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打断你的手/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可能?那死丫头买薛宁才的山地,是要经你的手!”邓氏咬牙切齿,她认定是商枝故意做出来给她看,想让他们松口。

就算烂在手里,她也不会卖给商枝!

“她想买别人的地,你不准同意,听见没有?”邓氏直接断商枝的后路!她就不信,到这个地步,商枝不会跪下来求她!

贺良广心情烦闷地抽一口烟,“她租赁薛宁才的山地。”不需要经他的手转户。

他开口要五十两,心知商枝拿不出这么多银钱,压根没想卖!

可商枝转头花三两银子租薛宁才的山地三年,心里又升起失衡的微妙感,他的银子落到薛宁才的手里,白白错失十两银子,怄的要死!

心里埋怨邓氏,如果不是她,一块烂山地换下十两银子,怎会便宜了薛宁才?

“你想卖,她现在未必还会买!”贺良广烟杆一摔,出门了。

他看见男女老少往商枝家中去,交头接耳的议论商枝是不是真的雇人开荒。村里家家户户都是自己干,又不是大地主,花银子雇人种地。

“薛秀才做了保证,商枝说的都是真的,每个人一天工钱五文钱,包吃中午一顿饭。就是在树下挖个坑,多划算啊!这么轻松工钱高的活儿,上哪儿去找?我一家老小全都来了,指望能全选上。”

“可不是?不但给工钱,还给饭吃。商丫头做的饭可香了,几次往她门前过,都勾出肚子里的馋虫,回家吃白米饭都不香了。”

又有人说,“一片山头,那么多人去,就挖个坑,一天就干完活了。”

大家一愣,相互看一眼,不再说话,加快脚步往商枝家走去,生怕慢一步,抢不到活干。

商枝可以自己一个人包揽,但是有自己的小心思,怕做好了遭人嫉恨,破坏了她的药山。雇人干活,工钱给的也算高,村里人人都有份,他们能惦记着她的好,以后也会盼着她有活干念着乡邻们,有个别眼红的想干坏事,他们未必就同意了!正好,也可以扭转她在村里的负面形象。

虽然她治好几个人,在村里得到一部分人的认可,到底是褒贬不一。

“挖好坑,我会种药草,也请乡邻们帮忙,工钱一样,每人五文加一顿中饭,辛苦大家了!”

商枝的话,让乡邻们把心放回肚子里,高高兴兴的应承下来,保证帮她把活干好。

次日,上山干活。

村里人淳朴,大多都是老实人,勤勤恳恳,埋头干活,不辜负商枝给的工钱。

当然,也有偷奸耍滑,做做样子。拿了工钱占去便宜,还嫌弃商枝做人不厚道。

吴婶就是这么一个人,挖一个坑,就要坐下休息几刻钟。碎碎念的抱怨:“这么闷热的天儿,山上毒虫也多,就给五个铜板,也不给大伙送口水解渴。说的好听包一顿午饭,那么多张嘴吃,搞不好做些猪食应付。”

商枝穷,大家有目共睹,别说肉了,就是糙米拌红薯也会没有。谁不知道,商枝除了陈族长给的口粮,其余一应没有,而且还被许氏给偷了几十斤。

她几乎可以想到中午吃的是稀稀拉拉的米汤。

“吴婆子,你坐着不干活想白拿工钱!”

吴氏翻个白眼:“干活得费力气,不吃饱哪有力气干活啊?”

“你这懒婆娘是想白占我们的便宜?你没力气干活,就回家躺着去!”其他人也跟着不乐意了,一样的工钱,吴氏少做一点,他们就得多干。凭什么她坐着分摊他们的成果?

“你们想逞能,我还没说你们碍事,你们倒好说起我来!谁规定不许休息?累倒我了,你们给赔吗?”吴氏朝旁呸一口口水,“这一片山半天功夫干完,人家也不惦念着你们的好。还不如自个轻松些,多干几天,多拿几份工钱。”

为着商枝不叫她尝牛肉,吴氏对商枝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给商枝干活,这辈子是不可能,她就是想混几个工钱。

吴氏这副不要脸的无耻嘴脸,气得乡邻们脸红脖子粗!

“吴老头,你不给管管?”刘大婶多嘴说一句,商枝给钱,他们干活,天经地义。吴氏这种没良心的话,他们做不出来。

吴老头没吭声,继续埋头干活。

吴氏却对吴老头瞥来的眼神吓得一抖,一双刻薄的吊梢眼瞪着刘大婶,咒骂道:“天杀的贱货,你再多管闲事,我撕烂你的臭嘴!”

“你骂谁呢?”刘大婶的闺女茶花扔下锄头,上来推搡吴氏。

吴氏炸了,一个丫头片子也敢对她动手动脚,重重给茶花一巴掌。

‘啪’地一声,吴氏哎哟惨叫,捂着手臂嚎叫。

茶花手灵膀粗,眼见吴氏一巴掌盖过来,她捡起锄头挥过去,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鬼哭狼嚎的吴氏,暗自可惜没有打断她的手。

“你再骂我娘,我就撕烂你这张臭嘴!”茶花对吴氏撂下狠话,转头笑眯眯的对赶来的薛宁才道:“薛大哥,吴婶手折了,干不了活,你带她回家去,别耽误大家干活。”

薛宁才大致听说了,这边吵嚷起来,便有人下山找他,把吴氏挑事的事儿说了一遍。

吴氏哪里肯走?看着茶花凶恶着挥举着锄头,脸色一白,两腿发软的下山。

手被茶花一锄头敲着骨头没断,也伤着筋了,她奈何不了茶花,但是不妨碍找商枝的麻烦。

她可是给商枝干活,伤着手了!

商枝正在厨房里做饭呢,听了吴氏要赔偿的话,抽空看一眼她的手,“哦,咋伤着了?”

“刨地使劲的时候扭着了。”吴氏半句不提是茶花打伤的,等之后商枝知道了,她已经拿到银钱,甭想她还回去!

“我看不像这么一回事,你先等着,我做完饭问问乡邻,如果真的是干活扭伤,我给赔银钱。”商枝神色不变,揭开大锅的盖子,肉香味扑鼻,吴氏没有忍着,口水都要馋出来。

她进来就闻到肉香,没成想商枝做了一大锅肉,她吞了吞口水,听见商枝的话,虎着脸:“咋?我能为着你这几个臭钱扯谎?你不信,找许氏来问一问。”

给脸不要脸!

商枝冷笑出声,“我咋听说你是躲懒,和人撒泼被打断手?”吴氏涨红脸,就听商枝说,“你想我赔你,也不是不可以。”她拿起一边擀面杖,在吴氏手臂上比划着怎么下手。

吴氏一喜,转眼见商枝的动作,吓得肝胆发颤,“你,你想干啥?”

商枝勾唇讥诮道:“打断你的手,给你赔银钱啊!你不是惦记着我的银子?”

商枝的擀面杖正好碰到吴氏的手臂,吓得她浑身一颤,想起商枝对付薛家的手段……看着商枝眼底一片冰冷,背脊一凉,屁滚尿流的跑了。

“贱蹄子,你给我等着!”

吴氏跑远了,虚脱地坐在地上,心里很窝火。

又气又恨,还有一点不甘心。

她以为商枝小气的紧,管饱就不错了,没料到煮了一大锅肉。想着闻到的那股肉香,口水直流。

盘算着等大伙来吃饭,她再混进去吃。眼瞅着不一会儿商枝从屋里出来,往山上去喊乡邻吃饭,眼神微微闪烁,顿时改变主意。她匆匆去屋子里,摸出一小包粉末往商枝家里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