐出一口浊气,摇头,“再说罢。”

她一两银子都抠搜不出来,还开酒楼呢!

郁闷的收拾碗筷,薛慎之起身跟着进厨房,“我来,你歇着。”

商枝确实累了,也不推诿,直接将厨房让给薛慎之。

搬一张小板凳放在廊檐下,看着在练五禽戏的秦景凌,她双手托着下巴,“秦大叔,你这套五禽戏可以教薛慎之吗?”

五禽戏是养生健体的功法,薛慎之若每日练习,对他的身体会有改善。

“行啊!”秦景凌爽利的答应,然后琢磨着饭间的谈话,“你若有开酒楼的打算,不必为银子发愁。”

商枝叹道:“我是郎中,开酒楼,哪有精力行医救人?岂不是颠倒主次,浪费一身医术?”她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我想先在县城开一间医馆,租两间铺面,一间开诊治病,一间养生,两者并集。”

只是,这是她的目标,依目前的处境,随意支配的银子都没有!

哎!一文钱难道英雄汉!

商枝感慨。

秦景凌沉默了半晌,他笑道:“有志者事竟成。”

“嗯!”商枝握拳!

终有一日她会实现!

次日开始,秦景凌便教薛慎之五禽戏,商枝每日去沙田看她的药苗,一片葱葱郁郁,长势十分好。

她惊讶的抚摸着一株药苗,前世她也种植过,但是次日不会这般生机勃勃,叶子会有点蔫,是土壤气候问题,还是……

商枝望着自己的手指出神,随即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十分可笑。

如果她真有‘妙手回春’的金手指,那还了得,什么东西经由自己的手,便能活,她简直不要太愁生计!

从地里回来,林辛逸在捣弄药草,见到她过来,愁眉苦脸道:“按照你说,阿胶今日卖给一位生产后气血虚,手脚冰凉的妇人,一小块五十文钱,她买了两块。”

商枝点了点头,意料之中,这东西是新鲜货,价钱高,若是没有见到成效,很难走俏。

她可以暂时将价钱调低,待口碑出去,价格回涨,不过一瞬间的念头,她便摒弃。

“先卖着,实在卖不掉再说。”商枝始终觉得一分价钱一分货,阿胶值这个价值,她不能贬低它的价值,坏了规矩。

“好。”

日子平静的过着,商枝没事儿往地里跑,药苗都是寻常普通的药材,却是她炼制药丸的不可或缺的药材。

眼见药苗一天天长起来,商枝的心情也飞扬起来,仿佛看见银子在向她招手。

这一日,她从地里回来,便见一个人高马大,四十岁上下,满脸络腮胡的陌生男人站在院子里与秦景凌聊天。

男人觉察到有人靠近,目光凛冽的望来,商枝停下脚步,他身上的冰冷气息犹如实质,透着血煞之气。

秦景凌见到她,凝重的面色稍霁,“商姑娘回来了。这是我的师弟裘天成,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商枝。”后面半句是对裘成天说的。

裘天成收敛浑身的气势,朝她略微点头。

商枝笑了一下,问:“秦大叔,今日便走吗?”

“是,养伤耽误不少时日。”秦景凌从裘天成怀里拿出一个小布包,塞在商枝手里,沉甸甸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些个阿堵物聊表心意。”似乎怕商枝拒绝,他率先一步堵住商枝的话,“你有远大志向,不该困于此处,若是没有防身之物,寸步难行。”

商枝抿紧唇,他说的是实话,她救他一命,他付银子,理所应当,她的处境也提醒着她要收下银子。

推脱,矫情了。

可是——

“我有一事求您帮忙。”商枝将银子推回去,“我需要您帮我找齐四味药,血佛果、清根草、追魂草、雪莲。”

都是极为珍稀难得的药材,有些不是有银子便能得到,需要权势与人脉。

秦景凌与裘天成变了脸色,商枝道:“您帮我留意便是,若是寻不到,便是缘分不够,也不强求。”

“商姑娘,你可要想好了,这几味药不一定能给你找到,但是有这银子却能够改善你的处境。”秦景凌如何不知她寻这几味药是为了谁。

“我想好了。”商枝态度坚定。

秦景凌不为难,拿出十两银子给她,“这是诊金,你收下。药材我尽力为你找,找到了,另说。”

商枝清凌凌的眼睛里迸发出光芒,感激道:“多谢秦大叔!”

当天夜里,秦景凌便离开了杏花村。

站在村门口,秦景凌回头望一眼商枝的茅草屋,一旁的裘天成突然道:“你与商姑娘倒是有几分面善。”

秦景凌勾唇,确实有几分相似,这也算是一种缘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