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偷东西/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听到身后枝叶响动,心底生出防备,深山里有野兽动物出没。

这一看,瞳孔微缩,一颗心险些跳出来。

她来时祈祷着别遇上庞然大物,哪里晓得会碰到这玩意儿!

她下意识挥着小锄头,毒蛇咬住锄头,尖利的牙齿喷出毒液。

商枝从小就怕没毛有生命的东西,此时遇到一条将近一米长的毒蛇,头皮发麻,脸色微微苍白,却也勉强能维持镇定,没有尖叫,自乱阵脚。

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看着头呈三角形的毒蛇,身体乌黑,上面有灰色或白色小斑点,俨然是一条眼镜蛇。

蛇身顺着锄头手柄缠绕而上,商枝一颗心都凉了半截,她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它又突然张嘴飞扑过来咬她。

商枝手微微颤抖,紧张的咬着唇瓣,额头冷汗滴落而下。

咝咝——

空气中,似有腥臭味,猩红的蛇信子,冰冷的蛇眼,原本阴凉的深山,弥漫着阴冷的气息。

商枝心里升起恐惧,再也顾不上其他,咬咬牙,连忙将锄头丢远了。

她调头就跑,险些被树枝绊得摔一跤,身后有爬行的沙沙声,她仓皇捡起一根带着叉的树枝,双手紧紧的握着,看着毒蛇昂首快速游来。

静寂的山林里,除了枝叶悉悉索索的声音,便是她砰砰乱跳的心跳声。

豆大滴的冷汗从额头淌下,咬紧腮帮子,在毒蛇咬来的一瞬,商枝快速挥下树枝,木叉正好插住毒蛇头部下半截手指长的地方,怕它钻出来,用力往松软的泥土里扎。

商枝看着蛇尾紧紧缠着树枝,咬着牙根,摸出她放在背篓里用来防身的菜刀,一刀剁下去!

蛇头乱跳,手臂一凉,蛇尾卷住商枝的手。

啊!

吓得她用力一甩,手臂上泛起一片鸡皮疙瘩。

她用力的搓了搓,头皮都要炸了。

商枝看都不敢再看,绷着脸,撒腿就跑。

蛇胆固然是好东西,可让她从那玩意身上开膛破肚取出来,恕她做不到!

这辈子,她最怕的就是蛇!

只想赶紧回家洗个澡。

闷头一口气跑下山,商枝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吓死她了!

这山头她暂时是不敢再去了。

“商枝,你咋了?在山上碰到啥事了?”陈源从山上打猎下来,手里提着两只兔子,一只山鸡,收获颇丰,见商枝脸色惨白,想着她肯定在山里遇着事了,“山上野兽毒虫多,你一个人去山里不安全,下次进山,我和你一起去。”

商枝看着人高马大,穿着葛布衣裳的青年,胸膛、手臂都是鼓鼓囊囊的肌肉,蜜色皮肤沾着汗水亮的发光,十分壮硕,浑身散发出汗味。

“没啥事,就是在山上遇见蛇了。”商枝看着他手里的山货,笑着寒暄:“陈大哥刚从山上打猎来?”

她认识陈源,以前张老头还在的时候,他常抓蛇取胆送过来,一来二去也就相熟了,只是原主嫌他是个粗汉子,爱答不理。

后来她和贺平章订亲,陈源还特地找她,问她是不是真心喜欢贺平章,得了原主的准话,他就没有再来找过原主。

陈源一个粗汉子,乍眼一看她脸上清丽的笑容,黝黑的脸微微发着红,因为商枝从来不给他好脸色看。

“你遇见蛇就跑,不要惊动它,山上太危险,你需要什么,我给你找。”陈源问她在哪里遇见的蛇,有没有伤着。

商枝道:“没事,我已经杀了它。”最后还是把位置告诉他。

陈源点头记下来,然后分一只兔子给她,“我今天猎了不少山货,你拿着尝尝鲜。”

商枝不肯收,“陈大哥,你家里人口多,你带回家去。”

陈源强硬的把兔子放在她背篓里,“我之前在外做工,没有在村里,听说你受了欺负。贺平章他不娶你,是他眼神不好使,你别难过,如果有事可以找我!”说着,又怕商枝怪他多管闲事,大步离开。

商枝无奈,瞥一眼背篓里的兔子,是最肥的一只。

陈源对原主的心意,她看在眼里,只是两人没有缘分。他家境也并不十分宽裕,家中有弟妹,还有侄儿,几张嘴要饭吃,她不能白白占便宜。心里想着待会回去,炸一碗牛肉送去给他。

她朝家里去,走在院子外,正好看见许氏提着一包米面鬼鬼祟祟的离开。不禁皱紧眉头,肯定是听到薛慎之去镇上,她跑到薛慎之家里搜刮东西。

一进屋,商枝傻眼了,脸色顿时阴沉。

简陋的屋子里,十分糟乱,就像被土匪洗劫过,一点都不收敛掩饰。

想到方才在门口撞见的许氏,商枝根本不用多想,一定是许氏在她家偷东西!

商枝连忙去藏银子的地方,见银子都还在,她松一口气,跑去厨房,少了一袋米面,还有放在木盆里的一斤牛肉。

丢下背篓,她往陈族长家走去。

——

许氏在地里翻地的时候,听人嘴碎闲聊薛慎之去镇上念书,她提前半个时辰收工,去薛慎之屋子里找吃的。

可薛慎之门板上挂了锁片,她进不去,气得狠狠踹一脚门,门没有松动,她脚倒是给踹痛了,骂骂咧咧的准备回家,正好看见商枝家没有上锁,她今早瞧见商枝上山,动了歪念,进她家搜刮东西。

银子没找着,厨房里找着不少好吃的。如果不是只有一双手,只能拿那么点东西,她恨不得把厨房给搬空。

扛着一袋稻米,顺走盆里的牛肉,匆匆回家。

一进门,她把东西放在厨房里,做贼心虚的把门紧紧关上。

薛宁安见她带来不少东西,“薛慎之家里藏这么多好东西?啧,他藏着长霉,都不愿孝敬你,可真是薄情寡义。”

许氏冷哼一声,“他鬼精着呢,门上挂了锁,把我们当贼防着!老娘吃他喝他的天经地义!白生养他长那么大,忘恩负义的狗东西!”看着厨房里的东西,许氏开始担心,如果那死丫头知道自己拿她的东西,会干出什么事?可没有忘了她发疯砍伤薛宁安的事情。

可当时脑子发热,一时冲动,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她忍不住担忧:“幺儿,这是娘在那死丫头家里拿的,她知道了,会拿刀砍我吗?”这事情,还真的说不准了!

薛宁安瞪大了眼睛,“你上那疯女人家里偷东西?”见许氏点头,薛宁安头都大了,心里乱的很。可是东西都偷出来了,送回去,被逮着了咋办?

他急得在家里转了几圈,眯着眼睛道:“先等等再说,反正她也不知道是谁拿的。再说了,她拿咱们家的牛卖了不少银子,如果不是我,她能救下那个男人,得十两诊金?那牛肉本来就该是咱们的,现在可好,咱们肉腥沫子都没瞧见,她顿顿吃香喝辣,乡邻都分了不少牛肉,就是不给咱们!这些本来就是我们该得的,只是自己动手去拿了而已!”

商枝在他身上动了两刀,只拿这么一点,算是便宜她!

然后,他记起什么,压低声音问,“找到银子了吗?”

许氏拉长脸,“她那副穷酸相,突然得了一笔横财,还不得揣兜里时时贴身放着?”她只差翻个底朝天了,银子放在家里,她哪会没有找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